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Finnish  French  Portuguese  Russian  Spanisch 
基督山伯爵.   大仲馬
第45章. 血雨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當珠寶商回到房間里來的時候,他小心地向四周環顧了一下,但房間里沒什么可疑之處,即使他這時心里已有所怀疑,這种怀疑也是無法存在的,或無法證實的。卡德魯斯的兩手依舊緊緊地抓著他的金洋和鈔票,而卡康脫女人則极力向客人裝出一副善意的微笑。‘啊!’珠寶商說,‘你對于錢的數目似乎還有點不放心,我走了以后你又數過了吧。’‘不,不是的,’卡德魯斯答道,‘只是這筆錢財來得這樣突然,我們簡直難以相信自己的好運气,所以只有把實實在在的物證放在眼前,我們才能相信自己不是在做夢。’珠寶商微笑了一下。‘你們家還有別的客人嗎?’他問道。‘沒有,’卡德魯斯回答道,‘我們這儿不住旅客的,我們离鎮子太近了,誰都不會想到要在這儿投宿。’‘那我恐怕會打扰你們了吧?’‘噢,老天爺,不!親愛的先生,一點儿也不,’卡康脫女人說道,‘一點儿也不,我向你保證。’‘但你們讓我睡在哪儿好呢?’‘樓上有房間。’‘可那不是你們的房間嗎?’‘放心好了!我們的后房還有一張床。’卡德魯斯帶著惊奇的神情看著他的妻子。”這時,卡康脫女人已生起了壁爐里的火,以便客人把濕衣服烤干,那珠寶商一邊背向著火取暖,一邊哼著小曲。卡康脫女人還在桌子的一端舖上了一塊餐巾,把他們吃剩的晚餐放在了上面,另外又加了三四只新鮮雞蛋。卡德魯斯這時已把他的鈔票裝進了皮夾子,金洋裝進了錢袋里,全部財寶都小心地鎖進了錢箱里。然后他面帶憂郁,心事重重地開始在房間里踱來踱去,時不時地瞟一眼那珠寶商,珠寶商這時仍站在火爐前面,身上直冒熱气,烤干了一面,又轉身烤另一面。“‘ 喏,’卡康脫女人拿來一瓶酒放到了桌子上,說道,‘晚餐已經准備好了,隨便你什么時候吃好了。’‘你們不和我一起坐下來吃一點嗎?’珠寶商問道。‘我今天晚上不吃飯了。’卡德魯斯說道。‘我們午飯吃得很晚。’卡康脫女人急忙插嘴說。‘那么看來我要一個人吃羅?’珠寶商說道。‘噢,我們可以陪你坐坐。’卡康脫女人回答說,態度非常殷勤,即使對于付錢吃飯的客人,她也是不常表現出這种態度的。”

  “卡德魯斯銳利的目光不時地射向他的妻子,但只象電光一閃那樣的短暫。暴風雨依舊咆嘯著。‘喏!喏,’卡康脫女人說道,‘你听到了沒有?說實話,你真回來對了。’‘可是,’珠寶商答道,‘要是我吃完飯以后暴風雨已經停了,我還是要去嘗試一次的,看看能否完成我的旅程。’‘噢,’卡德魯斯搖搖頭說道,‘暴風雨是決不會停的,現在刮的是西北風,肯定要到明天早晨才會停下來,說完他重重地歎了一口气。’‘哎!’那珠寶商一邊在桌子前面坐下來,一邊說道,‘說來說去那些在船上的人可算倒霉了。’‘啊!’卡康脫女人附和著說道,‘碰到這樣惡劣天气的晚上他們可真夠苦的了。’“珠寶商開始吃起飯來,卡康脫女人則繼續向他獻小殷勤,象個小心的主婦一樣。她平常是那樣的古怪別扭,而這時卻變成了一位關心他人的有禮貌的模范家庭主婦了。要是那珠寶商以前曾和她相處過,對于她這樣明顯的變化一定會表示惊奇的,因而也就一定會產生某种怀疑。這時,卡德魯斯繼續在房間里來回地走著,似乎不愿去看他的客人,當那個外鄉人一吃完飯的時候,他就走到門口,把門打開。‘暴風雨好象過去了。’他說道。但似乎上天故意要駁斥他的話似的,就在這時突然打下了一個很響的霹靂,几乎要把房子連根拔起似的,同時突然地刮進來一陣夾帶著雨水的狂風,忽地一下扑滅了他手里的那盞燈。卡德魯斯急忙關上門,又回到了他的客人那里,而卡康脫女人則在壁爐里快要熄滅的炭火上點起了一支蜡燭。‘你一定很累了,’她向珠寶商說道,‘我已經在你的床上舖好了白床單。你去你的臥室休息吧,晚安!’“那珠寶商又等了一會儿,看看那暴風雨有沒有平息下去,但他看到的是雷聲和雨點都愈來愈大,于是便向兩位主人道了晚安,上樓去了。他當時正從我的頭頂上經過,他每上一級樓梯,我就听到樓梯格吱地叫一聲。卡康脫女人那焦灼的目光跟隨著他,而卡德魯斯卻正相反,他甚至連看都不朝那個方向看一眼。

