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Finnish  French  Portuguese  Russian  Spanisch 
基督山伯爵.   大仲馬
第116章. 寬恕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第二天,騰格拉爾又餓了,那間黑牢的空气不知為什么會讓人這么開胃。那囚徒本來打算他這天不必再破費,因為,象任何一個會打經濟算盤的人一樣,他在地窖的角落里藏起了半只雞和一塊面包。但剛吃完東西,他就覺得口渴了,那可是在他的意料這外的。但他一直堅持到他的舌頭粘在上顎上,然后,他再也不能堅持下去了,他大喊起來。守衛的打開門,那是一張新面孔。他覺得還是与他的相識做交易比較好一些,便要他去叫庇皮諾。

  “我來啦,大人,”庇皮諾帶著急切的表情說,騰格拉爾認為這种急切的表情對他有利的。“您要什么?”

  “要一些喝的東西。”

  “大人知道羅馬附近的酒可是貴得很哪。”

  “那么給我水吧。”騰格拉爾喊道,极力想避開那個打擊。

  “哦,水甚至比酒更珍貴,今年的天气是這樣的旱。”

  “得了,”騰格拉爾說,“看來我們又要兜那個老圈子啦。”

  他的臉上帶著微笑,希望把這件事情當作一次玩笑,但他額角上卻已經汗涔涔地了。“來,我的朋友,”看到他的話并沒有在庇皮諾身上引起什么反應,他又說,“你不會拒絕給我一杯酒的吧?”

  “我已經告訴過大人了,”庇皮諾嚴肅地答道,“我們是不零賣的。”

  “嗯,那么,給我一瓶最便宜的吧。”

  “都是一樣的价錢。”

  “要多少?”

  “兩万五千法郎一瓶。”

  “說吧,”騰格拉爾用痛苦的口吻喊道,“就說你們要敲詐得我一文不名,那比這樣零零碎碎的宰割我還更痛快些。”

  “沒准儿這正是頭儿的意思。”

  “頭儿!他是誰?”

  “就是前天帶您去見的那個人。”

  “他在哪儿?”

  “就在這儿。”

  “讓我見見他。”

  “當然可以。”

  一會儿,羅吉·万帕便出現在騰格拉爾的面前了。

  “閣下,你就是帶我到這儿來的那些人的首領嗎?”

  “是的,大人。”

  “你要我付多少贖金?”

  “哦,說實話,就是您帶在身邊的那五百万。”

  騰格拉爾的心里感到一陣可怕的劇痛。“以前我雖有大筆的財產,”他說,“現在卻只剩下這一筆錢了。如果你把這筆錢都拿走,就同時拿了我的命吧。”

  “我們不准備使您流血。”

  “誰給你們下的命令?”

  “我們所服從的那個人。”

  “那么你也服從那個人的嗎?”

  “是的,是一位首領。”

  “我听說,你就是首領,但另有一個人是我的首領。”

  “而那位首領,——他可是也听誰指揮的嗎?”

  “是的。”

  “他听誰的指揮?”

  “上帝。”

  騰格拉爾想了一會儿。“我不懂你的意思。”他說。

  “有可能。”

  “是你的首領要你這樣對待我的嗎?”

  “是的。”

  “他的目的是什么?”

  “我一點都不知道。”

  “我的錢包都要被掏空了呀。”

  “大概會的。”

  “好,”騰格拉爾說,“給你一百万怎么樣?”

  “不行。”

  “兩百万呢?三百万?四百万?來,四百万哪?條件是你放我走。”

  “值五百万的東西您為什么只給我四百万呢?銀行家閣下,您這么殺价我買在不懂。”

  “都拿去吧,那么統統都拿去吧,我告訴你,連我也殺了吧!”

  “好了,好好,別生气。這樣會刺激你的血液循環,使血液循環的加速,這樣會產生一個每天需要一百万才滿足的胃口。您還是經濟一點儿吧。”

  “但到我沒有錢付給你們的時候,又怎么樣呢?”騰格拉爾絕望地問。

  “那時您必須挨餓。”

  “挨餓?”騰格拉爾說,他的臉色發白起來。

  “大概會的。”万帕冷冷地回答。

  “但你不是說你不想殺死我的嗎?”

  “是的。”

  “可是你怎么又想讓我餓死?”

  “那是另一回事了。”

  “那么,你們這些混蛋!”騰格拉爾喊道,“我決不會讓你們的陰謀得逞!我情愿馬上就死!你們可以拷打我、虐待我、殺死我,但你們再也得不到我的簽字了!”

  “悉听尊便。”万帕說著就离開了地窖。

  騰格拉爾狂怒地把自己往羊皮床上一擱。這些家伙是些什么人呢?那個躲在幕后的首領是誰呢?為什么旁人都可以出了贖金就釋放,惟有他卻不能這么辦呢?噢,是的,這些殘酷的敵人既然用這無法理解的手段來迫害他,那么,迅速的突然的死去,可算是一种報复他們的好方法。死?在騰格拉爾的一生中,這大概是他第一次帶著恐懼和希望的矛盾想到死。這時,他的目光停留在一個毫不留情的幽靈身上,這個幽靈深藏在每個人的內心中,而且隨著每次的心跳一遍遍地說道:“你要死了!”

