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French  German  Russian  Spanisch 
金银岛.  罗伯特•路易斯 史蒂文森
第25章. 我降下了骷髅旗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我刚攀上船头的斜桅,三角帆就像放炮似地啪的一声被风吹得张了起来,转向另一边。大船转弯时全身无处不震动。但紧接着,虽然别的帆还张着,船头的三角帆却又啪啦一声被风刮回,无力地垂下来。

  这一震差一点把我抛下海去,我及时地顺着斜桅爬过去,终于一头跌倒在甲板上。

  我处在水手舱背风的一侧,主帆仍张满了风,挡住了我的视线,使我看不到后甲板的一部分。船上一个人影也没有,从内乱开始以来从未洗刷过的甲板上留有许多脚印,一只空酒瓶从颈口处被摔断,活蹦乱跳地在排水孔之间滚来滚去。

  突然,伊斯班袅拉号又把船头正对风口。我身后的三角帆啪的一声响,接着是舵砰然巨响,整个船猛地一抖,简直要把我的五脏六腑都翻出来了。就在这一瞬间,主帆桁晃到舷内一侧,帆脚索的滑车呻吟了一声,下风面的后甲板一下子暴露在我面前。

  那里赫然是两个留守的海盗。戴红帽的那个家伙四脚朝天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龇着牙、咧着嘴,伸着两条胳膊,像被钉在了十字架上。伊斯莱尔靠舷墙坐着,两腿笔直地伸着,下巴耷拉在胸前,双手张开平放在他面前的甲板上,棕黑色的脸已苍白如蜡。

  刹那间,大船如一匹劣马腾空跃起。帆张满了风,一会向这边,一会又向那边。帆桁来回晃荡,直到帆墙难以承受,痛得嗷嗷叫。不时有阵阵浪花飞过舷墙,船头和波浪重重地撞击着。总之,这艘装备良好的大船竟然比不过我那只已沉入海底的简陋的小船稳当。因为大船晃得实在太厉害了。

  船每震动一下,戴红帽的那个家伙就跟着左右滑动,叫人害怕的是:尽管船晃来晃去,他的姿势和龇牙咧嘴的怪相却丝毫不受干扰。同样,船每震动一下,汉兹的腿就伸得更远些,整个身体愈来愈靠近船尾,我渐渐看不到他的脸,最后只能看到他的一只耳朵和一络稀少蓬松的胡子。

  同时,我发觉他俩身边的甲板上血痕斑斑。我开始相信他们定是酒醉后暴跳如雷,自相残杀,同归于尽了。

  我正惊讶地看着这情景,船停了下来。就在这片刻安宁中,伊斯莱尔•汉兹侧过半面身子低声地呻吟了一声,扭动了一下身子后又恢复我刚才看到他时的姿势。那一声呻吟表明他很痛苦,身体处于极度虚弱状态。他张着嘴、耷拉着下巴,让我不禁怜悯起他来。但一想到我躲在苹果桶里偷听到的那些话,怜悯之心顿时化为乌有。

  我朝船尾走去,到主桅前边停了下来。

  “向你报到,汉兹先生。”我嘲笑着说。

  他勉强转动了一下眼珠,精疲力尽的样子,已顾不得惊讶,只嘟哝着说了句:“白兰地!”

  我晓得我不能耽误一分钟。在帆桁再次晃荡着掠过甲板时,我一闪身滑到船尾,顺升降口的梯子爬进船舱。

  我眼前的景象是一片混乱,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凡是上锁的地方都被撬开了,显然是为了找到那张地图。地板上厚厚地沾着一层泥浆,也许那群恶棍从营地那边的沼泽地里跑回来后就坐在这里喝酒或商量怎样办。漆成纯白、嵌着金色珠粒的舱壁上留着泥手印。好几打空酒瓶随船的颠簸而丁丁当当地碰撞着,从一个角落滚到另一个角落。医生的一本医学书被平放在桌子上,一半书页已被撕掉,我猜想是用去卷烟抽了。在桌子上方有一盏被熏成咖啡色的灯还发着微弱的光。

  我走进窖舱,所有的酒桶都空了。空酒瓶扔得到处都是,多得让人感到惊奇。无疑,海盗们自从内乱以来没有一人能保持头脑清醒。

  我找了半天,发现了一只酒瓶里还剩下一点点白兰地,打算拿给汉兹喝;我为自己找到了一些干面包、一些水果干、一大把葡萄干和一块乳酪。我把这些吃的都带到甲板上,放在舵柄后面副水手长够不着的地方;然后来到淡水桶旁,喝了个够;最后才把那点白兰地递给汉兹。

  他一口气至少喝了四分之一品脱,然后才放下酒瓶子。

  “暧!”他叹了口气,“他娘的,我刚才就缺几口这玩意儿!”

