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Finnish  French  Portuguese  Russian  Spanisch 
基督山伯爵.   大仲馬
第34章. 顯身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弗蘭茲所指定的路線很巧妙,使他們到斗獸場去的路上一座古跡也不經過,這樣,頭腦里便不會因為看多了這些古跡,而影響了他們去欣賞那座龐大建筑物的興致。他所選定的路線是先沿著西斯蒂納街走,到圣·瑪麗亞教堂向右轉,順著烏巴那街和圣·彼得街折入文卡利街,到了文卡利街,游客們就會發現他們已正對著斗獸場了。走這條路線另外還有一大优點,就是可以讓弗蘭茲自由自在地去深思冥想,把派里尼老板講述給他听的那個故事思索一番,因為,他那位住在基督山島的神秘的東道主竟也出現在那個故事里。他交叉著兩臂靠在馬車的一個角落里,揣摩著剛才所听到的那一篇奇聞,他想出了無數有關的問題來自問,但沒有一個問題能得到滿意的答复。在一個事實最能使他聯想起他的朋友“水手辛巴德”來,就是,在土匪和水手之間,似乎存在著一种密切的神秘關系。

  派里尼說万帕常常躲避到走私販子和漁夫的船上去,這使弗蘭茲想起他自己也曾看到那兩個科西嘉強盜和那艘小游艇的船員們一起融洽地用餐,那艘小游艇甚至還改變了它的航程,到韋基奧港去靠了一靠,專程送他們上岸。倫敦旅館的老板也曾提到基督山他那位東道主的化名,他覺得單是這一個名字就足以證明他那位島上的朋友的博愛行為不但遍及科西嘉,托斯卡納和西班牙沿岸,而且還同樣的遍及皮昂比諾,契維塔·韋基亞,奧斯尼斯和巴勒莫,這可以證明他的交游范圍是多么的廣大。

  但是,不論這個年輕人是如何專心一致地沉溺在這种种回憶里,他的思緒還是被偉大的斗獸場廢墟那一片黑森森的景象打斷了,透過廢墟的各個門洞,慘白的月光時隱時現地閃爍著,象是孤魂野鬼的眼睛里所射出來的光。馬車在蘇丹台附近停下來,門是大開著的,這兩個青年急忙跳下馬車,發覺他們面前已站著一個向導,象是從地底下鑽出來似的。

  旅館里的那個隨從向導是跟他們一起來的,所以他們就有了兩個向導。在羅馬,人想避免這种多余的向導是不可能的。你的前腳剛踏進旅館,一個普通向導便跟上了你,只要你還留在城里,他就決不會离開你,此外,每一處名胜的每一部分都有一個。所以我們很容易想象得到,斗獸場里是不會缺乏向導的,因為它是千古的奇跡,關于它,詩人馬西阿爾曾作過這樣的贊美:“埃及人別再拿野蠻的奇跡金字塔來自夸,我們也別再談巴比倫的古城名剎;一切其他的建筑物都必須讓位給凱撒的斗獸場,一切贊美之聲都應該匯合起來歌頌那座大廈。”

  至于阿爾貝和弗蘭茲,他們并不想躲避開這些以導游為業的人。老實說,即使想躲避也非常困難,因為只有向導才可以拿著火把去參觀這些名胜。兩個青年無法抗拒,只能毫無條件地向他們的引導者宣告投降。弗蘭茲已經到斗獸場來夜游過十多次了,而他的同伴卻是第一次光顧維斯派森大帝的這個古跡,平心而論,雖然那兩個向導口若懸河地在他的耳邊喋喋不休,他的腦子里還是留下了很強烈的印象。事實上,要不是親眼目睹,誰都想象不到一個廢墟竟會這樣庄嚴宏偉,歐洲南部的月光和東方的落日余輝有著异曲同工之妙,在這种神秘的月光之下,廢墟的各部分看來似乎都擴大了一倍。弗蘭茲在廢墟的內廊底下走了一百步左右,怀古之情便油然而生,于是他离開了阿爾貝,反正那兩個向導總會照他們的老規矩,領他去看關獅子的洞,斗猩力士的休息室和凱撒大帝的包廂的。

  他走上一座頹廢的台階,讓他們按照規定的游覽路線去參觀,自己則走到一個制品對面廊柱的陰影里,靜靜地坐了下來,這樣,他就可以欣賞到這座宏偉的廢墟的全景,盡情隨意地觀看這龐大無比的建筑物。

  弗蘭茲在那條廊柱的陰影里差不多躲了一刻鐘光景,他的目光跟隨著阿爾貝和那兩個手持火把的向導,他們已從斗獸場盡頭的一座正門里轉了出來,然后又消失在台階下面,大概是參觀修女們的包廂去了,當他們靜悄悄地溜過的時候,真象是几個倉皇的鬼影在追隨一簇閃爍的磷火,這時,他的耳朵里突然听到一种聲音,好象有一塊石頭滾下了他對面的台階,在這种環境里,一片肅落的花崗石從上面掉下來原是算不得什么稀奇的,但他覺得這种石塊似乎是被一只腳踩下來的,而且似乎有個人正向他坐的這個地方走過來,腳步极輕,象是竭力不讓人听到似的。猜測不久便成了事實。因為的确有一個人影出現了,當他走上台階來的時候,他便漸漸地從黑暗里鑽了出來,月光照著台階的頂端,而踏級則消失在暗處。他大概也是一個象弗蘭茲這樣的游客,喜歡獨自欣賞,不愿那喋喋不休的向導來打扰他的思緒。所以他的出現,倒也沒什么可惊之處,但他走上來的神態卻有點緊緊張張,躲躲閃閃的,每走一步都要停下來提心地傾听一下,這使弗蘭茲相信他是怀有某种目的來的:他到這儿來是要會一個人的,弗蘭茲本能地退縮到了廊柱后面。來客在离他十尺遠的地方站住了,那里的屋頂是破的,露出了一個圓形的大缺口,從這個缺口里望出去,可以看到那繁星滿布的藍色夜空。這個缺口成了月光的一個自由進口,這或許已有几百年的歷史了吧,缺口的四周長著不少爬牆類植物,那纖細的綠色小枝,在明亮清淨的蒼穹襯托之下,顯得极其清晰,而那一簇簇強韌的根須,穿過裂隙飄垂下來,來回擺蕩,象許多飄動的絲穗。那行動詭秘引起弗蘭茲注意的人正站在一個半明半暗的地方,所以無法看清他的面貌,但他的衣著倒是很容易看清的。他穿著一件棕褐色寬大的披風,下擺的一角掀起蓋住了他的左肩,象是故意用它來遮住下半部臉似的,而上半部臉則完全藏在他那頂寬邊的帽子下面,他的下半身著裝比較清楚,從破屋頂上進來的明亮的月光,照出他的擦得雪亮的皮靴,皮靴上面是黑色的長褲,顯然他即使不是個貴族,也是上流社會中的人。

