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Finnish  French  Portuguese  Russian  Spanisch 
基督山伯爵.   大仲馬
第70章. 舞會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這几天正是七月里最炎熱的日子,馬爾塞夫伯爵如期在星期六舉行舞會。晚上十點鐘。在伯爵府的花園里,高大的樹木清晰地襯托著綴滿金色星星的天空。今天象要下暴雨的樣子,天空上現在還浮蕩著一層薄霧。樓下的大廳里傳出華爾茲和极樂舞的樂曲,百葉窗的窗縫里透出燦爛的燈光。這時,花園里有十來個仆人在那儿准備晚餐,他們剛剛接到主婦的命令,因為天气好轉。已決定晚餐在草坪上的天幕下舉行,那綴滿星星的美麗的藍空已使草坪占了決定的优勢。花園里挂滿了彩色的燈籠,這是按照意大利的風俗布置的,席面上布滿了蜡燭和鮮花,這种排場世界各國豪華的席面上處處都一樣,不必多講。

  馬爾塞夫伯爵夫人吩咐過仆人以后,又回到屋里去,這時賓客們陸續到來,吸引他們來的多半不是由于伯爵的地位顯赫,而是由于伯爵夫人优雅風度,因為由于美塞苔絲的高雅的情趣,他們一定可以在她的宴會上找到一些值得敘述,甚至值得模仿的布置方法。騰格拉爾夫人本來不想到馬爾塞夫夫人那儿去,因為前面說過的那几件事使她心神不宁,但那天早晨,她的馬車碰巧在路上和維爾福先生的馬車相遇。兩部馬車很自然地并攏來,他說:“馬爾塞夫夫人家的舞會您去不去?”

  “不想去,”騰格拉爾夫人回答,“我的身体太不舒服。”

  “您錯了,”維爾福意味深長地回答,“您應該在那儿露面,這是很重要的。”

  “那么我就去。”說完兩部馬車就分道而駛了。

  所以騰格拉爾夫人這會儿也來了。她不但長得美,而且周身上下打扮得珠光寶气;她從一扇門走進客廳,美塞苔絲正好也從另一扇門出現在客廳,伯爵夫人當即派阿爾貝去迎接騰格拉爾夫人。他迎上前去,對男爵夫人的打扮講了几句恰如其分的恭維話,然后讓她挽住他的胳膊引她入座。阿爾貝向四下里望望。

  “您在找我的女儿,是不是?”男爵夫人含笑說。

  “我承認是的,”阿爾貝回答。“難道您竟忍心沒有帶她來嗎?”

  “別著急。她遇到了維爾福小姐,她們兩個就走在一起了。瞧,她們來了,兩個都穿著白衣服,一個捧著一束山茶花,一個捧著一束毋忘我花。哎,怎么”

  “這回您找什么?”

  “基督山伯爵今天晚上來不來?”

  “十七個了!”阿爾貝答道。

  “您這是什么意思?”

  “我是說,伯爵似乎是一團烈火,”子爵微笑著回答,“你是第十七個問我這個問題的人了。伯爵有多走紅,我可真得祝賀他”

  “您對每一個人都是象對我這樣回答的嗎?”

  “啊!真是的,我還沒有回答您。請放心,我們可以看到這位大人物。我們的運气夠好的。”

  “昨晚您去歌劇院了嗎?”

  “沒有。”

  “他也在那儿。”

  “啊,真的!那位怪人有沒有什么惊人之舉?”

  “他能沒有惊人之舉嗎?”昨天演的是《瘸腿魔鬼》

  〔法國作家勒薩日(一六八八—一七四七)的作品,這里可能指根据原作改編的舞劇。——譯注〕,伊麗莎跳舞的時候,那位希腊公主看得出了神。伊麗莎跳完舞以后,他把一只珍貴的戒指綁在一束花球上,拋給那個可愛的舞星,那個舞星為了表示珍視這件禮物,在第三幕的時候,就把它戴在手指上出場,向伯爵致意。那位希腊公主呢?她來不來?”

  “不來,可能使您失望了,她在伯爵家里的地位沒人知道。”

  “行了,讓我留在這儿吧,去陪維爾福夫人吧,她很想跟您談話呢。”

  阿爾貝對騰格拉爾夫人鞠了一躬,向維爾福夫人走過去。

  當他走近的時候,她張開嘴巴剛要說話。“我敢跟你打賭,”阿爾貝打斷她說,“我知道您要說的是什么事。”

  “什么事?”

  “如果我猜對了,您承不承認?”

