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Finnish  French  Portuguese  Russian  Spanisch 
基督山伯爵.   大仲馬
第64章. 乞丐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夜漸漸地深了。維爾福夫人提出要回巴黎去了,這正是騰格拉爾夫人所不敢提出的,盡管她感到在這儿很不安。維爾福先生听到他的妻子提出這個要求,就首先告辭了。他請騰格拉爾夫人乘他的馬車回去,以便他妻子可以一路上照顧他。而騰格拉爾先生,他卻正在興致勃勃地和卡瓦爾康蒂先生談話,并未注意到經過的种种情形。

  基督山去向維爾福夫人要嗅瓶的時候,就已經注意到了維爾福湊近了騰格拉爾夫人的身邊,并已猜到了他向她說了些什么,盡管講那些話時聲音很低,甚至低得連騰格拉爾夫人本人都很難听清。他并沒表示反對他們的安排,就讓莫雷爾、夏多·勒諾和德布雷騎馬回去,而讓兩位太太坐維爾福先生的馬車走。騰格拉爾愈來愈喜歡上了卡瓦爾康蒂少校,已邀請他和自己同車回去。

  安德烈·卡瓦爾康蒂發現他的雙輪車已等在了門口。他的馬夫,從各方面看來都非常象英國式漫畫上的人物,此時他正踮起腳使勁拉住一匹鐵灰色的高頭大馬。安德烈在席間一直很少講話。他是個聰明的小伙子,深怕自己在這么多大人物面前會說出一些荒誕可笑的話來,所以只是睜大著他那一雙也多少帶有些恐懼的眼睛望著檢察官。后來騰格拉爾纏上了他,那位銀行家看到這位少校是那樣的盛气凌人,而他的儿子卻是這樣的謙虛有禮,再想到伯爵對他們的態度是那樣的,就認定他遇到的是一位帶儿子到巴黎來增加閱歷的大富翁。他帶著說不出的喜悅注視著少校小手指上戴著的那只大鑽戒;至于少校,他原本就是一個凡事小心謹慎的人,因怕他的鈔票遭遇到什么不測,所以立刻把它變成了值錢東西。

  晚餐以后,騰格拉爾以談生意為借口,順便問到了他們父子的生活狀況。這父子倆事先已經知道他們的四万八千法郎和每年的五万法郎都要從騰格拉爾手里得到,所以他們對這位銀行家的感激唯恐表示的不充分,叫他們去和他的仆人握手,他們也會十分愿意的。有一件事哪怕騰格拉爾對卡瓦爾康蒂更增添了敬意 ——或者說是崇拜。后者由于信守賀拉斯那句“處万變而不惊”的格言,所以除了說最大的藍鰻是哪個湖里的產物以證明他的學識之外,便不再多說一句話,默默地吃完了他面前的那份菜。騰格拉爾由此認為這桌宴席雖然奢侈,但對于卡瓦爾康蒂來說卻如同家常便飯。他在盧卡的時候,多半也常吃從瑞士運來的鱒魚和從英國運來的龍蝦,就象伯爵吃由富莎樂湖來的藍鰻和伏爾加河來的小蝶鮫一樣;所以他极熱情地接受了卡瓦爾康蒂的這几句話:“明天,閣下,我當登門拜訪,和您談一下有關業務方面的事情。”

  “而我,閣下,”騰格拉爾說,“將不胜愉快地恭候您的光臨。”說到這里,他就請卡瓦爾康蒂坐他的馬車回太子旅館去,假如他認為不和他的儿子一同回去沒什么不方便的話。對這一點,卡瓦爾康蒂說,他的儿子已到了相當獨立的年齡,他有自己的馬車,來的時候就不是一同來的,各自分別回去也沒什么。于是少校就坐到了騰格拉爾的身旁,后者則對于少校的處理經濟事務愈來愈感興趣了,他允許他的儿子每年可以花五万法郎。單從這一點上講,他就可能有五六十万里弗的財產。

