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Finnish  French  Portuguese  Russian  Spanisch 
基督山伯爵.   大仲馬
第20章. 伊夫堡的墳場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借著從窗口透進來的一線蒼白微弱的光線,可以看到床上有一只平放著的粗布口袋,在這個大口袋里,直挺挺地躺著一個長而僵硬的東西。這個口袋就是法利亞裹尸布,正如獄卒所說的,這的确不值几個錢。就這樣一切都結束了。在唐太斯和他的老朋友之間,已有了一重物質的分离。他再也看不到那一雙睜得大大的,仿佛死后仍能看見的眼睛了;他再也不能緊握那只曾為他揭開事實真相的靈巧的手了。法利亞,這位与他曾長期親密相處的有用的好伙伴,已不再呼吸了。他在那張可拍的床上坐了下來,陷入了一种憂郁,迷憫的狀態之中。

  孤零零的!他又孤零零的一個人了,他覺得自己重又陷入了孤寂之中!再也看不到那個唯一使他對生命尚有所留戀的人了,再也听不到他的聲音了!他還不如也象法利亞那樣,不惜通過那道痛苦的死亡之門,去向上帝追問人生之謎的意義呢?自殺的念頭,曾一度被他的朋友從他的思想中逐出,神甫活著的時候,他的面前,唐太斯便不去想這事了,現在當著他的尸体,那個念頭又象個幽靈似的在他面前出現了。“假如我死了,”他說,“我就可以到他所去的地方,一定可以找到他。但怎么個死法呢?這倒不難,”他痛苦地笑著繼續說道,“我只要呆在這儿,誰第一個來開門,我就向他沖上去,掐死他,這樣他們就會把我絞死的。”

  人在极度悲痛之中,猶如在大風暴里是一樣,兩個高峰之間必是形成低谷,唐太斯這時也從這种自暴自棄的念頭前退了回來,突然從絕望轉變成了一种強烈的求生和自由的愿望。

  “死!噢,不!”他喊道,“現在還不能死,你已經活了這么久,受這么長時間的苦!几年前,當我存心想死的時候去死了,或許還好些,但現在這樣去做,就等于自己屈服了,承認自己的苦命了。不,我要活,我要斗爭到底,我要重新去獲得被剝奪了的幸福。我不能死,在死以前,我還有几個仇人要去懲罰,誰知道呢,也許還有几個朋友要報答呢。眼下,他們要把我忘在這里,我只能象法利亞一樣离開我的地牢了。說到這里,他愣住了,坐在那儿一動不動,眼睛一眨不眨,好象突然有了一個极其惊人的想法。突然,他猛地站起身來,用手扶住額頭,象是頭暈似的。他在房間里轉兩三圈,又在床前站住了、”啊!啊!

  “他自言自語地說,”是誰使我有這個想法的?是您嗎,慈悲的上帝?既然只有死人才能自由地從這里出去那就讓我來裝死吧!”

  他不容自己有片刻時間來考慮這個,因為如果他仔細去想的話,他這种決心也許會動搖的。他彎身湊到那個可拍的布袋面前,用法利亞制造的小刀將它割開,把尸体從口袋里拖出來,再把它背到自己的地牢里,把它放在自己的床上,把自己平常戴的破帽子戴在他頭上,最后吻了一次那冰冷的額頭,几次徒勞地試著合上仍然睜著的眼睛,把他的臉面向牆壁,這樣,當獄卒送晚餐來的時候,會以為他已經睡著了,這也是常事,然后他又返回地道,把床拖過來靠住牆壁,回到那間牢房里從貯藏處拿出針線,脫掉他身上破爛的衣衫,以便使他們一摸就知道粗糙的口袋里的确是裸体的尸身,然后他鑽進了口袋里,按尸体原來的位置躺下又從里面把袋口縫了起來。

  假如不巧獄卒此時進來,或許會听到他心跳的聲音。他本來可以等到晚上七點鐘的,那次查看過后再這樣做的,但他怕監獄長改變臨時決定,提前把尸体搬走,這樣的話,他最后的希望也就破滅了。現在,不管怎樣,他決心已定,希望此舉能成功。假如在搬運的途中,被掘墓人發覺他們所抬的不是一具尸体而是一個活人,唐太斯則不等人們回過神來,就用小刀把口袋從頭到底划破,乘他們惊惶失措的時候逃走。如他們想來捉他,他就要動用刀子了。假如他們把他扛到了墳場,把他放進了墳墓里,他就讓他們在他的身上蓋土,因為夜里,只要那掘墓人一轉身,他就可以從那松軟的泥土里爬出來逃走。他希望所蓋的泥土不要太重,使他受不了。假如不幸,那泥土太重的話,他就會被壓在里面,不過那樣也好,也可一了百了。唐太斯從昨天晚上起就不曾吃過東西,也不覺得饑渴,他現在也沒此感覺。他現在的處境太危險了,不容他有時間去想別的事。

