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Finnish  French  Portuguese  Russian  Spanisch 
基督山伯爵.   大仲馬
第74章. 維爾福家族之墓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兩天以后,早晨十點鐘的光景,維爾福先生的門前聚集著很大的一群人。一長列喪車和私家馬車從圣·奧諾路一直伸展到庇比尼路。在諸多馬車里,有一輛車子的樣式非常古怪,看來象是從外地來的。那是一种帶蓬的大車,車身是黑色的,是最先來參加送葬的車子之一。有人問這是怎么一回事。据打听的結果,原來真是巧合得出奇:圣·梅朗侯爵的遺体就在這輛車子里,人們最初以為只來為一個人送喪,現在卻要跟在兩具尸体后面走了。圣·梅朗侯爵是國王路易十八和查理王十世最忠實的大臣之一,他的朋友很多;這些,再加上應維爾福的社會聲望而來的一批人,就成了很大的一群。

  當局得到通知,准許兩件喪事同時舉行,第二輛柩車裝飾得极其華麗,車一駛到維爾福先生門口,里面的那口棺材就搬進那輛柩車里。維爾福先生早就在拉雪茲神父墓地選好了家墓,准備安葬他的家屬,這兩具遺体就葬在那儿。可怜的蕾妮早已等在那儿,十年的分別以后,現在她又可以和她的父母相聚在一起了。巴黎人永遠是好奇的,看見大出喪老是很愛激動,他們帶著宗教的虔敬,目送著那壯觀的行列陪伴著這兩個老貴族到他們最后的安息地去。兩個以最忠實可靠、最堅守傳統習慣和信仰最堅定著稱的老貴族。在一輛喪車里,波尚、阿爾貝和夏多·勒諾在談論侯爵夫人的猝死。

  “去年我還在馬賽見過圣·梅朗夫人,”夏多·勒諾說,“我還以為她可以活到一百歲呢,因為她身体极好,頭腦很活躍,身子骨也很棒,她有多大年齡了?”

  “弗蘭茲告訴我,”阿爾貝答道,“她有七十歲了。她不是死于年老衰弱而是愁死的,侯爵的死她非常悲痛,自從侯爵死后,她的理智似乎始終沒有完全恢复過。”

  “但她是生什么病死的呢?”波尚問道。

  “据說是腦充血,也許是中風,那兩种病症差不多的,是不是?”

  “差不多。”

  “中風是不大可能,”波尚說,“我曾見過圣·梅朗夫人一兩次,身材很矮很瘦,是一個神經質而不是多血質的人。象圣·梅朗夫人這樣的体質,不可能因悲哀過度而中風的。”

  “總而言之,”阿爾貝說,“不論殺死她的是疾病還是醫生,維爾福先生,說得确切些,我們的朋友弗蘭茲,是要繼承一筆很可觀的遺產,我相信他因此每年可以增加八万里弗的收入。”

  “等到那個老雅各賓党徒諾瓦蒂埃去世的時候,他的財產還可以再加一倍。”

  “那真是一個意志頑強的老爺爺,”波尚說——“就象賀拉斯說的‘意志堅強的人’。我想,他一定和死神有協定,要看到所有的子女落葬。他很象一七九三年的那個老國民議會議員,這人在一八一四年對拿破侖說:‘您之所以失敗,是因為您的帝國一是棵年輕的花草,由于生長得太快,所以莖子特別脆弱。請把共和國作為一個支柱,讓我們養好了气力再回到戰場上去,我保證您可以擁有五十万軍隊,再來一次馬倫戈大捷和第二次的奧斯特利茨戰役。觀念是會絕滅的,陛下,它們有時會打一個嗑睡,但在完全睡醒以后,比睡著以前更強勁有力。”

  “在他看來,”阿爾貝說,“觀念和人似乎是一樣的東西。有一件事情我不理解——弗蘭茲·伊皮奈怎么能守著一位不能和他的妻子分离的太岳父?日子可怎么過?但弗蘭茲在哪儿?”