  至于安德烈,為了顯示一下自己的威風,就開始訓斥起他的馬夫來,因為馬夫沒把那輛雙輪馬車赶到台階前面,而是等在了大門口,使他不得不走過去三十步。馬夫忍气吞聲地听著他的辱罵,左手抓住那匹不耐煩的馬的嚼環,右手把韁繩遞給了安德烈。安德烈接過韁繩,然后他那擦得油亮的皮靴輕輕地踩到了踏級上。就在這當儿,忽然有一只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那青年回過頭來,還以為是騰格拉爾或基督山忘了什么事,現在才想起來,特地赶來告訴他的呢。但前面這個人既不是騰格拉爾也不是基督山,而是一個陌生人,那在太陽底下晒得黝黑的膚色,滿臉絡腮胡子,一雙紅寶石般明亮的眼睛,嘴角上因帶著笑,所以露出了一排洁白整齊、象豺狼一般尖利的牙齒。他那灰色的頭上纏著一條紅手帕,身上披著破爛齷齪的衣服,四肢粗壯,那骨,象一具骷髏身上似的,走起路來會喀喇喀喇地發響似的,安德烈剛開始只看到了那只放在他肩上的手,那只手就象是巨人的手一般。究竟是那青年人借著車燈的光已認出了那張臉呢,還是他只不過被那种可怕的樣子嚇了一跳,這一點,我們無法确認,我們只能把事實講出來,只見他打了一個寒顫,突然退后了一步。“你找我干嗎?”他問道。

  “對不起,朋友,假如我打扰了你的話,“那個纏紅手帕的人說,“但我想跟你談談。”

  “你無權在晚上討錢。”馬夫說,并擺出了一個阻擋的姿勢以使其主人擺脫這個討厭的怪客。

  “我可不是要錢的,親愛的。”陌生人對那仆人說,他的目光里帶著強烈的諷刺,臉上卻是一副可怕的微笑,把后者嚇得直往后退。“我只想跟你的主人講几句話,他在半個月以前曾讓我去辦過一件事。”

  “喂,”安德烈說。他強作鎮定,不使他的仆人看出他的心慌,“您想干什么?快說,朋友。”

  那人低聲說道,“我希望——我希望你能讓我省點勁,免得我步行回巴黎。我累极了,又沒有象你這樣吃過一頓丰富的晚餐,我簡直有點支持不住啦。”

  那青年听到對方提出這种奇怪的要求,不禁打了一個寒顫。“告訴我,”他說,“你究竟要干什么?”

  “哦,我想要你請我坐在你這輛漂亮的馬車里,帶我一起回去。”安德烈臉色發白,但沒說什么。“是的,”那個人把手插進口袋里,滿臉顯出一副滿不在乎的表情望著那個青年人說。“我腦子里有了這么個怪念頭,你懂嗎,貝尼代托先生?”

  一听到這個名字,那青年顯然怔了一下,他急忙走過去對馬夫說道:“這人說得不錯,我的确曾讓他去辦過一件事,他必須把結果告訴我。你先走回去吧,進城以后雇個馬車回去好了,免得回旅館太晚了。”馬夫惊奇地走了。

  “至少讓我先到一個隱蔽些的地方再談吧。”安德烈說。

  “噢!這個,我可以帶你到一個絕妙的地方去。”那纏手帕的人說道。于是他扯住馬嚼環,把雙輪馬車領到了一個絕對不會有任何人目睹他們這次會談的地方。

  “別以為我真的想坐你這輛漂亮的馬車,”他說,“噢,不,這只不過是因為我累了,此外我還有點小事要和你談一談。”

  “來,上來吧!”那青年說道。

  可惜這一幕沒發生在白天,要不然你就能看到這個流氓是如何重重地往彈簧座墊上一倒,坐到了那年輕高雅的車主身邊,這可是個難得看見的情景。安德烈赶著車向林外走去,一路上始終沒和他的同伴講一句話,后者則嘴角挂著滿意地微笑,象是很高興自己能坐上這樣舒服的一輛車子。一經過了歐特伊的最后一座房子,安德烈就回頭望了一眼,以确定再沒有人能看到或听到他,于是他勒住馬,雙臂交叉在胸前,對那個人說道:“現在說吧,你為什么要來打扰我的安宁?”

  “但你,我的孩子,你為什么要騙我呢?”

  “我怎么騙你了?”

  “怎么——這還要問嗎?當我們在瓦爾湖分手的時候,你告訴我說,你要經皮埃蒙特到托斯卡納去,但你沒去那里,卻到巴黎來了。”

  “這与你有何相干呢?”

  “何相干,恰恰相反,我以為這樣一來,我的目的倒可以實現了。”

  “哦,”安德烈說,“你想在我身上搞投机嗎?”

  “你用的詞多妙啊!”

  “我警告你,卡德魯斯先生,你打錯算盤啦。”

  “喲,喲,別生气,我的孩子。你知道得很清楚,生气的結果總是很糟糕,都怪運气不好,我才會產生妒忌。我原以為你是在皮埃蒙特或托斯卡納當向導混飯吃的,我真心真意地可怜你,就象可怜我自己的孩子一樣。你知道,我總是把你叫做我的孩子的。”

  “嘿,嘿,還有什么別的話要說嗎?”

