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Finnish  French  Portuguese  Russian  Spanisch 
基督山伯爵.   大仲馬
第8章. 伊夫堡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警長穿過外客廳的時候對兩個憲兵做了一個手勢,他們就跟上來了,一個站在唐太斯的右邊,一個站在他的左邊。一扇通向院子的門已經打開了,他們穿過了條長長的、陰森森的走廊,這條走廊的外貌,即使最大膽的人看了也會不寒而栗的,法院和監獄是相通的,監獄是一座幽暗的大建筑,從它鐵格子的窗口望出去可以看見阿庫爾教堂鐘樓的尖頂。拐了無數的彎,唐太斯終于看見了一扇鐵門,警長在門上敲了三下,唐太斯覺得每一個都敲在他的心里似的,門開了,兩個憲兵把他輕輕地往前一推,他便遲疑地邁了進去,那門猛地在他的身后關上了。他呼吸到了一种空气,那是一种混濁的略帶臭味的空气,他被帶到了一個房間里,雖然門窗都裝著鐵欄杆,但還算是干淨些,所以它的外觀倒還不使他怎么害怕,再說代理檢察官剛才似乎對他充滿了關切,他的話還在他的耳邊,象是在允諾給他自由似的,唐太斯被關進這個牢房的時候是下午四點鐘,我們已經說過,這天是三月一日,所以沒呆多久就進入了黑夜。幽暗使他的听覺變得敏銳了起來,每有一個微弱聲音傳進這個房間,他就赶快站起來到門邊,都認為是來釋放他的,但聲音又漸漸沉寂了,唐太斯只好頹然地坐在了他的木凳子上,最后,大約到了十點左右,唐太斯開始絕望的時候,一把鑰匙插入了鎖,并轉動了一下,門閂嘎嘎地響了几聲,那笨重的大鐵門便突然打開了,兩只火把上的光照亮了整個房間,借著火把的燈光,唐太斯看清了四個憲兵身佩閃光的佩刀和馬槍,他迎上前去,但一看到這些新增的士兵便又停下步來。

  “你們是來接我的嗎?”他問。

  “是的。”一個士兵回答。

  “是奉了代理檢察官的命令嗎?”

  “我想是吧。”

  “那好。”

  即然相信他們是代理檢察官派來的,不幸的唐太斯便打消了一切疑慮開了門。他鎮定地邁步向前走去,自動地走在了憲兵的中間。門口有一輛馬車車夫坐在車座上,他的身后有一位下級檢察官。

  “這輛馬車是給我坐的嗎?”唐太斯問。

  “是給你坐的。”一個憲兵回答。

  唐太斯想說什么,但覺得后邊有人推了他一下,他既無力也無心作出什么拒絕,就登上了踏板,立刻被夾在了兩個憲兵之間,其余兩個在對面的位置上坐了下來,于是馬車輪子開始在石路上笨重地滾動起來。

  犯人看了看車窗,車窗也是釘著欄杆的。他雖然已從牢里出來,但現在正在被送到一個他所不知道的地方去。通過車窗和欄杆,唐太斯看到他們正經過凱塞立街。沿著勞倫碼頭和塔拉密司街向港口方向駛去,不久,他又覺得燈塔上的光穿過窗上的欄杆,照到了他的身上。

  馬車停了下來,那個警官下了車向衛兵室走去,不久,里面出來了十几個衛兵,排起隊來,借著碼頭的燈光,唐太斯看到了他們的毛瑟槍在閃光。

  “難道他們是為了我嗎?”他想。

  警官打開車門,他雖然什么也沒說,但唐太斯的疑問已經得到了答复——因為他看見了兩排士兵夾道排成了一條甬道,從馬車直排到碼頭。坐在他對面的兩個憲兵先下來然后命令他下了車,左右兩邊的憲兵跟在他的后面。他們向一艘小船走去,那條小船是一個海關關員的,用一條鐵鏈拴在碼頭旁邊。

  士兵們都帶著一种惊奇的神色看著唐太斯。剎那間,他已經被士兵們夾持著坐在船尾,警官剛坐在船頭,船只一篙就被撐离了岸,四個健壯的槳手划著它迅速地向皮隆方向駛去。船上喊了一聲,封鎖港口的鐵鏈就垂了下來。轉眼,他們已經到了港口外面。

  犯人一到大海上最初是很高興,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鮮空气,——空气是自由的,他感到了一种舒暢,但不久他就歎了一口气,因為他正在從瑞瑟夫酒家經過,這天早上他還在那儿,還是那樣地快樂,而現在,從那敞開的窗子里,傳來了他人在跳舞,在歡笑,在喧嘩的聲音。唐太斯雙手合在胸前,仰面朝天祈禱起來。