  過了一會儿,此人開始顯示出不耐煩的樣子,正在這時,屋頂的洞口外面發出了一种輕微的響聲,立刻有一個黑影擋住了亮光,那分明是一個男人的身影,那人正在急切而仔細地察看他身下的這一大片地方,當他看到那個穿披風的人時,他就抓住一簇向下飄垂密密地纏結在一起的根須,順著它滑到了离地三四尺的地方,然后輕輕地跳了下來,他穿著一套勒司斐人的服裝。

  “勞先生久等了,請原諒,”那人用羅馬土語說道,“但我想,我也沒有遲到多久。圣·琪安教堂的鐘剛剛敲過十點。”

  “關于遲到的事,不必再提了,”先到的那個人用最純粹的托斯卡納語回答說,“是我自己來得太早了。但即使你讓我略微等了一會儿,我也十分相信你決不是故意遲到的。”

  “先生說得不錯,”那個人說道,“我是直接從圣·安琪堡來的,我費了不少勁儿才設法和俾波談了一次。”

  “俾波是誰?”

  “噢,俾波是在監牢里干事的,我在他身上花了一年的功夫才打听出教皇堡里的情形。”

  “真的!我看你這個人倒是很能深謀遠慮呀。”

  “您知道,未來的事是誰也難以預料的呀。或許這几天里我也會象可怜的庇皮諾那樣陷進羅网,那時我倒非常高興能有一只牙齒發痒的小老鼠在我的网上咬几個小洞。”

  “說簡單點吧,你打听到了什么消息?”

  “星期二下午二點鐘要殺兩個人,這是羅馬每一個大節日開始時的老規矩,人們對這一儀式都很感興趣,一個犯人將被處以錘刑:那家伙是個沒良心的流氓,他謀殺了那個撫養他長大的教士,真是一點都不必可怜他的。另外那個被判處斬刑,而他呀,先生,就是那個可怜的庇皮諾。”

  “你還想怎么樣呢?你不但在教皇的統治下招兵買馬,而且還鬧到了鄰邦那去,鬧得他們害怕,他們當然很高興有個机會殺一儆百啦。”

  “但庇庇諾根本不是我的部下,他只是一個可怜的牧人,他唯一的罪名就是供給我們糧草罷了。”

  “這樣說來,他的确是你的一個党羽了。你注意一下他所受的优待吧,假使他們捉到你,就要在你頭上打一錘,而他只不過被判了個斬刑。那樣,那天的娛樂節目就會多一個花樣,多一幕熱鬧場面來滿足觀眾了。”

  “但他們根本想不到我也正在為他准備一個場面,要嚇他們一嚇哩。”

  “我的好朋友,”穿披風的那個人說道,“請原諒我說一句話,在我看來,你的心里十足象是想要干一件傻事。”

  “我只不過是想不要讓那可怜虫被殺頭。他之所以受苦完全是因為幫了我的忙的緣故。圣母在上,我要是袖手旁觀,讓那個勇敢的人象這樣死掉,我就是一個懦夫,連自己都要瞧不起自己了。”

  “你打算怎么辦?”

  “我派二十個能干的人,包圍斷頭台,當庇皮諾被帶上去行刑的時候,我就發出一個暗號,大家就一擁而上,用小刀子赶退衛兵,把犯人劫走。”

  “依我看,這個辦法既危險又沒把握,我确信我的計划要比你的好得多。”

  “先生的計划是什么?”

  “是這樣:我送一万畢阿土特給某個人,這筆錢花得很划算的,那個接受錢的人可以使庇皮諾的死刑緩期到明年,在那一年內,我再額外送一千畢阿士特,使他從牢里逃出來。”

  “你覺得一定能成功嗎?”

  “Pardieu!”穿披風的那個人用法語說道。

  “先生說什么?”另外那個人問道。

  “我說,好朋友,只伸出一只手來花點錢,比你的全隊人馬用小刀子,手槍,馬槍,加上散彈槍來賣力要有效得多。所以,讓我來辦吧,結果如何,大可不必擔心。”

  “好极了!但假如您失敗了,我們還是要干的。”

  “你喜歡怎么預防盡可隨便你,但緩刑的事包在我身上好了。”

  “要知道刑期就定在后天,您活動的時間只有一天啦。”

  “那又怎么樣?一天不是分成二十四小時,每小時不是分成六十分,每分鐘不是分成六十秒嗎?嘿,在八六四○○秒之內,有很多事可辦的。”

  “我怎樣才能知道大人是否成功了呢?”

  “噢!那非常容易。我在羅斯波麗宮定了三個最后的窗口,假如我把庇皮諾所要的那個赦罪令弄到了,則旁邊的兩個窗口就挂黃緞窗帘,中間那個挂白緞帶大紅十字的窗帘。”

  “大人派誰去送緩刑令給執行官呢?”

  “你派一個人來,叫他扮成一個苦修士的樣子,我把命令交給他,穿上那套服裝,他就可以一直跑到斷頭台前面,把公文交給執刑官,由執刑官交給劊子手的。目前,先通知庇皮諾一聲,把我們所決定的事告訴他,別讓他嚇死或嚇昏。不然,又要無謂地為他花一筆錢了。”

  “先生,”那人說,“您大概可以完全相信,我是信任您的,是不是?”

  “至少我希望這樣。”穿披風的那個俠士回答道。

  “哦,那么,假如您救出了庇皮諾,從此以后,您不僅獲得了我的信任,而且還可以獲得我對您的吩咐的服從。”

  “你得想一想,我的好朋友,你給自己戴上了一個多大的圈套,因為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我就要提醒你自己的諾言,輪到我來要你幫忙,要你出力的時候了。”

  “讓那一天到來吧,遲早都好,那時先生盡可依賴我,正象我在這次大麻煩里依賴您一樣。即使您在天涯海角,只要寫信通知我,叫我去辦一件如此如此的事情,那件事就算辦成功了,因為我一定會把它辦成功的,我以上帝的名義向您——”

  “噓!”先到的那個人打斷他的話,“我听到有聲音。”

  “那是到斗獸場來玩的游客,還拿著火把呢。”

  “最好還是別讓看見我們在一起。那些向導都是奸細,或許會認出你的。我敬愛的朋友,雖然我很以你的友誼為榮,但假如我們的親密關系一旦被人發覺,我怕我的名譽會因此而斷送的。”

  “好吧,那么,假如您弄到了緩刑令呢?”