  “這一切,雖然從那以后一直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里,但當時卻并沒給我留下多大的印象。的确,所發生的這一切(除了那個有關鑽石的故事听起來有點令人難以相信以外)似乎都是很自然的。當時我雖然很疲倦,但心里仍很想等暴風雨一停就繼續上路,所以我決定利用這比較安靜的時間來睡上几個鐘頭,以恢复我的体力和精力。那珠寶商的房間就在我的頭頂上,他的一舉一動我都能辯別出來,他先盡力布置了一番,准備舒舒服服地過一夜,然后就往床上一倒,我听到了床在他的重壓之下發出的格吱格吱地響聲。我的眼皮在不知不覺中變得沉重起來,我困极了,我當時并沒怀疑會出什么事,所以也就不想去擺脫睡意的侵襲了。當我最后一次向房間里張望的時候,卡德魯斯和他的妻子已經坐了下來,前者坐在一張木頭的小矮登上,那种小矮凳在鄉下常常是當作椅子用的。他背朝著我,所以我無法看到他臉上的表情,但即使他換個方向坐,我也是看不到的,因為他正把頭埋在兩手之間。卡康脫女人則帶著一种藐視的眼神默默地望了他一會儿,然后她聳了聳肩,過去坐在了他的對面。正當這時,那快熄滅的爐火引著了旁邊的一片木頭,壁爐里又重新吐出個火苗,于是一片火光一瞬間照亮了房間里的一切。卡康脫女人的目光依舊在她丈夫的身上,由于他毫無改變姿勢的樣子,她就伸出她那只瘦骨嶙嶙的硬手,在他的前額上點了一下。

  “卡德魯斯猛地打了個寒顫。那女人的嘴巴似乎在動,好象在講話,但不知是因為她講話的聲音太低了,還是因為我的听覺已因濃濃的睡意而變遲鈍了,總之她講的話我一個字也沒听清楚。甚至連我所看到的東西也都象隔了一重霧似的,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醒著還是在做夢。最后,我合上了眼睛,失去了知覺。究竟我在這种毫無知覺的狀態中睡了多久,自己也不知道,總之,我突然被一聲槍聲和可怕的慘叫聲惊醒了。房間的地板上響起了踉蹌的腳步聲,接著,樓梯上重重地發出了一個響聲,象是有樣笨重的東西無力地倒下去似的。我的神志還沒有完全清醒時就又听到了呻吟聲和半窒息的叫喊聲混成了一片,象是有人在進行一場垂死的掙扎。最后的那一聲喊叫拖得很長,后來就愈來愈弱,漸漸地變成了呻吟,這一聲喊叫一下子把我從迷迷糊糊的昏睡狀態中喚醒了。我急忙用一只胳脯撐起身子,環顧周圍,但見周圍一片漆黑,我感覺到頭頂上好象雨水已經滲透了樓上房間的地板,因為有一种潮濕的東西正一滴滴地落在我的前額上,我用手抹了一把,确覺得它濕粘糊糊的。