  小船繼續前進著,他們已經過了穆德峽,現在已經到了燈塔前面,正要繞過炮台。唐太斯對這一條航線感到有些不理解。

  “你們要把我帶到那里去?”他問。

  “待一會你就知道了。”

  “但是——”

  “我們是奉命,不得向你做任何解釋。”

  唐太斯知道去向奉命不得作答的下屬提出問題是毫無意義的舉動,也就沉沒了。

  這時,他的腦子里冒出了一些奇怪的念頭,他們所乘的這只小船是不能做長途航行的,港口外面又沒有大帆船停泊在那里;他想,他們或許要在某個很偏僻的地方放他走,他沒有被綁起來,他們也絲毫沒有給他上手銬的意圖,這似乎是個好兆頭,而且,那位很仁慈地對待他的代理法官不是告訴過他,說是要他不提到諾瓦蒂埃這個可怕的名子,他就什么也不說了,也不必害怕,代理法官不是還當著他的面把那封致命的信毀了嗎,那攻擊他的唯一證据也沒有了,于是,他就一言不發地等著,努力在黑暗中看清航向。

  他們已經過了蘭頓紐島,那儿也有一座燈塔,立在他們右邊,現在已正對著迦太羅尼亞人村的海面上,犯人更加睜大了眼睛,他好象在沙灘上隱隱約約地辨認女人的身影,因為美塞苔絲就在那儿。她怎么會不預感到她的愛人就在她的身邊呢?

  有一處燈光還隱隱約約可辨,唐太斯認出那是美塞苔絲房間,在那個小小的村落里,只有美塞苔絲沒睡,他真想大聲喊出來讓她听到自己的聲音,但他沒有喊,因為如果憲兵們听到他象一個瘋子似的大聲喊叫起來,他們會怎么想呢。

  他依舊一言不發,但眼睛盯在那燈光上,小船繼續前進著,他在思念著美塞苔絲。一片隆起的高地擋住了那燈光。唐太斯轉過頭來,發現他們已經划到了海上,在他沉思的時,他們早已經扯起了風帆。

  唐太斯雖然极不愿意再提出疑問,但他還是禁不住轉向靠近他的那個憲兵,抓住了他的一只手。

  “朋友,我以一個基督教徒和水手的身份請求您,請您告訴我,我們究竟到那里去?我是唐太斯船長,一個忠實的法國人,有人誣告我是叛徒,請你告訴我你們究竟要押我到什么地方去,我以我的人格向你保證,我一定听天由命。”

  那憲兵遲疑不決地看著他的同伴,他的同伴長歎一聲,象是說告訴他也無妨。于是那憲兵回答說:“你是馬賽本地人,又是個水手,怎么會不知道你在往什么地方去?”

  “憑良心說,我一點也不知道。”

  “那是不可能的。”

  “我向你們發誓,的确如此。告訴我吧,我求您們了。”

  “但那命令怎么辦呢?”

  “那命令并沒有阻止你告訴我在十分鐘前,半小時,或一小時后我一定會知道的事呀。別讓我悶在葫蘆里了吧,你看,我把你當成了朋友,我又不想反抗逃走,而且,我也做不出那樣的事,我們究竟是到什么地方?”

  “除非你是瞎子或是從來沒出過馬賽港,不然你一定會知道的。”

  “那么你四周看看吧!”

  唐太斯站起來向前望去,他看到了一百碼遠處,在黑森森地岩石上,豎著的是伊夫堡。三百多年來,這座陰森森的監獄曾有過許多可怕的傳說,所以當他出現在唐太斯的眼前的時候,他就象一個死囚看見了斷頭台一樣。

  “伊夫堡?”他喊到,“我們到那儿去干什么?”

  憲兵們只是笑了笑。

  “我該不是被扣留到那儿吧?”唐太斯說,“那可是關重要的政治犯的地方。我沒有犯罪。伊夫堡有法官嗎?”

  “那儿,只有一個典獄長,一個衛隊,一些囚卒和厚厚的牆。好,好別裝出一副吃惊的樣子了,不然我真要覺得你在用嘲笑來報答我的好意了。”

  “那么,這么說,我也要被關在這里面?”

  “或許是吧。不過,你這樣緊緊地捏著我的手也無濟于事呀。”

  “不經過任何手續了吧?”

  “一切手繼已經辦齊啦。”

  “這么說,也不用考慮維爾福先生所許的愿了嗎?”

  “我們不知道維爾福先生曾許過你什么愿。”憲兵說,我知道我們是押你到伊夫監獄去,咦,你想干什么,朋友,抓住他!

