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Finnish  French  Portuguese  Russian  Spanisch 
基督山伯爵.   大仲馬
第46章. 無限貸款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第二天下午兩點鐘,一輛低輪馬車,由兩匹健壯的英國馬拉著,停在了基督山的門前。車門的嵌板上繪著一套男爵的武器圖案,一個人從車門里探出半個身子來,吩咐他的馬夫到門房里去問一下基督山伯爵是否住在這儿,是否在家。這個人穿著一件藍色的上衣,上衣的紐扣也是藍色的,一件白色的背心,背心上挂著一條粗金鏈子,棕色的褲子,頭發很黑,在前額上垂得很低,几乎覆蓋了他的眉毛,尤其是,這一頭漆黑油亮的頭發和那刻在他臉上的深深的皺紋极不相稱,很使人怀疑那是假發。總之,這個人雖然明顯地年紀約五十開外,卻想使人覺得他還不到四十歲的樣子。他一面等回報,一面觀察著這座房子,而且觀察得相當仔細,可以說多少已有點失禮了,但他所能看到的只有花園和那些來來往往穿制服的仆人。這個人的目光很敏銳,但這种敏銳的目光与其說可顯示出他的聰明,倒不如說可顯示出他的奸詐,他的兩片嘴唇成直線形的,而且相當薄,以致當它們閉攏的時候,几乎完全被壓進了嘴巴里。總之,他那大而凸出的顴骨(那是确定的奸詐的證明),他那扁平的前額,他那大得超過耳朵的后腦骨,他那大而庸俗的耳朵,在一位相面先生的眼中,這副尊容實在是不配受人尊敬的,但人們之所以尊敬他,當然是因為他有那几匹雄壯美麗的馬,有那佩在前襟上的大鑽石,和那從上衣的這一邊紐孔拖到那一邊紐孔的紅緞帶。

  馬夫遵照他的吩咐,上前敲敲門房的窗子,問道:“基督山伯爵是住在這儿嗎?”

  “大人是住在這儿,”門房回答說。然后他向阿里詢問地瞟了一眼,阿里做了一個否定的姿勢,于是他又說道,“但是“但是什么?”馬夫問道。

  “大人今天不會客。”

  “那么收下我主人的這張名片吧。是騰格拉爾男爵閣下!別忘了把這張名片交給伯爵,并請轉達伯爵,我家主人是到眾議院去的路上特地繞道來拜訪他的。”

  “我是不能和大人說話的,”門房答道,“你的意思可以由貼身跟班代為轉達。”馬夫回到馬車那儿。“怎么樣?”騰格拉爾問道,馬夫碰了一鼻子灰回來,未免有點生气,就把他和那門房交談的經過一五一十地都告訴了他的主人。

  “噢!”男爵說道,“那么這位先生一定是一位親王了,他必須被稱為大人,除了他的跟班以外誰都無法近他的身。這沒有關系,我收到了一張他的由我支付的貸款通知,所以我必須來看他一次,問問他什么時候要錢用。”

  于是,騰格拉爾重重地往座位上一靠,用一种從街對面都听得到的高聲向他的車夫喊道:“到眾議院!”

  此時,基督山已經看到了男爵,他一得到男爵來訪的通知,就從他樓上的百葉窗里,用一副上等的劇場看演出時用的望遠鏡。把對方研究了一番,其觀察之細密并不亞于騰格拉爾對他房屋,花園和仆人的制服的觀察。“那家伙的相貌的确很丑陋,”

  伯爵一邊把他的望遠鏡裝進一只象牙盒子里,一邊用一种厭惡的口吻說道。“前額平坦而微凹,象條赤練蛇;頭顱圓圓的,象兀鷹;鼻子又尖又勾,象荒鷲;這樣一副尊容為什么大家不一見就厭惡地躲開呢?阿里!”他喊道,并在那面紫銅的銅鑼上敲了一下。阿里出現了。“叫貝爾圖喬來!”伯爵說道。

  貝爾圖喬几乎立刻就走了進來。“是大人叫我嗎?”他問道。

  “不錯,”伯爵答道。“你一定看到剛才停在門口的那兩匹馬了吧?”