  “在那一陣可怕的聲響之后,便是一片死一般的沉寂,只剩一個男人在我頭頂上走動的聲音。樓梯在他的腳下格吱格吱地響著。那個人走到樓下的房間里,走近壁爐前面,點起了一支蜡燭。那是卡德魯斯,只見他臉色蒼白,襯衫被鮮血染成了一片紅色。點亮了燈以后,他急急忙忙地又上樓去了,于是我頭頂上的房間里又響起了他那急促不安的腳步聲。不久,他手里拿著那只鮫皮小盒子下來了,他打開盒子,看清楚了鑽石的确仍舊在里面,然后,似乎又猶豫不定,不知該把它藏在哪個口袋里才好,他好象覺得哪個口袋都不夠安全似的,最后他把它夾在了一條紅手帕里,把手帕小心地盤在了他的頭上。接著,他又從碗柜里拿出鈔票和金洋,一包塞進了他的褲子口袋里,一包塞進了他的背心口袋里,匆匆地拿了兩三件內衣捆成了一個小包袱,就沖到門口,消失在夜的黑暗里。

  “當時我一切都明白了。我為剛才所發生的事而責備自己,好象這樁罪案是我自己干的似的。我覺得似乎听到了一點微弱的呻吟聲,就滿心以為那不幸的珠寶商還沒斷气,我決定去救他,希望借此略微贖一下我的罪過,不是贖我自己所犯的那個罪,而是贖我剛才沒有設法去阻止的那個罪。心里這么想著,我便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從我所蜷伏的地方撞進了隔壁房間里去,我和里面的那房間原本就是隔著一塊參差不齊的木板,經我用力一撞,木板就倒了下去,我發覺自己已進到了屋子里面。我赶快抓起那支點著的蜡燭,急忙奔上樓梯,才上到一半,我便踩著了一個橫臥在樓梯上的人,几乎跌了一交。那是卡康脫女人的尸体!我听到的那聲槍響無疑地是沖這個倒霉的女人開的,子彈可怕地撕裂了她的喉嚨,留下了一個裂開的傷口,從那傷口里,從她的嘴里,血象泉水似的汩汩地冒了出來。看到這個可怜的人已救不活了,我便一步跨過去,走到了臥室里。臥室里亂得一塌糊涂,那場殊死搏斗無疑就是在這儿進行的,家具都打得東倒西歪的,床單拖到了地板上,無疑那是不幸的珠寶商緊緊地抱住了它的緣故。那被害的人正躺在地板上,頭靠著牆壁,渾身鮮血淋淋,血從他胸部的三個傷口里直噴出來,在第四個傷口里,插著一把廚房里用的切菜刀,只剩刀把還露在外面。

  “我的腳踩到了一把手槍,這把手槍沒有用過,大概是火藥濕了的緣故。我向那珠寶商走去,他還沒最后咽气,我的腳步也在格吱格吱地響,听到了我的腳步聲,他睜開了眼,盯我一會儿,嘴唇動了几下,象是想說什么話,但立刻就斷了气。這一幕凄慘的景象几乎使我失去了知覺,既然對這屋里的任何人我都無能為力了,我惟一的念頭便是逃走,我沖到了樓梯口,兩手緊捂著我那火燒般的太陽穴,嘴里惊恐地喊叫著,一到樓下的房間里,我就看見五六個海關關員和兩三個憲兵已在那儿了。他們一下子就抓住了我,而我當時甚至連抵抗都不想抵抗,因為我的神志已經不清了,我想說話,卻只能發出一些含糊不清的聲音。我看見其中几個人沖我指了指,于是我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渾身都是血。原來從樓梯縫里漏到我身上的那一滴滴溫熱的雨是卡康脫女人的血。我用手指了一下我剛才躲藏的地方。 ‘他是什么意思?’一個憲兵問道。一個稅務員走到了我所指的那個地方。‘他的意思是說,’他回來的時候說道,‘他是從這個洞里鑽進來的,’一面指著我撞破板壁進來的那個地方。

