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Finnish  French  Portuguese  Russian  Spanisch 
基督山伯爵.   大仲馬
第79章. T檸檬水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第七十九章 檸檬水

  莫雷爾的确非常快活。諾瓦蒂埃先生剛才差人去叫他,為了急于想知道這次來叫他的原因,他匆忙得連車子都顧上不叫,對他自己的兩條腿比馬的四條腿居然更加信任。他以迅猛直前的速度從密斯雷路出發,朝著圣·奧諾路前進。莫雷爾是以一個運動健將的步速行進的,那位可怜的巴羅斯气喘噓噓地跟在他的后面。莫雷爾才三十一歲,而巴羅斯卻已經六十歲了;莫雷爾陶醉在愛情里,巴羅斯則忍受著酷熱的煎熬。這兩個人在年齡和興趣上的差別是如此之大,他們就象是一個三角形的兩條邊——在底上互不搭界而在頂部重合。

  那個頂部就是諾瓦蒂埃先生,他請莫雷爾立刻來看他——這個命令莫雷爾毫不含糊地做到了,可卻大大地苦了巴羅斯。到那儿的時候,莫雷爾气不長噓,因為愛神借給了他翅膀;而早把愛情忘記得一干二淨的巴羅斯卻累得渾身大汗。

  那個老仆人領著莫雷爾從一扇小門里進去,書齋的門關上以后,不多會儿就傳來一陣衣裙的窸窣聲,這就等于是宣告瓦朗蒂娜到來了。她穿上深顏色的喪服顯得美麗非凡,莫雷爾望著她的時候心里感到無比喜悅,覺得即使她的祖父不同他談話也沒什么關系。不過他們听到老人的那把安樂椅已順著地板上滾動過來,不一會儿他就來到房間里了。莫雷爾熱情地向他道謝,感激他及時中止那樁婚事,把瓦朗蒂娜和他從絕望中拯救了出來;諾瓦蒂埃用一种慈祥的眼光接受了他的感謝。于是莫雷爾就朝那年輕女郎投過去一個征詢的目光,想知道現在又有什么新的恩典要賜予他。瓦朗蒂娜的座位稍微离開他們一段距离,她正在小心奕奕地等待非她不可的說話時机。諾瓦蒂埃用他的眼光盯住她。“我可以把您跟我說的那些話講出來嗎?”瓦朗蒂娜問,諾瓦蒂埃仍然望著他。

  “那么,您想讓我把您跟我說的那些話講出來嗎?”她又問。

  “是的。“諾瓦蒂埃示意。

  “莫雷爾先生,”瓦朗蒂娜對那個凝神屏气傾听著的年輕人說,“我的祖父諾瓦蒂埃先生有很多事情要跟你說,那是他三天以前告訴我的。現在他把你請來,就是要我把那些話轉達給你听。現在,我就開始轉達了。而既然他選中我做他的傳話人,我當然就要忠于他的信托,絕不把他的意思改變一個字。”

  “噢,我正非常耐心地听著呢,”那位青年說道,“請你說吧!”

  瓦朗蒂娜低垂下她的眼睛,這在莫雷爾看來是一個好征兆,因為他明白只有快樂才能使瓦朗蒂娜這樣情不自禁。“我祖父准備离開這儿了,”她說,“巴羅斯正在給他尋找合适的房子。”

  “不過你,小姐,”莫雷爾說——“你和諾瓦蒂埃先生的幸福是不能割裂的——”

  “我?”瓦朗蒂娜打斷他的話頭說,“我不會离開我的祖父,這我們早就商量好了。我和他住在一起。現在,維爾福先生必須得對這個打算表示同意或拒絕。如果他同意,我就馬上离開。如果他拒絕,我就得等到我成年以后再走,那就得再等十個月左右,然后我就自由了,我可以擁有一筆個人支配財產,而——”

  “而——?”莫雷爾問道。

  “而經我祖父的允許,我就可以兌現我對你出的諾言了。”