  “在最前面的那輛車子里,跟維爾福先生在一起,維爾福先生已經把他當作家庭的一員了。”

  在所有的車子里,人們的談話几乎都是一樣的。這兩個人死得這樣突然,而且這樣迅速地接連到來,所以每一個人都很奇怪,但誰都沒有怀疑過什么,阿夫里尼先生在黑夜里告訴維爾福先生的那种可怕的秘密,更沒有人想過,大約一小時他們到達了墳場。天气溫和而晦暗,很适宜于舉行葬禮。

  在那一群向家墓擁過去的人堆里,夏多·勒諾認出了莫雷爾,他是獨自乘著一輛輕便馬車來的。他的臉色很蒼白,正在無言地沿著那條兩旁水松夾持的小徑走著,“你在這儿!”夏多·勒諾挽住那青年上尉的胳膊說。“你是維爾福的朋友嗎?我怎么從來沒有在他的家里碰到過你呢?”

  “我并不認識維爾福先生,”莫雷爾答道,“但我認識圣·梅朗夫人。”

  這時,阿爾貝和弗蘭茲上來了。“時間和地點實在并不适宜于作介紹,”阿爾貝說,“但我們不是迷信的人。莫雷爾先生,允許我給您介紹弗蘭茲·伊皮奈先生。他是一位有趣的旅伴,我曾和他一同周游過意大利。我親愛的弗蘭茲,這位是馬西米蘭·莫雷爾先生。當我不認識你的時候,我們就是好朋友了,很快你就會知道,凡是我要說到友愛、机智、和藹的時候,都會提及他的名字。”

  莫雷爾猶豫了一會儿。對方是他暗中的仇敵,如果他用熱情的態度向他招呼,這未免太虛偽了;但他又想起他的諾言和眼前的形勢,他勉強掩飾住他的情緒,向弗蘭茲鞠了一躬。

  “維爾福小姐很悲傷吧,是不是?”德布雷問弗蘭茲說。

  “悲傷极了,”他答道,“今天早晨她的臉色非常的蒼白,我簡直認不出她了。”

  這几句表面上很簡單的話刺痛了莫雷爾的心。那么這個人見過瓦朗蒂娜,而且還和她說過話!這位高傲的年輕軍官用了他的全部意志力才阻止了破坏自己的諾言。他挽起夏多·勒諾的胳膊向墳墓走去,送喪的人已經把那兩具棺材抬進墓室里面去了。

  “這個‘住處’很富麗堂皇,”波尚望著那座大墳說,“這是一座冬夏兼宜的宮殿。將來,到适當的時候,你也是要進去的,我親愛的伊皮奈,因為你不久就要成為那個家庭的一員了。而我,象一個哲學家,喜歡有一間小小的鄉下房子,在那些樹底下蓋一間茅廬,我不愿意在我自己的身体上面壓上這么許多大石頭。臨死的時候,我要把伏爾泰寫給庇隆〔庇隆(一六八九—一七七三),法國詩人和劇作家。——譯注〕的那句話,‘到鄉下去吧,一了百了。’說給我周圍的人听。不過別去考慮這些,弗蘭茲,橫豎繼承財產的是你的太太。”

  “波尚,”弗蘭茲說,“你這個人真叫人受不了。政治使你對一切都采取嘲笑的態度,而操縱這些事務的人都有什么都不相信的習慣。當你有幸和普通人在一起,并且有幸能暫時离開政治的時候,設法去找回你那顆友愛的心吧,你在到眾議院或貴族院去的時候,大概把它和你的手杖一同丟什么地方了。”

  “哦!我的上帝!”波尚說,“生命是什么?是在通向死神的候見室里短暫的停留。”