  唐太斯遇到的第一個危險就是:當獄卒在七點鐘給他送晚餐來的時候,也許會發覺他的掉包計。幸而,以往有二十多次,為了怕麻煩或是因為疲倦,唐太斯曾這樣躺在床上等獄卒來的。每當這時,獄卒就把他的面包和湯放在桌子上,然后一言不發的走了。這次,獄卒或許不會象往常那樣沉默,他或許會同唐太斯講話,而當看到他不回答時,或許會走到床邊去看看,這樣可就全露餡了。

  七點鐘來臨的時候,唐太斯那顆緊張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他把一只手按在心上,想壓住它的劇跳,另一只手則不斷地去擦額頭上的冷汗。他不時地渾身打顫,心在緊縮著,象是被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似的。此時,他覺得自己快要死了。可是,一小時一小時過去了,監獄里毫無動靜,唐太斯知道他已逃過了第一關,這是一個好兆頭。終于,大約就是監獄長指定的那個時間,樓梯上響起了腳步聲。愛德蒙知道關鍵的時刻到了,他鼓起全部的勇气,屏住呼吸,他真希望能同時屏住脈搏急促的跳動。

  腳步在門口停了下來。那是兩個人的腳步聲,唐太斯猜測這是兩個掘墓人來抬他了。這個猜測不久便被證實了。因為听到了他們放擔架時所發出的聲音。門開了,唐太斯的眼睛透過粗布看到了隱隱約約的亮光。他看到兩個黑影朝他的床邊走過來,還有一個人留在門口,手里舉著火把。這兩個人分別走到床的兩頭,各人扛起布袋的一端。

  “這個瘦老頭子還挺重的呢,”抬頭的那個人說道。

  “据說人的骨頭每年要增加半磅哩。”另外那個抬腳的人說。

  “你綁上了沒有?”第一個講話的人問道。

  “何必增加這么多重量呢?”那一個回答說,“我們到了那儿再綁好啦。”

  “對,你說得對。”他的同伴回答道。

  “干嗎要捆綁呢?”唐太斯暗自問道。

  他們把所謂的死人放到了擔架上。愛德蒙為了裝得象個死人,故意把自己挺得硬棒棒地,于是由那舉火把的人引路,這一隊人就開始走上樓梯。突然間,唐太斯呼吸到了夜晚新鮮寒冷的空气,他知道這是海灣邊冷燥的西北風。這种突然的感触,真使他悲喜交集,抬擔架者向前走了二十多步,就停了下來,把擔架放在地上。其中的一個走開了,唐太斯听到了他的皮鞋在石板道上響聲。

  “我到哪儿了?”他自問道。

  “真的,他可真是不輕呵!”站在唐太斯旁邊的那個人邊說邊在擔架邊上坐了下來。唐太斯的第一個沖動就是想逃走,但幸而他克制住了。

  “照著我,畜生,”那個人又說,“不然我就看不到要找的東西啦。”舉火把的那個人听從了他,盡管對主說話的口吻不太客气。

  “他在找什么?”愛德蒙想。“或許是鏟子吧。”

  一聲滿意的叫喊聲表示那掘墓人已找到了他要找的東西。“在這儿,”他說,“真不容易。”

  “對呀,”另一個回答說,“就是多等一會儿也不費你什么的。”

  說完,那人向愛德蒙走來,后者听到他的身旁放下了一件很重很結實的東西,同時他的兩腳突然被使勁地綁上了一條繩子。

  “喂,你綁好了沒有?”旁觀的那個掘墓人問道。

  “綁好啦,很緊呢。”那一個回答道。

  “那么走吧。”于是擔架又被抬了起來,他們繼續向前走去。又走了五十多步的路,便停下來去開門,然后又向前走去。

  在他們走著的時候,波濤沖激成堡下岩石所發出的聲音清晰地傳到了唐太斯的耳朵里。

  “這鬼天气!”其中的一個說道,“今夜里泡在海里可是滋味。”

  “是啊,神甫可要渾身濕個透啦。”另一個說,接著就一聲大笑。唐太斯不大懂他們開這個玩笑是什么意思,他直覺得頭發都豎起來了。

  “好,我們總算到啦。”他們之中的一個說道。

  “走遠一點!走遠一點!”另外那一個說。“你知道上一個就在這儿停的,結果撞到岩石上,躺在了半山腰里,第二天,監獄長怪我們都是些偷懶的家伙。

  他們又向上走了五六步,然后唐太斯覺得他們把他抬起來了,一個抬頭,一個抬腳,把他蕩來蕩去。”一!“兩個掘墓人一齊喊道,“二!三,走吧!”接著,唐太斯就覺得自己被拋入了空中,象只受傷的鳥穿過空气層,然后直往下掉,以一种几乎使他的血液凝固的速度往下掉。有重物拖著他,加快了他下降的速度,但他仍覺著下落的時間似乎持續了一百年。終于,隨著可怕的一聲巨響,他掉進了冰冷的海水里,當他落入水中的時候,他不禁發出了一聲尖銳的惊叫,但那聲喊叫立刻被淹沒有浪花里了。

  唐太斯被拋進了海里,他的腳上綁著一個三十六磅重的鐵球,正把他拖向海底深處。大海就是伊夫堡的墳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