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Finnish  French  Portuguese  Russian  Spanisch 
基督山伯爵.   大仲馬
第21章. 狄布倫島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唐太斯盡管有點頭暈目眩的,而且几乎快要窒息了,他還算頭腦清醒,不時地屏住了他的呼吸。他的右手本來就拿著一把張開的小刀(他原准備隨時乘机逃脫時用的),所以現在他很快地划破口袋,先把他的手臂掙扎出來,接著又掙出他的身体。雖然他竭力想抑脫掉那鐵球,但整個身体卻仍在不斷地往下沉。于是他彎下身子,拚命用力割斷了那綁住他兩腳的繩索,此時他已几乎要窒息了。他使勁用腳向上一蹬,浮出了海面,那鐵球便帶著那几乎成了他裹尸布的布袋沉入了海底。

  唐太斯在海面只吸了一口气,便又潛到了水里,以免被人看到。當他第二次浮出水面的時候,距离第一次沉下去的地方已有五十步了。他看到天空是一片黑暗,預示著大風暴即將來臨了,風在用勁地驅赶著疾馳的浮云,不時的露出一顆閃爍的星星。在他的面前,是一片無邊無際,陰沉可怕的海面,濁浪洶涌,滾滾而來在他的背后,聳立著一座比大海比天空更黑暗的,象一個赤面獠牙似的怪物,它那凸出的奇岩象是伸出來的捕人的手臂。在那塊最高的岩石上,一支火把照出了兩個人影。他覺得這兩個人是在往大海里張望,這兩個古怪的掘墓人肯定已听到了他的喊叫聲。唐太斯又潛了下去,在水下停留了很長一段時間。他從前就很喜歡潛泳,他過去在馬賽燈塔前的海灣游泳的時候,常常能吸引許多觀眾,他們一致稱贊他是港內最好的游泳能手。當他重新露出頭來的時候,那火光已不見了。

  必須确定一下方向了。蘭頓紐和波米琪是伊夫堡周圍最近的小島,但蘭頓紐和波米琪是有人居住的,大魔小島也是如此。狄波倫或黎瑪最安全。這兩個島离伊夫堡有三哩路,唐太斯決定游到那儿去。但在黑夜里他怎樣來辨別方向呢?這時,他看到了伯蘭尼亞燈塔象一顆燦爛的明星閃爍在他前面。假如這個燈光在右面,則狄布倫島應左面,所以他只要向左轉就能找到它。但我們已經說過,從伊夫堡到這個島至少有三哩路。在獄中的時候,法利亞每見他顯出萎靡不振,無精打采的樣子時,就常常對他說:“唐太斯,你可不能老是這個樣子。要是你不好好地鍛煉身体,你就是逃了出去体力不支也會淹死的。”在海浪劈頭打來的時候,這些話又在唐太斯的耳邊響了起來,他使勁划起水來,以此看看自己是否真的体力不支。他很高興地看到長期的牢獄生活并未奪去他的力量,他以前常常在海的怀抱里象一個孩子似的嬉戲,而現在他仍是這方面的老手。

  恐懼是一個無情的追逐者,它迫使唐太斯加倍用力。他側耳傾听,想听听有沒有什么聲音傳來。每次浮出浪峰時,他的目光就向地平線上搜索一下,努力透過黑暗望出去。每一個較高的浪頭都象是一只來追赶他的小船,于是他就使足了勁拉開了他和小船之間的距离,但這樣反复做了几次以后,他的体力便消耗得很厲害。他不停地向前游去,那座可怕的城堡漸漸地消失在黑暗里了。他雖看不清它的模樣,但卻仍能感覺到它的存在。

  一小時過去了,在這期間,因獲得了自由而興奮不已的唐太斯,不斷地破浪前進。“我來算算看,”他說,“我差不多已游了一小時了,我是逆風游的,速度不免要減慢,但不管怎樣,要是我沒弄錯方向的話,我离狄布倫島一定很近了。但要是我弄錯了呢?”他渾身打了個寒顫。他想浮在海面上休息一下,但海面波動得太猛烈,無法靠這种方法來休息。