  “是的,大人,我注意到了它們長得非常俊美。”

  “那么這是怎么回事?”基督山皺了皺眉頭說道,“我要你給我買巴黎最好的馬,可是巴黎還有兩匹馬象我的馬一樣漂亮,而那兩匹馬卻不在我的馬廄里?”

  看到伯爵露出這种不悅的神色以及用如此的口吻說話,阿里的臉色都白了,赶緊低下了頭。“這不是你的錯,我的好阿里,”伯爵用阿拉伯語說道,而且語气很溫和,凡是有感情的人,听了都不能不相信他确是出于至誠的。“這不是你的錯。你并沒有自認懂得挑選英國馬。”

  阿里的臉上又顯出了欣慰的表情。

  “大人,”貝爾圖喬說道,“我給您買馬的時候,您所講的那兩匹馬是不出售的。”

  基督山聳了聳肩膀。“管家先生,”他說道,“看來你還不明白:只要肯出錢,一切東西都是肯出賣的。”

  “伯爵閣下或許不知道吧?騰格拉爾先生這兩匹馬是花了一万六千法朗買的。”

  “好极了!那么給他三万二,一個銀行家是決不肯錯過一個讓本錢翻番的机會的。”

  “大人真的誠心想買嗎?”管家問道。

  基督山望了望他的管家,象是很惊奇他竟會提出這個問題似的。“我今天傍晚要去拜客,”他說道。“我希望這兩匹馬能換上全新的鞍具,套在我的車上等在門口。”

  貝爾圖喬鞠了一躬,看樣子是要走了,但當他走到門口的時候,又停了下來說道:“大人准備在几點鐘出去拜客?”

  “五點鐘。”伯爵回答說。

  “請大人原諒我冒昧地說一句話,”管家用一种哀求的口吻說道,“現在已經是兩點鐘了。”

  “這我知道。”基督山只回答了這一句話。于是他轉過身去對阿里說道,“把我馬廄里所有的馬都牽到夫人的窗口前面去讓她挑選几匹她心愛的配在她的車子上用。再代我問一聲,她愿不愿意和我一起用餐,假如她愿意的話,把午餐擺到她的房間里去現在你可以走了,叫我的貼身跟班到這儿來。”

  阿里剛一出去跟班就立刻走進房間里來了。

  “是巴浦斯汀先生,”伯爵說道,“你已經在我這里干了一年了,我通常總是用一年的時間來判斷我手下人的优點或缺點的。你非常合我的意。”巴浦斯汀深深地鞠了一躬。“我現在只想知道究竟我是不是也合你的意?”

  “噢,伯爵閣下!”巴浦斯汀急切地大聲說道。

  “請你听我先把話講完了,”基督山說道。“你在這儿服務每年可得到一千五百法朗。這比許多勇敢的下級軍官,那些經常為國家去冒生命危險的人拿得還多。你吃的飯菜即使那些工作比你辛苦十倍的商店職員和普通官吏,都希望能享用的。

  你自己雖也是一個仆人,但卻有別的仆人服侍你。而且,除了這一千五百法朗的工資以外,你在代我購買化妝用品上面,一年中還可以另外再賺上我一千五百法朗。”

  “噢,大人!”

  “我并不是在抱怨你,巴浦斯汀先生,這不算什么過份。可是,我希望這种事應該停止了。你在別的地方決不會有這樣的好運气,找到這樣一個位置的。我對我手下人并不刻薄,我從不罵人,我不愛動怒,有過錯我都能原諒,但決不疏忽或忘記。我的吩咐通常是很簡短的,但卻很明确,我宁可吩咐兩遍,甚至三遍,總要求我所吩咐的話能完听懂。我有足夠的錢可以打听到我想知道的一切,而我關照過你,我是非常好奇的。所以,假如我發現你在背后談論我,批評我的行為,或監視我的舉動,你就得立刻离開這里。我警告我的仆人是從來不超出一次的。你現在已經受到警告了,去吧。”巴浦斯汀鞠了一躬,向門口走去。“我忘記告訴你了,”伯爵又說道,‘我為家里的每一個仆人每年都提出一筆相當數目的款子,那些我不得不開除的人當然是得不到這筆錢的,他們的那一份就提作了公積金,留給那些始終跟隨著我的仆人,到我死的時候再分。你已經在我手下干了一年了,已經開始有了財產。讓它繼續增加吧。”

