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Finnish  French  Portuguese  Russian  Spanisch 
基督山伯爵.   大仲馬
第107章. 獅穴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在福斯監獄里,有一個專門關押危險而凶橫的犯人牢區,圣·伯納院,但犯人們按他們的行動稱為“獅穴”,那大概是因為里面的罪犯常用牙齒去咬鐵柵,甚至有時也咬看守的緣故。這是一個監獄里面的監獄。牆壁比別處的要厚一倍。鐵棚每天都由獄座小心地加以檢查,這些獄卒是特選出來的,從他們魁偉的身体和冷酷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他們是善于用恐怖和机警來統治囚徒的。這牢區的院子四面都是极高的牆頭,太陽只有在當空的那一刻才能照到院子里,象是太陽也不愿意多看這一群精神和肉体的怪物似的。在舖著石板的院子里,從早到晚踱著一群臉色蒼白、憂慮滿面、外貌凶殘正在遭受法律懲罰的人,象是許多憧憬未來的幽靈一樣。

  在那吸收并保留了一些陽光余熱的牆腳下,可以看見兩三個囚犯蜷縮著在聊天——但更常見的是一個人蹲在那儿——眼睛望著鐵門,那扇門有時也打開,從這悲慘的人群里喚一個出去,或是又拋進一個社會的渣滓來。

  圣·伯納院有專門的會見室,那是一個長方形的房間,兩道筆直的柵欄,柵欄之間相距三尺,以防止探監的人和犯人握手或遞東西給犯人。這是一個陰森、潮濕,甚至是令人恐怖的地方,尤其是想到這兩道鐵柵之間那种可怕的談話的時候。可是,這個地方雖然可怕,但在那些數著時間過日子的人看來,卻象是一個天堂,他們一旦离開獅穴,大多被送到圣·杰克司城柵〔巴黎槍決死刑犯的地方。——譯注〕或苦工船或獄中隔离室去。

  在這部分牢區里,散發著寒冷的潮气,一個年輕人雙手插在口袋里走來走去。這已引起了獅穴成員很大的好奇心。他身上的衣服如果是沒有被撕破,從剪裁來看他應該是一位高雅的紳士,那套衣服并不算舊,在年輕人的小心的整理之下,撕破的那一部分不久便恢复了它原有的光澤,使人一看就知道那衣服的質地很不錯。他同樣愛護身上那件白葛布襯衫。自從他入獄以來,襯衫的顏色已改變了很多,他用一塊角上繡著一頂皇冠的手帕角把他的皮靴擦亮。獅穴里的几個囚犯對這個人的修飾表示了很大的興趣。

  “瞧!王子在打扮他自己了。”一個囚犯說。

  “他天生長得非常漂亮,”另一個賊說,“假如他有一把梳子和一些發蜡,他就要把那些戴白手套的先生們比下去了。”

  “他的上衣好象是新的,他的皮靴真亮。我們有了這樣体面的伙伴,真是增光不少,那些憲兵們不要臉。嫉妒得撕爛這樣好的衣服!”

  “他象是一個重要人物,”另一個說,“他穿著体面的衣服。”在這种惡意的贊美下,年輕人向側門走過去,側門上靠著一個看守。

  “先生,”他說,“借二十法郎給我,很快就還給你,你跟我交往是沒有危險的。我親戚的錢,一百万一百万地計算,比你一個子一個子地計算都多呢。我求求你,借二十法郎給我,讓我去買一件睡衣,一天到晚穿著上裝和皮靴真讓人受不了,而且,先生,這件上裝怎么配穿在卡瓦爾康蒂王子身上呀!”

  看守轉過身去,聳了聳肩。他對于這种任何人听了都會發笑的話毫無反應,這种話他听得太多了,——實際上,他所听到的,都是這樣的話。

  “好,”安德烈說,“你是一個沒有同情心的人,我會讓你丟掉飯碗的。”

  那看守轉過身來,爆發出一陣大笑。那時,囚犯們已走過來。把他倆圍在中間。

  “我告訴你,”安德烈繼續說,“有了二十法郎,我就可以弄到一件上裝和一個房間,我就可以接見我天天盼望的貴客了。”

  “他說得對!他說得對!”囚犯們說,“誰都看得出他是一個上等人。”

  “嗯,那末,你們借二十法郎給他吧,”看守換了一個肩膀靠在側門上說,“你們當然不會拒絕一個伙伴的請求的。”

  “我不是這些人的伙伴,”那年輕人驕傲地說,“你沒有權利這樣侮辱我。”

  囚犯們互相望了一眼,口里發出不滿的嘟囔,一場暴風雨已在這貴族派頭的囚犯頭上聚集起來了,這場暴風雨不是他的話惹起的,而是那看守的態度造成的。看守因為确信事態鬧大時他可以使它平息下來,所以听任事態發展,以便使那個喋喋不休的家伙挨頓教訓,而且,這也可以供他作一种消遣。盜賊們已經逼近安德烈了,有些囚犯嘴里喊到“破鞋子!破鞋子!”——那是一种殘酷的刑罰,方法是用一只釘掌的破鞋來毆打侮辱同伴,另外一些囚犯建議用“釘包”,——

  那又是他們的一种消遣,方法是用一塊手帕包住沙泥、石子和他們身邊所有的半便士的銅板,用它來敲打那倒霉者的頭和肩,有些人則說:“讓我們用馬鞭子把那位漂亮先生抽一頓!”

