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Finnish  French  Portuguese  Russian  Spanisch 
基督山伯爵.   大仲馬
第114章. 庇皮諾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在那艘汽船消失在摩琴岬后面的同時,一個人乘著驛車從佛羅倫薩赶往羅馬的人,經過阿瓜本特小鎮。他的驛車赶得相當快,但還沒有快到會令人發生怀疑的程度。這人穿著一件外套,确切地說,是一件緊身長外套,穿了這种衣服旅行是不十分舒服的,但它卻把鮮明燦爛的榮譽團軍官的緞帶顯示出來,他外套下面的上裝上佩著一枚勳章,這兩個標志以及他對車夫講話時的口音都可以看出他是一個法國人。另外還有一點可以證明他是來自這個世界語言〔這時指法語當時流行于歐洲各國。 ——譯注〕的國家的,就是,他只知道樂譜上用作術語的那几個意大利字,象費加羅老說“goddam”〔法國最流行的外國字之一;十五世紀時,法國人叫英國人為goddam。——譯注〕一樣,這些字能代替特殊語言的一切奧妙。

  當馬車上坡的時候,他就對車夫大喊“Allegro”〔意大利語,音樂術語:“急調,加快!”——譯注〕當他下坡的時候,他就喊 “Moderato!”〔意大利語,音樂術語:“不疾不徐,稍慢!”——譯注〕凡是走過那條路的人,都知道佛羅倫薩經阿瓜本特到羅馬,途中有許多的上坡和下坡!這兩個字使听話的人感到极其有趣。車到勒斯多塔,羅馬業已在望,一般旅客到這里總會表露出強烈的好奇心,站起來去看那最先闖入眼帘的圣·彼得教堂的圓頂,但這位旅客卻沒有這种好奇心。他只是從口袋里摸出一只皮夾,從皮夾里抽出一張折成兩疊的紙片,用一种恭敬的態度把它察看了一遍以后,說:“好!它還在我身邊呢。”

  馬車從波波羅門進城。向左轉,在愛斯巴旅館門口停下來。我們的老相識派里尼老板恭恭敬敬地在門口迎接那位旅客。那位旅客下車,吩咐給他預備一頓丰盛的午餐,然后便打听湯姆生·弗倫奇銀行的地址。當然一問就知道了,因為湯姆生·弗倫奇銀行是羅馬最有名的銀行之一,它就在圣·彼得教堂附近的銀行街上。羅馬,象在其他各地一樣,來一輛驛車是一件大事。十几個年輕的閒漢,示腳露肘,一手叉腰,一手有模有樣地放到后腦勺上,凝視著那旅客、驛車和馬;此外還有五十個左右游手好閒的二流子,他們是從教皇統治下的各省來的,因為教皇重征人頭稅,要從圣·安琪羅橋抽水灌入梯伯河〔梯伯河經意大利中部諸省,該河比海平面高出二百四十四尺。——譯注〕,所以無力納稅的人民只能讓他們的孩子流浪出來乞討為生。但羅馬的閒漢和流民比巴黎的幸運,他們懂得各國語言,尤其是法語,他們听到那旅客吩咐要一個房間,一頓午餐,后來又打听湯姆生·弗倫奇銀行的地址。結果是:當那位客帶著一個向導离開旅館的時候,一個閒漢离開他的同伴,象巴黎警局的密探那樣巧妙地跟著那旅客,未被那旅客發現,也未被向導注意。

  那個法國人是急于要到湯姆生·弗倫奇銀行去,以致他也不等駕馬,只是留話給車夫,叫車夫駕好馬以后追上來,或到銀行門口去等他。他比馬車先到銀行。那法國人走進銀行把向導留在外廳里,向導便立刻和兩三個職業閒漢拉起話來。

  在羅馬的銀行、教堂、廢墟、博物館和劇院門口,總是有這些職業閒漢在那儿的,跟蹤法國人的那個家伙也走進銀行。那法國人敲一敲內門,走進第一個房間,跟蹤他的閒漢也這樣做。

  “經理先生在嗎?”那旅客問道。

  坐在第一張寫字台前的一個重要職員打了一個手勢,一個仆役便站起身來。“您是哪一位?”那仆役問。

  “騰格拉爾男爵。”

  “請跟我來!”那個人說。

  一扇門開了,那仆役和男爵都消失到門里面。那個跟騰格拉爾來的人在一條長凳上坐下來。以后的五分鐘內,那職員繼續寫字,凳子上的那個人也保持著沉默,一動不動地坐在那儿。然后,當那職員停筆的時候,他抬起頭來,向四下看一看,确定房間里只有兩個人,便說:“啊,啊!你來啦,庇皮諾!”