  這一番話是當著阿里的面說的,他無動于衷地站在一旁,但對巴浦斯汀先生卻產生了很大的作用,這种作用,只有那些曾研究過法國佣人的個性和气質的人才能覺察得到。“我向大人保證,”他說,“我要努力學習,以求在各方面合乎您的心意,我要以阿里先生為榜樣。”

  “完全不必做,”伯爵用极其嚴厲的口吻說道,“阿里固然有最出色的优點,但也有許多缺點。所以,不要學他的榜樣,阿里是個例外。他從不拿工資,他不是一個仆人,他是我的奴隸,我的狗。要是他辦事不稱職,我不是開除他,而是殺死他。”巴浦斯汀睜大了眼睛。

  “你不相信嗎?”基督山說道。他把剛才用法語對巴浦斯汀說的那番話又用阿拉伯語向阿里复述了一遍。那黑奴听了他主人的話,臉上立刻露出同意的微笑,然后單膝跪下,恭恭敬敬地吻了一下伯爵的手。巴浦斯汀先生剛才所受的教訓經這一番證實他嚇呆了。于是伯爵示意叫那貼身跟班出去又示意叫阿里跟他到他的書房里去,他們在那儿又談了很久。到了五點鐘,伯爵在他的銅鑼上連敲了三下。敲一下是召阿里,兩下召巴浦斯汀,三下召貝爾圖喬,管家進來了。“我的馬呢!”

  基督山問道。

  “已經配在大人的車子上了。伯爵閣下要不要我陪您一起去?”

  “不用了,只要車夫,阿里和巴浦斯汀就行了。”

  伯爵走到了他的大廈門口,看到那兩匹早晨還配在騰格拉爾的車子上、使他羡慕不已的馬現在已配在了他自己的車子上。當他走近它們的時候,他說道,“它們的确長得很英俊,你買得不錯,盡管已經晚了一點。”

  “真的,大人,我弄到它們可真不容易,而且花了一大筆錢呢。”

  “你花的那筆錢有沒有使它的美麗減色?”伯爵聳聳肩問道。

  “沒有,只要大人滿意,我也就心滿意足了。伯爵閣下准備上哪儿去?”

  “到安頓大馬路騰格拉爾男爵府上去。”

  這一番談話是站在台階上說的,從台階上跨下几級石階便是馬車的跑道。貝爾圖喬正要走開,伯爵又把他叫了回來。

  “我還有一件事叫你去辦,貝爾圖喬先生,”他說道,“我很想在諾曼底海邊購置一處產業。例如,在勒阿弗爾和布洛涅之間這一帶就很好。你瞧,我給了你一個很寬的范圍。你挑選的地方務必要有一個小港,小溪或小灣,可以讓我的帆船進去拋錨。它吃水只有十五。它必須時刻准備在那儿,無論晝夜,無論什么時候,我一發信號,就得立刻出航。去打听一下這樣的地方,假如有合适的地點,去看一下,要是它合乎我的要求就立刻用你的名義把它買下來。我想,那只帆船現在一定啟程往費康去了,是不是?”

  “當然啦,大人,在我們离開馬賽的那天晚上,我親眼看見它出海的。”

  “那只游艇呢?”

  “奉命留在了馬地苟斯。”

  “很好!我希望你時常寫信給兩條船的船長,別讓他們在那儿睡大覺。”

  “那艘汽船呢?大人對它有什么吩咐嗎?”

  “它在夏龍,是不是?”