  “直到這時我才明白他們原來把我當作殺人犯了。現在我的聲音和体力都恢复了。我掙扎著想擺脫那抓住我的兩個人,嘴里大喊道,‘不是我殺的!不是我殺的!’兩個憲兵用他們馬槍的槍口頂住了我的胸部,‘再動一動,’他們說,‘就崩了你!’‘你們為什么要用死來恐嚇我,’我大喊道,‘我不是已經說過我是無罪的了嗎?’‘你到尼姆去對法官講你這個小小的故事吧。現在先跟我們走吧,我們所能給你的最好的忠告就是不要抵抗。’抵抗我是想都沒想到的。我已經給嚇坏了,我一言不發地讓人給帶上了手銬,綁在了一匹馬的尾巴上,然后就在這种情景下到了尼姆。

  “按當時的情形推測,大概有一個官員一直尾隨著我,跟到客棧附近便失掉了我的蹤跡,他想我一定准備在那儿過夜的,就回去召集了他的人來,他們到達的時候,恰巧听到了那一聲槍響,在這种罪證确鑿的情形下捉住了我,所以我立刻明白了,要證明我的無辜已是很困難的了。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請求審問我的那位法官能去查詢一位名叫布沙尼的神甫,因為他曾在凶殺案發生的前一天早晨到過杜加橋客棧。假如有關鑽石的那個故事的,确是卡德魯斯自己瞎編的,而世界上根本就沒有布沙尼神甫這么個人,那么,我就沒救了,除非能把卡德魯斯本人捉到,而且能使他自己招供一切。

  “這樣過了兩個月,我應該感謝那位法官,因為他派人到處去尋找我想見的那個人。我已經放棄了一切希望。卡德魯斯沒有捉到,而秋季大審卻一天天的迫近了,忽然,在九月八日那天,也就是說,正巧在事件發生后的三個月零五天,那位我認為已沒希望再見到的布沙尼神甫,主動地到監獄里來了,說他知道有一個犯人想和他說話。他說,他在馬賽時听說了那件事,所以就赶快來了卻我的心愿了。您很容易想象得到,我是帶著多么感激的情緒歡迎他的,我把我的所見所聞全都講給了他听。當我講到有關鑽石的事,我覺得有點后怕,但使我万分惊奇的是,他竟加以證實了,認為一點不假,而使我同樣惊奇的是,他對于我所講的一切似乎全都相信。于是,我被他的仁愛感動了,同時看到他很熟悉我故鄉的一切風俗習慣,又想到,我唯一真正的罪過就是那一個罪惡,只有從這樣仁慈和博愛的人嘴里才能得到有力的寬恕,于是我就請他接受我的忏悔,而就在忏悔的封緘之下,我把阿都爾的事從頭到尾詳詳細細地講了出來。我這樣作雖然是因為良心發現一時的沖動,但所產生的后果卻如同經過冷靜的思考以后的舉動一樣。我主動地承認阿都爾暗殺案證明了我這次的确沒有犯罪。當他离開我的時候,叮囑我不要气餒,他將竭力使法官相信我是無事的。

  “我很快就感覺到了那位好心的神甫為我出力已經見效了,因為牢里對我的嚴格看管已逐漸放松了,他們告訴我,我的審判已經延期,不參加當時舉行的大審了,而延遲到下一次巡回審判時再開庭。在這期間,上天保佑卡德魯斯終于被捉到了,他們在國外一個很遠的地方發現了他,把他押回了法國,他全部招供了,并推諉著說那件事是他妻子的主意并慫恿他干的。他被判處終生到奴隸船〔一种帆槳并用的船,船上的苦工都是囚犯,用鐵鏈鎖在一起,在艙底划船。——譯注〕上去當苦役,而我則立刻釋放了。”

  “這以后,我想,”基督山說道,“你就拿了布沙尼神甫的那封推荐信到我這儿來了,是不是?”

