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嘉莉妹妹.  西奧多 德萊塞
第38章. 仙境里的游戲:境外的冷酷世界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當第二天嘉莉重新尋找工作,去卡西諾戲院時,她發現在歌劇群舞隊里,就像在其它行當里一樣,很難找到事做。能站在群舞隊里的漂亮姑娘多得如同能揮鎬干活的工人。她還發現,除了用世俗的標准來衡量美貌和身材之外,對于不同的求職者并不存在任何其它的區別。求職者自己的意愿或對自己的才能的了解,則一文不值。

“請問哪里能找到格雷先生?"她在卡西諾戲院的后台入口處,問一個陰沉著臉的看門人。

“現在你不能見他。他很忙。”

“那你知道我什么時候能見他呢?”

“和他約好了嗎?”

“沒有。”

“那樣的話,你得去他的辦公室找他。”“哦,天哪!"嘉莉叫道,"他的辦公室在哪里?"他給了她門牌號碼。

她知道這時去那里是沒有用的,他不會在那里。沒有辦法,只有利用期間的時間再去找找。

在其它几個地方的冒險很快就結束了,故事都很凄慘。戴利先生只見事先約好的客人。嘉莉在一間陰暗的辦公室里,不顧阻攔,等了一個鐘頭之后,才從沉著、冷漠的多尼先生嘴里知道了這個規矩。

“你得寫信請求他接見你。”

這樣她就离開了。

在帝國劇院,她看到一群特別無精打采、無動于衷的人。

一切都布置得十分華麗,一切都安排得非常細致,一切都顯得那么矜持而高不可攀。

在藍心戲院,她走進一個平靜的樓梯下面的小房間里,地上舖著地毯,牆上裝著護牆板。這种地方使人感受到所有權威人士的地位的崇高。在這里,矜持的神气活生生地体現在一個售票員、一個門房和一個助手的身上,他們都因自己的崇高地位而得意洋洋。

“啊,現在要表現得非常謙卑--非常非常謙卑。請告訴我們你的要求。說得要快,要顯得緊張,不要露出絲毫的自尊。

要是我們一點不感到為難的話,我們可以看看能為你效什么勞。"這就是藍心戲院的气氛。實際上,這也是城里每一家經理室的共同气氛。這些小業主們,在他們自己的行當中,就是真正的至高無上的統治者。

嘉莉疲憊地走開了,悲痛之余更加感到難堪。

那天晚上,赫斯渥听到了這次勞而無獲的尋找的詳細情況。

“我連一個人都沒見著,"嘉莉說,"我只是走啊,走啊,到處等人。"赫斯渥只是看著她。

“我看得先有些朋友才能進這一行,"她悶悶不樂地加了一句。

赫斯渥看出了這件事的困難,但并不認為這有多么可怕。

嘉莉又疲倦又喪气,不過現在她可以休息了。坐在他的搖椅里,觀看這個世界,世間的苦難來得并不很快。明天又是一天嘛。

明天來了,接下去又是一天,又是一天。

嘉莉見到了一次卡西諾戲院的經理。

“你來吧,"他說,"下個星期一來,那時我可能要換些人。"他是個高大而肥胖的人,穿得好,吃得好,鑒別女人就像別人鑒別馬匹一樣。嘉莉長得俏麗嫵媚。即便她一點經驗都沒有,也可以把她安排進來。有一個東家曾經提到過,群舞隊員的相貌差了一些。

离下星期一還有好几天的時間。离下月1號倒是很近了。

嘉莉開始發起愁來,她以前還從來沒有這么發愁過。

“你出去的時候真的是在找事做嗎?"一天早晨,她問赫斯渥。她自己愁得急了,就想到這上面來了。

“我當然是在找啦,"他有些生气地說,對這個羞辱他的暗示只是稍微有點感到不安。

“眼下,"她說,"我可是什么事都愿意做。馬上又到下個月1號了。"她看上去絕望极了。

赫斯渥停止了看報,換上衣服。

他想,他要出去找事做。他要去看看哪家釀酒厂是否會安排他進某家酒店。是啊,倘若能找到的話,做侍者他也愿意。

現在他的錢就快用完了,于是開始注意起自己的衣服來,覺得連自己最好的衣服都開始顯得舊了。這一點真讓他難受。

嘉莉在他之后回到家里。

“我去見了几家雜耍劇場的經理,"她無可奈何地說,"你得有一個表演節目才行。他們不要沒有表演節目的人。”“我今天見了個開釀酒厂的人,"赫斯渥說,“有一個人告訴我說他會設法在兩三個星期之內給我找個職位。"看見嘉莉這么苦惱:他得有所表示,因此他就這樣說了。

