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Finnish  French  Portuguese  Russian  Spanisch 
基督山伯爵.   大仲馬
第42章. 貝爾圖喬先生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這會儿,伯爵已經到家了。這一段路走了六分鐘。但這六分鐘時間已足夠吸引不下二十個青年人放馬疾馳追上來,來一睹這位有錢的外國人,因為他們都曉得這輛馬車的价錢,他們自己沒能力買,卻很想看看究竟是誰能花得起一万法郎買一匹馬。阿里所選中的這座房子座落在香榭麗舍大道的右邊,這是基督山在城里日常生活的住宅。前院中央一叢茂密的樹木,把房屋的正面給遮住了,在樹木的兩旁,有兩條側徑,象兩條手臂,一條在左,一條在右,從鐵門入口處分手包抄到門廊前面,以便馬車通過,門廓的每一級台階上都擺放著一大瓷盆花。這座房子孤零零的周圍沒有鄰居,除了大門之外,在邦修路上還有一個側門。車夫還沒等喊門房,那兩扇笨重的大門就已經打開了,原來他們已看見了伯爵的馬車,在巴黎,就象在其他地方一樣,他們都是以閃電般的速度來侍奉伯爵。石子路上車輪的聲音還沒停下來,大門已經關上了。馬車在門廊的左邊停住,立刻有兩個人到車窗前面來迎候。一個是阿里,臉上帶著最真誠的愉快的笑容,似乎只要基督山對他看一眼,他就覺得十分滿足了。另外那一個則畢恭畢敬地鞠了一躬,然后伸手扶伯爵下車。

  “謝謝,貝爾圖喬先生,”伯爵說著,一邊輕快地跳上了門廊的三個台階,“那個公證人呢?”

  “他在小客廳里,大人。”貝爾圖喬回答說。

  “還有,我叫你把房子找好以后就馬上去印名片。印了嗎?”

  “伯爵閣下,已經印好了。我親自到王宮市場去找的那儿最好的刻工,親自看著他刻版。印出來的第一張名片,就遵照您的吩咐,送到了安頓大馬路七號騰格拉爾男爵閣下府上了,其余的都在大人臥室的壁爐架上。”

  “很好。現在几點鐘了?”

  “四點鐘。”

  基督山把他的帽子,手杖和手套都交給了那個在馬爾塞夫伯爵家里招呼馬車的法國听差,然后由貝爾圖喬在前領路,走進了小客廳里。

  “這間前廳里的大理石像太普通了,”基督山說。“我希望不久就可以叫人全部搬走。”

  貝爾圖喬鞠了一躬。正如這位管家所說的,那個公證人正在小客廳里等候伯爵。他雖然只不過是一個平庸的律師事務所里的職員,但卻故意裝出一副鄉下律師所特有的那种庄嚴的神气。

  “先生,您就是受托把那座鄉村別墅賣給我的公證人嗎?”基督山問道。

  “是的,伯爵閣下。”那公證人回答說。

  “契約寫好了嗎?”

  “寫好了,伯爵閣下。”

  “您把它帶來了嗎?”

  “帶來了。”

  “好极了,我買的這座房子在什么地方?”伯爵隨意地問道,這句話一半是對貝爾圖喬說的,一半是對公證人說的。管家做了一個手勢,表示“我不知道。”那公證人惊异地望著伯爵。“什么!”他說,“伯爵閣下難道不知道他買的房子在什么地方嗎?”

  “不知道。”伯爵回答說。

  “伯爵閣下不知道?”

  “我怎么會知道?我今天早晨才從卡迪斯來。我以前又沒來過巴黎,這是生平第一次踏上法國領土!”

  “啊!那就不同了,您買的那座房子在歐特伊村。”听到這句話,貝爾圖喬的臉立刻變白了。

  “歐特伊村在什么地方?”伯爵問道。

  “离這里只有兩步路,閣下,”那公證人答道,“出帕西門以后沒有多遠,很幽靜,在布洛涅大道的中央。”

  “這么近?”伯爵說道,“那豈不是不在鄉下羅。你怎么會選中一所就在巴黎城門口的房子呢,貝爾圖喬先生?”

  “我!”管家帶著一种詫异的表情大聲叫道。“伯爵閣下沒有叫我買這所房子呀,要是伯爵閣下可以回想一下”

  “啊,不錯,”基督山說道,“我想起來了。我在一家報紙上看到了一則廣告,廣告上說是‘一座鄉村別墅’,我就被那個虛名迷住了。”

  “現在還來得及,”貝爾圖喬赶緊說道,“假如大人把這事托付給我,我可以給您在昂琴,寫特奈或貝利維找到一座更好的。”

  “噢,不用了,”基督山無所謂似地答道,“既然已經買下了,就算了吧。”

  “您說得很對,”那公證人說道,他深恐得不到那筆佣金。

  “那所房子的地點很幽靜,有流水,有樹木,雖然已荒廢了很長時間,但仍是一個很舒适的住處。所以即使不把家具算在內,也是划算的,家具雖舊了,可還是很值錢的,很多人現在都想收集古董呢。我想伯爵閣下也有這种嗜好吧?”