  “承認。”

  “用人格擔保?”

  “用人格擔保。”

  “您要問我基督山伯爵到了沒有,或者會不會來。”

  “一點也不對。我現在想的不是他。我要問您有沒有接到弗蘭茲先生的什么消息?”

  “有的,昨天收到了一封信。”

  “他信里說些什么?”

  ”他發封信時正啟程回來。”

  “好,現在,告訴我伯爵會不會來。”

  “伯爵會來的,不會使您失望。”

  “您知道他除了基督山以外還有一個名字嗎?”

  “不,我不知道。”

  “基督山是一個島的名字,他有一個族姓。”

  “我從來沒听說過。”

  “好,那么,我比您消息靈通了,他姓柴康。”

  “有可能。”

  “他是馬耳他人。”

  “也可能的。”

  “他是一個船主的儿子。”

  “真的,您應該把這些事情大聲宣布出來,您就可以大出風頭了。”

  “他在印度服過兵役,在塞薩利發現了一個銀礦,到巴黎來是想在歐特伊村建立一所溫泉療養院。”

  “哦!馬爾塞夫說,“我敢斷言,這實在是新聞!允許我講給別人听嗎?”

  “可以,但不要一下子捅出去,每次只講一件事情,別說是我告訴您的。”

  “為什么?”

  “因為這是偶然發現的秘密。”

  “誰發現的。”

  “警務部。”

  “那么這些消息的來源——”

  “是昨天晚上從總監那里听來的。您當然也明白,巴黎對于這樣不尋常的豪華人物總是有戒備的,所以警務部去調查了一下。”

  “好!現在手續齊備,可以借口伯爵太有錢,把他當作流民抓起來了。”

  “可不是,如果調查到的情況不是那么對他有利的話,這种事情無疑是會發生的。”

  “可怜的伯爵!他知道自己處境這么危險嗎?”

  “我想不知道吧。”

  “那么應該發發慈悲心去通知他。他來的時候,我一定這樣做。”

  這時,一個眼睛明亮、頭發烏黑、髭須光潤的英俊年輕人過來向維爾福夫人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阿爾貝和他握握手。“夫人,”阿爾貝說,“允許我向您介紹馬西米蘭·莫雷爾先生,駐阿爾及利亞的騎兵上尉,是我們最出色、最勇敢的軍官之一。”

  “我在歐特伊基督山伯爵的家里已經有幸見過這位先生了。”維爾福夫人回答,帶著不用掩飾的冷淡態度轉身离去。

  這句話語,尤其是說這句話的那种口气,使可怜的莫雷爾的心揪緊了。可是有一种補償正在等候他。他轉過身來,正巧看到一張美麗白皙的面孔,上面那一對藍色的大眼睛正注視著他,那對眼睛里并沒有什么明顯的表情,但她把手里的那一束毋忘我花慢慢地舉到她唇邊。

  莫雷爾對這种無聲的問候心領神會,他也望著她,把他手帕舉到嘴唇上。他們象兩尊活的雕像,已佇立大廳兩端,默默地互相凝視著,一時忘掉了他們自己,甚至忘掉了世界,但在他們那种大理石似的外表底下,他們的心卻在劇烈地狂跳。

  即使他們再多望很多時候,也不會有人注意到他們,可是基督山伯爵進來了。我們已經說過,伯爵不論在哪儿出現,他總能吸引大家的注意力。那并不是因為他的衣著,他的衣服簡單朴素,剪裁也沒有什么新奇怪誕的地方;更不是因為那件純白的背心;也不是因為那條襯托出一雙有模有樣的腳的褲子——吸引旁人注意的不是這些東西,而是他那蒼白的膚色和他那漆黑的卷發,他安詳清純的臉容;是那一雙深邃、表情抑郁的眼睛;是那一張輪廓清楚、這樣易于表達高度輕蔑表情的嘴巴。比他更漂亮的人或許還有很多,誰也不會有他這么富有表現力,如可以用這個詞來形容的話。伯爵身上的一切似乎都有其含義,因為他有常作有益思索的習慣,所以無關緊要的動作,也會在他的臉上表現出無比的精明和剛強。