  “好吧,”他說,“我就游到精疲力盡為止,游到雙臂麻木,渾身抽筋,然后淹死算了。”于是他孤注一擲,使出全身力气。

  突然間,他覺得天空似乎更黑更陰沉了,稠密的云塊向他頭頂上壓了下來,同時,他感到膝蓋一陣劇痛。他的想象力告訴他自己已中了一顆子彈,一剎那間,他就會听到槍聲,然而并沒有槍聲。他伸出手,覺得有個東西擋住了他,于是他伸出腳去,碰到了地面,這時他才看清了自己錯當成烏云的那個東西了。

  在他的面前,聳立著一大堆奇形怪狀的岩石,活象是經過一場猛烈的大火之后凝固而成的東西。這就是狄布倫島了。唐太斯站起身來,向前走了几步,邊感謝上帝邊直挺挺地在花崗石上躺了下來,此刻他覺得睡在岩石上比睡在最舒适的床上還要柔軟。然后,也不管風暴肆虐,大雨傾注他就象那些疲倦到了极點的人那樣沉入了甜蜜的夢鄉。一小時以后,愛德蒙被雷聲惊醒了。此時,大風暴正以雷霆万鈞之勢在奔馳,閃電一次次划過夜空,象一條渾身帶火的赤煉蛇,照亮了那渾沌洶涌的浪潮卷滾著的云層。

  唐太斯沒有弄錯,他已到達了兩個小島中的一個,這里的确是狄布倫島。他知道這個地方是草木不生,無處隱藏的,但如果海能稍微平靜一些,他就要重新跳到海水里去,再游到黎瑪島去,那儿雖也和這儿一樣荒無人煙,但地方比較大,因此也較容易藏身。

  一塊懸空的岩石成了他暫時栖身之處,他剛躲到它的黑面,大風暴就又以排山倒海之勢扑來。愛德蒙覺得他身下的岩石都在抖動,凶猛的波浪沖到花崗岩上,濺了他一身的水。他雖然已很安全,卻在這耀眼的雷電交加之中一直感到頭暈目眩。他似乎覺得整個島都在腳下顫抖,象一艘拋了錨的船在斷纜以后被帶入了風暴的中心。這時他想起自己已有二十四小時沒吃東西了。他伸出手去,貪婪地捧著積存在岩洞里的雨水喝著。

  當他站起身來的時候,一道閃電划破了天空,驅走了黑暗,直射到了上帝燦爛的寶座腳下。借著這道電光,唐太斯看到,在黎瑪島和克羅斯里海角之間,离他不到一哩遠的海面上,有一艘漁船,象一個幽靈似的,正被風浪擺弄著,從浪峰跌入浪谷。一秒鐘以后,他又看到了它,而且更近了。唐太斯用盡力气大喊,想警告他們將有触礁的危險,但他們自己已發覺了。又一閃電使他看到有四個人緊緊地抱住了折斷的桅杆和帆索,而第五個人則緊抱著那破裂的舵輪。

  他看到的那些人無疑也看到了他,因為狂風把他們的喊叫聲帶到了他的耳朵里。在那折斷的桅杆上,有一張裂成碎片的帆還在飄著。突然間,那條挂帆的繩索斷了,那張帆便象一只大海鳥似的消失在夜的黑暗里了。与此同時,他听到了一聲猛烈的撞擊聲,接著痛苦的呼救聲傳進了他的耳朵里。在岩石頂上的唐太斯借閃電的光看到那艘帆船撞成了碎片,在碎片之中,又看到了神色絕望的人頭和伸向天空的手臂。接著一切又都被黑暗所吞沒。那副悲慘的景象象閃電一樣瞬間而過。

  唐太斯冒著粉身碎骨的危險奔下岩石。他側耳傾听,盡力四下里張望,但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沒有人在掙扎呼叫,只有風暴還在肆虐。又過了一會儿風漸漸平息了,大片灰色的云層向西方卷去,藍色的蒼穹顯露了出來,上面點綴著明亮的星星。不久,地平線上現出了一道紅色的長帶,波浪漸漸變成了白色,一道亮光掠過海上面,把吐著白沫的浪尖染成了金黃色。白天來臨了。

  唐太斯默默地,一動不動地站著,面對著這壯麗的景觀。

  他又向城堡那個方向望去,望望海,又望望陸地。那陰森的建筑聳立在大海的胸膛上,帶著龐然大物的那种庄嚴顯赫的神態,似乎面對著万物一樣。這時大約已經五點鐘了。海面愈來愈平靜了。