這是無精打采的人面對精力充沛的人找的托辭。

星期一,嘉莉又去了卡西諾戲院。

“是我叫你今天來的嗎?"經理說,上下打量了一番站在他面前的她。

“你是說星期一來的,"嘉莉很窘迫地說。

“有過什么經驗嗎?"他又問,口气几近嚴厲了。

嘉莉承認毫無經驗。

他一邊翻動一些報紙,一邊又把她打量了一番。對這個漂亮的、看上去心緒不宁的年輕女人,他暗自感到滿意。"明天早晨來戲院吧。"嘉莉的心跳上了喉頭。

“我會來的,"她吃力地說。她看得出他想要她,轉身准備走了。

他真的會讓她工作嗎?啊,可愛的命運之神,真的會這樣嗎?

從敞開的窗口傳來的城市的刺耳的嘈雜聲,已經變得悅耳動听了。

一個嚴厲的聲音,回答了她內心的疑向,消除了她對此的一切擔憂。

“你一定要准時來這里,"經理粗魯地說。"否則就會被除名的。"嘉莉匆忙走開。這時她也不去埋怨赫斯渥的游手好閒了。

她有了一份工作--她有了一份工作!她的耳朵里響起這美妙的歌聲。

她一高興,差一點就急著要去告訴赫斯渥了。可是,在往家走時,她從更多的方面考慮了這件事情,開始想到她几個星期就找到了工作,而他卻閒蕩了几個月,這是很反常的。

“為什么他就找不到事情做呢?"她對自己直言道,"如果我找得到,他也一定應該找得到。我找工作并不是很難呀。"她忘記了自己的年輕美貌。她在興奮的時候,覺察不到年齡的障礙。

成功的人總會這樣說的。

可是,她還是掩藏不住自己的秘密。她想表現得鎮靜自若,無動于衷,但是一眼就能看穿她這是裝出來的。

“怎么樣?"看見她輕松的臉色,他說。

“我找到了一份工作。”

“找到了嗎?"他說,松了一口气。

“是的。”

“是份什么樣的工作?"他興致勃勃地問,覺得似乎現在他也能找到什么好的事做了。

“當群舞隊演員,"她回答。

“是不是你告訴過我的要在卡西諾戲院上演的那出戲?”“是的,"她回答,”我明天開始排練。"因為很高興,嘉莉還主動作了一些解釋。最后,赫斯渥說:“你知道你能拿到多少薪水嗎?”“不知道,我也沒想要問,"嘉莉說。"我猜他們每星期會付12或14塊錢吧。”“我看也就是這個數左右,"赫斯渥說。

那天晚上,他們在家里好好吃了一頓飯,只是因為不再感覺那么緊張可怕了。赫斯渥出去修了面,回來時帶了一大塊牛腰肉。

“那么,明天,"他想著,"我自己也去找找看。"怀著新的希望,他抬起頭來,不看地板了。

第二天,嘉莉准時去報到,被安排在群舞隊里。她看到的是一個空蕩蕩、陰森森的大戲院,還帶著昨夜演出的余香和排場,它以富麗堂皇和具有東方情調而著稱。面對如此奇妙的地方,她又是敬畏又是欣喜。老天保佑這里的一切都是真的。

她會竭盡全力使自己當之無愧的。這里沒有平凡,沒有懶散,沒有貧困,也沒有低微。到這里來看戲的,都是衣著華麗、馬車接送的人。這里永遠是愉快和歡樂的中心。而現在她也屬于這里。啊,但愿她能留下來,那她的日子將會多么幸福!

“你叫什么名字?"經理說,這時他正在指揮排練。

“麥登達,"她立刻想起了在芝加哥時杜洛埃替她選的姓氏,就回答說。"嘉莉·麥登達。”“好吧,現在,麥登達小姐,"他說,嘉莉覺得他的口气非常和藹可親,"你去那邊。"然后,他對一個年輕的老隊員喊道:“克拉克小姐,你和麥登達小姐一對。"這個年輕的姑娘向前邁了一步,這樣嘉莉知道該站到哪里,排演就開始了。

嘉莉很快就發現,這里的排練雖然和阿佛萊會堂的排練稍微有一點相似,但這位經理的態度卻要嚴厲得多。她曾經對米利斯先生的固執己見和態度傲慢感到很惊訝,而在這里指揮的這個人不僅同樣地固執己見,而且態度粗暴得近乎野蠻。