  “是的。”回答很簡單。

  “你認為這個人有值得探听的事情嗎?”

  “我沒有多少事情要打听,因為我們已經得到情報了。”

  “那么你知道他到這儿干什么來的羅?”

  “當然,他是來提款的,但我不知道數目。”

  “你不久就可以知道的了,我的朋友。”

  “好极了,你大概還是象前次那樣,給我錯誤的消息。”

  “你是什么意思?你指哪一個人?是不久以前從這儿拿走三万艾居的那個英國人嗎?”

  “不,他真的有三万艾居,我們找到了。我是指那個俄國王子,你說他有三万里弗,而我們卻只找到兩万四千。”

  “你一定搜得不仔細。”

  “是羅吉·万帕親自搜查的。”

  “如果那樣,他大概是還了債——”

  “一個俄國人還肯還債!”

  “——不然就是花掉了一部分。”

  “那倒是可能的。”

  “一定是的,你必須讓我去听一听,不然,那個法國人在我還知道數目以前就要辦完手續了。”

  庇皮諾點點頭,從他的口袋里拿出一串念珠來,開始低聲地祈禱,而那職員則走進了騰格拉爾和仆役進去的那間房子十分鐘以后,那職員滿面光彩地回來了。

  “怎么樣?”庇皮諾問他的朋友。

  “小心,小心!數目很大。”

  “五六百万,是不是?”

  “是的,你知道那數目了嗎?”

  “記在基督山伯爵大人的賬上?”

  “你認識伯爵嗎?”

  “那筆錢,他們給他開立戶頭,任他在羅馬、威尼斯和維也納提取?”

  “正是如此!”那職員喊道,“你怎么打听得這樣清楚呢?”

  “我告訴過你,我們是事先就得到情報了。”

  “那么你為什么要來問我呢?”

  “我要确定我有沒有認錯了人。”

  “是的,的确是他!五百万,——一筆很可觀的數目,是嗎,庇皮諾?”

  “是的。”

  “噓!我們的人來啦!”

  那職員抓起他的筆,庇皮諾抓起他的念珠。門開的時候,一個在寫字,一個在祈禱。騰格拉爾滿面喜色,銀行經理一直陪他到門口。庇皮諾跟著騰格拉爾出去。約定馬車等在門口。導游拉開車門,他們很能干,什么事情可以派到他的用場。騰格拉爾跳進車子。動作輕捷得象個小伙子,導游關上車門,跳上去坐在車夫旁邊。庇皮諾跳上車坐在車廂外的后座上。

  “大人是要到圣·彼得教堂去嗎?”導游問道。

  “去做什么呀?”

  “當然是去觀光啦!”

  “我不是到羅馬來觀光的,”騰格拉爾大聲說,然后,他又帶著一個貪婪的微笑輕輕地說,“我是來取錢的!”于是他拍一拍他的皮夾,皮夾里剛才已裝進一份信用卡。

  “那么大人是到——”

  “到旅館去。”

  “到派時尼旅館去!”導游對車夫說,馬車疾駛而去。十分鐘后,男爵回到他的房間,庇皮諾則在旅館門外的長凳上坐下來,他与本章開始時提及的那些閒漢中的一個,咬耳說了几句話,那個閒漢便立刻順著通到朱庇特殿的那條路飛一般地跑去。騰格拉爾覺得疲乏而滿足,睡意很濃,他上了床,把他的皮夾塞在枕頭底下。庇皮諾閒得無事,便和閒漢們玩骰子,輸了三個艾居,為了安慰自己,喝了一瓶奧維多酒。

  騰格拉爾雖然睡得很早,但第二天早晨卻醒得很遲,他有五六夜沒有睡好了。有時甚至根本沒有睡覺時間。他美美地吃了早餐,然后,正如他所說的,因為對這“不朽之城”的美景并不關心,便吩咐車夫在中午給他備好馬車。但騰格拉爾可沒有計算到警察局的手續會如此麻煩,驛站站長又是如此的懶惰。驛馬到兩點鐘才來,去代領護照的向導直到三點鐘才到。而備好的馬車在派里尼老板的門口早吸引了一群游手好閒的人。這些人之中當然有不少職業閒漢。男爵得意洋洋地穿過這些看熱鬧的人,有不少為了想得些賞錢,那些閒漢便齊聲喚他“大人。”在那以前,騰格拉爾一向以被稱為男爵自滿。大人這個稱呼使他有點受寵若惊,便撒了十几個銅板給那群人,那群人為了再多得十几個銅板,立刻改稱他為“殿下”。