  “在兩三小時以內,”唐太斯想道,“獄卒會到我的房間里去發現我那可怜的朋友的尸体,認出他來,又找不到我,就會發出呼叫。于是他們就會發現,接著就會詢問那兩個把我拋入海的人,而他們一定听到了我的喊叫聲。于是滿載著武裝士兵的小艇就會來追赶那不幸的逃犯。他們會鳴炮向每一個沿海居民警告,叫他們不要庇護一個走投無路,赤身裸体,饑寒交迫的人。馬賽的警察會在海岸上搜索,而監獄長則會從海上來追赶我。我又冷又餓,甚至連那把救命的小刀都丟了。噢,我的上帝呀,我受苦真是受夠啦!可怜可怜我吧,救救我吧,我已毫無辦法啦!”

  唐太斯由于精疲力盡,腦子昏沉沉的,正當他焦慮地望著伊夫堡那個方向時,他突然看到在波米琪島的盡頭,象一只鳥儿掠過海面,出現了一艘小帆船,只有水手的眼睛才能辨認出它是一艘熱那亞獨桅帆船。它從馬賽港出發向海外疾駛,它那尖尖的船頭正破浪而來。“啊!”愛德蒙惊叫道,“再過半小時我就可以登上那艘船了,只要我不被盤問、搜索、被押回馬賽!我該怎么辦呢?我編個什么故事好呢?這些人假裝在沿海做貿易,實際上都是走私販子,他們可能會出賣我的,以此來表示他們自己是好人。我該等一下。但我已不能再等了,或許城堡里還未發現我已經失蹤了。我可以冒充昨天晚上沉船上的一個水手。這個故事不會顯得荒唐可笑,也不會有人來拆穿我的。”

  唐太斯一邊想著,一邊向那漁船撞破的地方張望了一下,這一看不由得使他吃了一惊。岩石尖上正挂著一頂水手的紅帽子,岩的腳下漂浮著一塊風帆船龍骨的碎片。唐太斯頓時拿定了主意。他急忙向帽子游過去,把它戴在自己頭上,又抓住一塊龍骨的碎片,然后盡力向那帆船航行的路線橫截過去。

  “我有救了!”他喃喃地說,這個信念恢复了他的力量。

  愛德蒙很快就發覺,那艘帆船頂著風,正在伊夫堡和蘭尼亞燈塔之間搶風斜駛。一時間,他怕那帆船不沿岸航行,而徑自駛出海去。但他不久就從它行駛的方向上看出象大多數到意大利的船一樣,它也想從杰羅斯島和卡接沙林島之間穿過去。總之,他和帆船正慢慢地在接近,只要它再往岸邊靠近一些,帆船就會接近到离他四分之一哩以內了。他浮出水面上,做出痛苦求救的信號,但船上沒有人看到他,船又轉了一個彎。唐太斯本來可以大聲喊叫的,但他想到他的喊叫聲會被風吞沒的,這時他很慶幸自己預先想到,抱住了這塊龍骨,要是沒有它,他也許堅持不到登上那艘船的,而且如果船上的人沒有看到他,船就過去了的話,那他就再也不能游回岸上了。

  唐太斯雖然几乎可以肯定那艘獨桅船的航行路線,并懸著一顆心注視著它,直到它又向他折回來。于是他朝著那船游去。但還沒等到他靠近它,那艘帆船又改變了方向。他拚命一跳,半個身子露出了水面,揮動著他的帽子,發出水手所特有的一聲大喊。這一次,他不但被看見,而且被听到了,那艘獨桅船立刻轉舵向他駛來。同時,他看到他們把小艇放了下來。不一會儿,只見兩個人划著小艇,迅速地向他駛來。唐太斯覺得那條橫木現在對他沒用了,就放棄了它,然后用力游著向他們迎上去。但他過高地估計了自己的力量,他這時才覺得那條橫木對他是如何的有用。他的手臂漸漸地僵硬了,兩條腿也難以動彈,他几乎喘不過气來了。

  他又大叫了一聲,那兩個水手更加用力,其中一個用意大利語喊道:“挺住!”

