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French  German  Russian  Spanisch 
金银岛.  罗伯特•路易斯 史蒂文森
第5章. 瞎子的下场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的好奇心远远超过了恐惧,因为我没能呆在原地,而是又匍匐着爬回了岸上,在那儿,我把脑袋隐蔽到一丛金雀花后面,可以俯视到我们门前的那条路。我几乎还没怎么藏好,我的敌人们就开始到来了,他们有七八个人,步伐不合拍子地沿着路拼命跑着,拿着提灯的那个人领先几步。有三个人手拉手地跑在一块儿,即便有雾我也能断定,三人小组中当间的那个就是瞎乞丐。接下去的一刻,他的声音证实了我的判断。

  “把门撞开!”他叫嚣着。

  “是,是,先生!”有两三个人呼应着。接着便发动了对“本葆海军上将”旅店的进攻,提灯的人跟了上去。然后我看到他们停了下来,还听见低低的谈话声,似乎他们发现门是开着的而感到惊奇。但是只安静了那么一小会儿,瞎子就又发布命令了。他的声音听起来更大更响了,好像他被欲望和狂怒烧着了一样。

  “进,进,进!”他叫道,一边咒骂他们拖拖拉拉。

  他们中的四五个人立刻遵命,有两个同那可恶的乞丐留在路上。停息了一阵,接着是一声惊呼,再接下来是从屋子里传出的一声喊叫:

  “比尔死了!”

  但是瞎子只是又一次地咒骂他们的拖拉。

  “你们这些偷懒的饭桶,留两个人搜他,其余人上楼弄箱子!”他叫道。

  我能听见他们跑上我们的旧楼梯时咚咚作响的脚步声,那声音震得屋子都快动起来。没多久,又传出一声惊呼;船长房间里的窗户被砰地一声打开了,碎玻璃哗啦地响了一阵。一个人倾斜着身子将脑袋和肩膀伸出到月光下,向站在下面路上的瞎乞丐报告。

  “皮乌,”他喊道,“他们在我们之前来过了。有人把箱子上上下下都翻过了。”

  “东西在吗?”皮乌吼叫道。

  “钱在。”

  瞎子诅咒钱。

  “我是说弗林特的东西。”他喊道。

  “我们在这里什么都找不到。”那人答道。

  “喂,下边的,它是不是在比尔身上?”瞎子又叫道。

  听了这话,另一个家伙,可能是留在下面搜查船长身体的人,走到旅店门口,“比尔已经被人彻底搜过了,”他说,“什么也没留下。”

  “一定是旅店里的这些人——一定是那个男孩子。我要抠出他的眼珠子!”瞎子皮乌嚷叫道。“他们刚刚还在这儿——我想弄开门时,他们已经上好了门栓。分头行动,小子们,找到他们。”

  “真的,他们的灯还在这儿。”在窗口的那家伙说。

  “分头去找他们!彻底检查这所房子!”皮乌反复地叫嚣着,用他的棍子敲击着路面。

  随之而来的便是我们老旅店的一场巨大的骚乱,沉重的脚步声来来去去,咚咚作响,家具扔得遍地都是,门被踢过来踢过去,直到连岩石都发出回声了,这些人才又出来,一个接一个来到路上,然后声称哪儿都没找到我们。就在这时,曾使我和母亲在数死去船长的钱时警醒起来的那个口哨声又一次刺穿了夜空,但这次它重复了两遍。我原以为这是瞎子的号令,是召唤他的船员进击的暗号,可是现在我才发现信号来自山脚下小村子那边,而且,从海盗们对它的反应来看,这是警告他们危险迫近的信号。

  “又是德克,”一个说。“两次!伙计们,我们不得不动动地方了。”

  “动动地方?你这逃兵!”皮乌叫道。“德克从一开始就是个笨蛋和胆小鬼——你们不必理他。他们一定就在跟前,他们走不远,伸手可及。分头去找他们,狗东西!啊,气死我了,”他叫道,“要是我有眼睛!”

  这呼吁看起来似乎有点作用,因为有两个家伙开始在杂物堆里到处查看了,只不过三心二意的,另一只眼睛一直在留心自身的危险呢,我想。而其余的人都犹豫不决地站在路上。

  “你们伸手就可拿到成千上万的钱,你们这群笨蛋,却在那儿犹犹豫豫!要是你们能找到那东西的话,就会富比王侯,而你们明知道它就在这儿,却站在那里躲躲闪闪。你们中没有一个敢去见比尔,而我做到了——一个瞎子!而我却将因为你们而痛失良机!我将变成个可怜的、爬行的乞丐,讨酒喝,可我本可能坐上四轮马车的!要是你们能有饼于里蛀虫的那点精神的话,你们就可以抓住他们。”

  “去你的,皮乌,我们已经拿到了西班牙金币!”一个嘟囔道。

  “他们可能已经把那好东西藏起来了,”另一个说,“带上些基尼吧,皮乌,别站在这儿骂街了。”

