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Spanisch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詹宁斯太太是個寡婦,丈夫臨死時給她留下一大筆遺產。她只有兩個女儿,已親眼看著她們嫁給了体面人家,于是現今閒著無事可做,只好給人家說親。她撮合起這种事情,只要力所能及,總是熱情滿怀,勁頭十足,只要是她認識的青年人,從不錯過一次說媒拉纖的机會。她的嗅覺异常靈敏,善于發現儿女私情,而且專愛暗示誰家小姐迷住了某某公子,逗得人家滿臉通紅,心里飄飄然。她憑借這雙慧眼,剛到巴頓不久,便斷然宣布:布蘭登上校一心愛上了瑪麗安.達什伍德。頭天晚上在一起時,從他聚精會神听她唱歌的那副神情看,她就頗為怀疑情況如此。后來米德爾頓夫婦到鄉舍回訪時,他又一次全神貫注地听她唱歌,事情便确定無疑了,事情肯定加此。她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這將是一起天設良緣:男的有錢,女的漂亮。自從在約翰爵士家第一次認識布蘭登上校以來,詹宁斯太太就急于想給他找個好太太。同時,她又總是急于想給每個漂亮姑娘找個好丈夫。

當然,她自己也可直接占到不少便宜,因為這為她戲弄他們兩人提供了無窮無盡的笑料。她在巴頓庄園嘲笑布蘭登上校,到了鄉舍便嘲弄瑪麗安。對于前者,她的戲弄只牽涉到他一個人,因而他也毫不在乎。但是對于后者,她的嘲弄起先是莫名其妙的,后來弄清了是針對誰的,瑪麗安真不知道是該嘲笑這事的荒謬,還是責難它的欠妥。她認為這是對上校上了年紀和孤苦伶燈的單身漢處境的無情捉弄。

達什伍德太太很難想象,一個比她自己年輕五歲的男人,在她女儿那富于青春活力的心目中,會顯得何等蒼老,于是便大著膽子對詹宁斯太太說:她不該拿上校的年齡取笑。“体衰!”埃麗諾說。“你說布蘭登上校体衰?不難想象,他的年齡在你看來比在母親看來要大得多,不過你總不能自欺欺人地說他手腳不靈吧!”

“你沒听他說有風濕病嗎?難道這不是最常見的衰老症?”

“我最親愛的孩子,”她母親笑著說,“照這么說,你一定在不停地為我的衰老而感到心惊膽戰啦。在你看來,我能活到四十歲的高齡一定是個奇跡吧。”

“媽媽,你曲解了我的意思。我知道,布蘭登上校還沒老到使他的朋友們現在就擔心會合乎自然地失去他,他可能再活二十年。但是到了三十五歲就不該考慮結婚。”

“也許,”埃麗諾說道,“三十五歲和十七歲最好不要結成姻緣。不過,万一有個女人到了二十七歲還是獨身,我看布蘭登上校若是想要娶她為妻,三十五歲總不該成為障礙吧。”

過了一會儿,瑪麗安說道:“一個二十七歲的女人決不可能春心复萌,或者惹人動情。她若是家境不好,或者財產不多,認為做妻子可以不愁生計,并且生活得安穩些,說不定會甘愿去盡盡保姆的職責。因此,娶這樣一個女人,并沒有什么不妥之處。這是一項實惠的協定,大家都感到稱心如意。在我后來,這根本算不上婚姻,不過這也無關緊要。對我來說,這似乎只是一种商品交換,雙方都想損人利己。”

“我知道,”埃麗諾回答說,“不可能讓你相信,一個二十七歲的女人可以對一個三十五歲的男人產生一定的愛情,使他成為自己的理想伴侶。但是我不贊成你把布蘭登上校看死了,僅僅因為他昨天(一個潮濕的大冷天)偶爾抱怨了一聲,說一只肩膀略有點風濕病的感覺,便認為他和他妻子注定要永遠關在病室里。”

“可他說起了法蘭絨馬甲,”瑪麗安說,“在我看來,法蘭絨馬甲總是与疼痛、痙攣、風濕以及老年体弱人所患的种种病症聯系在一起的。”

“他只要發一場高燒,你就不會這么瞧不起他了。坦白地說,瑪麗安,你不感到發燒時的紅臉頰、□眼睛、快脈搏也很有趣嗎?”

說完這話,埃麗諾便走出了房間。“媽媽,”瑪麗安說道,“我對疾病抱有一股恐懼感,沒法向你隱瞞。我敢肯定,愛德華.費拉斯身体不好。我們來這儿都快兩個星期了,可他還不來。只有身体不好,才會使他拖延這么許久。還有什么事情能把他耽擱在諾蘭庄園呢?”

“你認為他會來得這么快?”達什伍德太太說。“我并不這么想。正相反,加果說我對這件事有點擔憂的話,那就是我記得當初邀請他來巴頓作客時,他有時接受得不夠痛快。埃麗諾是不是已經在盼他來了?”

“我從沒和她提起這件事。不過,她當然在盼。”

“我倒是認為你想錯了。昨天我和她說起:想給那間空臥室安個爐子,她說現在不急,那間屋子可能一時還用不著。”

“這就怪啦!這是什么意思呢?不過,他們兩人之間的態度也真叫人不可思議!他們最后告別的時候有多么冷淡,多么鎮靜啊1他們最后聚會的那天晚上,說起話來多么無精打采啊!愛德華道別時,對埃麗諾和我不加區別,都像親兄長似地祝愿一聲。最后一天早晨,我有兩次故意把他們兩人拋在屋里,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他兩次都跟著我走了出來。而埃麗諾在离別諾蘭庄園和愛德華時,還不及我哭得厲害。直到如今,她還一個勁地克制自己。她什么時候沮喪過?什么時候憂傷過?她什么時候想回避跟別人交往?在交往中,她什么時候顯出煩躁不安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