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French  German  Russian  Spanisch 
金银岛.  罗伯特•路易斯 史蒂文森
第2章. “黑狗”出现了又消失了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这件事过去不久,就发生了第一桩神秘的事件,那使我们最终摆脱掉了船长,尽管就像你们将会看到的那样,这还并未使我们摆脱掉和他有关的事情。那是个颇为寒冷的冬天,长久地下着严霜,刮着暴风。一看而知,我的可怜的父亲没有多少希望再看到春天了。他一天天衰弱下去,我和母亲挑起了经营旅店的全副担子,忙个不停,再也无心留意那个令人不快的客人了。

  那是一月里的一个早晨,很早——一个折磨人的下霜的早晨——海湾覆着白霜,灰蒙蒙的,波浪轻轻拍打着岩石,太阳低低地悬在山尖上,照亮了一大片海面。船长比往常起得早,出发到海边去了,他那把水手用的短刀在旧蓝外套的宽宽的下摆上晃悠着,黄铜望远镜夹在胳膊底下,帽子在头上向右斜歪着。我记得当他大步走开时,他呼出的哈气好像烟雾一般地缭绕在身后,而我听到他发出的最后的声音,是在他转过大石头时,气愤愤地哼了一下鼻子,好像仍对利弗西医生耿耿于怀似的。

  那会儿,母亲正同父亲一起呆在楼上,我正往餐桌上摆放早餐,等船长回来。这时客厅的门打开了,一个我从未见过的人走了进来。他是个面色苍白、脂肪过多的家伙,左手少了两个手指。虽然他也带着把水手用的短刀,看上去却不像个好斗的人。我一直留意着水手们是一条腿还是两条腿,可这个人却使我纳闷。他不像个水手,然而身上还带有海上的气味。

  我问他要点什么,他说他要郎姆酒。但当我要走出房间去取酒时,他在餐桌旁坐下来,打手势要我过去。我手里拿着餐巾停在那里。

  “到这儿来,孩子,”他说,“走近些。”

  我走近了一步。

  “这张餐桌是我同伴比尔的吗?”他问道,不怀好意地眨了眨眼睛。

  我告诉他我不认识他的同伴比尔,而这张桌子是给住在我们这里的一个我们叫做“船长”的人的。

  “好啦,”他说,“我的同伴比尔也可能被叫做‘船长’,这很有可能。他的脸上有一道疤,嗜酒如命,我的同伴比尔就是这样。为信服起见,我可以指出,你们的‘船长’脸上有一道刀疤——我们还可以指出,如果你想知道的话,那道刀疤是在右半边脸上。噢,好啦!我都告诉你了。现在,我的同伴比尔是住在这所房子里吧?”

  我告诉他,船长到外面散步去了。

  “哪条路,孩子?他走的是哪条路?”

  我指出了那块岩石,还告诉他船长就快要回来了,并且还回答了几个其他的问题。“噢,”他说,“这对于我的同伴比尔来说将和喝酒一样适合。”

  当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却一点也不愉快,于是我就掂量着这陌生人是弄错了人,即使他有意说那样的话。但这不关我的事,我想,而且,此外我也想不出该怎么办。这个陌生人一直守候在旅店的门边,盯着那个角落,就像猫在等耗子出现似的。一旦我向外面走出一步,他就立刻召唤我回来。要是我的动作比他要求的慢了一拍的话,他的脂肪过多的脸就变得特别可怕起来,他用足以让我跳起来的咒骂命令我进来。只要我一回来,他就又恢复了常态,半是巴结、半是讽消地拍拍我的肩膀,说我是个好孩子,而他特别喜欢我。“我有个儿子,”他说,“和你就像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他是我最大的骄傲。但是对孩子们来说,最要紧的是听话,孩子——听话。嗯,如果你跟着比尔航行过,你就不需要站在那儿让比尔对你说两遍——你肯定不会。那不是比尔的作风,也不是和他一起航海的人的作风。啊,这肯定是我的同伴比尔,胳膊底下夹个望远镜,哎呀,真的,你和我得回到客厅里去,孩子,到门后边去,我们要让比尔惊奇一下,啊,我再说一遍。”

  说着,陌生人和我一起退回到客厅里,把我藏在他后面的角落里,以便我们两个都能藏到开着的门后面。我非常的不安和惊慌,你可以想像得出来,而当我注意到陌生人自己也相当地恐惧时,我的恐惧就又重了一层。他擦了擦短刀的柄,又活动了一下鞘里的刀身,在我们等待的时间里,他不断地咽口水,就好像我们通常说的有什么东西卡在喉咙里似的。

  终于,船长大步走进来,砰地一声关掉他身后的门,既不向右看,也不向左看,径直穿过房间,向给他预备好的早餐走过去。

  “比尔。”陌生人叫道,用那种在我看来是竭力为自己壮胆的声调。

  船长旋转脚跟,面向我们。他棕色的脸孔一下子变了色,连鼻子都青了,他看那个人的样子就像见了鬼或者邪恶的东西,或者这世上能有的什么更坏的东西。而我,说实话,看到他在刹那间变得既苍老又衰弱,感到有些歉疚。

  “来,比尔,你是认得我的,你认得老船友的,比尔,这是肯定的。”陌生人说道。

  船长发出一声喘息。

  “‘黑狗’!”他说。

  “还能是谁呢?”另一个回答说,变得轻松了一些。“‘黑狗’和从前一样,看他的老船友比尔来了,在‘本葆海军上将’旅店。噢,比尔,比尔,我们经历了很多事情,我们两个,自从我失去了两根指头。”他举起了他残废的手。

  “喂,听着,”船长说,“既然你找到了我,我就在此地,那么好吧,说,有何贵干?”