  “走哪一條路?”車夫用意大利語問。

  “去安科納省的那條路。”男爵回答。

  派里尼老板翻譯了這一問一答,馬便疾駛而去。騰格拉爾准備先到威尼斯,在那儿提出一部分錢,然后赴維也納,休息几天以后,他准備在維也納住下來,因為他听說那是一個可以尋歡作樂的好地方。

  他离開羅馬不到十哩路,天色便晴起來了。騰格拉爾沒想到起程會這么晚,要不是這樣,他宁愿在羅馬多留一夜的。

  他伸出頭去,問車夫要多久才能到達一個市鎮。

  車夫用意大利語回答,“NonCapisco”〔意大利語:“听不懂。——譯注〕騰格拉爾點一點頭,意思是說:“好极了。”

  馬車繼續向前走。“我到第一個驛站就停車。”騰格拉爾心想。昨天晚上,他美美地睡了一宿,他現在還能感受到那种舒适愜意的余味。他現在舒舒服服地躺在一輛華麗的英國馬車里,身下有雙重彈簧座墊,由四匹好馬拉著車子疾駛。他知道离前面的驛站只有二十哩路了。一個這樣幸運地破產的銀行家,他的腦子里究竟在想什么呢?

  騰格拉爾想到了他那在巴黎的太太,大約過了十分鐘,他又想起了和亞密萊小姐一同出門的女儿,大約又過了十分鐘,他的債權人以及他將來如何花他們的錢十分鐘以后,他沒有東西可想了,便閉上眼睛睡了。時而,一下比較猛烈的顛簸使他睜開眼睛,于是他感覺得到車子依舊載著他在依稀相似的羅馬郊外急速地前進,沿途布滿著殘存的高架引水橋〔羅馬水道是羅馬著名的古代建筑,最早的筑于公元前三世紀,一般都是用巨石和磚砌成的引水渠道。——譯注〕,遠看象化為花崗石的巨人擋住他們的去路。但這天晚上天气很冷,天空陰暗,而且下著雨,一個旅客坐在溫暖的車廂里,在比問一個只會回答“Napisco”的車夫要舒服得多。騰格拉爾繼續睡覺,心想反正到達驛站的時候他一定會醒來的。

  馬車停了。騰格拉爾以為他們到達了那盼望以久的地點。

  他張開眼睛向窗外望出去,以為他已到了一個市鎮或至少到了一個村庄里,但他看見的卻是一座象廢墟一樣的東西,有三四個人象幽靈似的在那儿走來走去。騰格拉爾等了一會儿,心想車夫既已赶完他那一段路,一定會來向他要錢,他就可以借那個机會向新車夫問話。但馬已經解轡了,另外几匹馬換了上去,可是卻始終沒有人來向他要錢。騰格拉爾惊奇地推開車門;但一只強有力的手把他推回來,車子又開始行駛了。男爵目瞪口呆,完全醒了。“喂!”他對車夫說,“ 喂,miocaro〔意大利語:親愛的。——譯注〕!”這兩個意大利字,男爵也是在听他的女儿和卡瓦爾康蒂對唱時學來的;但miocaro并沒有帶來回答。騰格拉爾于是把窗打開。

  “喂,我的朋友,”他把頭伸到窗外說,“我們是到哪儿去呀?”

  “Dentrolatesta!”〔意大利語:“頭縮進去!”——譯注〕一個庄嚴而專橫的聲音喊著并伴隨著一個恫嚇的手勢。

  騰格拉爾明白了,Dentrolatesta的意思是“把頭縮回去!”由此可見他的意大利語進步神速。他服從了,但心里卻七上八下,而且那种不安与時俱增。他的腦子不再象開始旅行時那樣無憂無慮、他的腦子里現在已充滿了种种念頭。這些念頭無疑使他情緒激動、頭腦清醒。但后來由于緊張過分又糊涂了。在我們未曾惊慌的時候,我們對外界的一切看得很清楚,當我們惊慌的時候,外界的一切在我們眼中都有了雙重意義,而當我們已經嚇慌了的時候,我們除了麻煩以外,便什么都看不見了。騰格拉爾看見一個披著披風的人騎著馬在車子的右邊疾馳。“憲兵!”他喊道。“難道當局已把我的情形發急報給教皇當局了?”他決定要解除這個疑團。“你們帶我到哪儿去?”他問道。