  瓦朗蒂娜說出最后這句話的時候聲音是那么樣的低,如果不是莫雷爾在全神貫注傾听的話,他恐怕就听不清了。

  “我把你的意思說清楚了嗎,爺爺?”瓦朗蒂娜對諾瓦蒂埃說。

  “是的。”老人表示。

  “一旦到了我祖父的家里,莫雷爾先生就可以到我那位敬愛的保護人那儿去看我,如果我們依然感到我們所設想的婚姻可以保證我們將來能幸福,那么,我希望莫雷爾先生到那時親自來向我求婚。不過,唉!我听人說,當人的愿望受到妨礙的時候,他們的心會由此熾熱起來,而在得到保障的時候,心就變得冷淡了。”

  “噢!”莫雷爾喊道,他多么想扑過身去跪在諾瓦蒂埃面前,就象跪在上帝面前一樣,他希望跪在瓦朗蒂娜面前,就象跪在一位天使面前一樣,說,“我今生行了什么善,竟讓我享受這樣的福份呢?”

  “現在,那個時候之前,”這位年輕女郎用鎮定矜持的口气繼續說,“我們得尊重禮俗。凡是不希望最終把我們拆開的朋友,我們都得听取他們的意見。總之,我還是說那句老話,因為這句老話可以最好地表達我的意思——我們得等待。”

  “我發誓不惜一切代价接受這句話的約束,閣下,”莫雷爾說,“我不但愿意接受,而且很高興地接受。”

  “所以,”瓦朗蒂娜調侃地望著馬西米蘭繼續說道,“不要再做輕率的舉動,不要再提出頭腦發熱的計划,因為從今天起,我覺著自己一定將會光榮而幸福地成為你的一部分,你當然不想連累她的名譽的嘍?”

  莫雷爾把自己手按在心上。諾瓦蒂埃用無限慈愛的目光望著這對情人。巴羅斯是一個有資格了解一切經過的特權人物,他這時還留在房間里,一面擦拭著他那光禿的腦門上的汗珠,一面朝那對年輕人微笑。

  “你看來熱得很呀,我的好巴羅斯!”瓦朗蒂娜說。

  “啊!我剛才跑得太快了,小姐。不過我必須說一句公道話,莫雷爾先生比我跑得還要快呢。”

  諾瓦蒂埃讓他們注意到一只茶盤,盤上面放著一大樽檸檬水和一只杯子。那只玻璃樽几乎都裝滿了,諾瓦蒂埃先生只是喝了一點點。

  “來,巴羅斯,”那位年輕女郎說,“喝點儿檸檬水吧,我看你很想痛飲一番呢。”

  “小姐,”巴羅斯說,“我真的口渴死了,既然您這么好心請我喝,我當然絕不反對喝上一杯祝您康健。”

  “那么,拿去喝吧,馬上回來呀。”

  巴羅斯端著茶盤走了出去,他在匆忙中忘了關門,他們見他一跨出房門就立刻把一仰將瓦朗蒂娜給他斟滿的那一杯檸檬水喝個淨光。

  瓦朗蒂娜和莫雷爾正在諾瓦蒂埃面前脈脈含情的互送秋波之時,忽然听到門鈴響了。這說明來客人了。瓦朗蒂娜看了一看她的表。

  “十二點多了,”她說,“而今天是星期六。我敢說那一定是醫生,爺爺。”

  諾瓦蒂埃表示他相信她說得不錯。

  “他會到這儿來的,莫雷爾先生最好還是走吧。您說是不是,爺爺?”

  “是的。”老人表示。

  “巴羅斯!”瓦朗蒂娜喊道,“巴羅斯!”

  “來了,小姐。”他回答。

  “巴羅斯會給你開門的,”瓦朗蒂娜對莫雷爾說。“現在,請牢記一點,軍官閣下,對我的祖父指令你不要有任何輕舉妄動,以免影響我們的幸福。”

  “我已經答應他等待了,”莫雷爾答道,“我一定等待。”