  “一點不錯,”基督山答道,“舊家具用起來很方便,是不是?”不止方便,而且富麗堂皇。”

  “真的,那我們不要錯過這個机會,”基督山答道。“請您把契約拿來,公證人先生。”于是他匆匆地把契約上所寫的房屋地點和房主姓名瞟了一眼,迅速簽了字。“貝爾圖喬,”他說,“拿五万五千法郎給這位先生。”管家搖搖晃晃地走了出去,不一會拿回來一疊鈔票,于是那公證人就仔細地數起鈔票來,似乎佣金不做一番清點,他是決不肯收條的。

  “現在,”伯爵問道,“手續都全了嗎?”

  “都全了,伯爵閣下。”

  “鑰匙您帶來了沒有?”

  “鑰匙在門房手里,那所房子由他在照看著。這儿有我寫給他的一張條子伯爵閣下可以查,拿了這張條子到新居去。”

  “好极了。”基督山對那公證人做了一個手勢,等于在說,“我現在不再需要你了,你可以走了。”

  “但是,”那個誠實的公證人說道,“我想您大概是弄錯了吧,伯爵閣下,一切包括在內,只要五万法郎就夠了。”

  “您的手續費呢?”

  “已經包括在這筆錢里了。”

  “但您不是從歐特伊來的嗎?”

  “當然是的。”

  “哦,那么,即使您勞神,又使您費了不少時間,這個報酬也是很公道的了。”伯爵說道,并做了一個很客气的手勢表示謝意。那個公證人倒退著走出了房間,然后深深地鞠了一躬,這是他生平第一次遇見這樣的主顧。

  “送這位先生出去。”伯爵對貝爾圖喬說道。于是管家跟著那公證人走出了房間。

  當房間里只剩下伯爵一個人的時候,他立刻從口袋里摸出了一個皮夾子,上面有一把鎖,他的脖子上挂著一枚晝夜不离身的鑰匙,他用鑰匙打開皮夾子的鎖。翻了一會,忽然在一頁上停住了,這上面記著几行字,他把這几行記錄和放在桌子上的契約比較了一下,又想了一下,“‘歐特伊村芳丹街二十八號。’的确一樣,”他說,“現在,我要把他的口供嚇出來,但究竟是用宗教的力量好呢還是用物質的力量好?不管怎樣一個鐘頭之內,我一切都會知道的。貝爾圖喬!”他一面喊,一面用一把軟把的木槌,敲了一下銅鑼。“貝爾圖喬,”管家立刻在門口出現了。“貝爾圖喬先生,”伯爵說,“你曾有一次告訴過我,說你在法國旅行過的嗎?”

  “是的,大人,走過几個地方。”

  “那么你是熟悉巴黎近郊的羅?”

  “不,大人,不。”管家回答說,他的全身神經質般的顫抖了一下,基督山對喜怒哀樂的洞察可謂行家,一見便知道他內心里非常不安。

  “這就麻煩了,”他說道,“你竟從來沒去近郊玩過,因為我今天傍晚想去看看我的新居,你陪我去的時候也許可以給我提供一點有用的情況呢。”

  “到歐特伊去!”貝爾圖喬大聲叫道,他那紫銅色的皮膚立刻變成了青白色,’要我到歐特伊去?”

  “哎,那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你既然為我服務,我住在歐特伊的時候,你肯定要到那儿去的呀。”

  貝爾圖喬一看見他主人目光威嚴,就急忙低下了頭,一動不動地站著,也不回答。

  “咦,你怎么啦?你要我另外再叫人去吩咐備車嗎?”基督山問道,他說這句話的語气,簡直如同路易十四說的那句名言“這下又得叫我耐心等待了”一樣。

  貝爾圖喬三步兩步就進了前廳,用一种嘶啞的聲音大喊道,“給大人備車!”

  基督山寫了兩三封信,當他封上最后一封的時候,管家出現了。“大人的馬車已在門口了。”他說道。

  “嗯,去拿你的帽子和手套吧。”基督山回答說。

  “我陪您去嗎,伯爵閣下?”貝爾圖喬大聲問道。

  “當然羅,你必須去告訴他們,因為我預備到那所房子里去住。”

  伯爵的仆人中從來沒人敢違背他的命令,所以那位管家不再多說一句話了,只是跟在他的主人后面,伯爵先上車,然后示意叫他跟上來,于是他也上了車,畢恭畢敬地坐在前座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