  可是,巴黎社會的社交界是這樣的不可思議,如果除此以外他沒有一筆巨大的財產染上神秘色彩,這一切或許還是不能贏得他們的注意。

  這時,他在無數好奇的眼光的注視之下,一面和熟人略作招呼,一面向馬爾塞夫夫人走過去,馬爾塞夫夫人正站在擺著几只花瓶的壁爐架子前面,已經從一面与門相對的鏡子里看見他進來,已經准備好和他相見。伯爵向她鞠躬的時候,她帶著一個開朗的微笑向他轉過身來。她以為伯爵會和她講話,而伯爵,也以為她會和自己說話,但兩人都沒有開口。于是,在鞠躬之后,基督山就邁步向阿爾貝迎過去,阿爾貝正張著雙臂向他走來。

  “您見過我母親了嗎?”阿爾貝問。

  “見過了,”伯爵回答,“但我還沒有見過令尊。”

  “瞧,他就在那面,正在和那群社會名流談論政治呢。”

  “是嗎?”基督山說,“那么,那面的那些先生都是社會名流。我倒沒有想到。他們是哪一類方面的?您知道社會名流也有各种各樣的。”

  “首先,是一位學者就是那位瘦高個儿,他在羅馬附近發現一种蜥蜴,那种蜥蜴的脊椎骨比普通的多一節,他立刻把他的發現在科學院提出。對那件事一直有人持异議,但他取得了胜利。那節脊椎骨在學術界引起了轟動了,而那位先生,他本來只是榮譽軍團的一個騎士,就此晉封為軍官。”

  “哦,”基督山說,“据我看,這個十字章是該給的,我想,要是他再找到一節脊椎骨的話,他們就會封他做司令官了吧?”

  “极有可能。”阿爾貝說。

  “那個穿藍底繡綠花禮服的人是誰?他怎么竟想出穿這樣一件怪衣服?”

  “噢,那件衣服不是他自己想出來的,那是法蘭西共和國的象征。共和政府委托大畫家大衛〔大衛(一七四八—一八二五),法國著名畫家,同情法國大革命。——譯注〕給法蘭西科學院院士設計的一种制服。”

  “真的嗎!”基督山說,“那么這位先生是一位科學院院士嗎?”

  “他在一星期前剛被推舉為一位學者。”

  “他的特殊才能是什么?”

  “他的才能我相信他能夠用小針戳兔子的頭,他能讓母雞吃茜草,他能夠用鯨須挑出狗的脊髓。”

  “為了這些成績,他成為科學院的院士了嗎?”

  “不,是法蘭西學院的院士。”

  “但法蘭四學院跟這一切有什么關系呢?”

  “我就要告訴您了。看來似乎是因為——”

  “一定因為他的實驗大大地促進了科學的發展羅?”

  “不,是因為他的書法非常挺秀。”

  “這句話要是被那些讓他用針戳過的兔子,那些骨頭被他用茜草染成紅色的雞以及那些被他挑過脊髓的狗听到,它們一定要傷心死了。”

  阿爾貝大笑起來。

  “那一位呢?”伯爵問。

  “哪一位?”

  “是的,第三位。”

  “啊!穿暗藍色衣服的那位?”

  “對。”

  “他是伯爵的一個同僚,前一陣子极力反對貴族院的議員穿制服,他是自由主義派報紙的死對頭,但因為他在制服問題上所做的抨擊朝廷的高尚行動,自由派報紙大大為他捧場,這使他們言歸于好,而且据說就要派他做大使了。”

  “他是憑什么資格入貴族院的?”

  “他曾編過兩三部喜劇,在《世紀》報上寫過四五篇文章,為部長大人當選捧了五六次場。”

  “說得妙,子爵!”基督山微笑著說,“您是一位很有趣的導游。現在請您幫我一個忙,可不可以?”

  “什么事?”

  “別介紹我認識這几位先生,如果他們有這個意思,請您為我擋駕。”

  這時,伯爵覺得有人抓住了他的胳膊。他轉過身來,原來是騰格拉爾。“啊!是您,男爵!”

  “您為什么要稱呼我男爵呢?”騰格拉爾說,“您知道我對于我的頭銜并不重視。我不象您,子爵,您很看重爵位是不是?”

  “當然羅,”阿爾貝回答,“我要是沒有了頭銜,就一無所有了,而您,既使放棄男爵的頭銜,卻依舊不失為百万富翁。”

  “不幸的是,”基督山說,“百万富翁這個頭銜可不象男爵、法國貴族或科學院院士那樣可以終身保持的,譬如說,法蘭克福的百万富翁,法波銀行的大股東法郎克和波爾曼,最近就宣告破產了。”

  “真的嗎?”騰格拉爾說,臉色頓時變得蒼白。

  “不會有錯,我是今天傍晚才得到的消息,我有一百万存在他們銀行,但及時得到警告,在一個月以前就提出來了。”

  “啊,我的上帝!”騰格拉爾喊道,“他們開了一張二十万法郎的匯票給我!”