  “是的。”

  “給它的命令可以和給兩艘帆船的一樣。”

  “我懂了。”

  “當你買好那處我想買的產業以后,你就在往南去的路上和往北去的路上每隔三十哩設一個換馬的驛站。”

  “大人放心交給我去辦好了。”

  伯爵贊許地微笑了一下,跨下台階,跳進了馬車里,于是,馬車就由那兩匹用高价買來的駿馬拉著,以令人難以相信的速度急駛起來,一直奔到銀行家的府邸門前才停住。騰格拉爾此時正在召開一次鐵路委員會議。當仆人進來通報來賓姓名的時候,會議已快結束了。一听到伯爵的銜頭,他就起身向他的同事(其中有許多是上議院或下議院的議員)宣布說,“諸位,請務必原諒我中途退席,但是,你們猜是怎么回事?羅馬的湯姆生·弗倫奇銀行介紹了一位所謂基督山伯爵給我,委托我們給他開無限貸款的擔保書。我和外國銀行的往來雖廣,但象這樣滑稽的事倒還是第一次遇見,你們大概也猜得到,這件事已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今天早晨親自去拜訪過那位假伯爵。假如他是一個真的伯爵,他就不會那樣有錢。‘大人今天不會客!’你們覺得這句話如何?連皇親國戚,絕色美女都算在內,有象基督山老板這樣狂妄的嗎?至于別的,那座房子在我看來倒還富麗堂皇,地點在香榭麗舍大道,而且,我听說,還是他自己的產業。但一個貸款的擔保書,”騰格拉爾帶著他那种刻毒的微笑繼續說道,“倒實在使接受它的銀行家非常為難。我想這肯定是個騙局。只是他們不知道他們的對手是誰。誰笑到最后,誰才是笑得最好。”

  這一番語气傲慢的話講完后,男爵簡直有點喘不過气來了。他离開了他的客人,走進了一間以金白兩色布置的客廳里,這間客廳在安頓大馬路很有名气,他特地吩咐把來客引進那個房間,希望以它那眩目的有名气的華麗來壓倒對方。他發覺伯爵正在那儿欣賞几幅臨摹阿爾巴納〔阿爾巴納(一五七八—一六六○)意大利畫家。——譯注〕和法托爾〔法托爾:意大利畫家。——譯注〕的畫品,這几幅畫和那俗不可耐的鍍金的天花板极不相稱,它們雖然只是臨摹的复制品,那位銀行家卻是當作真跡買來的。伯爵听到騰格拉爾進來的聲音就轉過身來。騰格拉爾略微點了點頭,就指著一只圈椅請伯爵就坐,圈椅上配著白緞繡金的椅套。伯爵坐了下來。

  “幸會幸會,我想,我是榮幸地在同基督山先生談話吧?”

  伯爵欠了一下身。

  “先生想必就是榮譽爵士,眾議院的議員,騰格拉爾男爵吧。”他把男爵名片上所能找到的頭銜全都背了出來。

  這位來賓的話里充滿著諷刺意味,騰格拉爾當然都听了出來。他把兩片嘴唇緊閉了一會儿,象是先要把自己的怒气抑制下去然后才敢講話似的。這樣過了一會儿,他才轉向他的客人說道:“我相信,您一定會原諒我剛才沒有稱呼您的頭銜,但您是知道的,我們現在的政府是一個平民化的政府,而我本人又是平民利益的一個代表。”

  “原來如此,”基督山答道,“您自己盡管保存著男爵的頭銜,而在稱呼別人的時候,卻贊成免除他們的頭銜。”

  “老實說,”騰格拉爾裝出一副不在乎的神气說道,“我并不看重這种虛榮,事實上,我已被封為男爵,又被封為了榮譽爵士,因為我為政府效了些微勞,但是——”

  “您在學蒙特馬倫賽和拉斐葉特〔拉斐葉特(一七五七—一八三四),法國資產階級革命時代的革命家,原為億爵,因贊成民主政治,自動放棄頭銜。 ——譯注〕這兩位先生的榜樣,捐棄了您的頭銜是不是?哦,你要是挑選為人處世的模范,除了這兩位高貴的先生以外,的确再找不到更好的了。”

  “哦,”騰格拉爾神色尷尬地答道,“我的意思并不是說我已完全拋棄了我的頭銜。譬如說,對仆人,我認為”

  “是的,對您的仆人,您是‘老爺’,對新聞記者,您是‘先生’,對您的憲政民主党員,您是‘公民’。這种區別在一個君主立憲政府的背景之下是非常普遍的。我完全懂得。”

  騰格拉爾咬了咬他的嘴唇,知道在這种論爭上他顯然不是基督山的對手,于是他赶緊改換方向,來談他比較熟悉的題目。

  “伯爵閣下,”他欠了欠身說道,“我收到了羅馬湯姆生·弗倫奇銀行的一張通知書。”

  “我很樂于知道,男爵閣下,我必須向您請求一种特權,請允許我象您的仆人一樣地來稱呼您,這是一种坏習慣,是從那些雖然不再封贈爵位卻還能找得到男爵的國家里學來的。說到那一張通知書,我很高興它已經到了您的手里,這可以使我不必自我介紹了,因為自我介紹總是很不方便的。那么說,您已經接到通知了?”