  “有你的,比尔,”“黑狗”答道,“你说得对,比尔。我得让这个可爱的孩子上杯郎姆酒,因为我已有了这么个嗜好。你乐意的话,我们坐下来,像老船友似地好好谈谈。”

  当我端来郎姆酒的时候,他们已经分坐在船长早餐桌的两边——“黑狗”靠近门斜坐着,以便盯着老船长,另一方面,我想,也是为了给自己留个退路。

  他命令我出去,同时让房门开着。“甭想从你的钥匙孔里探听我些什么,小家伙。”他说。于是我撇下他们俩,退回到酒吧间里去。

  很长一段时间,尽管我竭力地听,却除了低低的叽哩咕噜声之外什么也听不清,但是声音终于开始大了起来,我能听到一句两句了,多半是船长的咒骂。

  “不,不,不,不,到此为止吧!”他叫道,并且又重复了一遍,“如果要上绞架,就统统都上,我就是这么说的。”

  接着就是突如其来的咒骂和其他什么声音的大爆发——椅子和桌子倒在了一块儿,跟着是金属的撞击声,然后是一声痛苦的嘶喊,接下来我看到“黑狗”拼命逃窜,而船长穷追不舍,两人都拔出了水手用的短刀,前者左肩淌着血。就在门口,船长给了那个亡命徒有力的一刀,要不是我们“本葆海军上将”的大招牌挡着,准能将他一劈到底,至今你还可以看到下边的那个缺口哩。

  这是那场战斗的最后一击。“黑狗”尽管受了伤,一旦他跑到了路上,却显示出令人叫绝的脚力来,不到半分钟就消失在小丘边上。船长这边却怔怔地直盯着招牌,像个木头人似的。然后他揉了几把眼睛,最后返身回屋了。

  “吉姆,”他说,“酒!”当他说话的时候,他有点儿摇晃,于是用一只手扶住墙支撑着身体。

  “你受伤了吗?”我叫道。

  “酒,”他重复着,“我必须离开这里。酒!酒!”

  我飞奔着去取酒,但发生的这一切使我心烦意乱,我打碎了一个杯子,碰坏了一个活嘴儿,而当我返回来的时候,我听到客厅里有重物倒地的声音,跑进去时,只见船长仰面躺在地板上。这时,母亲已被叫声和打斗声惊动了,跑下楼来帮助我。我们合力搬起了他的脑袋,他的呼吸非常重浊和吃力,眼睛闭着,脸色十分难看。

  “哎呀,乖乖,”母亲叫道,“这屋子怎么这么倒霉呀!你可怜的爸爸还在病着!”

  这会儿,至于究竟怎样才能帮助船长,我们都没了主意,除了想到他是在同陌生人的混战中得了这个致命伤外,简直想不到别的。我甚至拿来了酒,试着往他的喉咙里灌;但是他牙关紧闭,下颚像铁一样僵硬。当门打开、利弗西医生走进来时,我们大喜过望。他是来看望我父亲的。

  “噢,大夫,”我们叫道,“该怎么办哪?他伤在哪儿啦?”

  “伤了?乱弹琴!”医生说,“和你我一样完好。这个人是中风了,就像我警告过他的那样。现在,霍金斯太太,可能的话,你赶紧跑到楼上你丈夫那儿,告诉他没什么事。至于我这方面,一定会尽力挽救这个家伙毫无价值的生命。吉姆,给我拿个盆来。”

  当我取来盆时,医生已招起了船长的衣袖,露出了他粗壮的胳膊,上面有几处刺花。前臂上精巧、清晰地刺着“好运在此”、“顺风”以及“比尔•彭斯的爱物”,而上头挨近肩膀的地方则刺着个一个人吊在绞刑架上的草图。刺这些画,照我看,是费了好大的功夫。

  “是个预言,”医生边用手指触摸着这幅画边说。“现在,比尔•彭斯船长——如果这是你的名字的话,我们来看看你血液的颜色。吉姆,”他说,“你怕血吗?”

  “不,先生。”我说。

  “那么好吧,”他说,“你端着盆。”说着他拿起刺血针刺穿了一条静脉。

  在放了大量的血之后,船长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地望着四周。他先是认出了医生,明显地皱了皱眉,然后他的目光又扫向我,看上去就放松了些。但是猛然间他的脸色就变了,挣扎着要起来,叫道:“‘黑狗’在哪儿?”“这儿没什么‘黑狗’,”医生说,“只有你躺在这里。你一直酗酒,已经中风,就像我曾明白地告诉过你的那样。而巳刚刚,我违反了我的意愿,抢先把你从坟墓里拖了出来。现在,彭斯先生——”

  “那不是我的名字。”他打断道。

  “我当然明白。”医生回答说。

  “这是我知道的一个海盗的名字。我这样称呼你是方便起见,而我不得不对你说的是:一杯酒不会要你的命,但是如果你喝了一杯,你就会接二连三地喝下去,我以我法官的假发来打赌,要是你恶习不改,你会送命——你明白这个意思吗?——送命,并且去你该去的地方,像《圣经》里的那个人。现在,来,努把力,我来帮你回到床上去。”

  我们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设法把他抬到了楼上,放倒在床上,使他的脑袋靠在了枕头上,好像他快要昏迷过去了。

  “现在,我提醒你,”医生说,“好让我问心无愧——‘酒’这个字眼对你而言即是死亡。”

  说完,他就拉着我的胳膊去看我的父亲。

  “不碍事,”当他关上门的时候说道,“我给他放掉的血足以使他安静一会。他会在那儿躺上一个星期——对他对你来说最好不过,但是再来一次中风的话,他就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