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Finnish  French  Portuguese  Russian  Spanisch 
基督山伯爵.   大仲馬
第62章. 幽靈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歐特伊村那座房子的外表,乍一看,并不見得怎么富麗堂皇,它使人想不到這會是那奢華的基督山伯爵的別墅。但這种朴素的情調是頗符合房子主人的心意的,他曾明明白白地吩咐過,不許外表有任何改變,這一點,只要一看房子的內部,誰都會立刻明白的。的确,大門一開,情景就改變了。

  貝爾圖喬先生充分顯示了他在陳設布置方面的風趣和辦事的果斷迅速。從前安頓公爵在一夜之間就把整條大馬路上的樹木全部砍掉了,因此而惹惱了路易十四;貝爾圖喬先生則在三天之內把一座完全光禿禿的前庭种滿了白楊樹和丫枝縱橫的大楓樹,使濃蔭覆蓋著房子的前前后后;房子前面通常都是半掩在雜草里的石子路,但這儿卻伸展著一條青草舖成的走道,這條青草小道還是那天早晨才舖成的呢,草上的水珠還在閃閃發光呢。對其它的一切,伯爵也都有過明确的吩咐;他親自畫了一個圖樣給貝爾圖喬,上面標明了每一棵樹的地點以及那條代替石子路的青草走道長度和寬度。所以這座房子已完全變了樣。連貝爾圖喬都說他几乎認不出它了,它的四周已被樹木所圍繞了。管家本來想把花園也修整一番,但伯爵已明确地關照過,花園里的東西碰都不許碰一下,所以貝爾圖喬只得把气力用到了別的上面,候見室里、樓梯上和壁爐架上到處都堆滿了花。還有一點是最能顯出主人學識淵博、指揮有方、理家辦事得力的,就是:這座閒置了二十年的房子,在頭一天晚上還是這樣凄冷陰森,充滿了令人聞之作嘔的气味,几乎使人覺得好象嗅到了那陳年的气息,但在第二天,它卻換上了一副生气勃勃的面孔,散發出了房子主人所喜愛的芳香,透露出使他心滿意足的光線。當伯爵到來的時候,他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摸到他的書和武器;他的目光可以停留在他心愛的繪畫上;他所寵愛的狗會搖頭擺尾地在前廳歡迎他;小鳥們那悅耳的歌聲也使他非常高興;于是,這座從長眠中醒來的房子,就象森林里睡美人所在的宮殿般頓時活躍了起來,鳥儿歌唱,花儿盛開,就象那些我們曾流連過很久,當不得不离開的時候,以致把我們靈魂的一部分留在了那所房子里一樣,仆人們也高高興興地在前庭穿來穿去的;有些是在廚房里干活的,他們飄然地滑下前一天才修好的樓梯,就好象在這座房子里已住了一輩子似的;有些是車房里干活的,那儿有一箱箱編了號的馬車備用,看起來就象是已在那儿至少安放了五十年似的,在馬廄里,馬夫在同馬說著話,他們的態度比許多仆人對待他們的主人還要恭敬得多,而馬則用嘶鳴來回答。

  書房里有將近二千冊書,分別排在房間的兩邊。一邊完全是近代的傳奇小說,甚至前一天剛出版的新書也可以在這一排金色和紅色封面所組成的庄嚴的行列中找到。書房對面是溫室,里面擺滿了盛開著奇花异草的瓷花盆;在這間色香奇妙的花房中央,有一張彈子台,彈球還在絨布上,顯然剛剛有人玩過的。只有一個房間貝爾圖喬沒有改動。這個房間位于二樓左邊的角上,前面有一座寬大的樓梯,后面還有一座暗梯可以上下,仆人們每當經過這個房間時都不免要好奇,而貝爾圖喬往往產生恐怖感。五點整,伯爵來到了歐特伊別墅,他后面跟著阿里,貝爾圖喬帶著不耐煩和不安的心情在期待著他的到來,他希望能得到几聲贊許,但同時又恐怕遭到斥責。基督山在前庭下了車,到花園里去繞了一圈,又在屋子里到處走了一遍,一句話也沒說,臉上既未顯示出贊許,也沒顯示出不悅的神色。他的臥室就在那個關閉著的房間的對面,他一踏進臥室,就指著他初次來看房子時就已注意到的那張花梨木小桌子的抽屜說道:“那個地方至少可以用來放我的手套。”

  “大人想把它打開來看一下嗎?”貝爾圖喬高興地說道,“您可以在里面找到一副手套的。”

  在其他各种家具里,伯爵都找到了他所要找一切——嗅瓶、雪茄、珍玩。“很好!”他說道。于是貝爾圖喬就喜不自禁地退了出去。伯爵對于他周圍所有人的影響就是這樣的強大。

  六點整,大門口響起了得得的馬蹄聲,是那位駐阿爾及利亞的騎兵上尉,他是騎著米狄亞來的。基督山含笑在門口等候他。

  “我就知道一定是我第一個到,”莫雷爾大聲說,“我是有意要比別人早一分鐘到您這儿的。尤利和埃曼紐埃爾托我向您有意万分地道歉。啊,這儿可真漂亮!但請告訴我,伯爵,您有人照料我的馬嗎?”