  這兩個字剛傳到他的耳朵里,一個浪頭猛地向他打來,把他淹沒了,他又浮出水面,象一個人快要溺死時那樣拚命胡亂划動著,發出第三聲大喊,然后他就覺得自己在往下沉,就象那要命的鐵球又綁到了他的腳上一樣。水沒過了他的頭,透過水,他看到一方蒼白的天和黑色的云塊。一陣猛烈的掙扎又把他帶到水面上。他覺得好象有人抓住了他的頭發,但他什么也看不到了,什么也听不到了。他昏了過去。

  當唐太斯重新睜開眼的時候,發現自己已在獨桅船的甲板上了。他最關切的事,便是要看看他們航行的方向。他們正在迅速地把伊夫堡拋在后面。唐太斯實在疲乏极了,以致他所發出的那聲歡呼被錯認為一聲痛苦的呻吟。

  我們已經說過,他躺在甲板上。一個水手正在用一塊絨布摩擦他的四肢;另一個,他認出就是那個喊“挺住!”的人,此時他正拿著一滿瓢甜酒湊到他的嘴邊;第三個人是一個老水手,他既是掌舵的又是船長,他正同情地注視著他,臉上帶著人們常有的那种自己雖在昨天逃過了災難,說不定災難明天又會降臨的那种表情。几滴朗姆酒使年輕人衰弱的心髒重新興奮起來,而他四肢也因受到了按摩而重新恢复了活力。

  “你是什么人?”船長用很蹩腳的法語問道。

  “我是,”唐太斯用蹩腳的意大利語回答說:“一個馬耳他水手。我們是從錫接丘茲裝谷物來的。昨天晚上我們剛到摩琴海岬遇到了風暴,我們的船就在那個地方触焦沉沒了。”

  “你剛才是從哪儿游過來的?”

  “就是從那些岩石那里游過來的,算我運气好,我當時攀住了塊岩石,而我們的船長和其他的船員都死了。我想我是唯一幸存的。我看到了你們的船,我是怕留在這個孤島上餓死,所以我就抱住一塊破船上的木頭游到你們船上來。你們救了我的命,我謝謝你們,”唐太斯又說道,“要不是你們中的一個水手抓住我的頭發,我早已經完了。”

  “那是我呀,”一個外貌誠實直爽的水手說道,“真是千鈞一發,因為你正在往下沉呢。”

  “是啊,”唐太斯答道,并伸出手去,“我再一次謝謝你。”

  “說真的,我剛才有點猶豫呢,”水手回答說,“你的胡子有六英寸長,頭發也尺把長,看上去不象個好人,倒象個強盜。”

  唐太斯想起來了,他自從進了伊夫堡以后就沒有剪過頭發,刮過胡子。

  “是這樣,”他說,“有一次遇險時,我曾向寶洞圣母許過愿,十年不剃頭發不刮胡子,只求在危難之中救我的命,今天我許的愿果然應驗了。”

  “我們現在把你怎么辦呢?”船長說道。

  “唉!隨便你們怎么都行。我們的船沉了,船長死了。我雖然一個人逃出了一條命。不過我是一個好水手,你們在第一個靠岸的港口讓我下去好了。我相信一定能在一艘商船上找到一份工作的。”

  “你對地中海熟悉嗎?”

  “我從小就在那里航行。”

  “那些最出名的港口你都熟悉嗎?”

  “沒有几個港口是我不能閉著眼睛駛進駛出的。”

  “我說,船長,”那個對唐太斯喊“挺妝的水手說道,“假如他所說的話是真的,那么為什么不把他留下來呢?”

  “那得看他說的是不是真話,”船長面帶疑慮的說道。“象他現在這樣可怜巴巴的樣子,說得好听,誰知道。”

  “我干起來比我說得更好,”唐太斯說道。

  “那我們瞧吧。”對方微笑著回答道。

  “你們到哪儿去?”唐太斯問。

  “到里窩那。”

  “那么,你們為什么老會是這么折來折去而不靠前側風直駛呢?”

  “因為這樣我們就會直接撞到里人翁島上去了。”

  “你們會在离岸二十尋〔一尋約等于一·六二米〕開外的地方通過的。”

  “那你就去掌舵吧,讓我們來看看你的本事。”

  年輕人接過舵把,先輕輕用力一壓,船就隨之而轉,他看出這雖說不是一艘一流的帆船,但尚可操縱如意,于是他喊道:“准備扯帆!”