  “是的,”騰格拉爾說道,“但我承認我沒有全看懂。”

  “真的嗎?”

  “為此,我曾專程去拜訪過您,想請您把其中的某些部分向我解釋一下。”

  “現在請說吧,閣下,我就在這儿,而且很愿意幫您弄明白。”

  “哦,”騰格拉爾說道,“在那封信里,我相信還帶在身邊,”

  說到這里,他伸手去摸他上衣的內口袋,“是的,在這儿!嗯,這封信授權基督山伯爵閣下可以在我們的銀行里無限貸款。”

  “請問,那樣簡單的事實還有什么地方需要解釋呢,男爵閣下?”

  “沒什么別的,閣下,只是這‘無限’兩個字。”

  “哦,這兩個字難道不是法文嗎?您知道,寫這封信的人是個英德混血儿。”

  “噢,這封信的文字是無可爭議的,但說到它的可靠性,這就不同了。”

  “難道,”伯爵裝出一种极其直率的神气和口吻說道,“難道湯姆生·弗倫奇銀行已被人認為是不可靠和不能履行債務的銀行了嗎?見鬼,這真可惡,因為我有很可觀的一筆資產在他們手里呢。”

  “湯姆生·弗倫奇銀行是信譽最高的銀行,”騰格拉爾帶著一個近乎嘲弄的微笑答道,“我并不是說他們履行債務的信用或能力如何,而是說‘無限’這兩個字,這兩個字從財務的角度上說太空泛了。”

  “您的意思是說它沒有一個限度是不是?”基督山說道。

  “一點不錯,這正是我想說的意思,”騰格拉爾說道,“喏,凡是空泛的東西也就是可疑的東西,而先哲說‘凡是可疑的都是危險的!”

  “就是說.”基督山接著說道“盡管湯姆生·弗倫奇銀行也許是自愿干蠢事,而騰格拉爾男爵閣下是決不會學他的榜樣了。”

  “這話怎么講,伯爵閣下?”

  “很簡單,就是說,湯姆生·弗倫奇銀行的業務是無限的,而騰格拉爾先生的卻是有限的,不錯,他的确象他剛才所引證的那位先哲一樣聰明。”

  “閣下!”那銀行家帶著一种傲慢的神气挺直了身子答道,“我的資金數目或我的業務范圍還從來還沒有人問過呢。”

  “那么,”基督山冷冷地說道,“看來該由我來首先發問了。”

  “憑什么權利?”

  “憑您要求解釋的權利,您的要求看來已表露出您舉棋不定呢。”

  騰格拉爾咬了一下他的嘴唇。這是他第二次被這個人打敗了,而且這一次是敗在他自己的陣地上。他的態度雖然客气,卻滿含著嘲弄,而且几乎到了失禮的程度,完全是一副矯揉造作。基督山卻正相反,他臉上帶著世界上最溫文爾雅的微笑,露出一种直率的神气,他這种態度可以隨心所欲地表現出來,使他占了許多便宜。

  “好吧,閣下,”在一陣短暫的沉默之后,騰格拉爾又重新拾起話頭說道,“我當努力設法來使自己明白這兩個字的含意,只請您告訴我您究竟准備要從我這儿提取多大的數目。”

  “哦,真的,”基督山回答道,決定絲毫不放棄他所占的优勢,“我之所以想要個‘無限’貸款的擔保,正是因為我不知道自己要用多少錢。”

  那銀行家認為這回該輪到他來占上風了。他向圈椅背上用力一靠,帶著一种傲慢的神气和富翁的驕矜說道:“請您不必猶豫,只管提出您的要求。到那時您就會知道:騰格拉爾銀行的資金不論多么有限,卻依舊能應付得了最大數目的貸款,即使您要一百万!”