  安德烈轉過身去,對他們眨眨眼睛,用舌頭鼓起面頰,噘起嘴唇,發出一种聲音。這种舉動在盜賊間抵得上一百句話。

  這是卡德羅斯教他的暗號。他立刻被認為是自己人了,手帕包被摔掉了,鐵掌鞋回到了領頭者的腳上。有人說,這位先生說得對,他有權利隨心所欲地打扮,他們決不妨礙旁人的自由。騷亂平息下去了。看守對于這种場面簡直是惊詫,他開始搜查安德烈的身体,認為獅穴里的囚犯突然變得這樣了馴服,靠他個人目光的威懾是辦不到的,而是有別的理由。安德烈雖然抗議,但并不抗拒。突然,側門外面傳來一個聲音。

  “貝尼代托!”

  “有人叫我。”安德烈說。看守只好放手。

  “到會見室去!”同一個聲音說。

  “你看,有人來看我了。啊,我親愛的先生,您瞧著吧,對待一個卡瓦爾康蒂究竟是不能象對一個普通人一樣的!”

  于是安德烈象幽靈似的溜過天井,沖出柵門,讓他的伙伴們和那看守沉浸在惊訝里。

  對于這次被召到會見室里安德烈本人并不象旁人那樣惊奇。因為,自從跨進福斯監獄,那善于心計的青年便保持著堅忍的沉默,不象旁人那樣到處寫信向人求援。“顯然的,”他對自己說,“有一個強有力的人保護著我,所有的一切都向我證明了這一點,——突如其來的好運气,种种困難輕而易舉地被克服了,一個即興而來的父親和一個送上門來的光輝的姓氏,黃金雨點般地落到我身上,我几乎要結上一門顯赫的親事。命中注定的一場波折和我那保護人的一時疏忽使我落到這個地步,但我絕不會永遠如此。當我墮入深淵的時候,那個人又會伸出手來把我救出去的!我無須冒險采取鹵莽的行動。如果鹵莽行動,也會使我的保護人疏遠我。他有兩种辦法可以把我從這种困境里解救出來,——他可以用賄賂的方法為我設計一次神秘的出逃,要不,他就用黃金收買我的法官。我暫且不說話,也不作任何舉動,直到我确信他已完全拋棄我的時候,那時——”

  安德烈已經擬定了一個相當狡猾的計划。那不幸的年輕人勇于進攻,防守時也厲害。他一生下來就与監獄為伍,匱乏的生活他都經受過,可是,漸漸地,他的天性顯露出來了,他忍受不了污穢、饑餓和襤褸的生活。正當他處在這种度日如年的境況中的時候,有人來看了。安德烈覺得他的心因歡喜而狂跳著。檢察官不會來得這樣早,獄醫不會來得這樣遲,所以,這一定是他所盼望的人來了。

  到了會見室柵欄后面以后,安德烈惊奇地張大了眼睛,他看見的貝爾圖喬先生那張陰郁而精明的臉,后者這時也帶著戚然的目光凝視那鐵柵,那閂住的門以及那在對面柵欄后面晃動的人影。

  “啊!”安德烈大為感動地說。

  “早安,貝尼代托。”貝爾圖喬用深沉的聲音說。

  “你!你!”那青年惊慌地四下張望。

  “你不認識我了嗎,可怜的孩子?”

  “輕一點!輕一點!”安德烈說,他知道牆壁另一邊會有人听的,“看在上帝的面上,別說得那么響!”

  “你希望和我單獨談,是嗎?”貝爾圖喬說。

  “噢,是的!”

  “很好!”于是貝爾圖喬從他的口袋里摸出一張紙,向那個站在側門窗外的看守招呼了一下。

  “看!”他說。

  “那是什么?”安德烈問道。

  “一道讓你搬到一個單間里去和我談話的命令。”

  “噢!”安德烈喊道,他高興得跳了起來。然后他心里思忖道,“還是那位無名的保護人做的,他沒有忘記我。他要保密,所以要找個單間談話。我明白,——貝爾圖喬是我的保護人派來的。”

  看守和一位上司商量了一會儿,然后打開鐵門,領安德烈到二樓上的一個房間里。房間的牆上照例刷著石灰,但在一個犯人看來,它已經夠漂亮了,雖然它里面的全部家當只包括一只火爐、一張床、一把椅子和一張桌子。貝爾圖喬坐在椅子上,安德烈把他自己往床上一躺,看守退了出去。

  “現在,”那位管家說,“你有什么話要告訴我?”