  “Dentrolatesta!”以前那個聲音又气勢洶洶的回答。

  騰格拉爾朝車廂左邊,轉過身去,他看見右邊也有一個人騎著馬在疾馳。“一定是的了!”騰格拉爾說,額頭上直冒出汗來,“我准是被捕了。”于是他便往背墊上一靠,但這一次可不是睡覺而是動腦筋了。不久,月亮升起來了。他看見了那龐大的引水渠架,就是他以前看見過的那些花崗石的鬼怪;只是以前它們在他的右邊,而現在則已在他的左邊。他知道他們已掉轉車頭。正在把他帶回到羅馬去。“噢,倒霉!”

  他喊道,“他們一定已弄到了我的引渡權。”馬車繼續快馳。一小時就在這樣的擔惊受怕中過去了,他們所經過的每一個地點都在提醒這個逃亡者他們是在走回頭路。終于,他看見一片黑壓庄的龐然大物,看來馬車一定會撞在那個東西上;但車子一轉彎,那個龐然大物便已落在后面了,那原來是環繞在羅馬四周的一個城壘。

  “噢,噢!”騰格拉爾喊道,“我們不是回羅馬,那么,并不是法院派人來追我,我仁慈的上帝!”另外一個念頭浮上他的腦海,“但如果他們竟是——”

  他的頭發豎了起來。他想起了那些在巴黎很少有人相信的關于羅馬強盜的有趣的故事。他想起了阿爾貝·馬爾塞夫在与歐熱妮小姐的婚約未破裂前講述的那一番冒險。“他們或許是強盜!”他自言自語地說。正當那時,車子駛上了一條比碎石路更硬的路面。騰格拉爾大著膽子向路的兩邊望了一望,看見兩邊都是一式的紀念碑,馬爾塞夫那場冒險的种种細節在他的頭腦里面盤桓著,他确信自己已被帶上了阿匹愛氏路上,在一塊象山谷似的地方,他看見有一個圓形凹陷的建筑物。那是卡拉卡勒競技場。車子右邊那個騎馬的人一聲令下馬車便停住了。同時,車子左側的門打開了。

  “Scendi!”〔意大利語:“跟著來。”——譯注〕一個命令式的聲音喊道。騰格拉爾本能地下車,他雖然不會說意大利語,他卻已經懂得這個字。半死不活的男爵向四周看了一看。除車夫以外的四個人把他圍了起來。

  “Diqua,”〔意大利語:“下來!”——譯注〕其中有一個人一面說,一面帶頭走下一條离開阿匹愛氏路的岔道。騰格拉爾一聲不吭地跟在他的身后,并不反抗,無須回頭,另外那三個人一定跟在他的后面。可是,他似乎覺得每隔一段的距离就站著一個人,象哨兵似的。

  這樣走了大約十分鐘,在這期間,騰格拉爾沒有和他前面的人說一句話,最后,他發現自己已在一座小丘和一叢長得很高的雜草之間;三個人默默地站成一個三角形,而他是那個三角形的中心。他想說話但他的舌頭卻不听使喚。

  “Avanti!”〔意大利語:向前走。”——譯注〕是那個嚴厲和專橫的聲音說。

  這一次,騰格拉爾更明白了,他不但听懂了話,而且也領會了動作的含義,因為他身后的那個人非常粗魯地把他一推,他差點撞到在前面帶路的那個人身上,這個人就是我們的朋友庇皮諾,他扎進雜草叢中,沿著一條只有蜥蜴或黃鼠狼才認為是一條大道的小徑向前走去。在一塊小樹掩遮下的岩石前面他停了下來,那塊岩石半開半掩,剛好可容一個人鑽進去,那個小伙子一轉身便象童話里的妖精似地不見了。騰格拉爾后面的那個人吩咐他也照樣做。現在他已經毫不怀疑了,他已經落入羅馬強盜手里。騰格拉爾象是一個身臨險境進退維谷,卻又被恐懼激起了勇气的人那樣,他執行了命令,象庇皮諾那樣鑽了進去。盡管他的肚子給他帶來了很多不便。