  “對不起,我沒听清楚。”基督山插嘴道。

  “我是說一百万!”騰格拉爾帶著一种目中無人的驕傲神气重复道。

  “我拿一百万夠做什么用的?”伯爵說道,“上帝啊,閣下,假如我只要一百万我就用不著為這樣的一個區區之數來開具擔保啦。一百万,我在皮夾里或是首飾盒里只是帶著一百万的。”基督山一邊說著一邊從他的口袋里摸出了一只裝名片的小盒子,從盒子里抽出兩張每張票面五十万法朗憑票即付的息票來象騰格拉爾這樣的人單靠刺激是不夠的,要使他屈服就必須完全把他壓倒。這當頭一棒很奏效,那銀行家不禁打了個寒顫,頓時頭暈目眩起來。他呆瞪瞪地望著基督山,瞳孔擴得大大的。

  “好了”基督山說道,“您老實承認您不十分信任湯姆生·弗倫奇銀行的負責能力吧。這种事很簡單。我早就想到了有那种可能性,我雖然不是個商人,倒也采取了一些預防措施。這儿還有兩封信,是和寫給您的那封一樣。一封是維也納阿斯丹·愛斯克里斯銀行給羅斯希爾德男爵的,另外一封是倫敦巴林銀行給拉費德〔拉費德(一七六七—一八四四),法國金融家。——譯注〕先生的。現在,閣下,您只要說一句話,我就可以免得在這件事上再使您感到不安了,而把我的貸款委托書寄給那兩家銀行。”

  這一場斗爭結束了,騰格拉爾被征服了。伯爵很隨便地把那兩封從德國和倫敦來的信交給了他,而他則戰戰兢兢地打開信,相驗那兩個簽名的真實性,而且查驗得這樣仔細,要不是這是那位銀行家在頭腦不清醒時做出來的舉動,無疑是等于在侮辱基督山了。

  “噢,閣下!這三個簽名要值好几千万哪,”騰格拉爾說道,并站起來向他面前的這位活財神示意致敬。“三家銀行的三封無限貸款委托書!原諒我,伯爵閣下,我雖然已不再怀疑了,但卻不得不表示惊奇。”

  “噢,象您這樣的一位銀行家是不會這樣容易表示惊奇的,”基督山以一种极客气的態度說道。“這么說您可以借點錢給我用了,是不是?”

  “說吧,伯爵閣下,我悉听您的吩咐。”

  “哦,”基督山答道,“既然我們已互相了解了,我想,大概是這樣的吧?”騰格拉爾鞠躬表示同意。“您相信您的頭腦里一點儿怀疑都沒有了嗎?”

  “噢,伯爵閣下!”騰格拉爾大聲說道,“我絲毫也沒怀疑過呀。”

  “沒有,沒有!您只是想确定自己沒有冒險而已,但現在我們已經了解得很清楚了,再沒有什么不信任或怀疑的地方,那么我們暫且來定個第一年的大約的數目吧——嗯,六百万吧。”

  “六百万!”騰格拉爾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當然羅,悉听尊便。”

  “將來要是不夠用的話,”基督山態度非常隨便地繼續說道,“哦,當然,我會再向您要的,按我目前的打算,我在法國最多不過住一年而已,而在那期間里,我想難得會超過我所提的那個數目。總之,我們將來再說吧。明天請送五十万法朗給我,算是我的第一筆提款。我早晨在家,要是我不在的話,我會把收條留給我的管家的。”

  “您所要的錢在明天早晨十點鐘送到府上,伯爵閣下,”騰格拉爾答道,“您愿意要什么——金洋、銀幣、還是鈔票?”

  “假如方便的話,請給一半金洋,另外那一半給鈔票吧。”伯爵一邊說,一邊站起身來。

  “我必須向您承認,伯爵閣下,”騰格拉爾說道,“我一向自以為凡是歐洲的大富翁我沒有不知道的,可是您,您的財產似乎也相當多,而我卻一無所知。您的財富是最近才有的嗎?”