  “是的,大人,那位仁慈的神甫顯然很關心我的一切。‘你干走私販子這一行當,’有一天他對我說道,‘假如再一個勁儿干下去,將來總有一天你會毀掉自己的,我勸你,出獄以后,還是選一個比較安全也比較令人尊敬的行業干干吧。’‘但是’,我問道,‘我怎么能養活我自己和我那可怜的嫂嫂呢?’‘有一個人,我是他的忏悔師,’他回答說,‘他相當尊敬我,不久以前,他請我給他找一個可靠的仆人。你愿不愿意去?假如愿意,我可以為你寫一封推荐信你去投奔我那位朋友吧。’‘噢,神甫,’我喊道,‘那太好了!’‘但你必須向我發誓,將來決不會使我后悔我的這次推荐。’我正要舉手發誓。‘不必了,’他說道,‘我了解科西嘉人,而且也很喜歡科西嘉人,我就依賴這一點!喏,拿著這個去吧,’他迅速地寫了几行字以后說道。于是我就帶了那封信來見大人,您接到信以后,就收下了我,我現在斗膽地問一下大人,您究竟覺得我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沒有?”

  “正巧相反,貝爾圖喬,我始終覺得你很忠心,誠實,稱職。我只發覺你有一個缺點,就是你還不夠信任我。”

  “真的,大人,我不明白您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既然有一個嫂嫂和一個繼子,為什么卻從來沒對我提起過他們呢?”

  “唉!我又得追述我生平那個最痛苦的階段。您大概想象得到,我出獄后急于想去探望和安慰我那親愛的嫂嫂,于是便不再浪費時間,馬上回科西嘉去了,但當我到達洛格里亞諾的時候,我發覺那所屋子里在辦喪事,那儿曾發生過一幕极其可怕的事情,鄰居們到今天都還記得它,并一直在談論它。我那可怜的嫂嫂遵照我的忠告行事,拒絕再滿足貝尼代托的不合理的要求,但他只要相信她還剩一個銅板,就不斷地逼迫她,向她要錢。有一天早晨,他又向她要錢,并恐嚇她,要是她不把他要的數目給他,就會發生极其嚴重的后果,說完,他就走了,一整天也不回來,讓那心地善良的愛蘇泰獨自去悲傷痛苦。愛蘇泰是真心真意地愛他,就和自己親生的孩子一樣的,想到他的這些行為,就不禁慟哭了一番,看到他還不回來,又不免傷心落淚,夜晚來臨了,可是,她還是怀著一顆母親的心在那儿挂念著他,耐心地等候他回來。

  “鐘敲十一點了,他終于帶著兩個和他一路貨色的同伴回來了。當可怜的愛蘇泰站起來正要上前去擁抱她的浪子的時候,這三個惡棍捉住了她,其中的一個,或許就是那個混小子,我現在想起來還不免心惊膽戰的,他大聲說道,‘我們來讓她吃點苦頭,那樣她就會乖乖地告訴我們錢在哪儿啦。’“不幸我們的鄰居瓦西里奧當時碰巧到巴斯蒂亞去了,只留下他的妻子一人在家,除她以外,再沒有別人能看到或听到我們家里所發生的任何事情了。貝尼代托的那兩個殘忍的同伴捉住了可怜的愛蘇泰,愛蘇泰決想不到他們會傷害她的,所以仍笑臉望著這些不久就要成為殘害她的劊子手的人。另外那個惡棍開始把門窗都堵了起來,然后回到他無恥的幫凶那儿,三個人合力堵住了愛蘇泰的嘴,那可怜的女人一看到這种可怕的情形,就大聲喊叫起來。做完這一步以后,他們就用火盆去烙愛蘇泰的腳,以為這樣做就可以逼她說出我們那筆小小的積蓄究竟藏在什么地方。我那可怜的嫂嫂在掙扎的時候衣服著了火,他們為了要保全自己的性命,不得不放開了她。愛蘇泰渾身著了火,她發瘋般地沖到門口,門已經被反扣住了。她又飛奔到窗口,但窗戶也已被堵住了。于是她的鄰居听到了可怕的喊聲,是愛蘇泰在喊救命。但后來她的聲音便窒息了,她的喊叫聲漸漸地低了下去變成呻吟,第二天早晨,經過了一夜的焦急和恐怖,瓦西里奧的妻子終于鼓起勇气冒險出來,叫地方當局的人來打開了我們家的門,愛蘇泰,盡管已被燒灼得体無完膚,卻還沒有斷气。屋里的每一只抽屜和暗柜都被撬開了,凡是值得帶走的東西都被劫走了。貝尼代托以后就再也沒有在洛格里亞諾出現過,我也再沒有見到過他,也不曾听人說起過有關他的任何事情。