  船上的四個水手都跑去遵命行事,船長站著一邊旁觀。

  “把繩索拉直!”唐太斯又喊道。

  水手們即刻服從。

  “拴索!”

  這個命令也被執行了。果然正如唐太斯所說的,船的右舷离岸二十尋的地方擦了過去。

  “好樣的!”船長高興地大喊道。

  “好樣的!”水手們跟著叫喊起來,他們都惊奇地望著這個人,這個人的目光里又充滿了智慧,身体又恢复了活力,他們已不再怀疑他身上所具備的素質了。“你看,”唐太斯离開舵把說,至少在這次航行中。“我對你們還是有點用處的。假如你到了里窩那以后不要我了,可以把我留在那儿。等我領到第一筆薪水就來償還你們借給我的衣服和伙食費。”

  “哦,”船長說,“我們是沒有問題的,只要你的要求合理就行了。”

  “只要你給我和你的伙計同樣的等遇,那么事情就算決定了。”唐太斯答道。

  “這不公平,”那個救唐太斯的水手說,“因為你比我們懂得多。”

  “你這是怎么啦,雅格布?”船長說道。“要多要少,這是人家的自由嘛。”

  “不錯,”雅格布答道,“我只多出一件襯衫和一條褲子。”

  “這些對我就足夠了,”唐太斯插進來說。“謝謝你,我的朋友。”

  雅格布竄下艙去不久就拿著那兩件衣服爬了上來,唐太斯帶著說不出的快樂穿了起來。

  “現在,你還需要什么別的嗎?”船長問道。

  “一片面包,再來一杯我嘗過的那种好酒,因為我好長時間沒吃東西啦。”的确是,他已有四十個小時沒吃任何東西了。

  面包拿來了,雅格布把那只酒葫蘆遞給他。“打壓舵!”船長對舵手喊道。唐太斯一面也向那個方向看,一面把酒葫蘆舉到了嘴邊,但他的手突然在半空中停住了。

  “咦!伊夫堡那邊出了什么事啦?”船長說。

  吸引唐太斯注意的,是伊夫堡城垛頂上升起了小團白霧。

  同時,又隱約听到了一聲炮響。水手們都面面相覷。

  “那是什么意思?”船長問。

  “伊夫堡有一個犯人逃走了,他們在放示警炮。”唐太斯回答。船長瞥了他一眼,只見他已把甜酒湊到了唇邊,神色非常鎮定地正在喝酒,所以船長即使有一點怀疑也因此而打消了。

  “這酒好厲害。”唐太斯一邊說著,一邊用他的短袖抹著額頭上的汗。

  “管它呢,”船長注視著他,心里說道,“就算是他,那也好,因為我畢竟得到了一個少有的老手。”

  唐太斯借口說疲倦了,要求由他來掌舵。舵手很高興能有机會松一松手,就望望船長,后者示意他可以把舵交給新來的伙伴。唐太斯于是就能時時注意到馬賽方向的動靜了。

  “今天是几號?”他問坐在身邊的雅格布。

  “二月二十八。”

  “哪一年?”

  “哪一年!你問我哪一年?”

  “是的,”年輕人回答說,“我問你今年是哪一年?”

  “你連現在是哪一年忘了嗎?”

  “昨天晚上我受的惊嚇太大了。”唐太斯微笑著回答,“我的記憶力几乎都喪失了。我是問你今年是哪一年。”

  “一八二九年。”雅格布回答。唐太斯自被捕那天起,已過了十四年了。他十九歲進伊夫堡,逃走的時候已是三十三歲了。

  他的臉上掠過了一個悲哀的微笑。心想,過了這么多年不知究竟怎么樣了,她一定以為他已經死了吧。接著他又想到了那三個使他囚禁了這么久,使他受盡了痛苦的人,他的眼睛里射出了仇恨的光芒。他又重溫了在獄中立下的向對騰格拉爾,弗爾南多和維爾福報仇雪恨的誓言,不達目的誓不罷休。這個誓言不再是一個空洞的威脅,因為地中海上最快速的帆船追不上這只小小的獨桅船,船上的每一片帆都鼓滿了風,直向里窩那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