  “羅斯波麗宮的中間那個窗口就挂白緞帶紅十字的窗帘。”

  “假如您失敗了呢?”

  “那么三個窗口都挂黃緞窗帘。”

  “到那時——?”

  “到那時,我的朋友,就隨你去用你的匕首好了,而且我還可以答應你,一定來參觀你們英雄壯舉。”

  “那么我們一言為定啦。再見,先生,只管放心相信我,就象我相信您一樣。”

  說完這些話,那個勒司斐人就消失在台階下面了。他那位同伴則用他披風的衣角比剛才更緊緊地裹住了他的臉,几乎和弗蘭茲擦身而過,奔下一座朝大門的階梯,到比武場去了。

  接著,弗蘭茲就听到阿爾貝在喊他,阿爾貝高聲地喊他朋友的名字,那喊聲在這座高大的建筑物里發出回聲。弗蘭茲并沒有應召而出,他得先等那兩個人走遠了,他不愿意讓他們知道他們這一場會面,因為他雖無法認清他們的面貌,但至少已听到了他們所講的每一個字。十分鐘以后,弗蘭茲已在回倫敦旅館的路上了,一路上心不在焉地听阿爾貝根据普林尼和卡爾布紐的著作大談那用來防止獸扑到看客身上的鐵絲网。弗蘭茲任憑他一路講下去,一句都不插嘴,他很希望旁人不來打扰他,讓他獨自把經過的一切細細地想一下。那兩個人之中,有一個他一點都不認識,但另外那一個卻不然;他的臉雖然用披風裹住了,而且蒙在陰影里,以致弗蘭茲無法辨認,但他講話的那种語气,弗蘭茲總有种似曾听到的感覺,而且第一次听到時就給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使他終生難忘。尤其是在他的嘲弄口吻中,含有某种以金屬顫動的聲音,這种聲音在斗獸場的廢墟中固然使他吃惊,在基督山的岩洞里又何嘗不然。終于他得出了一個很滿意的結論,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 水手辛巴德。”

  弗蘭茲對這個奇人曾抱有很大的好奇心,在任何另外場合下,他一定會上前去招呼他的;但從剛才他所偷听到的那番談話中他知道:他在這种情形下露面是決不會有好結果的。所以,正如我們所知,他讓那一個人离開了,并沒去招呼他,只是在心里自慰自解,如果再碰到他,決不讓他第二次再逃脫。弗蘭茲雖竭力想擺脫這些使人煩惱的复雜思緒,想避免他們的侵扰,但總是枉然;他想用睡眠來恢复他的精神,也是枉然。睡神不肯光顧他的眼皮,這一夜,他輾轉反側,胡思亂想,想從各方面來證實斗獸場里的這個神秘游客就是基督山岩洞里的那個居民;而他對這一點愈想愈有把握。終于他疲倦了,就在天剛破曉的時候昏昏沉沉地睡過去了,很晚才醒。象一個地道的法國人一樣,阿爾貝頗費了一番功夫來安排晚上的消遣節目。

  他已派人到愛根狄諾戲院去定了一個包廂;弗蘭茲因為有几封信要寫,把馬車全天都給阿爾貝獨享了。到五點鐘,阿爾貝回來了,他拿著介紹信到外去拜訪了一遍,接受了許多晚餐的邀請,算是在羅馬開了眼界。這已夠使阿爾貝忙一天的了;但他竟還有足夠的時間來看看愛根狄諾戲院的節目單,來了解一下那天晚上的劇目和演員。

  据節目單上所載,上演的是歌劇《巴黎茜娜》。主角是考塞黎,穆黎亞尼和斯必克。這兩個青年應該為自己慶幸,竟能有机會听到由三個意大利最負盛名的歌唱家來演出《拉莫摩爾的未婚妻》的劇作者的這部杰作。阿爾貝總是看不慣意大利的戲院,因為這里樂隊是設在舞台前面的,簡直看不到台上在演些什么,而且又沒有花樓和包廂,這些缺點,在一個看滑稽歌劇時坐慣了花廳而听歌劇時坐慣了大包廂的人,是難以忍受的。可是,阿爾貝還是穿上了他最漂亮和最動人的服裝,他每次去戲院,總是把這套衣服穿出去亮一下。這身華麗的衣服有點儿白穿,因為必須承認,一個巴黎時髦社會里名副其實的代表人物,在意大利奔走了四個月,竟沒碰上一件奇遇。

  有時候,阿爾貝也假裝對于自己的不成功一笑置之,但內心里,他卻深感痛心,想不到他,阿爾貝馬·爾塞夫,一個最受歡迎的青年,仍得憑他自己的努力來解決他的苦惱。而更惱人的是,當阿爾貝离開巴黎的時候,他曾怀著法國人那种特別的謙虛精神,滿以為他只要到意大利去晃兩晃,就會有許多桃色事件,使巴黎人惊詫不已的。唉!那种有趣的奇遇他竟一次也沒遇到。那些可愛的伯爵夫人——熱那亞的,佛羅倫薩的和那不勒斯的都是忠貞不二的,即使不忠于她們的丈夫,至少也忠于她們的情人。阿爾貝已得出了一個痛苦的結論:意大利女人比法國女人至少多了一個优點,就是,她們能忠貞于她們的不貞。我不敢否認,在意大利,象在其他各地一樣,當然也有例外。阿爾貝不但是一位風流瀟洒的青年,而且還有相當的天才和能力;再說,他還是一位子爵(當然是新封的),但在目前,他的爵位究竟是源于一三九九年還是一八一五年已是無足輕重的了。除了這些优點之外阿爾貝·馬爾塞夫每年還有五万里弗的收入,這筆款子已大可使他在巴黎成為一個相當重要的人物。所以象他這樣的一個人,不論到了哪一個城市,要是得不到任何人的特殊青睞,的确是很令人痛心的事。但是,他希望能在羅馬把自己的面子爭回來。狂歡節确是一個值得稱贊的節日,是全世界各國都要慶祝的,這几天是自由的日子,在這几天之內,連最聰明和最庄重的人也會把他們往日那种死板的面孔拋開,不自覺地作出傻頭傻腦的行為舉止來。