  “在這些可怕的事發生以后,我就來侍奉大人了,我覺得再向大人提起他們未免太愚蠢了,因為貝尼代托已毫無下落,而我的嫂嫂也已經死了。”

  “你對那件事怎么看?”基督山問道。

  “這是一种懲罰,罰我所犯下的罪。”貝爾圖喬答道。“噢,維爾福這一家人真都該天誅地滅!”

  “我相信會的。”伯爵用一种郁悶的口吻喃喃的說道。

  “現在,”貝爾圖喬又說,“大人或許該明白了吧,我曾在這座花園里殺過一個人,而我又再回到這個地方,因此我的情緒很不好,以致勞您過問這其中的原因。因為,簡單地說,我不敢肯定維爾福先生是不是就躺在我腳前那個他為自己孩子所掘的墳墓里。”

  “的确,一切事情都是可能的,”基督山离開了他所坐的長凳,站起身來,“甚至”,他低聲接著說道,“或許那位檢察官并沒有死。布沙尼神甫說得不錯,你應該把你的身世講給我听的,因為這可以使我將來不至于對你再發生誤會了。至于貝尼代托,他既然這樣罪大惡极,你后來有沒有設法去打听一下,他究竟到哪儿去了,在干些什么?”

  “沒有!要是我知道他在哪儿,非但不會去找他,而且會赶緊逃開,象看見妖魔一般。我從沒听人提到過他的名字,我真希望他已經死了。”

  “別那么希望,貝爾圖喬,”伯爵說道。“惡人是不會就那樣死的,因為上帝似乎還要關照他們,他要用他們來作他報复的工具。”

  “希望如此,”貝爾圖喬說道。“我只求今生今世再也不要看見他。伯爵閣下,”管家卑下地躬身向前,又說道,“現在您一切都知道了。万能的主是我在天上的裁判官,而您就是我地上的裁判官。您難道不說几句安慰我的話嗎?”

  “我的好朋友,我所能對你說的和布沙尼神甫對你說的一樣。維爾福,你所殺的那個人,是應該受到你對他的那种懲罰的,這是公正的做法,因為他不該那樣對待你,或許,他另外還犯過別的罪。貝尼代托,假如他還活著的話,會在某件事上變成上天報應的工具,他也會受到懲罰的,至于說到你,我看有一點上你是真正有罪的。你且自問一下,你把那嬰儿從活埋他的墳墓里救出來以后,為什么不把他送還給他的母親。這是罪過啊,貝爾圖喬。”

  “沒錯,大人,這一點,正如您所說的,我干得很不對,在這一點上我簡直象個懦夫。我把那個孩子救活以后,我最應盡的責任就是應當馬上把他送還給他的母親,但那樣做,我就免不了要被人細細地盤問,而一經盤問,我自己多半就會被人捉住。而我當時卻非常想活命,一半是為了我的嫂嫂,一半是出于我心里天生的那种傲性,我在報仇成功以后,總希望能干干淨淨地脫身。或許,也是那种貪生怕死的本能使我想避免冒險吧。噢!我真不如我那可怜的哥哥勇敢。”