在排練進行之中,他似乎對一些小事都表現得憤怒至极,嗓門也相應地變得越來越大。非常明顯,他十分瞧不起這些年輕女人任何喬裝的尊嚴和天真。

“克拉克,"他會叫道,當然是指克拉克小姐。"你現在怎么不跟上去?”“四人一排,向右轉!向右轉,我說是向右轉!老天爺,清醒些!向右轉!"在說這些話時,他會提高最后几個字音,變成咆哮。

“梅特蘭!梅特蘭!"一次,他叫道。

一個緊張不安、衣著漂亮的小姑娘站了出來。嘉莉替她擔憂,因為她自己心里充滿了同情和恐懼。

“是的,先生,"梅特蘭小姐說。

“你耳朵有毛病嗎?”

“沒有,先生。”

“你知道'全隊向左轉'是什么意思嗎?”“知道,先生。”“那么,你跌跌絆絆地向右干什么?想打亂隊形嗎?”“我只是--”“不管你只是什么的。豎起耳朵听著。"嘉莉可怜她,又怕輪到自己。

可是,又有一個嘗到了挨罵的滋味。

“暫停一下,"經理大叫一聲,像是絕望般地舉起雙手。他的動作很凶猛。

“艾爾弗斯,"他大聲嚷道,"你嘴里含著什么?”“沒什么,"艾爾弗斯小姐說,這時有些人笑了,有些人緊張地站在一邊。

“那么,你是在說話嗎?”

“沒有,先生。”

“那么,嘴就別動。現在,大家一起再來。"終于也輪到了嘉莉。她太急于照要求的一切去做了,因此惹出麻煩。

她听到在叫什么人。

“梅森,"那聲音說,"梅森小姐。”

她四下里望望,想看看會是誰。她身后的一個姑娘輕輕地推了她一下,但她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你,你!"經理說,"你難道听不見嗎?”“哎,"嘉莉說,腿嚇得發軟,臉漲得通紅。

“你不是叫梅森嗎?"經理問。

“不是,先生,"嘉莉說,"是麥登達。”

“好吧,你的腳怎么啦?你不會跳舞嗎?”“會的,先生,"嘉莉說,她早已學會了跳舞這門藝術。

“那你為什么不跳呢?別像個死人似地拖著腳走。我要的是充滿活力的人。”嘉莉的臉頰燒得緋紅。她的嘴唇有些顫抖。

“是的,先生,"她說。

他就這樣不斷地督促著,加上脾气暴躁和精力充沛,過了長長的3個鐘頭。嘉莉走時已經很累了,只是心里太興奮了,沒有覺察到這一點。她想回家去,按照要求練習她的規定動作。只要有可能的話,她要避免做錯任何動作。

她到家時,赫斯渥不在家里。她猜想他是出去找工作了,這可真是難得。她只吃了一口東西,然后又接著練習,支撐她的是能夠擺脫經濟困難的夢想--自豪的聲音在她的耳朵里響起。

赫斯渥回來的時候不像出門時那樣興高采烈,而且這時她不得不中斷練習去做晚飯。于是就有了最初的惱怒。她既要工作,又要做飯。難道她要一邊演出一邊持家嗎?

“等我開始工作后,"她想,"我就不干這些事了。他可以在外面吃飯。"此后,煩惱与日俱增。她發現當群舞演員并不是什么很好的事,而且她還知道了她的薪水是每周12塊錢。几天之后,她第一次見到了那些趾高气揚的人物--飾演主角的男女演員。她發現他們享有特權,受到尊敬。而她卻微不足道--絕對的微不足道。

家里有著赫斯渥,每天都讓她心煩。他似乎沒事可干,但卻敢問她工作如何。他每天要都照例問她這個,有點像是要靠她的勞動而過活的味道。這使她很生气,因為她自己有了具体的生活來源,他看來好像是要依賴于她那可怜的12塊錢了。

“你干得怎么樣?"他會和言悅色地問。

“哦,很好,"她會答道。

“覺得容易嗎?”