  “您可得小心一點,他們的簽字只剩百分之五的信用了。”

  “是的,但太遲啦,”騰格拉爾說,“我看到簽字的票据就照付了。”

  “得!”基督山說,“又是二十万法郎,加上以前“噓!別提這些事情,”騰格拉爾說,然后,他向基督山湊近一步,又說,“尤其是在小卡瓦爾康蒂先生面前。”說完以后,他微笑了一下,轉身向他所指的那個年輕人走去。

  阿爾貝离開伯爵去和他的母親說話,騰格拉爾也已去和小卡瓦爾康蒂談天,暫時只剩下基督山獨自一個。這當儿,大廳里非常熱。仆人托著擺滿冷飲品的茶盤在人群里穿梭往來。

  基督山不時擦著額頭上的汗珠,但當仆人把盤子端到他面前來的時候,他卻退后一步,不吃解熱的東西。馬爾塞夫夫人的眼光始終沒有离開基督山,她看到他什么都沒有吃過,甚至還注意到了他往后退的那個動作。

  “阿爾貝,”她問道,“你注意到沒有?”

  “什么事,母親?”

  “我們請伯爵來赴宴,他從來沒有接受過。”

  “是的,但他在我那儿吃過午飯,真的,那次他還是初次在巴黎社交界露面呢。”

  “但你的家并不是馬爾塞夫先生的家,”美塞苔絲喃喃說,“他來這儿以后,我一直在觀察他。”

  “是嗎?”

  “是的,他沒有吃過任何東西。”

  “伯爵的飲食是很節制的。”

  美塞苔絲抑郁地微笑了一下。“你再過去,”她說,“等下一次托盤送來的時候,務必請他吃些東西。”

  “為什么,母親?”

  “听我的話,阿爾貝。”美塞苔絲說。

  阿爾貝拿起他母親的手吻了一下,踱到伯爵身邊。又有一只擺滿冷飲品的盤子送了來,她看到阿爾貝想勸伯爵吃些東西,但他卻堅決地拒絕了。阿爾貝回到母親那儿,她的臉色非常蒼白。

  “是吧,”她說,“你看到他拒絕了嗎!”

  “是的,但您何必因此難過呢?”

  “你知道,阿爾貝,女人的心是很奇怪的,我喜歡看到伯爵在我的家里吃些東西,即使一粒石榴也好。也許他不習慣法國的飲食,喜歡吃別的東西吧。”

  “哦,不會的。在意大利的時候,我看他是什么都吃的,顯然他今天晚上不想吃東西。”

  “也許是”伯爵夫人說,“他是在熱帶過慣了的,他可能不象我們這樣怕熱。”

  “我想不見得,因為他剛才還向我訴苦說,他感到熱得几乎要窒息了,還問我為什么不把百葉窗也象玻璃那樣打開。”

  “可不是,”美塞苔絲說,“這倒是個好辦法,可以試試他是否故意不肯吃東西。”于是她离開大廳。一分鐘以后,百葉窗全部打開了,透過那些垂下素馨花和女萎草的窗口,可以看到點綴著各色燈籠的花園和擺列在帳幕底下的宴席。跳舞的,玩牌的,談話的所有的客人都發出了歡快的喊聲。每一個人都歡歡喜喜地享受著微風。這時,美塞苔絲重新出現,她的臉色比以前更蒼白了,但神色很鎮定。她一直向以她丈夫為中心的那群人走過去。“別把這几位先生拖在這儿,伯爵,”

  她說,“我想,他們大概都愿意到花園里透透气,太悶了,他們不是在玩牌。”

  “啊,”一個風流的老將軍說,“我們不愿意單獨到花園里去。”

  “那么,”美塞苔絲說,“我來領路。”她轉向基督山,又說,“伯爵,您可以陪我去走走嗎?”

  對于這樣簡單的一句話,伯爵几乎踉蹌了一下,他看了看美塞苔絲。那一瞥的時間實際上极其短暫,但伯爵夫人卻覺得似乎有一世紀那么久。他把他的胳膊遞給伯爵夫人。她挽起他的胳膊,或者說得确切些,只是用她那只纖細的小手輕輕触著它,于是他們一同走下那兩旁列著躑躅花和山茶花的踏級。在他們的后面,二十多個人高聲談笑著從另外一扇小門里涌進花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