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嘉莉妹妹.  西奧多 德萊塞
第21章. 美的誘惑:肉在追求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嘉莉到達的時候,赫斯渥已經等了好几分鐘了。他的熱血在沸騰,情緒激動,迫不及待地要見到前一晚深深打動了他的這個女人。

“你終于來了,"他克制住自己的激動說道,覺得渾身輕快有力,興奮异常。這种興奮本身就是一种悲劇。

“是啊,"嘉莉說。

他們一起往前走,好像要到什么地方去似的。赫斯渥走在她的身旁,陶醉在她的光采奪目的美色中。她的漂亮的裙子發出沙沙聲,在他听來像音樂那樣美妙。

“你滿足嗎?”想到她前晚的杰出表演,他問道。

“你呢?”

看到她的笑臉,他更緊地握住了她的手。

“妙极了。”

嘉莉開心地笑了。

“這是很長時間來我看到的最佳表演,"他又補充說。

像昨晚一樣,他細細品味著她的可愛之處。這品味融入了他們的幽會激起的情感。

嘉莉沉浸在這男人所創造的气氛中,變得活潑愉快,神采飛揚。在他的每句話里,她都体會到他對她的傾慕。

“你送我的那些花太可愛了,"停了一會儿,她說,"都很美。”“你喜歡我就高興了,"他簡單地回答。

這期間他一直在想,他現在這樣是在推遲實現自己的欲望。他急于要把談話引到他的情感上去。現在時机已經成熟了,他的嘉莉正走在他身旁。他想直截了當地勸嘉莉离開杜洛埃,但是不知道該如何措辭,還在思索怎么開口的問題。

“你昨晚回家還好吧,"他悶悶不樂地說,他的語气突然變得自歎自怜了。

“是啊,"嘉莉輕松地說。

他定定地看了她一會儿,放慢了腳步,凝視著她。

她感到泛濫的情感向她襲來。

“你想過我怎么樣嗎?"他問。

這使嘉莉大為窘迫,因為她意識到感情的閘門打開了,她卻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我不知道,"她答道。

他的牙齒咬住了了嘴唇,過了一會儿才松開。他在路邊停了下來,用腳尖踢著地上的草,然后他用溫柔懇求的目光久久探索著她的臉。

“你不愿意离開他嗎?"他熱烈地問道。

“我不知道,"嘉莉回答。她思緒仍然很亂,游移不定,不知如何是好。

事實上,她正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眼前這男人是她非常喜歡的。他對她的影響之大,足以使她誤以為自己對他一往情深。他的敏銳的目光,溫文爾雅的舉止和考究精美的衣服仍然讓她昏頭。她覺得眼前這個男人非常和藹可親,富于同情心,對她非常傾心,這份情意令人欣喜。她無法抗拒他的气質和他的明亮的眼睛。她几乎無法不產生和他同樣的感覺。

但是她還有令人不安的擔心。關于她,他知道些什么?杜洛埃和他說了些什么?在他眼里,她是別人的妻子呢,還是別的什么?他會娶她嗎?他的話使她心軟,她的眼睛不覺露出溫情脈脈的光輝。但是在他說話的時候,她心里一直在想,杜洛埃是不是已經告訴他,他們并沒有結婚。杜洛埃的話總是讓人不敢相信。

不過她并不為赫斯渥的愛情感到擔心。不管他知道些什么,他對她的愛沒有一點勉強或苦澀。他顯然是誠摯的,他的愛真切而熱烈,他的話讓人信服。她該怎么辦呢?她繼續這么想著,含糊地回答著,情意綿綿地痛苦著,總的來說她在猶豫不決,陷入了無邊無際的臆測之海。

“你何不离開他呢?"他溫柔地說。"我會為你安排一切的。”“哦,不要,"嘉莉說。

“不要什么?"他問。"你是什么意思?”