  這時巴羅斯進來了。

  “誰拉的鈴?”瓦朗蒂娜問道。

  “阿夫里尼醫生。”巴羅斯說,他步履踉蹌,象是要倒下來似的。

  “怎么啦,巴羅斯?”瓦朗蒂娜說。

  那位老人沒有答話,只是用失神呆滯的眼光望著他的主人,他,那痙攣的手則緊緊地抓住一件家具,以防止自己跌倒。

  “咦,他要摔倒啦!”莫雷爾叫道。

  巴羅斯的身体愈抖愈厲害,他的面貌几乎已經全部變形,肌肉一個勁儿地抽搐,預示一場极其嚴重的神經錯亂馬上來臨。諾瓦蒂埃看到巴羅斯成了這种可怜的樣子,他的目光里就流露出人之心所可能產生的种种悲哀和怜憫的情愫。巴羅斯向他的主人走近了几步。

  “啊,我的上帝!我的上帝!我怎么啦?”他說。“我難受极了!我什么也看不見啦!我的腦子里象是有千支火箭在亂竄!噢,別碰我,別碰我呵!”

  這時,他的眼珠已凶暴地凸出來;他的頭向后仰,身体的其他部分開始僵硬起來。

  瓦朗蒂娜發出一聲恐怖的喊叫;莫雷爾上前抱住了她,好象要保護她抵御什么不可測的危險似的。“阿夫里尼先生!阿夫里尼先生!”她用窒息的聲音喊道。“救命哪!救命哪!”

  巴羅斯轉了一個身,竭力踉蹌地掙扎了几步,然后倒在了諾瓦蒂埃的腳下,一只手搭在那個廢人的膝頭上,喊道:“我的主人呀!我的好主人呀!”

  就在此刻,維爾福先生由于听到了這片喧鬧聲,來到了房間。莫雷爾放開了几乎快要昏過去的瓦朗蒂娜,退到房間最里邊的一個角落里,躲在一張帷幕后面。他的臉色蒼白象是突然見到自己面前竄出一條赤練蛇一樣,他那錯愕的光依然凝望著那個不幸的受難者。

  諾瓦蒂埃焦急恐怖到极點,只恨自己一點勁儿也使不上去幫助他的老家人;他從來不把巴羅斯看作是一個仆人,而把他當作一位朋友對待。他額頭上的青筋暴脹,眼睛周圍的肌肉猛烈地抽搐;從這些跡象上,可以看出在那活躍有力的大腦和那麻痹無助的肉体之間,正在進行著可怕的爭斗。巴羅斯這時面部痙攣,眼睛充血,仰頭躺在地上,兩手敲打地板,兩腿已變得非常僵硬,不象是自己在彎曲而象是折斷了一樣。他的嘴巴旁邊繞著一層淡淡的白沫,呼吸得十分艱難痛苦。

  維爾福嚇呆了,對眼前的這個情景不知所措地凝視了一會儿。他沒有看見莫雷爾。當他這么啞然凝視的過程中,他的臉漸漸他白,頭發好象直豎了起來,就這么過了一會儿,他跳到門口,大聲喊道:“醫生!醫生!來呀,來呀!”

  “夫人,夫人!”瓦朗蒂娜奔上樓去叫他的后母,向她喊道,快來,快!把您的嗅瓶拿來!”

  “出了什么事?”維爾福夫人用一种做作的口气說。

  “噢!來!來呀!”

  “可醫生在哪儿呀?”維爾福喊道,“他上哪儿去啦?”

  維爾福夫人此時從容不迫地走下樓,她一手握著一條手帕,象是准備抹臉的,另一只手里拿著一瓶英國嗅鹽。她走進房間來的時候,第一眼先掃向諾瓦蒂埃,諾瓦蒂埃的臉上雖然表露出這种情況下必然會生發的情緒,可仍然可以看出他不保持著往常的健康;她的第二眼才掃向那個將死的人。她的臉色立時蒼白起來,眼光又從那位仆人身上返回到他的主人身上。

  “看在上帝份儿上,夫人,”維爾福說,“告訴我醫生在哪儿?他剛才還在你那儿。你看這象是中風,如果能夠給他放血,大概他還有救。”

  “他最近吃過什么東西嗎?”維爾福夫人沒有直接回答她丈夫的問題,這樣反問。

  “夫人,”瓦朗蒂娜答道,“他連早餐都沒有吃。祖父派他去干了一件事,他跑得太快,回來只喝了一杯檸檬水。”

  “啊?”維爾福夫人說,“他為什么不喝葡萄酒呢?檸檬水對他是很不利呀。”

  “爺爺的那樽檸檬水就在他的身邊,可怜的巴羅斯當時口渴极了,只要是喝的東西,他都歡迎。”

  維爾福夫人吃了一惊。諾瓦蒂埃用一种查詢的眼光望著她。“他真倒霉。”她說。

  “夫人,”維爾福先生說,我問你阿夫里尼先生在哪儿?看上帝面上,快告訴我!”

