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嘉莉妹妹.  西奧多 德萊塞
第25章. 內戰的余火:六神無主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赫斯渥回到辦公室以后,感到更加進退維谷。他想,上帝啊,他落入了什么樣的困境埃事情怎么會這樣突如起來地急轉直下?他難以理解這一切是怎么發生的。突然降臨到他頭上,讓他無法抗拒阻擋的這局面在他看來簡直是荒誕可怖,不近人情,毫無道理。

与此同時,他不時想到嘉莉。這方面又會發生什么問題呢?既沒有信,也沒有任何消息。現在已經是夜里了,她原先答應早上和他見面的。本來他們約好明天會合一起私奔的—-到哪里去呢?最近一連串的事情把他弄得焦頭爛額,他發現他竟然對這個問題一點沒有打算。他瘋狂地愛著嘉莉,在正常的情況下,他會不顧一切地把她贏到手。但是現在--現在該怎么辦呢?也許她已經得知了什么?假如她寫信給他,說她什么都知道了,她再也不愿意和他來往了,那怎么辦呢?照目前的形勢看,這种事很可能發生的。接著他又想到,他的錢還沒有送去。

他在酒店的打蜡地面上走來走去,手插在口袋里,眉頭緊皺,嘴巴緊閉。他抽了支上等雪茄,模模糊糊地感到心里好受了一些。但是雪茄煙無法幫他解決那些給他帶來痛苦的倒霉事。他不時地捏緊拳頭,用一只腳敲著地--這是他心情激動不安的跡象。他的心靈受到了劇烈的震撼,忍耐力已接近极限。几個月來他第一次喝了那么多白蘭地兌蘇打水,活脫脫是一副心煩意亂的模樣。

整個晚上,他翻來覆去地思索,但是毫無結果,只干成了一件事--他把錢送去了。經過兩三個小時的緊張思想斗爭,反复掂量了正反兩方面的利弊,他才不情愿地拿過一個信封,把索取的金額裝進去,又慢吞吞地封了信口。

然后他把店里的勤雜工哈里叫了過來。

“把這信封按地址送去,"他把信交給他時說道,"交給赫斯渥太太。”“是,先生,"仆役說道。

“如果她不在家,就把信拿回來。”

“是,先生。”

“你見過我太太嗎?"仆役轉身要走時,他又不放心地問了一句。

“嗯,見過,先生。我認識她。”

“那好吧,快去快回。”

“要回信嗎?”

“我看不會有。”

仆役急急走了,經理又陷入了沉思。現在事情已經做了,再忖量也沒有用了。今晚他既然已經認輸,對失敗還不如泰然處之為妙。可是這樣被騙認輸太讓人難堪了!他可以想象得到她怎么臉帶譏笑在門口接待仆役。她會收下信封知道是自己贏了。要是他能拿回信封就好了。他實在不樂意讓她拿到那個信封。他粗粗地呼吸著,擦了擦臉上的汗。

為了消愁,他站起身,加入到正喝酒的几個朋友中去,和他們聊天。他竭力要對周圍的事情發生興趣,可是辦不到。他的心思早已飛回家中,想象著家里正在演出的那一幕,猜測當仆役把信封遞給她時,她會說些什么。

過了1小時3刻鐘,仆役回來了。很顯然他已把信送到了,因為當他向他走來時,并沒有做出要從口袋里掏東西的樣子。

“怎么樣?"赫斯渥問道。

“我把信交給她了。”

“是交給我妻子的嗎?”

“是的,先生。”

“有答复嗎?”

“她說,信來得正是時候。”

赫斯渥沉下了臉。

那天晚上這件事就算了結了。他繼續惦量著他的處境,直到夜里12點回帕爾默旅館去過夜。他心里想著第二天早上可能發生的新情況,所以這一晚難以入眠。

第二天早上,他又來到酒店的寫字間,打開他的郵件,既忐忑不安又怀著希望。沒有嘉莉的信,不過讓他欣慰的是,也沒有他太太的信。

他送去了錢,她也收下了,這個事實使他心安了。他不再去想錢是被迫送去的,所以他的懊惱就減輕了,同時對和解的希望也增加了。當他坐在辦公桌旁時,他幻想著這一兩個星期之內不會有什么事了,這期間他會有時間好好想想。

他一開始好好想想,思緒就回到了嘉莉身上,回到讓她脫离杜洛埃的計划上。這件事現在該怎么辦呢?他一門心思地想著這個問題,想到她既沒來和他見面,也沒寫信給他,使他心中痛楚遽增。他決定要給她寫封信,通過西區郵局轉交。他要請求她給個解釋,還要請她來和他見面。想到她也許要到星期一才會收到這封信,他心里痛苦不堪。他必須想出一個更快的辦法--但是怎么辦呢?