  “不,閣下,”基督山答道,“恰恰相反,我的財富起源很古老。最初的遺贈人指定在若干年內不得動用這筆財寶,于是在那期間,由于利息的累積,使資金增加了三倍,不久以前才期滿得以動用這筆財富,而到我的手里還是最近几年的事。所以,您對于這件事不知道是极其自然的。但是,關于我和我的財產,您不久就會知道得比較清楚了。”當伯爵說到最后這句話的時候,臉上露出了那种曾使弗蘭茲·伊辟楠非常害怕的陰冷的微笑。

  “假如我沒猜錯的話,”騰格拉爾又說道,“您大概很喜歡繪畫吧,至少,從我進來的時候看到您對我的畫那樣注意和欣賞可以看得出來。您既有這种嗜好,收藏的珍品想必也一定琳琅滿目吧,相比之下我們這种可怜的小富翁可就暗然失色了。但假如您允許的話,我很高興領您去看看我的畫庫,里面都是古代大師的杰作,這一點可以擔保。我是看不慣現代派的繪畫的。”

  “您反對現代派的畫是很對的,因為它們有一大共同的缺點——就是它們所經歷的時間不長,還不夠古老。”

  “不然就讓我領您去看几幅美麗的人像怎么樣?是杜華爾遜〔杜華爾遜(一七七○—一八四四),丹麥雕刻家。——譯注〕,巴陀羅尼〔巴陀羅尼(一七七七—一八五○)意大利雕刻家。——譯注〕和卡諾瓦〔卡諾瓦(一七五七—一八二二),意大利雕刻家。——譯注〕的手筆——都是外國藝術家。您大概能看得出,我對我們法國的雕刻家是非常漠視的。”

  “您有權輕視他們,閣下,他們是您的同胞嘛。”

  “但那些或許可以等到將來我們更熟一點的時候再看。。現在,假如您同意的話,我先介紹您見一下騰格拉爾男爵夫人。請原諒我這樣性急,伯爵閣下,但象您這樣有錢有勢的人,一定會受到十分殷勤的接待的。”

  基督山欠了欠身,表示他接受了對方的敬意,于是那金融家立刻搖了搖一只小鈴,一個身穿華麗制服的仆人應聲而至。

  “男爵夫人在不在家?”騰格拉爾問道。

  “在的,男爵閣下。”那人回答說。

  “沒有客人吧?”

  “不,男爵閣下,夫人有客人。”

  “您想不想見一下夫人的客人?或許您不愿意見生客?”

  “不,”基督山帶笑答道,“我不敢想能有那种權利。”

  “誰和夫人在一起,?是德布雷先生嗎?”騰格拉爾帶著一种很和藹的神气問道,基督山看了不禁微笑了一下,象是已看穿了這位銀行家家庭生活的秘密似的。

  “是的,”那仆人答道,“是德布雷先生和夫人在一起。”

  騰格拉爾點了點頭,然后轉向基督山說道,“呂西安·德布雷先生是我們的老朋友,他是內政部長的私人秘書。至于我的太太,我必須先告訴您,她嫁給我是委屈了她的,因為她出身于法國歷史最悠久的家庭。她的娘家姓薩爾維歐,她的前夫是陸軍上校奈剛尼男爵。”

  “我雖還沒有拜見騰格拉爾夫人的榮幸,但呂西安·德布雷先生我已經見過了。”

  “啊,真的!”騰格拉爾說道,“在哪儿見過的?”

  “在馬爾塞夫先生家里。”

  “噢!您認識子爵?”

  “我們在羅馬一同度狂歡節的。”

  “對羅,對羅!”騰格拉爾大聲說道。“讓我想想看。我听人談起過他在廢墟里遇到的一件稀奇古怪的事,他碰到了強盜或是小偷什么的,后來又神奇地逃了出來!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給忘記了,但我知道他從意大利回來以后,便常常把那件事講給我的太太和女儿听。”

  “男爵夫人有請二位,”那仆人這時說道,原來他已經去問過他的女主人了。“對不起,”騰格拉爾鞠了一躬說道,“我先走一步,給您引路。”

  “請便,”基督山答道,“我跟著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