  “別忙!耐心點呀!”

  “我夠耐心了,說下去吧。”

  “當我突然看見你經過城門口,帶著一個馬夫,坐著雙輪馬車,穿著嶄新的漂亮衣服時。我就猜你一定是發現了一個礦,不然就是做了一個證券經紀人。”

  “那么,你承認自己妒忌了,是不是?”

  “不,我很高興——高興得想來跟你道喜,但因為穿著不十分得体,所以我就挑了個机會,免得連累你。”

  “是的,你很會挑机會!”安德烈大聲說道,“你當著我仆人的面來跟我講話。”

  “有什么辦法呢,我的孩子?我什么時候能抓住你,就什么時候來跟你講話。你除有一匹跑得很快的馬,又有一輛輕便的雙輪馬車,自然滑溜得象條黃鱔一樣,假如我今天晚上錯過了你,我或許不會再有第二個机會啦。”

  “我又沒把自己藏起來。”

  “可你的運气好,我真希望我也能這么說。但我必須把自己藏起來,而且我還怕你不認得我——好在你還認得,”卡德魯斯帶著一种不悅的微笑又加上了一句。“你太客气了。”

  “說吧,”安德烈說,“你想干什么?”

  “這樣對我說話可不太客气呀,貝尼代托,老朋友,這樣可不好啊。小心點儿,不然我也許會給你找點小麻煩的。”

  這一恐嚇立刻壓服了青年人的火气。他讓馬小跑起來。

  “你不該用剛才那种口吻對一個老朋友講話,卡德魯斯。你是個馬賽人,我是——”

  “這么說,你現在知道你是哪儿人了?”

  “不,可是別忘了我是在科西嘉長大的。你年老固執,可我是年輕頑強的。在我倆之間,恐嚇是沒有用的,凡事應該和和气气地來解決才好,命運之神關照我,卻討厭你,難道是我的錯嗎?”

  “那么,命運之神都在關照你嘍?難道你的雙輪馬車,你的馬夫,你的衣服,不都是租來的嗎?不是?那就好!”卡德魯斯說道,眼睛露出貪婪的目光。

  “噢!你來找我之前早就了解得很清楚啦。”安德烈說道,愈來愈情緒激動了。“倘若我也象你一樣頭上纏塊手帕,背上披些爛布,腳上穿雙破鞋子,你就不會認我了。”

  “你錯看我了,我的孩子。不管怎么說,我現在已經找到了你,什么也不能再阻止我穿得象別人一樣整齊了,因為,我知道你一向是心腸好。假如你有兩件衣服,你肯定會分一件給我的。從前,當你餓肚子的時候,我可是常常把我的湯和豆子分給你的。”

  “不錯。”安德烈。

  “你那時吃得可不少呀!現在還是那樣嗎?”

  “噢,是的。”安德烈回答,然后大笑起來。

  “你剛才從里面出來的那座房子是某個親王府吧。你怎么會到親王家里來吃飯呢?”

  “他不是什么親王,是個伯爵。”

  “一個伯爵,一個很有錢的伯爵吧,呃?”

  “是的,但你最好還是別去跟他說什么話,他也許會很不耐煩的。”

  “噢,放心好了!我對你的伯爵才不想打什么主意呢,你只管留著自己享用好了。但是,“卡德魯斯又裝出他以前那种令人看了极不舒服的微笑說,“你得付出點儿代价才行,你懂嗎?”

  “好吧,你想要什么?”

  “我想,如果一個月能有一百法郎——”

  “嗯?”

  “我就可以生活——”

  “靠一百法郎!”

  “是很苦,這你也知道,但有了——”

  “有了——?”

  “有了一百五十法郎,我就可以很快樂了。”

  “這是兩百。”安德烈說道,他摸出十個路易放到卡德魯斯的手里。

  “好!”卡德魯斯說。

  “每月一號去找我的管家,你可以拿到相同數目的錢。”

  “喏,你又瞧不起我了。”

  “怎么了?”

  “你要我去跟仆人們打交道,不,告訴你,我只和大人來往。”

  “好吧,就這樣吧。那么,每月一號,到我這儿來拿吧,只要我有進賬,你的錢是缺不了的。”

  “我一直都說你是個好心人,托天之福,你現在交了這樣的好運。把一切都講給我听听吧。”

  “你干嘛要知道呢?”卡瓦爾康蒂問。

  “什么!你還是不信任我嗎?”

  “不,嗯,我找到我父親了。”

  “什么!是你親生父親嗎?”