  “我討厭波尚。”阿爾貝說,說著就拉著弗蘭茲走開了,讓波尚去和德布雷講完他那篇看破紅塵的議論。

  維爾福的家墓由白色的大理石筑成,是一座正方形的建筑物,高約二十呎,內部是隔開的,分別屬于圣·梅朗和維爾福兩個家庭,每一間都有一扇門同外面相通。有些人家的墳墓象是那种下等的五斗柜,墓穴象抽屜似的堆疊著。每一隔墓穴的前面刻上几行字,活象是一張銘牌。但維爾福的家墓卻不然,從那青銅的墓門里望進去,先看見一間肅穆的前廳,墓室和前庭之間還隔了一堵牆,一扇門通入維爾福家的墓穴,一扇門通圣·梅朗家的墓穴。在那里面,他們可以盡情宣泄悲哀,即使有無聊的游客到拉雪茲神父墓地來舉行野餐,即使情人們來這儿幽會,也不會打扰他們。

  兩具棺材抬進了右邊的墓室,放在事先准備好的抬架上,只有維爾福、弗蘭茲和少數几個近親進入那個墓穴。

  宗教的儀式都已在墓前舉行,而且也沒有舉行什么演講,所以送葬的人群很快就散了開;夏多·勒諾、阿爾貝和莫雷爾走一條路,德布雷和波尚走另外一條路。弗蘭茲和維爾福先生在墳場門口等著莫雷爾借口逗留了一會儿,他看到弗蘭茲和維爾福先生一同走進一輛馬車,心里就覺得他們將進行一場密談對他來說這是一個不祥的預兆。在回巴黎去的道路上而雖然与夏多·勒諾和阿爾貝同坐在一車馬車里,但他們一路談了些什么他卻不知道。

  當弗蘭茲快向維爾福先生告辭的時候,維爾福說:“我什么時候可以再見到您?”

  “隨便您什么時候都可以,閣下。”弗蘭茲回答。

  “愈早愈好。”

  “我悉听您吩咐,閣下。我們一起回去好嗎?”

  “如果那不會扰亂您的計划的話。”

  “絕對不會。”

  于是這一對未來的翁婿就跨進同一輛馬車,莫雷爾看著他們經過,心里非常煩燥、這种煩躁是有理由的。維爾福和弗蘭茲回到圣·奧諾路。檢察官不去看他的妻子和女儿,急急地走進他的書房,讓年輕人坐在椅子上。“伊皮奈先生,”他說,“允許我提醒你,雖然乍一看也許會覺得現在這個時間選擇得非常不合适,但我們是應該服從死者的旨意。圣·梅朗夫人在她的靈床上所表示的旨意,就是,瓦朗蒂娜的婚事不要耽擱。您知道,死者的一切事務都已辦理得井井有條,在她的遺囑里,她把圣·梅朗家的全部財產都留給了瓦朗蒂娜;律師昨天把那些文件給我看過了,我們可以憑此詳詳細細地草擬婚約。公證人就是圣·奧諾路波伏廣場的狄思康先生。”

  “閣下,”伊皮奈先生答道,“瓦朗蒂娜小姐現在正非常悲痛,也許她還沒有想到出嫁的事情,真的,我擔心——”

  “瓦朗蒂娜最愉快的事情,”維爾福先生插進來說,“莫過于完成她外婆的遺訓,那方面不會有什么阻礙,我向您保證。”

  “既然如此,”弗蘭茲答道,“我這一方面也不會有什么阻礙,時間盡可以隨您安排,這件事情我已經答應過,我很高興能履行我自己的諾言。”

  “那么,”維爾福說,“一切都准備好了,婚約本來在三天以前就可以簽訂。不用再等了,我們今天就可以簽訂婚約。

  “但現在是在服喪期呀!”弗蘭茲遲疑地說。

  “請放心,”維爾福回答。“舍下對于禮制決不會疏忽。在那三個月服喪期里,維爾福小姐可以到圣·梅朗去,住在她的庄園里,我說‘她的庄園’,因為那處產業已經屬于她了。

  在一個星期之內,如果您愿意的話,就可以在那儿成婚,我們不舖張,也不請客。圣·梅朗夫人希望她的外孫女儿在那里結婚。婚禮完畢以后,閣下,您就可以回到巴黎來,而您的妻子則由她的繼母陪她一同度過她的服喪期。”