  “骂街”是个恰当的字眼,皮乌的愤怒在这反对声中如火上浇油一般,到最后,他的暴怒完全占了上风,盲目地对他们左右开弓,他的棍子重重地打在不止一个人身上。

  这些人,轮番地咒骂这个瞎了眼的恶棍,恶言恶语威胁他,还徒劳地试图抓住那个根子,从他的掌握下夺过来。

  这场争吵救了我们,因为当它还在激烈地进行的时候,从小村子那边的山顶上传来了另一种声音——疾驰的马蹄声。几乎与此同时,一声枪响,从篱笆那边发出一道闪光,报着信号。显然这是对危险的最后警告,因为海盗们立即转身,向四面八方跑开了,一个沿着海湾向海边跑去,一个斜越过小山,如此等等。总之,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除了皮乌外一个都不见了。他们抛弃了他,纯粹是因为惊慌,还是因为报复他的恶语和击打,我无从得知;但是他被甩在后面了,在路上一边疯狂地上下敲着,一边摸索、呼唤着他的同伴。最后他转错了方向,从我身边跑过去几步,朝着小村子喊起来:“约翰尼,‘黑狗’,德克,”以及其他的名字,“你们不要丢下老皮乌,伙计们——别丢下老皮乌!”

  就在这时,马蹄声越过了山顶,四五个骑手在月光下进入了我们的视野,全速冲下了斜坡。

  听到这个,皮乌方才晓得了他的错误,尖叫着转身直奔水沟,在里面跌了一跤,但他立刻又站了起来,又往前冲,这回可是昏了头,正好撞在奔过来的马头下面。

  那骑手想挽救他的性命,但是一切枉然,伴随着一声刺破夜空的尖叫,皮乌倒了下去,四只蹄子从他身上踏过去又抛开了他,飞驰而过。他侧身往下倒去,接着轻轻地面朝下趴下,就一动不动了。我一跃而起,向骑手们欢呼。他们勒住了马,无论如何,这突如其来的事件使他们大为惊骇。我很快看清了来人,跟在其余的人后面的一个是从村子出发去找利弗西医生的小伙子,其余的人是税务官员,是他在路上遇到的,他立即机智地请他们一道返回。关于凯特湾的单桅船的一些消息已经传到了行政长官丹斯的耳朵里,因此那晚他朝我们这个方向前来。由于这种情况,我和母亲才幸免于死。

  皮乌死了,像石头似的僵硬。至于母亲,当我们把她带到小村子后,一点冷水和溴盐之类的东西很快使她清醒过来,她除了受了点惊吓外没啥大事,尽管她仍在懊悔未曾不差分文地把钱拿走。这时,行政长官骑上了马,尽快地向凯特湾赶去;但是他手下的人不得不从马上下来,沿着有树木的深谷摸索着前进,牵着他们的马,有时则贴在马身上,他们惟恐遭遇埋伏哩。所以,当他们到达海湾时,单桅船已经航行到不远的海面上,也就不足为怪了。行政长官向那只船喊话,一个声音回话了,告诉他离月光地儿远些,不然他得挂点彩,与此同时,有一颗子弹唿哨着擦过他的胳膊。很快,单桅船便绕过海岬消失了。丹斯先生站在那儿,就像他说的,“像一条离开水的鱼,”而他所能做的全部就是派一个人到B地去——去向水上缉私艇报警。“而那,”他说,“用处不大,他们已经溜得干干净净了,事情就算了结了。只是,”他补充道,“我很高兴踩到了皮乌老倌儿的鸡眼。”因为这时他已听我讲了事情的经过。

  我随他一道回到“本葆海军上将”旅店,而你怎么也想像不到一个房子会被毁坏成什么样子;在那些家伙疯狂地搜查我母亲和我本人时,连那座钟都被摔到了地上。尽管除了船长的钱袋和钱柜里的一点银子外,他们再没拿什么东西,我还是一眼看出我们完了。丹斯先生对这个场面感到大惑不解。

  “你说他们拿到钱了?好吧,那么霍金斯,他们还想要什么呢?我猜,是更多的钱吗?”

  “不,先生,不是钱,我想,”我回答道,“事实上,先生,我相信那东西就在我上衣胸前的口袋里,而且跟你讲实话,我希望它能放到个安全的地方。”

  “是这样,孩子,非常正确,”他说,“要是你愿意的话,我来带上它。”

  “我想,也许,利弗西医生——”我开了个话头。

  “相当正确,”他很高兴地打断了我的话,“相当正确——一个绅士和地方法官。现在我想起来了,我最好骑马亲自走一趟,向他或者乡绅报告。皮乌老棺儿已经死了,事既如此,我没啥可惜的,但是,他是死了,你看,只要可能,不知情的人们就会把这事提出来,来反对陛下税务署的官员。现在,跟你讲,霍金斯:要是你愿意的话,我将带你一起去。”

  我衷心感谢他的邀请,接着我们便走回到马匹所在的小村子。当我将我的打算都告诉给了母亲时,他们已经全都在马鞍上了。

  “道格尔,”丹斯先生说,“你有匹好马,把这小家伙带在你身后。”

  我上马抓住了道格尔的腰带后,行政长官便下了出发的命令,马队在通向利弗西医生家的道上矫健地疾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