  “他在愛德華那儿,愛德華也不大舒服。”維爾福夫人這次無法再避而不答。

  維爾福親自走上樓去叫他。

  “這個你拿著吧。”維爾福夫人說,把她的嗅瓶交給瓦朗蒂娜。“他們肯定會給他放血,所以我得走了,因為我見不得血。”于是她跟在丈夫的后面上樓去了。

  莫雷爾從他躲藏的地方走出來,當時的情形十分混亂不堪,所以他躲在那里并沒有讓人發覺。

  “你赶快走,馬西米蘭,”瓦朗蒂娜說,“我會派人來找你的。走吧。”

  莫雷爾看了一看諾瓦蒂埃,征求他同意。老人的神志依然十分清醒,他作了一個示意,表示他應該這么做。那位青年吻了一下瓦朗蒂娜的手,然后從后樓梯走出那座房子。在他离開房間的同時,維爾福先生和醫生從對面的一個門口走了進來。巴羅斯這會儿已有了恢复知覺的跡象;危險好象已經過去了。他發出一聲低微的呻吟,撐起了身子。阿夫里尼和維爾福扶他躺到一張睡榻上。

  “您需要什么東西,醫生?”維爾福問。

  “拿一些水和酒精給我。你家里有嗎?”

  “有。”

  “派人去買一些松節油和吐酒石來。”

  維爾福立刻派了一個人去買。

  “現在請大家出去。”

  “我也必須出去嗎?”瓦朗蒂娜怯生生地問。

  “是的,小姐,你更要出去。”醫生冒失地回答。

  瓦朗蒂娜吃惊地望著阿夫里尼先生,然后在她祖父的前額上吻了一下,走出房間。她一出去,醫生就帶著一种陰沉的神气把門關上。

  “看!看呀!醫生,”維爾福說,“他蘇醒過來了,看來,他不要緊了。”

  阿夫里尼先生的回答是一個無可奈何的微笑。“你自己覺著怎么樣,巴羅斯?”他問道。

  “好一點了,先生。”

  “你喝一些酒精和水,好不好?”

  “我試試吧,但別碰我。”

  “為什么?”

  “我覺得如果只要您用您的手指尖來碰我一下,毛病就要复發了。”

  “喝吧。”

  巴羅斯接過那只杯子,把它端到他那已經發紫的嘴唇上,喝了一半。

  “你覺得哪儿難受?”醫生問。

  “渾身都難受,我覺得全身都在痙攣。”

  “你有沒有覺得眼睛前面象是冒火花的樣子?”

  “對。”

  “耳朵里嗚響?”

  “響得可怕极了。”

  “你最開始是什么時候感覺到的?”

  “就剛才。”

  “突然發生的嗎?”

  “是的,象是一陣晴天霹靂。”

  “昨天或前天你一點都沒有感覺到什么嗎?”

  “沒有。”

  “沒有昏睡的感覺嗎?”

  “沒有。”

  “你今天吃了些什么東西?”

  “我什么也沒有吃,就喝了一杯我主人的檸檬水。”于是巴羅斯把他的眼光轉向諾瓦蒂埃,諾瓦蒂埃雖然坐在他的圈椅里一動都不能動,而且卻注視著這幕可怕的情景,一個字甚至一個動作也逃不過他的耳目。

  “你喝的檸檬水在哪儿?”醫生急切地問。

  “在樓下的玻璃樽里。”

  “樓下的什么地方?”