  “就按您的意見吧,閣下。”弗蘭茲說。

  “那么,”維爾福先生答道,“請稍候,半小時以后,瓦朗蒂娜就可以到客廳里來。我派人去請狄思康先生,我們在分手以前先把婚約讀一遍,簽字以后,今天晚上維爾福夫人就陪瓦朗蒂娜到她的庄園去,我們在一星期之內去那儿,給你們完婚。”

  “閣下,”弗蘭茲說,“我有一點請求。”

  “什么請求?”

  “我希望阿爾貝·馬爾塞夫和萊羅爾·夏多·勒諾能參加這次的簽約儀式,您知道他們是我的證人。”

  “半個鐘頭的時間已盡夠通知他們了,您親自去找他們還是派人去?”

  “我愿意自己走一趟,閣下。”

  “那么我希望您在半小時內回來,男爵,瓦朗蒂娜那時也可以准備好了。”

  弗蘭茲鞠了一躬,走了出去。房門剛關上,維爾福先生就派人去叫瓦朗蒂娜,要她在半小時內到客廳去,他希望公證人、伊皮奈先生和他的證人也能在那個時間以內赶到。這個消息頓時轟動了全家,維爾福夫人不肯相信,瓦朗蒂娜猶如遭了雷擊,她回下張望尋找救兵。她本來想下樓去找她的祖父,但她在樓梯上遇到維爾福先生,維爾福挽住她的胳膊,把領她到客廳里去。在候見室里,瓦朗蒂娜遇到巴羅斯,她絕望地望著那個老仆人。一會儿,維爾福夫人帶著小愛德華進客廳來了。她顯然也分嘗了家庭的悲哀,她的臉色蒼白,看上去很疲倦。她坐下來,把愛德華抱在膝頭上,不時痙攣地把這個孩子緊抱在她的胸前,似乎她的整個生命都已集中在儿子身上了。不久,他們听到有兩輛馬車駛進前庭。一輛是公證人的,一輛則載著弗蘭茲和他的朋友。這會儿,人都到齊了,瓦朗蒂娜的臉色蒼白,淺藍色太陽穴上的青筋隱約可見,不僅環繞了她的眼圈,而且延伸到了她的臉頰,弗蘭茲也深深被感動了。夏多·勒諾和阿爾貝互相惊愕地望著對方;剛才結束的葬禮似乎并不比快要開始的這一場更凄慘。維爾福夫人坐在一幅天鵝絨帷幕的陰影里,而且因為她一直俯身朝向坐在膝上的孩子,所以從她臉上的表情很難看她在想什么。維爾福先生跟平常一樣,毫不動容。

  公證人按照慣例,把文件擺在桌子上,在一張圈椅里坐下來,舉起他的單眼鏡,轉向弗蘭茲。“您是不是弗蘭茲·奎斯奈爾先生,伊皮奈男爵?”他問道,盡管他知道而且知道得十分清楚。

  “是的,閣下。”弗蘭茲回答。

  公證人欠了欠身。“那么,閣下,我應維爾福先生的請求,得通知您一聲:您和維爾福小姐的婚事,改變了諾瓦蒂埃先生對他孫女儿的情感,已把他本來預備遺贈給她的財產進行了讓与。但我有必要補充,現在既已全部贈讓,所以那份遺囑在法律上可以宣判無效。”

  “是的,”維爾福說,“但我要提醒伊皮奈先生,在我在世的期間,家父的遺囑是不能更改。因為我的地位絕對不容許招惹一絲讒謗。”

  “閣下,”弗蘭茲說,“這樣的一個問題竟當著瓦朗蒂娜小姐的面提出,我深表遺憾,我從來沒有問過她的財產數目,而且不論她的財產多少,總要比我的多。我以能和維爾福先生聯姻為幸,我所尋求的只是幸福。”