  狂歡節明天就要開始了,所以阿爾貝不能再浪費一分鐘了,他必須立刻實行他的計划來實現他的希望、期待,和引起別人的注意。抱著這种念頭,他在戲院里最惹人注目的地方定了一個包廂,要憑他英俊的臉蛋,溫文爾雅的舉止,那副精心的打扮,來大顯一番身手。阿爾貝所坐的包廂在第一排,在法國戲院里,這原是走廊的地位。前三排的包廂都布置得同樣貴族化,所以有“貴族包廂”之稱。這兩位朋友所定的包廂,可以寬寬松松地容下一打人,但他們所花的錢,卻還不如巴黎的戲院里定一間四個人的包廂多。阿爾貝還有一個希望,假如他能得到一位羅馬美人的眷顧,那自然就可以在一輛馬車里弄到一個座位,或在一個富麗堂皇的陽台上占到一席之地,這樣,他就可以快快樂樂地度狂歡節了。這种种念頭使阿爾貝精神亢奮,极想討人歡喜。因而他全不理會舞台上的演出,只顧靠在包廂的欄杆上,拿起一副看演出時的半尺長的望遠鏡,開始聚精神會神地觀察每一個漂亮的女人。但是,唉!這种想引起對方同樣注意的企圖卻完全失敗了,他連對方的好奇心也沒引起來。他想討好的那些可愛的人儿顯然都只在想自己的心思,根本沒有注意到他,也沒注意到那副望遠鏡的照射。

  實際上,這些美人儿的心里都在惦記著狂歡節和接著來的复活節的种种歡樂,所以再也分不出心來注意舞台上的演出,演員們在台上進進出出,沒有人去看,也沒有人想到他們。

  在某些照例應靜听或是鼓掌的時候,觀眾們會突然停止談話,或從冥想中醒過來,听一段穆黎亞尼的精彩的唱詞,考塞黎的音調鏗鏘的道白,或是一致鼓掌贊美斯必克的賣力的表演。暫時的興奮過去以后,他們便立刻又恢复到剛才的沉思狀態或繼續他們有趣的談話。在第一幕快要結束時,一間自演出開始后一直空著的包廂的門被打開了,一位貴婦人走了進來,在巴黎時弗蘭茲曾被介紹与她相識,他還以為她仍在巴黎。阿爾貝立刻注意到弗蘭茲看到這位新來者的時候不自覺地微微一怔,就急忙轉過去問他:“你認識那個女人嗎?”

  “是的,你覺得她怎么樣?”

  “美极啦,臉蛋儿多漂亮,頭發多美!她是法國人嗎?”

  “不,是威尼斯人。”

  “她的芳名是——”

  “G伯爵夫人。”

  “啊!我听人提起過她,”阿爾貝大聲說道,“据說她的聰明不亞于她的美貌呢!上次維爾福夫人開舞會的時候,她也到場了,那次我本來可以找人介紹認識她的,可惜錯過了那個机會,我真是個大傻瓜!”

  “要我來替你彌補一下嗎?”弗蘭茲問道。

  “我的好兄弟,你真的和她這樣要好,敢帶我到她的包廂里去嗎?”

  “我一生中只有幸跟她談過三四次話。但你知道,即使憑這樣一种交情,也可以擔保我能把你所要求的事情辦到了。”

  這時,伯爵夫人已看到了弗蘭茲,她殷勤地向他揮了揮手,他則恭敬地低了一下頭以示回答。

  “憑良心講,”阿爾貝說,“你似乎和這位美麗的伯爵夫人要好得很哪!”

  “你這就想錯了,”弗蘭茲平靜地答道,“你這是犯了我國一般人過于輕率的通病。我的意思是說:你以我們巴黎人的觀念來判斷意大利和西班牙的風俗習慣。相信我吧。憑人們談話時的親昵態度來猜測他們之間的親密程度,是最靠不住的了。目前,在我們和伯爵夫人之間,大家只不過有一种相同的感覺而已。”

  “真的嗎,我的好朋友?請告訴我,那是不是心靈感應?”

  “不,是趣味相同而已!”弗蘭茲庄重地說道。

  “那是怎樣產生的?”

  “去玩了一次斗獸場,就象我們那次同去一樣。”

  “在月光下去游玩的嗎?”

  “是的。”

  “只有你們兩個人嗎?”

  “差不多吧。”

  “而你們一路談著……”

  “死。”

  “啊!”阿爾貝大聲說道,“那一定有趣极啦。哦,告訴你,假如我有那樣的好運气能奉陪這位美麗的伯爵夫人這樣散一次步,我可要和她談論‘生’。”

  “那你就錯啦。”

  “我們且說眼前的事吧,你真能象你剛才所答應的那樣把我介紹給她嗎?”

  “只要幕一落下來就成。”

  “這第一幕真是活見鬼的長。”

  “來听听最后這段吧,好极了,考塞黎唱得真妙。”

  “是的,但身材多難看!”

  “那么斯必克呢,真沒有比他演得再維妙維肖的了。”

  “你當然知道,凡是听過桑德格和曼麗蘭的人”

  “至少你總得佩服穆黎亞尼的做功和台步吧。”

  “我從來想不到象他這樣一個又黑又笨的男人竟會用一种女人的聲音來唱歌。”

  “我的好朋友,”弗蘭茲轉過臉來對他說,而阿爾貝則仍舊在用他的望遠鏡看戲院里的每一個包廂,“你似乎已決心不稱贊一聲了,你這個人真的也太難討好了。”

  幕終于落了下來,馬爾塞夫子爵無限滿意,他抓起帽子,匆匆地用手捋了捋頭發,理了理領結和袖口,便向弗蘭茲示意,表示他正在等他領路。弗蘭茲已和伯爵夫人打過招呼,從她那儿得到了一個殷勤的微笑,表示歡迎他去,于是也就不再耽擱實現阿爾貝那滿腔的熱望,立刻起身就走。阿爾貝緊緊地跟在他的后面,并利用往對面包廂走的時間,理一理他的領口,拉一拉他的衣襟。他這件重要的工作剛剛完成,他們就已到了伯爵夫人的包廂里。包廂前面坐在伯爵夫人旁邊的那個青年立刻站了起來,按照意大利的風俗,把他的座位讓給了兩位生客,假如再有其他的客人來訪,他們照樣也要退席的。