  “你呢?”安德烈說。

  “你先說。”

  “噢,不!你一定有很多話要對我說,因為你是來找我的。”

  “好,就算是吧!你不斷地在作惡,你搶劫,你殺人。”

  “哼!如果你帶我到這個房間里來只是想告訴我這些的話,你大可不必這么麻煩。這种事情我都知道。但有些事情我還不知道。如果你高興,談談我不知道的那些事情吧。誰派你來的?”

  “喏,喏,你太著急了吧,貝尼代托先生?”

  “是的,但我說了問題的關鍵!廢話少說。是誰派你來的?”

  “沒有人。”

  “你怎么知道我在監獄里呢?”

  “不久以前,我在香榭麗舍大道上認出你,看見你打扮得象個花花公子,神气活現地騎在馬上。”

  “噢,香榭麗舍大道!啊,啊!我們是攪在一起啦。香榭麗大道!來,談一談我的父親吧!”

  “那么,我是誰呢?”

  “你嗎,閣下?你是我的養父。但我想,讓我在四五個月里面花掉十万法郎,不是你吧。我那在意大利的紳士父親,不是你給我制造出來的吧,我進入社交界,到阿都爾去赴宴,——我現在覺得還好象在与巴黎上層的那些人物一起吃東西,那些人物中有一位檢察官,可惜我沒有借那個机會与他多多接触——他該不是你介紹給我的吧,現在,我的秘密泄露,大概是你不肯花一兩百万來保我出去吧?說話呀,我尊敬的科西嘉人,說呀!”

  “你要我說什么?”

  “我來提醒你。你剛才提到香榭麗舍大道,我可敬的養父!”

  “怎么樣?”

  “嗯,在香榭麗舍大道,一位非常有錢的紳士就住在那儿。”

  “你到他家里去偷過東西,殺過人,是不是?”

  “我想是的。”

  “是基督山伯爵?”

  “你說對了。嗯,我是不是要沖進他的怀里,緊緊地抱住他,象演員們在舞台所做的那樣大哭‘爹爹,爹爹’呢?”

  “我們不要開玩笑,”貝爾圖喬嚴肅地說,“這個名字不隨便可以說的,你不要太放肆了。”

  “噢!”安德烈說,貝爾圖喬那种庄嚴的態度使他有點害怕,“為什么不?”

  “因為叫那個名字的人是蒙天主厚愛,是不會有你這樣一個混蛋的儿子!”

  “噢,這句話真好听!”

  “假如你不小心,還有更糟糕的事情在后面呢!”

  “嚇唬我,我不怕的,我要說——”

  “你以為你的對手是一個象你一樣的膽小鬼嗎?”貝爾圖喬說。

  他的語气平靜堅定,以致安德烈的心都發抖了。“你以為你的對手是監獄里的敗類,是初出茅廬的毛頭小伙子嗎?貝尼代托,你已經落入一只可怕的手里了,有一只手准備來救你,你應該好自為之!別去玩弄那些鬼花樣,假如你要阻扰它的行動,它必定會對你嚴懲的。”

  “我的父親——我要知道誰是我的父親!”那固執的年輕人說,“假如我一定要死,我就死好了,但我要知道這件事情。

  我不怕出丑。我應該擁有什么財產,什么名譽?你們這些大人物擁有家財万貫,但碰到丑聞總是要損失慘重。來,告訴我究竟誰是我的父親?”

  “我就是來告訴你的。”

  “啊!”貝尼代托說,他的眼睛里閃爍著惊喜的光。

  正當這時,門開了,獄卒對貝爾圖喬說:“對不起,先生,檢察官等著要查犯人了。”

  “那末我們的談話就此結束,”安德烈對那可敬的管家說,“那該死的搗蛋鬼!”

  “我明天再來。”貝爾圖喬說。

  “好!憲兵,我會听從你們的吩咐。啊,好先生,務必請你給我留下几個錢放在門房里,讓他們為我買几樣急需的物品。”

  “我會給的。”貝爾圖喬回答。

  安德烈向他伸手來,貝爾圖喬依舊把手插在口袋里,把口袋里的几塊錢弄得丁丁當當發響。“正是我所需要的,”安德烈說,他想笑,但卻被貝爾圖喬那种出奇的鎮靜懾服了。

  “我不上當?”他一面低聲說著,一面跨進那被稱為“雜拌籃”的長方形的鐵柵車里。“不要緊,我們等著瞧吧!那么,明天見。”他轉過去對貝爾圖喬說。

  “明天見。”那管家回答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