  憲兵那訓練有素的眼睛只看見了急速一動,那是唐太斯正躍身准備投入海里的一瞬間,但是,四條強有力的手臂已經抓住了他,以致他的腳好象給釘在了地板上一樣,他瘋狂地叫著跌進了船艙里。

  好几個憲兵用膝頭頂著他的胸膛說“你們水手的信用原來是這樣的!別在相信這些甜言蜜語了!听著先生,我的朋友,我已經違背了我的第一個命令,但我不會違背第二個命令,你要是動一動,我馬上就叫你的腦袋開花,”他的槍對著了唐太斯,后者覺得槍已頂住了他的頭。

  這時,他很想故意就此了結那些忽然降臨到他頭上的惡運,但正因為那惡運是不期而致,唐太斯認為它不會堅持太久的。他記起了維爾福先生的許諾,于是希望又复活了,而且他想,如果這樣在船上死在一個憲兵的手里,似乎他覺得太平庸,太丟人的臉了。所以他索性倒在船艙里,怒吼了一聲,恨恨地咬著自己的手。

  這當儿,一個劇烈的震動使小船全身搖晃了一下,他們已經到達目的地,一個水手跳上岸去,一條鐵索拖過滑輪,水手們已經在用纜繩系住小船。

  憲兵們抓住他的手臂,硬拉他起身,拖他踏上石級,向城堡走去,那個警長跟在后面,拿著一把上了刺刀的火槍。

  唐太斯沒做什么反抗,他象是一個夢游的人,看見士兵排在兩旁,他也知道在有石級的地方不得不抬腳邁上去,他覺得他過了一道門,那道門在他走過以后就關上了,他看到的所有的東西都象是在霧里似的,一切都是模模糊糊的,他甚至連海都看不見了,——海景在犯人的眼里是這樣的令人沮喪。他只能帶著痛苦的回憶望著犯人眼前那一片浩瀚的海洋了,知道他再也不能縱橫馳騁了。

  他們停了一下,乘這個時候也竭力使自己集中一下思想。

  他向四周看了看,才發現他正站在一個高牆環繞的的正方形天井里。他听到哨兵們均勻的腳步,當他在燈光前走過時,他看見了他們的毛瑟槍在閃光。

  他們等候了有十分鐘,。憲兵确信唐太斯不會再逃走了,便松手放開他。他們象在等命令,而命令終于來了。

  “犯人在什么地方?”一個聲音在問。

  “在這儿。”一個憲兵在回答。

  “叫他到我這里來,我帶他到他自己房間里去。”

  “走!”憲兵推著唐太斯說。

  犯人跟在他的引路人后面走,后者領他走進了一個几乎埋在地下的房間,光禿禿的牆壁發出難聞的臭味,象是挂滿了淚珠;長凳上放著一盞燈,燈光昏暗地照著房間,唐太斯看清了他引路人的面貌,他是一個下級獄卒,衣著十分不整齊,臉色陰沉沉的。

  “這是你今天晚上的房間,”他說“時間已經晚了,典獄長先生已經睡了。明天,當他醒來看到關于處置你的命令的時候,他或許給你換地方。現在,這儿有面包,水和稻草。一個犯人所希望的也就是這些了,晚安。”唐太斯還沒來得及看到獄卒把面包和水放在什么地方,還不曾向屋角看一看稻草究竟在什么地方,那獄卒已經拿起他的燈走了。

  唐太斯,獨自站在黑暗和寂靜里,他頭上的圓形拱頂發出冰冷的寒气,直逼進他火一樣燃燒的額頭,而他象那拱頂似的一言不發,一動也不動地站著。天一亮,獄卒就帶著唐太斯不必調換房間的命令回來了。他發現犯人還站在那個地方,一動也沒動,好象釘在那儿似的,他的兩眼都哭腫了。他就是這樣站了整整一夜的,不曾睡過一會儿。獄卒走向前去,唐太斯象沒看見似的,他碰一碰他的肩頭,唐太斯吃了一惊。

  “你沒有睡嗎?”獄卒說。

  “我不知道。”唐太斯回答。獄卒呆呆地瞪了他一會儿。

  “你餓不餓?”他又問。

  “我不知道。”

  “你想干什么?”