  弗蘭茲在介紹阿爾貝的時候,把他推崇為當代最出色的一個青年,盛贊他的社會地位和杰出的才能。他所說的話也的确是實情,因為在巴黎和子爵的社交圈子里,他被公認為是一個十全十美的模范青年。弗蘭茲還說,他的同伴因為伯爵夫人在巴黎逗留的期間未能与她相識,深表遺憾,所以請弗蘭茲帶他到她的包廂里來彌補那次遺憾,最后并請她寬恕他的擅自引荐。伯爵夫人的回答是向阿爾貝嬌媚地鞠了一躬,然后把她的手很親熱地伸給了弗蘭茲。她請阿爾貝坐在她身邊的空位上,而弗蘭茲則坐在第二排她的后面。阿爾貝不久就滔滔不絕地講起了巴黎的种种事情,向伯爵夫人談論那儿他們大家都認識的一些人。弗蘭茲看到他談得這樣得意,這樣興高采烈,不愿去打扰他,就拿起阿爾貝的望遠鏡,她開始品評起觀眾來。在他貼對面的一間包廂里,第三排上,一個絕色的美人正獨自坐在那里,她穿的是一套希腊式的服裝,而從她穿那套衣服的安閒和雅致上判斷,顯然她是穿著她本國的服飾,在她的后面,在很深的陰影里,有一個男人的身影,這后者的面貌無法辨認。弗蘭茲禁不住打斷了伯爵夫人和阿爾貝之間顯然是進行的很有趣的談話,問伯爵夫人知不知道對面那個漂亮的阿爾巴尼亞人是誰,因為象她這樣的美色是不論男女都會注意到的。

  “關于她,”伯爵夫人回答說,“我所能告訴你的是:自從本季開始起,她就在羅馬了,因為這家戲院開演的第一天晚上,我就看到她坐在現在所坐的這個位置上,從那時起,她沒漏過一場戲。有時候,她是由現在和她在一起的那個人陪著來的,有的時候則只有一個黑奴在一旁侍候著。”

  “你覺得她漂亮不漂亮?”

  “噢,我認為她可愛极了。她正是我想象中的夏娃,我覺得夏娃一定也是那樣美的。”

  弗蘭茲和伯爵夫人相對一笑,于是后者便又拾起話頭和阿爾貝交談起來,弗蘭茲則照舊察看著各個包廂里的人物。大幕又垃開了,歌舞團登台了,這是最出色最標准的意大利派歌舞團之一,導演是亨利,他在意大利全國极負盛名,他的風格和技巧一向以導演群眾場面而見長。這次上演的,是他的杰作之一,舉止优美,動作整齊,高雅脫俗;歌舞團全班人馬,上至台柱舞星,下至最低級的配角,都同時登台;一百五十個人都以同樣的姿態出現,一舉手,一投足,動作都非常整齊。這叫做“波利卡”舞。但不論台上的舞跳得多么精彩動人,弗蘭茲卻毫不在意,他的注意力已完全被那個希腊美人吸引去了。她几乎帶著一种孩子般的喜悅注視看台上的歌舞,她那熱切活潑的神色和她同伴的那种冷漠不動形成了一個強烈的對比。在這段演出的時間里,希腊美人的那位毫無所感的同伴連動也沒動一下,雖然樂隊里的喇叭,鐃鈸,銅鑼鬧得震天作響,但他卻絲毫不去注意,倒象是一個人在享受宁靜的休息和沉浸在清閒安樂的夢想之中。歌舞終于結束了,大幕在一群熱心的觀眾的狂熱的喝采聲中落了下來。

  意大利的歌劇處理得非常适當,每兩幕正戲之間插一段歌舞,所以落幕的時間极短。當正戲的歌唱演員在休息和換裝的時候,則由舞蹈演員來賣弄他們的足尖舞和表演他們這种爽心悅目的舞步。第二幕的前奏曲開始了,當樂隊在小提琴上奏出第一個音符時,弗蘭茲看到那個閉目養神的人慢慢地站起身來,走到了那希腊姑娘的背后,后者回過頭去,向他說了几句話,然后又伏到欄杆上,依舊同先前一樣聚精會神的看戲。那個和她說話的人,臉還是完全藏在陰影里,所以弗蘭茲仍看不清他的面貌。大幕升起來了,弗蘭茲的注意力被演員吸引了過去。他的目光暫時從希腊美人所坐的包廂轉移過去注視舞台上的場面了。

  大多數讀者都知道,《巴黎茜娜》第二幕開場的時候,正是那一段精采動人的二重唱,巴黎茜娜在睡夢中向亞佐泄漏了她愛烏哥的秘密,那傷心的丈夫表現出种种嫉妒的姿態,直到确信其事。于是,在一种暴怒和激憤的瘋狂狀態之下,他搖醒他的那不忠的妻子,告訴她,他已經知道了她的不忠,并用复仇來威脅她。這段二重唱是杜尼茲蒂那一支生花妙筆所寫出來的最美麗,最可怕,最有聲有色的一段。弗蘭茲現在已是第三次听這段了,盡管他對音樂的感受力并不特別強,卻仍深為感動。他隨著大家一同站起來,正要跟著熱烈地大聲鼓掌時,突然間,他的動机被阻止了,他的兩手垂了下去,“好哇?”這兩個字只喊出一半就在他的嘴邊止住了。原來希腊姑娘所坐的那間包廂的主人似乎也被轟動全場的喝采聲所打動了,他离開了座位,站到前面來,這一下,他的面目全部暴露了出來,弗蘭茲毫不費力地認出他就是基督山那個神秘的居民,也就是昨天晚上在斗獸場的廢墟中被他認出了聲音和身材的人。他以前的一切怀疑現在都消除了。這個神秘的旅行家顯然就住在羅馬。弗蘭茲從他以前的怀疑到現在的完全肯定,這一突變,當然免不了惊奇和激動,他這种情緒無疑已在臉上流露了出來,因為,伯爵夫人帶著一种迷惑的神色向他那激動的臉上凝視了一會儿之后,就突然格格地大笑起來,問他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伯爵夫人,”弗蘭茲答道,“我剛才問您是否知道關于對面這位阿爾巴尼亞夫人的事,我現在又要問您,您認不認識她的丈夫!”

  “不,”伯爵夫人回答說,“他們兩個我都不認識。”

  “或許您以前曾注意過他吧?”

  “問的多奇怪,真是地道的法國人!您難道不知道,我們意大利人的眼睛只看我們所愛的人的嗎?”

  “不錯。”弗蘭茲回答說。

  “我所能告訴您的,”伯爵夫人拿起望遠鏡,一邊向所議論的那個包廂里望去,一邊繼續說道,“是的,在我看來,這位先生象是剛從墳墓里挖出來似的。他看上去不象人,倒象是一具死尸,象是一個好心腸的掘墓人暫時讓他离開了他的墳墓,放他再到我們的世界里來玩一會儿似的。”

  “噢,他臉上一直象現在這樣毫無血色。。”弗蘭茲說道。

  “那么您認識他嗎?”伯爵夫人問道,“我倒要來問問您了,他究竟是誰。”

  “我好象覺得以前見過他。而且我甚至覺得他也認得出我呢。”

  “這一點我倒很能理解,”伯爵夫人一邊說,一邊聳了聳她那美麗的肩膀,象是一股無法自制的寒顫通過了她的血管似的,“誰要是見過那個人一次,是終生都不會忘記他的。”

  弗蘭茲的感覺顯然不是他自己所特有的了,因為另外一個人,一個完全無關的局外人,也同樣感到了這种不可思議的畏懼和疑慮。“喂,”他等伯爵夫人第二次把她的望遠鏡朝著對面包廂里那個神秘的人看了看以后,又問道,“您覺得那個人怎么樣?”