這個問題他想了半小時。因為怕暴露,他既不打算差人送信,也不打算坐馬車直接上她家。他發現時間在流逝,而辦法卻想不出來,于是他就先把信寫了,然后接著想。

時間一小時一小時地溜走了。隨著時間的消逝,他原先打算的和嘉莉團聚的可能性也消失了。照原先的打算,他現在該興高采烈地幫助嘉莉,讓她和他同甘共苦。現在已是下午,他還一事無成。3點過去了,4點,5點,6點,一直沒有信來。這位一籌莫展的經理在屋里踱著步,默默忍受著失敗的痛苦。眼看著忙忙碌碌的星期六過去了,又迎來了禮拜天,還是一事無成。星期天酒吧整天關門,他獨自沉思著,無家可歸。沒有熱鬧的酒店消愁,又沒有嘉莉相伴,他內心的凄涼痛苦無法排解,這是他有生以來最糟糕的星期天。

星期一的第二批郵件中,他收到一封像是法律事務所來的信,好一陣子他注意地看著信封。信上面印著麥·詹·海三人事務所的字樣。信里面客套地用"先生閣下"和"敬告"字樣開頭,接著簡短地通知他,他們受朱利亞·赫斯渥太太委托,就她的贍養問題和產權問題進行調停,務請惠顧面談云云。

他仔細地讀了好几遍,然后搖了搖頭。看起來他的家庭麻煩還只是開了一個頭。

“唉!"過了一會儿,他几乎說出聲來,"這讓人如何是好。"然后他把信迭起來,放進口袋。

嘉莉仍然沒有信來,這更加劇了他心中的痛苦。他現在已可以斷定,她已經得知他是有婦之夫,對于他的欺瞞行為非常生气。在他最需要的時候失去她,使他加倍痛苦。他想,如果他再收不到她的信,他就要去找她,非見到她不可。在所有的事情中,她的遺棄确實讓他最為痛苦。他确确實實一心一意地愛著她,現在面臨失去她的危險,她在他眼中顯得分外可愛。

他苦苦盼著她的來信,如痴如醉地思念著她。不管她怎么想,他不能失去她。無論如何,他要解決這個問題,而且盡快地解決。他要去見她,把他家里的糾葛都告訴她。他要向她解釋目前的處境,告訴她他有多么需要她。當然,她不會在這种時候拋其他吧?當然不會。他要苦苦哀求,一直到她消了气,一直到她原諒他。

他突然想到:“會不會她已經不在那里了--會不會已經走了?"這個念頭使他跳了起來。坐在那里想這种可能性太讓人受不了了。

然而站起來也于事無補。

星期二情況照舊。他确實鼓起勇气出去找過嘉莉,但是當他走到奧登廣場時,他感到有人在注意他,只好走開了。他沒有走近公寓所在的那條馬路。

這次拜訪中還發生了一件讓他難堪的事情。他坐藍道夫大街的街車回來時,不知不覺地,差一點來到了他儿子上班的那家商號大樓的對面。這使他心里一陣刺痛。他曾好几次去那里看望他的儿子。而如今,他儿子連一個字也沒寫給他。他的兩個儿女似乎誰也沒有注意到他沒回家。唉,命運真會捉弄人埃他回到酒店,加入到朋友們中間聊天,好像閒聊可以麻痹他心中的痛楚。

那天晚上,他在雷克脫大飯店吃了晚飯。飯后他立刻回到他的辦公室。只有在熙熙攘攘气派豪華的酒店里,他才能得些安慰。他過問店里的瑣細事務,和每個人都聊上兩句。在所有的人都离開后,他還久久地坐在辦公桌旁。直到巡夜人巡邏到酒店,試著拉前門是否鎖好的時候,他才离開。

星期三,他收到了麥·詹·海事務所的通知。上面客客气气地寫道:閣下:本事務所受命通知您,本所將恭候閣下到明天即星期四下午一時。屆時如不光臨,本所將代表朱利亞·赫斯渥太太就离婚和贍養事務一案提起訴訟。在此期限之前,敬乞覆示。否則本所將認為閣下無意和解,而采取相應行動。

某某謹啟

“和解!"赫斯渥恨恨地嚷道。"和解!"他又搖了搖頭。

現在一切都明擺在面前,他知道什么樣的結果等待著他。

如果他不去見他們,他們立刻會對他提出訴訟。如果他去見他們,他們會向他提出苛刻的條件,讓他气得熱血沸騰。他把信折起來,把它和上封信放在一起。然后他戴上帽子,在街區周圍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