  “放心好了,親愛的馬西米蘭,他們知道該怎么做。”

  “我的意思是它得蹓躂一下。噢,您沒看到它跑得有多快,就象一陣風!”

  “我能想象得出來。畢竟是一匹值五千法郎的馬哪!”基督山用慈父對儿子說話的口吻說道。

  “您有點懊悔了吧?”莫雷爾問道,并豪爽地大笑起來。

  “我?當然不!”伯爵回答說。“不,假如那匹馬不好,我倒是要懊悔的。”

  “好得很呢,夏多·勒諾先生和德布雷先生騎的都是部長的阿拉伯馬,夏多·勒諾先生還是法國最好的騎手之一呢,可我把他們都拋在后面了。他們的腳跟后面緊隨著騰格拉爾夫人的馬,而她總是以每小時十八哩的速度疾馳的。”

  “那么說他們就跟在您的后面嗎?”基督山問。

  “瞧!他們來啦!”這時,只見兩匹鼻子里噴著气的馬拉著一輛馬車,由兩位騎在馬上的紳士陪伴著,馳到了那敞開著的大門口。馬車一直赶到台階前面才停住,后面是那兩位騎在馬上的紳士。德布雷腳一點地,便站在了車門前面,他伸手給男爵夫人,男爵夫人便扶著他的手下了車,她扶手時的態度有點异樣,這一點只有基督山才覺察得到的。真的,什么也逃不過伯爵的眼睛。他注意到一張小紙條從騰格拉爾夫人的手里塞進了部長秘書手里,塞得极其熟練,證明這個動作是常做的。騰格拉爾夫人的后面出來了那位銀行家,只見他的臉色很蒼白,好象他不是從馬車里出來而是從墳墓里出來的似的。騰格拉爾夫人向四周急速并探詢地望了一眼。只有基督山一個人能看懂這一個眼的意義。她在用她的眼光擁抱前庭、廊柱和房子的正面;然后,壓制住內心微微的激動,不讓臉色變白,以免被人識破,她走上了台階,對莫雷爾說道:“閣下,假如您是我的朋友的話,我想問問您愿不愿意把您的那匹馬賣給我。”

  莫雷爾极為難地微笑了一下,轉向基督山,象是祈求他來解救自己似的。伯爵直到懂得了他的意思。“啊,夫人!”他說道,“您干嘛來向我提這個要求?”

  “向您提,閣下,”男爵夫人答道,那是沒必要的,因為一定會得到的。假如莫雷爾先生也是這樣的話——”

  “不幸得很,”伯爵答道,“莫雷爾先生是不能放棄他那匹馬的,因為馬的去留和他的名譽密切相關,這事我是見證人。”

  “怎么會呢?”

  “他跟人打了賭,說要在六個月之內馴服米狄亞。您現在懂了吧,假如他在那個期限以前把它賣了,他不僅要損失那筆賭注,而且人家還會說他膽小,一個勇敢的騎兵隊長是決不能忍受這一點的,即使是為了滿足一個美麗的女子的愿望。當然,我也認為滿足一個美麗的女子的愿望是天底下最神圣的義務之一。”

  “您知道我的處境了吧,夫人。”莫雷爾說道,并感激地向伯爵微微一笑。

  “要我說,”騰格拉爾說道,臉上雖勉強帶著微笑,但仍掩飾不了他語气的粗魯,“你的馬已夠多的了。”

  騰格拉爾夫人以往是极少肯輕易放過這种話的,但使那些青年人惊奇的是:這次她竟假裝沒听見,什么也沒說。基督山看到她一反常態,竟能忍气吞聲,就微笑了一下,指給她看兩只碩大無比的瓷瓶,瓷瓶上布滿了精細的海生植物,那顯然不是人工加上去的。男爵夫人很是惊奇。“咦,”她說道,您可以把杜伊勒里宮的栗子樹都种在那里啦!這么大的瓷瓶是怎么造出來的?”

  “啊,夫人!”基督山答道,“對這個問題我們是無法回答您的,因為我們這一代人只會造些小擺飾和玻璃麻紗。這是古物,是用水土之精華构成的。”

  “怎么?這是哪個朝代的事呢?”