  “哦,他簡直就是一個借尸還魂的羅思文勳爵。”

  這樣用拜倫詩中的主角來比喻很使弗蘭茲感興趣。假如有人能使他相信世界上的确有僵尸,那就是他對面的這個人了。

  “我一定要去打听出他究竟是誰,是什么樣的人。”弗蘭茲一邊說,一邊站了起來。

  “不,不!”伯爵夫人大聲說道,”您一定不能离開我!我要靠您送我回家呢。噢,真的,我不能讓您走!”

  “難道您心里有點害怕嗎?”弗蘭茲低聲說道。

  “我告訴您吧,”伯爵夫人答道。“拜倫曾向我發誓,說他相信世界上真是有僵尸的,甚至還再三對我說,他還見過他們呢。他把他們的樣子形容給我听,而他所形容的正巧象這個人一樣:馬黑的頭發,慘白的臉色,又大又亮的閃閃發光的眼睛,眼睛里象是在燃燒著一种鬼火。還有,您瞧,和他在一起的那個女人也完全不象別的女人。她是一個外國人,一個希腊人,一個异教徒,大概也象他一樣,是個魔術師。我求求您別去靠近他,至少在今天晚上。假如明天您的好奇心還那么強的話,您盡管去刨根問底好了,但現在我要留您在我身邊。”

  弗蘭茲堅持說,有許多理由使他不能把調查延遲到明天。

  “听我說,”伯爵夫人說道,“我要回家去了。今天晚上我家里要請客,所以決不能等到演完戲了才走,您難道這樣不懂禮貌,竟不肯陪我回去嗎?”

  弗蘭茲沒有別的辦法,只好拿起帽子,打開包廂的門,把他的手臂伸給了伯爵夫人。從伯爵夫人的態度上看,她的不安顯然并不是裝出來的,而且弗蘭茲自己也禁不住感到了一种迷信的恐懼,只不過他的恐懼更為強烈,因為那是從种种确實的回憶變化而來的,而伯爵夫人的恐懼只是出于一种本能的感覺而已。弗蘭茲扶她進馬車的時候,甚至覺得她的手臂在發抖。他陪她回到了她的家里。那儿并沒有什么宴會,也沒有人在等她。他責備她說謊。

  “說老實話吧,”她說,“我感到不舒服,我需要一個人休息一會儿,一看到那個人,我就渾身不安起來了。”

  弗蘭茲大笑起來。

  “別笑,”她說,“虧您還笑得出口。現在,答應我一件事。”

  “什么事?”

  “先答應我。”

  “除了叫我不要去探听那個人的事情以外,別的事我都可以答應您。您不知道,我有眾多理由要探听出他究竟是誰,從哪儿來,到哪儿去。”

  “他從哪儿來我可不知道,但他到哪儿去我卻可以告訴您,他就要到地獄里去了,那是毫無疑問的。”

  “我們還是回過頭來談談您要我答應的那件事吧。”弗蘭茲說道。

  “好吧,那么,答應我:立刻回到您的旅館去,今天晚上決不再去追蹤那個人。我們离開第一個人見第二個人的時候,那第一個人和第二人人之間,也會發生某种關系的。看在老天爺的面上別讓我和那個人拉扯上吧!明天您愛怎么去追蹤他盡可隨您便。但假如您不想嚇死我,就決不要把他帶近我的身邊。好了晚安,回去好好地睡一覺,把今天晚上的事情都忘了吧。至于我,我相信我是再也無法合眼了。”說著,伯爵夫人就离開了弗蘭茲,弗蘭茲一時猶豫不決,不知她究竟是拿他來開玩笑,還是真的受了惊嚇。

  回到旅館里,弗蘭茲發現阿爾貝穿著睡衣和拖鞋,正無精打采地躺在一張沙發上,在抽雪茄煙。“我的好人哪,”他跳起來喊道,“真是你嗎?咦,我以為不到明天早晨是見不到你的了。”

  “我親愛的阿爾貝!”弗蘭茲答道,“我很高興借這個机會很干脆地告訴你,對于意大利女人,你的想法是大錯而特錯了。我還以為你這几年來在戀愛上的不斷失敗已把你教得聰明一些了呢。”

  “憑良心說!就是鬼也猜不透這些女人的心。咦,你瞧,她們伸手給你親,她們挽著你的手,她們湊在你的耳邊談話,還允許你陪她們回家!嘿,假如是一個巴黎女人,那樣的舉動只要做出一半儿,她的名譽可就完啦!”

  “理由是,因為這個美麗的國家的女人,她們的生活多半是消磨在公共場所里的,實在也沒有什么要掩飾的,所以她們對于自己的言談和舉止很少約束。而且,你一定也看出來了,伯爵夫人真是受惊了。”

  “為什么,就因為看到了坐在我們對面那可愛的希腊姑娘旁邊那位可敬的先生嗎?哦,那一幕演完之后,我在戲院的前廳里碰到了他們,老實說,你殺了我我也猜不出你究竟怎會聯想到陰曹地獄上去的!他人長得很英俊,衣服穿得很講究,那一身打扮很有法國人的派頭,臉色有點蒼白,那倒是實在的,但你知道,臉色蒼白正是高貴的特征呀。”

  弗蘭茲微笑了一下,因為他記得很清楚,阿爾貝就專以他自己臉上的毫無血色自傲的。“好了,那就證實我的看法了,”

  他說,“伯爵夫人的怀疑是毫無根据的。你有沒有听到他說話?記不記得他說了些什么話?”

  “听到的,但他們說的是羅馬土語。我因為听到里面夾有一些蹩腳的希腊字,所以才知道。但我得告訴你,老朋友,我在大學里的時候,希腊文是相當不錯的。”

  “他說羅馬話嗎?”

  “我想是的。”

  “那就得了,”弗蘭茲自言自語地說道。“是他,沒錯了。”

  “你說什么?”

  “沒什么,沒什么!告訴我,你在這儿干什么?”