  他閉上眼睛。直到他的腳触到地面的時候,才張開眼來。里面的路很寬,但卻很黑。庇皮諾划火點燃了一支火把,他現在已到了自己的地方,不再怕被人認出了。另外那兩個人也緊隨著騰格拉爾下來,做他的后衛。騰格拉爾一停步,他們就推著他向前走。他們順著一條平緩的下坡路走到一處陰森可怖的十字路口。牆上挖著一格格裝棺材的墓穴,襯托著白石的牆頭,就象是骷髏上黑洞洞的大眼睛一樣。

  一個哨兵把他的步槍拍的一聲轉到左手。“誰?”他喊道。

  “自己人,自己人!”庇皮諾說,“隊長在哪儿?”

  “在那邊!”哨兵用手向背后面一指;那儿的一個大廳象是岩石挖出來的,大廳里的燈光透過拱形的大門廊照入隧道。

  “好買賣,隊長,好買賣!”庇皮諾用意大利語說,他抓住騰格拉爾的衣領,拖著他向門洞走,拖他穿過門洞進入大廳,看來隊長就在那里。

  “是這個人嗎?”隊長問道,他正在聚精會神地讀普羅塔克的《亞歷山大傳》。

  “是的,隊長,就是他。”

  “好极了,讓我看看他。”

  听到這一聲很不客气的命令,庇皮諾便把火把舉起來直逼到騰格拉爾的臉上,騰格拉爾嚇得忙向后退,以免燒焦眼睫毛。他臉色蒼白滿是惊恐之色。

  “這個人累了,”隊長說,帶他上床去睡吧。”

  “上帝,”騰格拉爾暗暗地說,“他所說的床大概是牆壁空洞里的棺材,而我所能享受的睡眠,大概就是由那在黑影里閃閃發光的匕首所造成的長眠了。”

  就是當年阿爾貝·馬爾塞夫發現他在讀《凱撒歷史回憶錄》的那個人,這位騰格拉爾發現他在研究《亞歷山大傳》的首領的話,他的話惊醒了他的同伴,他們從大廳四角用枯葉或狼皮舖成的床上坐起來。那位銀行家發出一聲呻吟,跟著領他的人向前走,他既未懇求也未哀叫。因為他已經沒有精力、意志、沒有感覺;不論他們領他到什么地方去,他就會乖乖地跟著走。最后他發覺自己已到了一座樓梯腳下,他机械地抬起腿,向上走了五六步。一扇矮門在他的面前打開了,他低下頭,以免撞傷額角,走進一個用岩石挖成的小地室。這回地窖雖然未加粉飾,卻很清洁,雖然深埋在地下,卻很干燥。地窖的一個角落里有一張干草做的床,上面舖著羊皮。騰格拉爾一看見那張床,眼睛頓時發光了,他認為那是一种安全的象征。“噢,贊美上帝!”他說,這是一張真的床!”

  “Ecco!”〔意大利語:“到了!”——譯注〕那向導說,他把騰格拉爾往地窖里一推,隨手把門關上。

  門閂格拉一響,騰格拉爾變成一個俘虜了。而且,即使沒有門閂,他也不可能從這警衛森嚴的圣·西伯斯坦陵墓里逃出去。至于這群強盜的首領,我們的讀者一定已認出那是鼎鼎大名的羅吉·万帕。騰格拉爾也認出了他;當阿爾貝·馬爾塞夫在巴黎講到這個強盜的時候,騰格拉爾不相信他的存在,但現在,他不但認出他,而且也認出了這個曾關過阿爾貝的地窖,這個地方大概是特地留給外客用的。這些記憶給騰格拉爾帶來了几分歡喜,使他的心情平靜了些。那些強盜既然不想立刻結果他的性命,那么他認為他們根本不想殺他。他們捉他來的目的是為了要錢,既然他身邊只帶著几塊金路易,他相信他們一定會放他出去,他記得馬爾塞夫的贖款好象是四千艾居。因為他自認為自己比馬爾塞夫重要很多,他把自己的贖款定為八千艾居。八千艾居相當于四万八千里弗;而他現在卻有五百零五万法郎在身邊。憑著這筆款子,他一定可以使自己恢复自由。他從來沒有听說過綁票的贖款有高達五百零五万法郎的,所以,他相信自己不必破費很多錢就可以离開這個地方。他躺到床上,在翻了兩三次身以后,便象羅吉·万帕所讀的那本書中的主角那樣宁靜地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