  “我也不曉得。只听說,中國有個皇帝造了一座窯,在這座窖里燒制出了十二只這樣的瓷瓶。其中有兩只因為火力太猛而破裂了,其余十只全被沉到了兩百丈深的海底里,海是了解人們對她的要求的,因為就用海草掩蓋了它們,用珊瑚環繞著它們,用貝殼來粘附著它們,這十只瓷瓶就在那几乎深不可達的海底世界里躺了兩百年。后來,由于一場革命革掉了那個想作這种試驗的皇帝,只剩下一些文件可以證明瓷瓶的制造以及把它們沉入了海底這回事。過了兩百年,人們找到了那些文件,于是就想到要去把那些瓷瓶撈起來。他們特地派人潛入那個沉瓶的海底里去尋找,但十只之中只剩下了三只,其余的則都被海浪沖破了。我很喜歡這些瓷瓶,因為或許曾有猙獰可怕的妖怪的目光凝視過它們,而無數小魚也曾睡在那里面以逃避天敵的追捕。”

  這時,騰格拉爾對這些奇古怪的事不感興趣,正机械地在那儿把一棵桔子樹上盛開著的花一朵一朵地扯下來。扯完了桔子花,他又去撕仙人掌,但這東西可不象桔子樹那么容易扯,所以他被厲害地刺了一下。他不禁打了個寒顫,抹了抹眼睛,象是剛從一場夢中醒來似的。

  “閣下,”基督山對他說道,“我不敢向您推荐我的畫,因為您有很多珍品,但這儿有几幅還是值得看一下的,兩幅荷比馬的,一幅保羅·保特的,一幅是米里斯的,兩幅琪拉特的,一幅拉斐爾的,一幅范代克的,一幅朱巴蘭的,還有兩、三幅是穆里羅斯的。”

  “慢來!”德布雷說道,“荷比馬的這幅畫我認得。”

  “啊,真的!”

  “是的,有人曾把它賣給博物館。”

  “我相信博物館里是沒有這幅的吧?”基督山說道。

  “沒有,他們不肯買。”

  “為什么?”夏多·勒諾問。

  “你別裝得不知道了,因為政府沒有錢呀。”

  “啊,對不起!”夏多·勒諾說,“最近八年來,我几乎每天都听到這种話,可我到現在還是不懂。”

  “你慢慢就會懂的。”德布雷。

  “我看不見得。”夏多·勒諾回答。

  “巴陀羅米奧·卡瓦爾康蒂少校和安德烈·卡瓦爾康蒂子爵到!”巴浦斯汀在通報。

  系著一條剛從裁縫手里接過來的黑緞子領巾,灰色的胡須,一對金魚眼,一套挂著三個勳章和五個十字獎章的少校制服,這些的确都顯示出了一個老軍人的派頭。這就是巴陀羅米奧·卡瓦爾康蒂,我們已經結識過的那位慈父的儀表。緊靠在他旁邊,從頭到腳穿著一身新的,滿面笑容的,是我們也認識的那位孝子 ——安德烈·卡瓦爾康蒂子爵。三個青年人本來在一起談話。兩位新客一進來,他們的目光就從那父親瞟到了儿子,然后很自然地停在了后者的身上,并開始對他議論起來。

  “卡瓦爾康蒂!”德布雷說。

  “好響亮的名字!”莫雷爾說。

  “是的,”夏多·勒諾說,”德布雷答道,“這套衣服剪裁得很合体,而且也很新。”

  “我覺得糟就糟在這一點上。那位先生看來象是平生第一次穿好衣服似的。”

  “這兩位先生是誰?”騰格拉爾問基督山。

  “沒听到嗎——卡瓦爾康蒂。”

  “可那只告訴了他們的姓。”

  “啊,不錯!您不了解意大利貴族,卡瓦爾康蒂這一家族是親王的后裔。”

  “他們有錢嗎?”

  “多极了。”

  “他們干些什么呢?”

  “他們花錢,把錢都花光。我好象記得,前天他們告訴過我,說有些事情要跟您接洽。今天我實在是為了您才請他們來的。我一會儿給你們介紹一下。”

  “可他們的法語倒說得非常純正呀。”騰格拉爾說。

  “那年輕人是在南部的某個大學里受過教育的。可能在馬賽吧,我相,要不然也是在那附近某個地方。您一會儿就知道了,他可是很熱情的。”

  “對什么熱情?”騰格拉爾夫人問。

  “對法國的太太小姐們,夫人。他決心要在巴黎娶一位太太。”

  “這個念頭想得倒美!”騰格拉爾聳聳肩說道。

  “騰格拉爾夫人瞟了她丈夫一眼,在別的時候,這种目光無疑是一場風波的預兆,但她又一次克制住了自己。

  “男爵今天看來有點心不在焉的樣子,”基督山對她說道,“他們要推荐他入內閣了嗎?”