  “我在設想一個惊人的小計划。”

  “你知道要弄到一輛馬車是辦不到的了。”

  “我想是的,我們已經想盡一切方法而結果還是一場空。”

  “嗯,我有一個极妙的想法。”

  弗蘭茲望了一眼阿爾貝,象是不大相信他想象的建議。

  “我的好人,”阿爾貝說,“你剛才瞪了我一眼,意思大概是要我給你一個滿意的答复吧。”

  “假如你的計划的确如你所說的那樣巧妙,我一定很公正地表示滿意。”

  “好吧,那么,听著。”

  “我听著呢。”

  “你認為,弄馬車的事是談都不必談的了,是不是?”

  “我是這樣認為。”

  “不錯。”

  “但我們大概可以弄到一輛牛車?”

  “或許。”

  “一對牛?”

  “大概可以。”

  “那么你同意,我的好人,有了一輛牛車和一對牛,我們的事就好辦了,那輛牛車一定要裝飾得很風趣,而假如你和我都穿上那不勒斯農夫的衣服,以李奧波·羅勃脫的名畫上的姿態出現,那就會构成一幅多么惊人的畫面啊!要是伯爵夫人肯參加,讓她打扮成一個波若里或索倫來的農婦,那就更帶勁了。那樣,我們這一隊可算很完美的了,尤其是因為伯爵夫人很美,夠得上做司育女神的資格。”

  “哈,”弗蘭茲說道,“這一次,阿爾貝閣下,我不得不向您表示致敬,您的确想出了一個极妙的主意。”

  “而且還很富于故國風味的呀,”阿爾貝得意洋洋地回答。

  “只要借用一個我們本國節日用的面具就得了。哈,哈!羅馬諸君呀,你們以為在你們的討飯城市里找不到車馬,就可以使我們這些不幸的异鄉人,象那不勒斯的許多流民一樣用兩只腳跟在你們的屁股后面跑。好极了,我們自己會發明創造。”

  “你有沒有把你這個得意的念頭向誰說起過?”

  “只對我們的店家說過,我回家以后,就派人把他找來,把我的意思解釋給他听,他向我保證,說那是再容易不過的事了。我要他把牛的角鍍一鍍金,但他說時間來不及了,鍍金得要兩天,請你看,這一點奢侈的小裝飾我們只能放棄了。”

  “他現在在哪儿?”

  “誰?”

  “我們的店家。”

  “去給我們找行頭去了,要等到明天就太晚啦。”

  “那么他今天晚上就可以給我們一個答复羅?”

  “噢,我時時刻刻都在等著他。”

  正在這時,門開了,派里尼老板探頭進來。“可以進來嗎?”他問。

  “當然,當然!”弗蘭茲大聲說道。

  “喂,”阿爾貝急切地問道,“你把我要的車和牛找到了嗎?”

  “比那還好!”派里尼老板帶著一种十分自滿的神气答道。

  “小心哪,我可敬的店家,”阿爾貝說,“‘還好’可是‘好’的死對頭呀。”

  “兩位大人只管把那件事交給我好了。”派里尼老板回答,語气中表示出無限的自信。

  “你究竟辦成了什么事呀?”弗蘭茲問道。

  “兩位大人知道,”旅館老板神气活現地答道,“基督山伯爵和你們同住在這一層樓上!”

  “我想我們是知道的,”阿爾貝說道,“正因為這個,我們才被裝到這种小房間里來的。象住在巴黎小弄堂里的兩個窮學生一樣。”

  “呃,哦,基督山伯爵听說你們這樣為難,派我來告訴一聲,請你們坐他的馬車,還可以在羅斯波麗宮他所定的窗口里給你們准備兩個位置。”

  阿爾貝和弗蘭茲互相對視了一眼。“但你想,”阿爾貝問道,“我們可以從一素不相識的人那儿接受這樣的邀請嗎?”

  “這位基督山伯爵是怎樣的一個人?”弗蘭茲問店主。

  “一個非常偉大的貴族,究竟是馬耳他人還是西西里人我說不准。但有一點我知道,他真可以說是貴甲王侯,富比金礦。”

  “依我看,”弗蘭茲低聲對阿爾貝說道。“假如這個人真夠得上向我們店家那一番崇高的贊美之詞,他就會用另外一种方式來邀請我們,不能這樣不懂禮貌地告訴我們一聲就完事了。他應該寫一封信,或是”

  正在這時,有人在敲門。弗蘭茲說道:“請進!”于是門口出現了一個仆人,他穿著一身异常高雅的制服,他把兩張名片遞到了旅館老板的手里,旅館老板轉遞給兩個青年人。他說,“基督山伯爵閣下問候阿爾貝·馬爾塞夫子爵閣下和弗蘭茲·伊皮奈閣下,基督山伯爵閣下,”那仆人繼續說道,“請二位先生允許他明天早晨以鄰居的身份過來拜訪,他想知道二位高興在什么時間接見他。”

  “真巧,弗蘭茲,”阿爾貝低聲說道。“現在可無懈可擊了吧。”

  “請回复伯爵,”弗蘭茲答道,“我們自當先去拜訪他。”那仆人鞠了一躬,退出去了。

  “那就是我所謂‘漂亮的迷攻方式’,”阿爾貝說,“你講得很對,派里尼老板。基督山伯爵肯定是一個很有教養的人。”

  “那么你們接受他的邀請了?”店東問。

  “我們當然接受啦,”阿爾貝答道。“可是我必須聲明一句,放棄牛車和農民打扮這個計划,我是很遺憾的,因為那一定會轟動全城的!要不是有羅斯波麗宮的窗口來補償我們的損失,說不定我還要堅持我們原來那個美妙的計划呢。你怎么想,弗蘭茲?”

  “我同意你的看法,我也是為了羅斯波麗宮的窗口才這樣決定的。”

  提到羅斯波麗宮的兩個位置,弗絲茲便又想起了昨天晚上在斗獸場的廢墟中所竊听到的那一段談話,那個穿披風的無名怪客曾對那勒司斐人擔保要救出一個判了死罪的犯人。

  從各方面來看,弗蘭茲都相信那個穿披風的人就是剛才他在愛根狄諾戲院里見到的那個人,假如真是如此,他顯然是認識他的,那么,他的好奇心也就很容易滿足了。弗蘭茲整夜都夢到那兩次顯身,盼望著早點天亮。明天,一切疑團都可以解開了,除非他那位基督山的東道主有只琪斯的戒指一擦就隱身遁走,要不這一次他可無論如何再也逃不了了。早晨八點鐘,弗蘭茲已起身把衣服穿好了,而阿爾貝因為沒有這同樣的動机要早起,所以仍在酣睡中。弗蘭茲的第一個舉動便是派人去叫旅館老板,老板照常帶著他那卑躬屈節的態度應召而至。

  “請問,派里尼老板,”弗蘭茲問道,“今天按常規不是要處決犯人嗎?”