  我已在角落里坐下来开始吃东西。

  “伤得厉害吗?”我问他。

  他咕嗜了一声,听起来更像是狗叫。

  “要是那个大夫在船上,”他说,“我过不了多久就能好起来;可是我不走运,你看,现在落得这份田地。那个狗杂种死了,”他指了指戴红帽的那个家伙说,“他一点也不像水手。你是打哪儿来的?”

  “哦,”我说,“我是来接管这艘船的,汉兹先生,在没有接到进一步指示之前,请把我看做你的船长。”

  他轻蔑地看了我一眼,酸溜溜的,但什么也没说。他的两颊恢复了些血色,但是看起来还很弱,船颠簸时他的身体还继续侧向一边,贴着甲板。

  “对了,”我继续说,“我不能要这面旗,汉兹先生;请允许我把它降下来。宁可不挂旗,也不能挂它。”

  我再次躲过帆桁跑到旗索前,降下那该死的黑色的海盗旗,扔出船外。

  “上帝保佑吾王!”我挥动帽子喊道,“让西尔弗船长见鬼去吧!”

  汉兹很有心计,留心偷看我,下巴一直耷拉在胸前。

  “我看,”他终于开口道,“我看,霍金斯船长,你大概打算到岸上去吧。来,让咱俩好好谈谈。”

  “好哇,”我说,“我相当愿意,汉兹先生,请说下去。”我回到角落里吃东西,胃口好极了。

  “这个家伙,”他向死人那边点了点头示意道,“他叫奥布赖恩,是个臭爱尔兰人。他跟我扯起了帆,打算把船开回去。现在他死了,臭气冲天的。我不知道该由谁来掌舵。要是没有我指点你,你是应付不了的。只要你供我吃喝,再给我一条围巾或手绢把我的伤口包起来,我就告诉你怎样驾驶。这叫做公平交易。”

  “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我说,“我不准备回到凯特船长锚地去。我打算把船开到北汊,慢慢地把船靠到岸边。”

  “那好极了!”他叫了起来,“归根结底,我也不是个笨蛋,难道我看不出来吗?我赌了一次运气,结果输得好惨,让你小子占了便宜。你说把船开进北汊,那就开进北汊,反正我也没办法!哪怕让我帮你把船升到正法码头,我也听你的,妈的!”

  看来他的话似乎有点道理。我们的交易就此成交。三分钟后,我已使伊斯班袅拉号沿着藏宝岛的西海岸轻松地顺风行驶,很有希望在中午以前绕过北角,然后转回东南方向,在涨潮时赶紧开进北汊,让高涨的潮水把船冲上浅滩,再等退潮后上岸。

  于是我拴牢舵柄,走到船舱里,从我自己的箱子里取出一条我母亲给我的柔软的丝绸手绢。我帮着汉兹用这条手绢把大腿上还在流血的伤口包扎好,那是被弯刀捅的。随后他吃了点东西又喝了两三口白兰地。他的精神状态明显地好转,能坐直了些,嗓门也高了,口齿也伶俐了,跟刚才简直判若两人。

  风还真挺够朋友。船像鸟儿一般乘风飞翔,转眼间“轻舟已过万重山”,两岸美景尽收眼底。不久我们就驶过了高地,在稀稀拉拉点缀有几棵低矮的小松树的沙地旁滑行。不久,我们把沙丘也抛在了后面,并且绕过了海岛最北端的一座岩石丘。

  我对这项新的职务感到得意扬扬。阳光明媚,风景恰人。我现在有足够的淡水和那么多好吃的东西,原来还因不辞而别感到内疚,现在由于获得这样大的胜利而倍感欣慰。我已没有什么奢求的了。只是副水手长总是盯着我,一副看不起我的架势;我在甲板上走到哪里,他那双眼睛就盯到那里,脸还呈现出一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这是一个糟老头子的微笑,一定程度上显现出他的痛苦和衰竭;但是,除此之外,他的微笑总给人一种冷嘲热讽的感觉,好像有些图谋不轨。他始终盯着我的一举一动,以一种狡诈的目光向我注视着、注视着、注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