  “還沒有吧,我想。他多半是因為在證券交易所里搞投机輸了錢的緣故。”

  “維爾福先生偕夫人到!”巴浦斯汀喊道。

  “那兩個人進來了。維爾福先生雖极力自制著,但他的神色明顯地很不自然,當基督山和他握手的時候,他覺得那只手有點顫抖。“的确,只有女人才知道怎么裝模作樣。”他自己心里說,同時瞟了一眼騰格拉爾夫人,騰格拉爾夫人此時正在對檢察官微笑,然后他擁抱了一下他的妻子。過了一會儿,伯爵看到貝爾圖喬踏進了隔壁房間里(在這之前,貝爾圖喬始終都在另外几個房間里忙碌著)。伯爵走到他跟前。

  “你有什么事,貝爾圖喬先生?”他說。

  “大人還沒講明有几位客人呢。”

  “啊,不錯!”

  “要用几副刀叉?”

  “你自己數吧。”

  “所有的人都到了嗎,大人?”

  “是的。”

  貝爾圖喬從半開著的門里瞧進去。伯爵有意地觀察著他的表情。“天哪!”只見他惊叫道。

  “什么事?”伯爵問道。

  “那個女人!那個女人!”

  “哪一個?”

  “那個穿白衣服,戴那么多鑽石的,那個白皮膚的。”

  “騰格拉爾夫人?”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是她,大人,就是她!”

  “是誰呀?”

  “花園里的那個女人。她就是那個孕婦,那個一邊散步、一邊等候”貝爾圖喬呆立在那半開著的門口,瞪著眼,頭發直豎了起來。

  “等候誰?”

  “貝爾圖喬沒有回答,只是用麥克白斯指著班柯〔麥克白斯和班柯都是英國戲劇家莎士比的悲劇《麥克白斯》里的人物。——譯注〕時的那种姿勢指了指維爾福。“噢,噢!”他終于結結巴巴地說,“您看見了嗎?”

  “看見了什么?”誰呀?”

  “他!”

  “他!維爾福先生,那位檢察官?我當然看得見他。”

  “那么我沒殺死他!”

  “真的,我看你快要發瘋啦,好貝爾圖喬。”伯爵說道。

  “那么說他沒死!”

  “沒有,你現在分明看到了他并沒死。你的同胞們刺人總是刺在第六和第七條肋骨之間,你當時一定刺得不是太高就是太低了,而這些吃法律飯的人,他們都很命大。當然,也許你告訴我的那些話根本就不是事實,而是你想象中的一幕幻景或是幻想出來的一場夢。當你滿怀著复仇的念頭去睡覺時,那些念頭重重地壓住了你的胸口,于是你就做了一場惡夢,僅此而已。不,鎮定一點,算算看:維爾福先生夫婦,兩個。加上騰格拉爾先生夫婦,四個。再加上夏多·勒諾先生、德布雷先生、莫雷爾先生,七個。還有巴陀羅米奧·卡瓦爾康蒂少校,八個。”

  “八個!”貝爾圖喬跟著說。

  “別忙!你急著想走開,可忘了我的一位貴賓啦。往左面靠過去一點。喏!瞧一下安德烈·卡瓦爾康蒂先生,就是穿黑色上裝的那位青年人,他現在轉過身來了。”

  這一次,要不是基督山用目光阻止了他,貝爾圖喬一定會大聲惊叫起來的。“貝尼代托!”他喃喃地說道:“天數啊!”

  “六點半剛才敲過了,貝爾圖喬先生,”伯爵嚴厲地說道,“曾吩咐過這個時候開宴的,我可不愿意多等。”于是他回到了他的客人那儿,貝爾圖喬在牆上靠了一會儿,勉強回到了餐廳里。五分鐘過后,客廳的門大開,貝爾圖喬象尚蒂伊的瓦代爾〔瓦代爾是貢德公爵的管家,一次,公爵在尚蒂伊宴請路易十四,他因為未能將鮮海魚及時送上,感到羞愧而鼓足最后的勇气拔劍自刎。——譯注〕一樣,鼓足最后的勇气說道:“稟告伯爵閣下,酒席准備好了。”

  基督山伯爵把他的胳膊伸給了維爾福夫人。“維爾福先生,”他說,“請您引導騰格拉爾男爵夫人好嗎?”

  維爾福從命,于是他們轉到了餐廳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