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French  German  Russian  Spanisch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那只小艇对于我这样体重和身高的人来说,非常安全。我有充分的体会,直到不再用它为止。小艇既轻便又灵巧,但划起来又很别扭,好向一边偏。无论你怎样划,它总是比其他船更好偏向下风方向,还来回打转,且精于此道。甚至本•葛恩自己也承认,这小船“不好对付,除非你摸透了它的脾气”。

  我当然不知道它的脾气。它能转向任何一个方向,就是不肯走我要去的方向,我大部分时间坐在船的内侧,要不是有潮水帮助,我相信我这辈子也无法靠近大船。算我运气好,无论我怎样划,潮水始终把我往下冲,而伊斯班袅拉号正巧在航道上,错过它也不太可能。

  大船最初黑糊糊的一团出现在我面前。渐渐地显现出桅杆。帆桁和船体。紧接着由于我愈往前,退潮愈急,小船已接近锚索了,我就立刻把它抓在手里。

  锚索绷得像弓弦一样紧,可见用多大的力量才把船拴住。夜色中泛着细浪的潮水在船身周围汩汩作响,犹如山间流淌的泉水。只要我用刀把锚索砍断,船就会被潮水冲走。

  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顺利,但我忽然意识到,绷紧的绳索一经砍断,我的小船就会像被马蹄踢了一样翻进水里。这是由于小船与大船的比例相差太悬殊了。

  一想到这儿,我就停了下来,如果不是幸运之神再次垂青于我,我可能会干脆放弃原来的打算。但正在此时,从东南面,一会儿又从南面吹来的微风,在夜色中转成了西南风。我正在犹豫不决时,一阵风吹来,潮水把伊斯班袅拉号高高拱起。令我喜出望外的是被我抓紧的锚索松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我的手浸人了水中。

  于是我当机立断,掏出折刀,用牙齿把它拉开,开始一股股地割断绳索,直剩下最后两股绳牵紧船身。于是我停了一会儿,静候下一阵风能再次使锚索松弛下来,以便割断最后两股。

  整个这段时间,我一直听到从船舱里传出的大声谈话,但是,说句实话,我的心思一直在别的事情上,压根儿没去听。然而现在由于我没有什么事可做,便开始留心听他们讲话。

  我听出其中一个声音是副水手长伊斯莱尔•汉兹的,他曾经做过弗林特的炮手。另一个声音,当然是出自那个戴红帽子的家伙。两个人显然已酒醉如泥,但还在喝。因为在我侧耳聆听时,他们中的一个推开尾窗,随着一声大喊,扔出一件东西来,我猜是一只空酒瓶。但他们不光是喝醉了,看起来还暴跳如雷,吵骂声像雹子一样,不时达到高潮。我总以为这次定会打起来,但是每次对骂都会平息下去,声音逐渐压下来,转为嘟囔声。过一会儿,危机重新爆发,但又会转危为安。

  在岸上,我可以看到一大堆熊熊燃烧的篝火,从岸边的树丛中透出红光来,有人在唱一首老歌,一支单调的水手歌谣。歌谣的每一句的尾音都唱得发颤,都要降低,没完没了,除非唱歌的人自己不耐烦了才不唱了。在航行中我听到过不只一次,还记得其中两句是这样的:

  七十五个汉子驾船出海;

  只剩一人活着回来。

  我想对于今天早上伤亡惨重的一群海盗来说,这只悲伤的调子再合适不过了。但是,接下来我看到的是,这群海盗同大海一样对此毫无感觉。

  终于又吹来一阵海风,大船在黑暗中侧着船身向我靠近了些,我感觉到锚素又松了一下,就用力把最后两股完全割断。

  小艇只稍稍被风推了一下,我几乎一下子对准伊斯班袅拉号的船头撞去。与此同时,大帆船开始慢慢掉转船身,在潮水的带动下头尾倒了个过儿。

  我拼命地划桨,时刻都提心吊胆怕被大船带翻。我发现我无论怎样也不能把小艇从大船身边划开,就手撑着大船把小艇划向大船尾部,这才逃离了险境。就在我撑罢最后一桨时,我的手仍然碰到一条从后舷墙上垂挂下来的绳子,就一下子把它抓在手里。

  我为什么要抓住它,我自己也说不清楚。起初只是下意识的动作,但我既然已经抓住了它,并发现绳子另一端栓得很牢,好奇心开始占了上风。我决心要向船舱里面张望一下。

  我两手交替地抓住绳子往大船上靠,当我估计已靠得够近时,就冒着生命危险升高大约半个身体,见到了船舱的舱顶和舱内的一个角落。

  正在这时,大船和小艇正在迅速地顺着潮水向下滑,最终滑向和岸边的篝火一齐。按水手的说法,大船嗓门大,也就是溅起的哗哗的水声不绝于耳。但是在我的眼睛高过窗棂之前,我始终弄不清楚守卫的人为什么不发警报信号。在这么不稳的小船上我只能看一眼,但只这一眼就看得明明白白:原来汉兹和他的伙伴都用一只手掐住对方的脖子扭作一团,在做拼死的搏斗。

  我又及时跳回到座板上,差一点儿就掉进水里。刹时间我什么也看不见,只有两张凶神恶煞似的脸在熏黑了的灯下晃荡着,显得通红。我闭上眼睛,让它们重新适应黑暗。

  没完没了的歌谣终于停了下来。篝火旁所剩无几的海盗又唱起我听腻了的那个调子:

  十五个汉子扒上了死人胸——

  哟——嗬——嗬,再来郎姆酒一大瓶!

  酗酒和魔鬼使其余的人都丧了命——

  哟——嗬——嗬,再来他郎姆酒一大瓶!

  我正思量着,酒和魔鬼在这伊斯班袅拉号的船舱里想必正忙得不可开交,不曾想小艇突然一斜来了个急转弯,好像要改变航向,而这时我又突然感到小艇奇怪地加速了。

  我立刻睁开双眼。我周围伴随有刺耳的流水声和波光粼粼的细浪。我始终未能脱离伊斯班袅拉号后面几码的漩涡,而大船本身好像也在摇摇摆摆地转变方向,我看见船的桅杆在漆黑的夜幕的映衬下颠了一下,就敢断定大船也正朝南转弯。

  我回头一望,心吓得差点蹦出来,我背后就是红红的篝火。潮水已转向右边,把高高的大船和我那不断颠簸的小艇一并带走。水流愈来愈急,浪花愈溅愈高,潮声愈来愈响。潮水一路旋转着冲向那个狭小的口子向宽阔的海洋退去。

  突然,我前面的大船猛地一歪,大约转了一个二十度的弯。几乎就在同时,从船上传来两次叫喊声,我听到了匆匆登上升降口梯子的脚步声。我知道两个醉鬼最终停止了那场搏斗,终于意识到灾难即将来临。

  我趴在可怜的小艇底部,把我的灵魂虔诚地交给造物主安排。到了海峡的尽头,我相信我们必定会被汹涌的波浪所吞没,那时所有的烦恼都将消失得无影无踪。死对我来说并没什么可怕,可眼看着厄运临头却让我无法忍受。

  我这样将近趴了几个小时,不断地被海浪抛来荡去。不时地被海浪打湿衣裳,每次都担心会被下一次大浪抛入海中。渐渐地,疲倦使我在惊恐万状的情况下打起盹来,最后终于睡着了。我躺在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舟里,梦见了家乡和我的“本葆海军上将”老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