  “當然嘍,只要他給我錢用——”

  “你就可以尊敬他,相信他——就應該這樣。他叫什么名字?”

  “卡瓦爾康蒂少校。”

  “他喜歡你嗎?”

  “只要我表面上能順從他的心愿。”

  “你父親是誰幫你找到的?”

  “基督山伯爵。”

  “就是剛才你從他家里出來的那個人?”

  “是的。”

  “既然他能找到有錢的主人,我希望你跟他講講,給我也想法找一個給別人當爺爺的位子怎么樣。”

  “嗯,我可以替你去問問他。現在你打算干什么?”

  “我?”

  “是的,你。”

  “你真是心眼太好了,還為我操心。”卡德魯斯說。

  “既然你這么關心我,現在也該輪到我來問你几個問題了。”

  “啊,沒錯!哦,我要在一座上等的房子里租個房間,穿上体面的衣服,每天刮胡子,到咖啡館去讀讀報紙。晚上,我還要上戲院去,我要裝成一個退休的面包師。這就是我的希望。”

  “噢,假如你只想按這個計划行事,而且安安穩穩地去做,這是再好不過的事了。”

  “你這樣認為嗎,布蘇亞先生?那么你呢,你將變成什么呢——一個法國貴族?”

  “啊!”安德烈說道,“誰知道呢?”

  “卡瓦爾康蒂少校或許已經是了,但不幸的是爵位承襲制已經被取消了。”

  “別耍花招儿了,卡德魯斯!你想要的東西現在已經得到了,我們也已經互相諒解了,你快下車去吧。”

  “決不,我的好朋友。”

  “什么!決不?”

  “咦,你也不為我想一想,我頭上纏著這么塊手帕,腳上簡直可說沒穿什么鞋子,又沒有什么證件,可口袋里卻有十個金拿破侖,且不說這十塊金洋將來派什么用場,現在就不只要值兩百法郎,我這個樣子在城門口一定會被抓起來的呀!那時,為了證明我自己,我就不得不說出那些錢是你給我的。這樣,他們就要去調查,于是就會發覺我沒有獲得許可就离開了土倫,那樣我就又要被帶回到地中海岸邊。到那時我便又成了一○六號犯人,我那退休面包師的夢可就化為泡影了!不,不,我的孩子,我情愿還是留在首都享享福的好。”

  安德烈臉上立刻顯出很不高興的樣子。的确,正如他所自夸的,卡瓦爾康蒂少校的公子爺可不是個好惹的人。他一邊把身子挺了一下,一邊向四周急速地瞟了一眼,手好象若無其事似地插進了口袋里,他打開了一把袖珍手槍的保險机,卡德魯斯的眼神始終也沒有离開過他這位同伴,此時他也就把手伸到了背后,慢慢地抽出了一把他總是帶在身邊以備急需的西班牙匕首。由此可見,這兩位可敬的朋友的确是互相很了解對方的。安德烈的手又沒事似從口裝里拿了出來,抬上來摸了一下他的紅胡須,玩弄了好長一會儿。“好心的卡德魯斯!”他說道,“那樣你將多快樂呀!”

  “我盡力找快樂就是了。”杜加橋客棧的老板說道,把他的小刀子悄悄地縮回了衣袖里。

  “嗯,那么,我們進巴黎城里去吧。可你通過城門時怎么才能不引起怀疑呢?依我看,你這樣比步行更危險呀。”

  “等一下,”卡德魯斯說,“我們來想個辦法。”說著他便拿起馬夫忘在車里的那件高領大短挂,披在自己身上,然后又摘下卡瓦爾康蒂的帽子,戴在自己頭上,最后裝出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就象一個由他的主人自己驅車的仆人。

  “我說,”安德烈說,“難道就這樣要我光著腦袋嗎?”

  “哧!”卡德魯斯說道,“今天風這么大,你的帽子權當被風吹掉了。”

  “那么,”安德烈說,“我們走完這段路吧。”

  “不讓你走了?”卡德魯斯說,“我希望不是我。”

  “噓!”安德烈說道。

  他們順利地通過了城門。安德烈在第一道十字路口停住了馬,卡德魯斯跳了下去。

  “喂!”安德烈說,“我仆人的衣服和我的帽子呢?”

  “啊!”卡德魯斯說,“你該不會希望我得傷風感冒吧?”

  “可我怎么辦呢?”

  “你!噢,你還年輕,可我卻開始變老羅。再見,貝尼代托。”

  說完他便消失在一條小巷子里。

  “唉!”安德烈歎了一口气說道,“在這個世界上人不可能總是快活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