她的臉上露出狼狽和痛苦的表情。她想,為什么要提出這個令人難堪的話題。這种婚姻以外靠男人贍養的可悲生活像刀一樣刺痛了她的心。

他自己也意識到這個話題令人難受。他想估量一下這話的效果,但是估量不出。他繼續試探著往下說,和她在一起他感到心情振奮,頭腦清醒,一心一意想著實現自己的計划。

“你不愿意來嗎?"他帶著更虔誠的感情又重复了一遍。

“你知道我离不開你--你知道的--這樣下去不行--是不是?”“我知道,"嘉莉說。

“如果我能忍下去的話,我不會求你的。不會和你爭論的。

看著我,嘉莉。設身處地為我想想。你也不愿意和我分离,是不是?"她搖了搖頭,好像陷入了深思。

“那么為什么不把這件事一勞永逸地解決了呢?”“我不知道,"嘉莉說。

“不知道!啊,嘉莉,你為什么這么說呢?別折磨我了。你認真一點吧。”“我是很認真,"嘉莉輕輕地說。

“最最親愛的,你如果認真的話,就不會說這种話了。你要是知道我有多愛你,你就不會這么說了。你想想昨晚的事吧。"他這么說的時候,神態說不出有多宁靜。他的臉和身子一動也不動,只有他的眼睛在傳情,發出微妙的,令人銷魂的火焰。在這目光中他凝聚了他天性中的全部激情。

嘉莉沒有回答。

“你怎么能這樣對我呢,寶貝?"他問道。又過了一會儿,他又說:“你是愛我的,是嗎?"他的感情像狂風暴雨向她襲來,她完全被征服了。一時間所有的疑慮都煙消云散。

“是的,"她回答道,語气是那么坦城和溫柔。

“那么你會到我身邊來的,是不是?今晚就來,好嗎?"嘉莉盡管難過,還是搖了搖頭。

“我再也不能等下去了,"赫斯渥催促說,"如果今晚太倉促,那么星期六來吧。““我們什么時候結婚呢?"她猶猶豫豫地問。在這為難的情勢下,她忘了自己原來是希望他把她當作杜洛埃太太的。

經理吃了一惊,被這問題擊中了,因為這問題比她的問題還要辣手。不過盡管這些思想像電訊一樣在他腦中閃過,他臉上一點聲色也沒露。

“你愿意什么時候就什么時候,"他從容地回答,不愿意讓這個倒霉的問題影響他眼下的歡樂情緒。

“星期六怎么樣?"嘉莉問。

他點了點頭。

“好吧,如果你到時候愿意娶我,"她說,"我就出走。"經理看著他可愛的情人,那么美麗,那么迷人,又那么難以到手,他就下了荒唐的決心。他的欲火已經到了不再受理智左右的地步。面對著如此美色,他已經顧不得這一類的小小障礙。不管有多少困難,他也不會退卻。他不打算去回答冷酷的事實擺在他面前的難題。他什么都答應,一切的一切他都答應。讓命運去解決這些難題吧。他要千方百計進入愛的樂園,不管前面有什么結果等著他。天哪,他一定要得到幸福,哪怕需要他說謊,哪怕要他不顧事實。

嘉莉溫柔地看著他,真想把自己的頭靠在他的肩膀上:一切看來是那么令人欣喜。

“好的,"她說,"我會想辦法到時候准備好的。"赫斯渥看著她的美麗的臉龐,那上面浮現著一絲惊异和擔心。他覺得他從來沒有見過比這更可愛的東西了。

“我們明天再見面,"他快樂地說,"到時候我們再商量具体細節。"他繼續和她往前走著。這么令人高興的結果讓他興奮得難以形容。盡管他偶然才說上片言只語,他讓她感到了他的無限快樂和對她的無限情意。半小時后,他意識到他該結束他們的幽會了:這世界是如此嚴厲,不肯通融。

“明天見,"分手時他說道。他的歡樂的情緒使他一往無前的气概更加瀟洒。

“好。"嘉莉說著歡快輕盈地走了。

這次會面激起了強烈的熱情,因此她自以為她是在戀愛了。想到她的英俊的情人,她心滿意足地歎息了一聲。是的,她星期六會准備好的。她要出走,他們會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