  貝爾圖喬說這几句話的時候用雙手捂住了他的臉,而基督山則用一种無法描述的目光凝視著他。伯爵暫時沉默了一會儿,這短暫的沉默使周圍的气氛更加嚴肅起來,尤其是在這樣的時間,這樣的地點。一會儿之后,他用一种完全不同于他平時那抑郁的口吻說道:“我們今天的游覽就到此為止吧,為了正式結束這番談話,我可以把布沙尼神甫親口對我說過的几句話复述給你听:‘一切罪惡只有兩帖藥——時間和沉默。’貝爾圖喬先生,現在讓我一個人在這個花園里散一會儿步吧。你在那幕可怕的場景里是一個演員,舊地重游會引起你痛苦的回憶,但我卻几乎可以說很高興,覺得這處產業已增值不少了。你知道,貝爾圖喬先生,樹木之年之所以能使人覺得可愛就是因為它們能遮成樹蔭,而樹蔭之所以使人覺得可愛,就是因為它讓人充滿了幻想。我在這儿買了一座花園,原以為只是買了一塊四面有圍牆的地方而已,但現在這個地方卻突然變成了一個鬼影憧憧的花園,而在契約上卻不曾提到過。我喜歡鬼,我從沒听說過死人用六千年時間所做的惡事能超過活人在一天之內所犯的罪過。去休息吧,貝爾圖喬,安心去睡覺好了。在你臨終的時候,假如你的忏悔師沒有布沙尼神甫那樣寬容,要是我還活著,你可以派人來找我,我可以找些話來安慰你的靈魂,使你安心地踏上那‘永恒’的崎嶇的旅程。”

  貝爾圖喬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便轉身歎著气走了。當他走出了視線的時候,基督山就站起身來,向前走了几步,輕輕地說:“這儿,就在這棵梧桐底下,是那嬰儿的墳墓。那個是通花園的小門。這個角上是通臥室的暗梯。這些情節我用不著記錄在本子上,因為它們就在我眼前,就在我的腳下,就在我的周圍,种种活生生的事實已給我勾出了一個輪廓。”

  伯爵又在花園里轉了一遍,然后,重新登上他的馬車,貝爾圖喬看到他的主人面帶深思的表情,就默默地去坐在了車夫旁邊。馬車迅速地向巴黎奔去。

  當天晚上,到達香榭麗舍大道的寓所以后,基督山伯爵到全房子各處去巡視了一遍,看起來象是對于每個轉彎抹角都早已摸熟了似的。盡管他領頭在前面走,卻不曾摸錯一扇門,走錯一條走廊或樓梯,他總能一點不錯地走到他想看的地方或房間。阿里陪著他作這次夜間視察。伯爵先向貝爾圖喬吩咐了一番,告訴他房間里應如何改進和變換,然后又摸出表來看了一眼,對那在一旁恭候著的黑奴說道:“現在已經十一點半了,海黛就快到了。你有沒有去通知一聲那些法國女佣人?”

  阿里用手指了指留給希腊美人用的那几個房間,那些房間可說是和全屋的其他房間隔离的,當房門被帘子遮住的時候,人即使走遍全屋也不會發現那個地方還有一間客廳和兩個房間。阿里在指過房間以后,又伸出了左手的三個手指,然后,把手墊在他的頭下,閉上眼睛,做出一副睡覺的樣子。

  “我懂了,”基督山說道,他很熟悉阿里的手勢,“你的意思是告訴我有三個女佣人等在臥室里。”

  阿里連連點頭。

  “夫人今天晚上一定很累了,”基督山又說道,“她一到立刻就會想休息的。叫那些法國女佣人不要問這問那地去打扰她,叫她們請安以后就退出去。你也防著一點儿,別讓那些希腊女佣人和這些法國女佣有什么往來。”

  阿里鞠了一躬。正在這時,他們听到了喊門房的聲音。大門開了,一輛馬車駛進了車道,在門廊的台階前停了下來。伯爵走下台階,走到那已經打開的車門前面。他把他的手伸給了一個青年女子。那個青年女子全身都裹在一件綠色繡金的披風里,她把伯爵的手放到她的唇邊,愛慕和崇敬地吻了一下。他們又用荷馬寫史詩的那种音調鏗鏘的語言交談了几句話。

  那女人說話的時候表情非常親切,而伯爵答話的時候神气也很溫和庄重。這個女的不是別人,就是在意大利陪伴基督山那個可愛的希腊女人。阿里手里拿著一支玫瑰色的蜡燭在前領路,引她到了她的房間里,而伯爵也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間里去休息了。一小時之后,屋子里的每一盞燈都熄滅了,也許府里所有的人都已經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