  瓦朗蒂娜暗地里很感謝他,兩滴眼淚無聲地滾下她的臉頰。

  “而且,閣下,”維爾福對他的未來女婿說,“您除了在這方面受了一部分損失以外,這一份出人意料的遺囑對您個人并沒什么惡意,這完全是諾瓦蒂埃先生腦力不濟的緣故。他所不高興的,并不是因為瓦朗蒂娜小姐要嫁給您,而是因為她要嫁人,不論她嫁給哪一個人,他都會同樣傷心的。老年人是自私的,閣下,維爾福小姐一向是諾瓦蒂埃先生忠實的侶伴,當她成為伊皮奈男爵夫人的時候,就不能再時時陪他了。家父的處境很不幸,由于他的腦力不濟,理解力貧乏,所以許多事情我們無法和他談,我确信在目前這個時候,雖然諾瓦蒂埃先生知道他的孫女快要結婚,但她一定把他未來孫女婿的名字都忘記了。”

  維爾福先生說完這篇話,弗蘭茲鞠了一躬,但他的話還沒有出口,房門忽然打開,巴羅斯出現了。“諸位,”他說,他的語气异常堅決,在這种情況下,他不象是一個仆人在對他的主人說話——“諸位,諾瓦蒂埃先生希望立刻和弗蘭茲·奎斯奈爾先生、伊皮奈男爵談一次話。”他也象公證人一樣,為避免找錯了人,把入選的新郎的全部頭銜都背了出來。

  維爾福吃了一惊,維爾福夫人讓她的儿子從他的膝頭上溜下來。瓦朗蒂娜站起身來,臉色蒼白,啞口無言,象是一尊石像。阿爾貝和夏多·勒諾互相對望著,比第一次更惊愕。

  公證人也呆望著維爾福。

  “這是不可能的,”檢察官說,“這個時候伊皮奈男爵不能离開客廳。”

  “我的主人諾瓦蒂埃先生就是在這個時候希望和弗蘭茲·伊皮奈先生談一件重要的事情。”巴羅斯用同樣堅決的語气回答。

  “那么,諾瓦蒂埃爺爺現在能夠講話啦。”愛德華說,還是象往常那樣肆無忌憚。可是,就連維爾福夫人听到他這句話都沒有笑一下,每一個人的腦子里都雜亂無章,客廳里的气氛變得异常嚴肅。

  “對諾瓦蒂埃先生說,”維爾福說,“他的要求無法滿足。”

  “那么諾瓦蒂埃先生向這几位先生宣布,”巴羅斯說,“他要叫人抬他到客廳里來。”

  大家惊訝到了极點。維爾福夫人的臉上露出一絲難以覺察的微笑。瓦朗蒂娜本能地抬起頭來,看著天花板,心里在感謝上帝。

  “你去看一看,瓦朗蒂娜,”維爾福先生說,“去看看你的祖父這次又有什么新花樣。”瓦朗蒂娜急忙向門口走去。但維爾福先生忽然又改變主意。

  “等一下!”他說,“我和你一起去。”

  “原諒我,閣下,”弗蘭茲說,“据我看,既然諾瓦蒂埃先生派人來找我,就應該由我滿足他的要求。而且,我還沒有拜見過他,我很高興能向他表達我的敬意。”

  “閣下,”維爾福說,態度顯然很不安,“請不必勞駕。”

  “寬恕我,閣下,”弗蘭茲用一种堅決的口气說。“我很想向諾瓦蒂埃先生證明,他對我的反感是大錯特錯的,而且不論他對我的成見有多深,我決心要用我懇摯的情意來打消它,所以我不愿意喪失這個解釋的机會。”他不理會維爾福的話,站起來跟著瓦朗蒂娜走了出去;瓦朗蒂娜飛也似地跑下樓梯,高興得象一個落海的水手發現了一塊可以攀附的岩石一樣。

  維爾福先生跟在他們的后面。夏多·勒諾和馬爾塞夫又一次交換眼光,愈來愈感到莫名其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