  騰格拉爾象一頭被圍捕的野獸。野獸在被追逐的時候,最初是飛逃,然后是絕望,最后,憑著絕望所刺激出來的力量,有時也能絕處逢生。騰格拉爾尋思著逃脫的方法,但四壁都是實心岩石,地窖惟一的出口處有一個人坐在那儿看書,那個人的后面還不斷地有帶槍的人經過。他那不簽字的決心持續了兩天,兩天以后,他出了一百万買食物。他們送來一頓丰美的晚餐,拿走一百万法郎的支票。

  從這時起,那不幸的囚犯干脆听天由命了。他已受了這樣多的痛苦,他決定不讓自己再受苦,什么要求他都肯答應了,在他象有錢的時候那樣大吃大喝地享受了十二天以后,他算一算賬,發覺他只剩下五万法郎了。于是這個囚犯發生了一种奇怪的反應。為了保住剩下的五万法郎。他宁愿再去受饑餓的折磨也不肯放棄那筆錢。有一線瀕于瘋狂的希望在他眼前閃爍。早就把上帝拋在腦后的他,這時又想起了上帝。上帝有時會創造奇跡的,教皇的巡官或許會發現這個該死的洞窟,把他釋放出去,那時他就還可以用剩下五万法郎,保證他此后不致挨餓。他祈禱上帝讓他保存這筆錢,他一面祈禱一面哭泣。三天就這樣過去了,在這三天里面,即使他的心里并沒有想到上帝,但他的嘴巴上總老是挂著上帝的名字。有時他神志昏迷,好象看見一個老人躺在一張破床上,那個老人也已餓得奄奄一息了。

  到第四天,他已餓得不成人形而是一具活尸了。他撿完了以前進餐時掉在地上的每一顆面包屑,開始嚼起干草來了。

  然后他懇求庇皮諾,象懇求一個守護神似的向他討東西吃,他出一千法郎向他換一小塊面包。但庇皮諾不理他。到第五天,他掙扎著摸到地窖的門口。

  “你難道不是一個基督徒嗎?”他支撐著起來說:“你們忍心看著一個在上帝面前与你同是兄弟的人死去嗎?我的朋友,我當年的朋友呀!”他喃喃地說,臉貼到地上。然后他絕望地站起來,喊道,“首領!首領!”

  “我在這儿,”万帕立刻出現,說,“您想要什么?”

  “把我最后的一個金幣拿去吧!”騰格拉爾遞出他的皮夾,結結巴巴地說,“讓我住在這個洞里吧。我不再要自由了,我只要求讓我活下去!”

  “那么您真的感到痛苦了?”

  “哦,是的,是的,我痛苦极了!”

  “可是,還有人比您受過更大的痛苦。”

  “我不相信。”

  “有的,想想那些活活餓死的人。”

  騰格拉爾想到了他在昏迷狀態時所見的那個躺在床上呻吟的老人。他以額撞地,也呻吟起來。“是的,”他說,“雖有人比我痛苦,但他們至少是殉道而死的。”

  “你忏悔了嗎?”一個庄嚴低沉的聲音問道。騰格拉爾听了嚇得頭發根都直豎起來。他睜大衰弱的眼睛竭力想看清眼前的東西,在那強盜的后面,他看見一個人裹著披風站在石柱的影陰里。

  “我忏悔什么呢?”騰格拉爾結結巴巴地說。

  “忏悔你所做過的坏事。”那個聲音說。

  “噢,是的!我忏悔了!我忏悔了!”騰格拉爾說,他用他那瘦削的拳頭捶著他的胸膛。

  “那么我寬恕你。”那人說著就摔下他的披風,走到亮光里。

  “基督山伯爵!”騰格拉爾說,饑餓和痛苦使他的臉色蒼白,恐懼更使他面如土色了。

  “你弄錯了,我不是基督山伯爵!”

  “那末你是誰呢?”

  “我就是那個被你誣陷、出賣和污蔑的人。我的未婚妻被你害得過著屈辱的生活。我橫遭你的踐踏,被你作為升官發財的墊腳石,我的父親被你害得活活餓死,——我本來也想讓你死于饑餓。可是我寬恕了你,因為我也需要寬恕。我就是愛德蒙·唐太斯。”

  騰格拉爾大叫一聲,摔倒在地上縮成一團。

  “起來吧,”伯爵說,“你的生命是安全的。你的那兩個同伴可沒有你這樣幸運,一個瘋了,一個死了。留著剩下的那五万法郎吧,我送給你了。你從醫院里騙來的那五百万,已經送回給他們了。現在你可以好好地吃一頓。今天晚上你是我的客人。万帕,這個人吃飽以后,就把他放了。”

  伯爵离開的時候騰格拉爾仍然倒在地上,當他抬起頭來的時候,只看見一個人影在甬道里消失了,甬道兩旁的強盜都對他鞠躬。万帕遵照伯爵的指示,款待了騰格拉爾一頓,讓他享受意大利最好的酒和美食,然后,用他的馬車帶他离開,把他放在路上,他靠著一棵樹干。在樹下呆了一整夜,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天亮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在一條小溪附近;他口渴了,踉踉蹌蹌地走到小溪邊。當他俯下身來飲水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頭發已完全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