  “廚房里。”

  “要我去把它拿來嗎,醫生?”維爾福問道。

  “不,您留在這儿,想辦法讓巴羅斯把這一杯酒精和水喝完。我自己去拿那樽檸檬水。”

  阿夫里尼急忙跑到門口,飛也似奔下后樓梯,情急之中差一點撞倒維爾福夫人,因為維爾福夫人也正要往廚房里去。

  她惊喊了一聲,阿夫里尼沒有留意她。他的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他跳下最后的四級樓梯,沖進廚房里,見那只玻璃樽還在茶盤上,樽里還剩下四分之一的檸檬水。他象老鷹扑小雞似的躥上去抓住它,然后又上气不接下气地奔回他剛才离開的那個房間里。維爾福夫人正慢慢騰騰地走回到她樓上的房間里去。

  “你說的就是這只玻璃樽嗎?”阿夫里尼問道。

  “是的,醫生。”

  “你喝的就是這些檸檬水嗎?”

  “我想是的。”

  “是什么味道?”

  “有一點苦味。”

  醫生倒了几滴檸檬水在他的手心里,吮在嘴巴里含了一會儿,好象一個在品酒一樣,然后又把嘴里的東西吐進壁爐里。

  “肯定就是這种東西,”他說,“您也喝了一些吧,諾瓦蒂埃先生?”

  “是的。”

  “您也覺著有苦味嗎?”

  “是的。”

  “噢,醫生!”巴羅斯喊道,“病又要發作了!我的上帝!主呀,可怜可怜我吧!”

  醫生飛奔到他的病人跟前。“吐酒石,維爾福,看買來了沒有?”

  維爾福跳進走廊里,大喊:“吐酒石,吐酒石!買來了沒有呀?”

  沒有一個人回答。陰森森的恐怖籠罩著整個屋子。

  “如果我有辦法可以擴張他的肺部,”阿夫里尼望著四周說,“也許我可以能除他的窒息。可這里什么都沒有!什么都沒有!”

  “噢,先生,”巴羅斯喊道,“您就讓我這么死了嗎,不救教我嗎?噢,我要死啦!我的上帝!我要死啦!”

  “拿支筆!拿支筆!”醫生說。桌子上本來就放著一支筆,他竭力設法把它插進病人的嘴里去,可病人此時正在痙攣大發,牙關咬得非常緊,那支筆插不進去。這次發作比第一次更猛烈,他從睡榻上滾到地上,痛苦地在地上扭來扭去,醫生知道已是毫無辦法,就只管他痙攣,他走到諾瓦蒂埃面前,低聲地說,“您自己覺得怎么樣?很好嗎?”

  “是的。”

  “您是不是覺得胸部沒有以前那么緊,腹部舒适輕松,嗯?”

  “是的。”

  “那么您覺得差不多就象服下我每個星期日給您吃的藥以后的狀況差不多嗎?”

  “是的。”

  “您的檸檬汁是巴羅斯給您調制的嗎?”

  “是的。”

  “剛才是您要他喝的嗎?”

  “不。”

  “是維爾福先生嗎?”

  “不。”

  “夫人?”

  “不。”

  “那么是您的孫女儿了,是不是?”

  “是的。”

  巴羅斯發出一聲呻吟,接著又噓出一口气,仿佛他的牙床骨已經裂開了;這兩种聲音又把阿夫里尼先生的吸引了過去,他离開諾瓦蒂埃先生,回到病人那儿。“巴羅斯,”他說,“你能說話嗎?”巴羅斯喃喃地說出几個含混不清的字。“盡管試試看,我的大好人。”阿夫里尼說。巴羅斯重新張開他那充血的眼睛。

  “檸檬水是誰調制的?”

  “我。”

  “你一調好就端到你主人這儿來了嗎?”

  “沒有。”

  “那么,其中一段時間你把它放在什么地方了?”

  “對,我把它放在食器室里,因為有人把我叫走了。”

  “那么是誰把它拿到這個房間里來的呢?”

  “瓦朗蒂娜小姐。”

  阿夫里尼用手敲打自己的前額。“仁慈的天主哪!”他低聲地說。

  “醫生!醫生!”巴羅斯喊道,他覺得毛病又要發作了。

  “難道他們就拿不來吐酒石了嗎?”醫生問道。

  “這儿有一杯已經調好的。”維爾福走進房來,說。

  “誰調制的?”