  “我想見一見典獄長。”

  獄卒聳聳他的肩膀,便离開了房間走了。

  唐太斯目送著他向那半開著的門伸出手去,但門又關上了,他的情緒一下子爆發了出來,他跌倒在地上,眼淚奪眶而出,他捫心自問,究竟犯了什么罪,要受到這樣的懲罰。

  這一天就這樣過去了,他沒吃一點食物,只是在斗室里走來走去,象一只被困在籠子里的野獸似的,最使他苦惱的是,在這次被押送的途中,他竟這樣的平靜和呆笨,他本來這次跳海也是成功的,他的游泳技術是素來有名的,他可以游到岸邊躲起來,等到熱那亞船或西班牙船來的時候,逃到西班牙或意大利去,美塞苔絲和他的父親可以到那儿去找我團聚,他跟本用不著擔心以后的生活,因為他是一個好海員是到處都受人歡迎的,他講起意大利語來就象托斯卡人一樣〔意大利的一种民族。〕,而講起西班牙語來就象卡斯蒂利亞人〔西班牙的一种民族。〕,那時他就會很幸福的。但是現在他卻被囚禁到了伊夫堡這個地方,再也無法知道他父親和美塞苔絲的命運如何了。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他輕信了維爾福的許諾,他愈想愈气得發瘋,痛恨得在稻草上打滾。第二天早上,獄卒又來了。

  “喂,你今天想了通嗎,”獄卒說,唐太斯沒有回答。

  “好了,振作一點,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圍內,你有什么要求沒有?”

  “我想見典獄長。”

  “唉,我已經告你,這是不可能的,”獄卒不耐煩地說。

  “為什么不可能?”

  “因為這是這里的規定所不允許的。”

  “假如你付得起錢,伙食可以好一點,還有書可讀,還可以讓你散散步。”

  “我不要書,我對伙食已經很滿意,我也不想什么散步,我只希望見見典獄長。”

  “假如你老拿這個問題來麻煩我,我就不給你飯吃啦。”

  “嗯,那么,假如你不拿來,我就餓死了,——那也成。”

  唐太斯講這些話的口吻使獄卒相信他的囚犯的确很愿意死,但由于獄卒每天從每一個犯人身上可以賺到十個左右的生活費,他說話時語气又軟了下來,“你提的要求是不可能的,但你要是馴馴服服的在這儿,你就可以去散散步,你也許會有一天碰到典獄長,至于他是否能回答你的話,那就看他的了。”

  “可是,我要等多久呢?”唐太斯問。

  “哦,一個月,——六個月——一年。”

  “這太久了,我希望能立刻見到他。”

  “噢,別老去想那些不可能的事,否則你不到二個星期就會發瘋的!”獄卒說。

  “你這樣認為嗎?”

  “是的,就會發瘋的,瘋子一開始的時候,就是這樣的,我們這里就有這樣一個例子。有一個神甫先前就在這個牢房里,他也是總跟典獄長說,要求得到自由,他就是這樣開始發瘋的。”

  “他离開這儿多久了?”

  “兩年了。”

  “那么他被釋放了嗎?”

  “沒有,他給關到地牢里了。”

  “听著,我不是那個神甫,我也沒有瘋,或許將來,我會瘋,但目前還沒有,我想跟你另外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

  “我給你一百万法郎,因為我沒有那么多錢,假如你為我到馬賽去一趟,到迦太羅尼亞人村找一個名叫美塞苔絲的姑娘,替我帶兩行字,我就給你一百個艾居。”

  “要是我听了你的話,信被人搜出來,我這個飯碗就保不住了,我在這里一年可掙一千里弗,為了三百里弗去冒這個險,我不成了個大傻瓜了。”

  “好吧,”唐太斯說,“那么你要記住,假如你不肯替我帶個口信給美塞苔絲,又不肯告訴她我在這儿,總有一天,我會躲在門背后,當你進來的時候,我就用這張長凳把你的腦殼打碎。”

  “你威脅我,!獄卒一面喊,一面退后几步做出防備的樣子,“你一定要發瘋了,那個也象你這樣開頭的,三天之內,你就要象他那樣穿上一件保險衣〔專門用來束縛瘋子的一种衣服。〕但幸虧這里還有地牢。”

  唐太斯抓起長凳子,在他的頭上揮舞著。

  “好!”獄卒說,“好极了,即然你這樣堅持如此,我就去告訴典獄長。”

  “這就對了,”唐太斯說完,放下長凳,坐在上面,垂下頭,瞪著眼,象是真瘋了似的。獄卒出去了,一會儿以后,帶著一個伍長和四個兵回來了。

  “奉典獄長之命,把犯人帶到下面去。”他說。

  “是的,我們必須瘋子同瘋子關在一起。”士兵們過來抓住了唐太斯的胳膊,唐太斯已經陷入一种虛弱的狀態,毫不反抗地隨著他們去了。

  他向下走了十五級樓梯,一間地牢的門已經打開了,他走了進去,嘴里喃喃地說:“他說的不錯,瘋子應該和瘋子在一起。”門關上了,唐太斯伸出雙手向前走去,直到他碰到了牆壁,他于是在角落里座了下來,等他的眼睛漸漸習慣于黑暗,那獄卒說的不錯,唐太斯离完全發瘋已經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