  “是的,先生,但假如您問這句話的原因是想弄到一個窗口的話,那您可太遲啦。

  “噢,不!”弗蘭茲答道,“我并不是這個意思,而且即使我想去親眼看看那种場面。我也會到平西奧山上去看的,是不是?”

  “噢,我想先生是不愿意和那些下等人混在一起的,他們簡直把那座小山當作天然的戲台啦。”

  “我多半不會去的。”弗蘭茲答道,“講一些消息給我听听吧。”

  “先生喜歡听什么消息?”

  “咦,當然是判了死刑的人數,他們的姓名,和他們怎么個死法了。”

  “巧极了,先生!他們剛剛把‘祈禱單’給我拿了來,才來了几分鐘。”

  “‘祈禱單’是什么?”

  “每次處決犯人的前一天傍晚,各條街的拐角處就挂出木頭牌子來,牌子上貼著一張紙,上面寫著死刑者的姓名,罪名和刑名。這張布告的目的是吁請信徒們作禱告,求上帝賜犯人誠心忏悔。”

  “而他們把這种傳單拿給你,是希望你也和那些信徒們一同禱告是不是?”弗蘭茲說道,心里卻有點不相信。

  “噢,不是的,大人,我和那個貼告示的人說好了的,叫他帶几張給我,象送戲單一樣,那么,假如住在我旅館里的客人想去看處決犯人,他就可以事先了解詳細的情形了。”

  “憑良心說,你真是服務到家了,派里尼老板。”弗蘭茲道。

  “先生,”旅館老板微笑著答道,“我想,我或許可以自夸一句,我決不敢絲毫怠慢,以致辜負貴客惠顧小店的雅意。”

  “這一點,我已經看得夠清楚的啦,我最出色的店家,這就是你体貼客人一個最好的證明,這一定到處給你去宣揚。現在請把這种‘祈禱單’拿一張來給我看看吧!”

  “先生,這再容易不過了,”旅館老板一邊說,一邊打開房間門,“我已經在靠近你們房間的樓梯口上貼了一張。”于是,他把那張告示從牆上撕了下來,交給了弗蘭茲,弗蘭茲讀道:“公告,奉宗教審判廳令,二月二十二日星期三,即狂歡節之第一日,死囚二名將于波波羅廣場被處以极刑。一名為安德烈·倫陀拉,一名為庇皮諾,即羅卡·庇奧立;前者犯謀害罪,謀殺了德高望眾的圣·拉德蘭教堂教士西塞·德列尼先生;后者則系惡名昭彰之大盜羅吉·万帕之党羽。第一名處以錘刑,第二名處以斬刑。凡我信徒,務請為此二不幸之人祈禱,吁求上帝喚醒彼等之靈魂,使自知其罪孽,并使彼等真心誠意忏罪悔過。”

  這和弗蘭茲昨天晚上在斗獸場的廢墟中所听到的完全一樣。告示書上沒一點不同之處。死囚的姓名,他們的罪名,以及處死的方式都和他先前听說的相符。所以,那個勒司斐人多半就是大盜羅吉·万帕,而那個穿披風的人則多半就是“水手辛巴德”。毫無疑問他還在羅馬進行著他的博愛事業,象他以前在韋基奧港和突尼斯一樣。時間在流逝,已經到五點鐘了,弗蘭茲正想去叫醒阿爾貝,忽然看到他已衣冠端整地從他的房間里走出來了,使他大吃一惊。那么,阿爾貝的頭腦里也早已盤旋著狂歡節的种种樂趣了,以致他竟出乎他朋友的意料之外,挺早就离開他的枕頭。

  “現在,派里尼老板,”弗蘭茲向旅館老板說道,“既然我們已經准備好了,你看,我們立刻就去拜訪基督山伯爵行嗎?”

  “當然羅,”他答道。“基督山伯爵一向是起得很早的,我敢擔保他已經起來兩個鐘頭啦。”

  “那么,假如我們馬上就去拜訪他,你真的以為不會失禮嗎?”

  “絕對不會。”

  “既然如此,阿爾貝,假如你已經准備好了的話”

  “完全准備好啦。”阿爾貝說道。

  “那么我們去謝謝那位慷慨的鄰居吧。”

  “走吧。”

  旅館老板領著那兩位朋友跨過了樓梯口。伯爵的房間和他們之間只隔著這么個樓梯口。他拉了一下門鈴,當仆人把門打開時,他就說道,“法國先生來訪。”

  那個仆人很恭敬地鞠了一躬,請他們進去。他們穿過兩個房間,房間里布置新穎,陳設華貴,他們真想不到在派里尼老板的旅館里能有這樣好的房間,最后他們被引進了一間布置得很高雅的客廳里。地板上是最名貴的土耳其地毯,柔軟而誘人的長榻,圈椅和沙發,沙發上堆著又厚又軟的墊子,坐在上面一定是很舒服的。牆壁上很整齊地挂著一流大師的名畫,中間夾雜著古代戰爭名貴的戰利品,房間里每一扇門的前面都懸挂著昂貴的厚厚的門帘。“兩位先生請坐,”那個人說道,“我去通報伯爵閣下一聲,說你們已經來了。”

  說完,他就消失在一張門帘的后面了。當那扇門打開的時候,一架guzla〔意大利文:南斯拉夫達爾馬提亞人使用的一种單弦小提琴。——譯注〕琴的聲音傳到了兩個青年的耳朵里,但几乎立刻就又听不到了,因為門關得很快,只放了一個悅耳的音波進客廳。弗蘭茲和阿爾貝互相以詢問的目光對望了一眼,然后又轉眼望著房間里這些華麗的陳設。這一切似乎愈看愈漂亮。

  “哎,”弗蘭茲對他的朋友說道,“你對于這一切怎么想?”

  “哦,憑良心說,依我看,我們這位鄰居要不是個做西班牙公債空頭成功的證券經紀商,就一定是位微服出游的親王。”

  “噓!”弗蘭茲答道,“這一點我們馬上就可以知道了,他來啦。”

  弗蘭茲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已听到了一扇門打開的聲音,接著,門帘立刻掀了起來,這一切財富的主人翁站在兩個青年的面前。阿爾貝馬上站起來迎上前去,弗蘭茲卻象被符咒束縛住了似的仍舊坐在椅子上。進來的那個人正是斗獸場的怪客,昨天對面包廂里的男人,和基督山島上神秘的東道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