  “跟我一起來的那個藥劑師。”

  “喝吧。”醫生對巴羅斯說。

  “不可能喝了,醫生。太晚啦。我的喉嚨都塞住了!我快斷气了!噢,我的心呀!噢,我的頭!噢,太痛苦了!我還得這么樣痛苦很長時間嗎?”

  “不,不,朋友,”醫生回答說,“你馬上就不會痛苦了。”

  “呵,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這個不幸的人說。“我的上帝,發發慈悲吧!”于是巴羅斯發出一聲可怕的叫喊,象遭了雷擊一樣的向后倒了下去。阿夫里尼用手摸摸他的心髒,把那只杯子湊到他的嘴巴上。

  “怎么樣?”維爾福說。

  “到廚房里再去給我拿些堇菜汁來。”

  維爾福立刻就走了。

  “別怕,諾瓦蒂埃先生,”阿夫里尼說,“我帶病人到隔壁房間里去給他放血,這种手術看上去非常可怕。”

  于是他摟起巴羅斯,把他拖到隔壁房間里;但是他馬上又回來拿那瓶剩余的檸檬水。諾瓦蒂埃閉緊他的右眼。“您要見瓦朗蒂娜,對不對?我告訴他們去找她來見您。”

  維爾福回來了,阿夫里尼在走廊里碰到他,“哎!他現在怎么樣了?”他問道。

  “到這儿來。”阿夫里尼說。于是他帶他到巴羅斯躺著的那個房間里。

  “他還在發作嗎?”檢察官說。

  “他死了。”

  維爾福后退了几步,攥緊雙手,用發自內心的哀痛的情緒喊道:“死了,死得這樣突然!”

  “是的,非常突然,不是嗎?”醫生說。“但這個應該不會讓你吃惊的,圣·梅朗先生夫婦也是這樣突然死的。您家里的人都死得非常突然,維爾福先生。”

  “什么!”那位法官用狼狽而恐怖的聲音喊道,“您又想到那個可怕的念頭了嗎?”

  “我一直沒有忘記,閣下,我一直沒有忘記,”阿夫里尼嚴肅地說,“因為它從來都沒有從我的腦子失掉過,您可以相信我這一次不會是弄錯了,請您好好地听著我下面的話,維爾福先生。”這位法官痙攣地抖動起來。“有一种毒藥可以殺死人而基本不留下任何明顯的痕跡。我對于這种毒藥知道得很清楚。我曾研究它各种分量所產生上來的各种效果。我在那可怜的巴羅斯和圣·梅朗夫人的病症上識別出了這种毒藥的藥效。有一种方法可以察覺出它的存在。它可以使被酸素變紅的藍色試紙恢复它的本色,它可以使堇菜汁變成綠色。我們沒有藍色試紙,但是,听!他們拿堇菜汁來了。”

  醫生沒有說錯,走廊里傳出腳步聲。阿夫里尼先生打開門,從女仆的手里接過一杯約有兩三匙羹的菜汁,然后他又小心地把門關上。“看著!”他對檢察官說,檢察官的心這時是跳得如此劇烈,几乎可以听到它的響聲了,“這只杯子里是堇菜汁,而這只玻璃樽里裝的是諾瓦蒂埃先生和巴羅斯喝剩的檸檬水,如果檸檬水是無毒的,這种菜汁就能保持它原來的顏色,而如果檸檬水里摻有毒藥,菜汁就會變成綠色。看好了!”

  醫生于是慢慢地把玻璃樽里的檸檬水往杯子里滴了几滴,杯底里立刻就形成一層薄薄的云彩狀的沉淀物;這种沉淀物最初呈現藍色,然后它由翡翠色變成貓眼石色,從貓眼石色變成綠寶石色。變到這种顏色,它就不再變動了。實驗的結果已是沒有什么好再怀疑的了。

  “這位不幸的巴羅斯是被‘依那脫司’毒死的。”阿夫里尼說,“我不管在上帝還是人的面前都要堅持這項斷言。”

  維爾福沒有說什么,只是緊緊地握住自己的雙手,張大他那一對憔悴的眼睛,癱軟無力地倒在一張椅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