“習慣了就會好的。”

然后,他就會埋頭看報了。

“我買了一些豬油,"他會補充說,像是又想起來了。"我想也許你要做些餅干。“這個人這樣平靜地提著建議,倒真使她有點吃惊,特別是考慮到最近的情況變化。她漸漸地開始獨立,這使她更加有勇气冷眼旁觀,她覺得自己很想說些難听的話。可是,她還是不能像對杜洛埃那樣對他說話。這個人的舉止中有著某种東西總是令她感到敬畏。他像是有著某种潛在的力量。

在她第一個星期的排演結束了之后,一天,她所預料的情況發生了。

“我們得過得很節省才行,"他說著,放下他買的一些肉。

“這一個星期左右你還拿不到錢的。”

“拿不到的,"嘉莉說,她正在爐子上翻動著鍋里的菜。

“我除了房租錢,只有13塊錢了,"他加了一句。

“完了,"她對自己說道。"現在要用我的錢了。"她立刻想起她曾希望為自己買几件東西。她需要衣服。她的帽子也不漂亮。

“要維持這個家,12塊錢能頂什么用呢?"她想,"我無法維持。他為什么不找些事情做呢?"那個重要的第一次真正演出的夜晚來到了。她沒有提議請赫斯渥來看。他也沒想著要去看。那樣只會浪費錢。她的角色太小了。

報紙上已經登出了廣告,布告欄里也貼出了海報。上面提到了領銜主演的女演員和其他許多演員的名字。嘉莉不在起中。

就像在芝加哥一樣,到了群舞隊首次上場的那一刻,她怯場了,但后來她就恢复了平靜。她演的角色顯然無足輕重,這很令她傷心,但也消除了她的恐懼。她覺得自己太不起眼,也就無所謂了。有幸的是,她不用穿緊身衣服。有一組12人被指定要穿漂亮的金色短裙,裙長只及膝上約一英寸。嘉莉碰巧在這一組。

站在舞台上,隨隊而行,偶爾地提高嗓音加入大合唱,她有机會去注意觀眾,去目睹一出极受歡迎的戲是怎樣開始的。

掌聲很多,但是,她也注意到了一些所謂有才能的女演員表演得有多糟糕。

“我可以演得比這好,"有几次,嘉莉大膽地對自己說。說句公道話,她是對的。

戲演完之后,她赶快穿好衣服,因為經理責罵了几個人而放過了她,她想自己演得一定還令人滿意。她想赶快出去,因為她的熟人很少,那些名演員都在閒聊。外面等候著馬車和一些在這种場合少不了的衣著迷人的青年人。嘉莉發現人們在仔細地打量著她。她只需睫毛一動就能招來一個伴。但她沒有這樣做。

然而,一個精于此道的青年還是主動上來了。

“你是一個人回家,對嗎?"他說。

嘉莉只是加快了腳步,上了第六大道的有軌電車。她滿腦子都是對這事感到的惊奇,沒有時間去想起它的事情。

“你有那家釀酒厂的消息了嗎?"她在周末的時候問道,希望這樣問能激其他的行動。

“沒有,"他回答,"他們還沒有完全准備好。不過,我想這事會有一些結果的。“這之后她沒再說什么。她不樂意拿出自己的錢,可是又覺得非拿不可。赫斯渥已經感到了危机,精明地決定求助于嘉莉。他早就知道她有多么善良,有多大的忍耐力。想到要這么做,他有一點羞愧,但是想到他真能找到事做,他又覺得自己沒錯。付房租的那一天為他提供了机會。

“唉,"他數出錢來說道,"這差不多是我最后的一點錢了。

我得赶快找到事做。”

嘉莉斜眼看著他,有几分猜到他要有所要求了。

“只要能再維持一小段時間,我想我會找到事情的。德雷克9月份肯定會在這里開一家旅館。”“是嗎?"嘉莉說,心想离那時還有短短的一個月。

“在此之前,你愿意幫我的忙嗎?"他懇求道,"然后我想一切都會好了。”“好的,"嘉莉說,命運如此捉弄她,她真是傷心。

“只要我們節省一些,是能過得去的。我會如數歸還你的。”“哦,我會幫你的,"嘉莉說,覺得自己的心腸太硬,這么逼著他低聲下气地哀求,可是她想從自己的收入中得到實惠的欲望又使她隱隱地感到不滿。

“喬治,你為什么不暫時隨便找個事做做呢?"她說,"這又有什么關系呢?也許過一段時間,你會找到更好的事情的。”“我什么事都愿意做,"他說,松了一口气,縮著頭等著挨罵。"上街挖泥我也愿意。反正這里又沒人認識我。”“哦,你用不著做那种事,"嘉莉說,為這話說得那么可怜感到傷心了。"但是肯定會有其它的事情的。”“我會找到事做的!"他說,像是下定了決心。

然后,他又去看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