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Spanisch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旅途開頭一段,大家心情抑郁,只覺得道路漫長,索然無味。但是,臨近終點的時候,一看到馬上就要居住的鄉間,興致就冒了出來,沮喪的情緒頓時被壓了下去。而一走進巴頓山谷,大家便都情不自禁地興奮起來。這地方景色宜人,土質肥沃,林木茂密,牧草丰盛。沿著蜿蜒的山谷走上一英里多路,便來到她們的家,屋前只有個綠茵小院,她們母女几個穿過一道整齊的小門,走進院里。

巴頓鄉舍作為一所住宅,盡管太小,倒也舒适緊湊。不過作為一座鄉舍,卻有不少缺陷,因為房子造得太正規,房頂舖瓦,窗板沒有漆成綠色,牆上也沒有爬滿忍冬花。一條狹窄的穿堂過道,直通屋后的花園。過道兩旁各有一間客廳,約略十六英尺見方,客廳向里是下房和樓梯。构成小樓其余部分的,是四間臥室和兩間閣樓。房子蓋好不多年,修繕得很好。同諾蘭的住宅相比,的确顯得寒磣、矮小!但是,她們馬上擦干了剛進屋時勾起的辛酸眼淚。仆人見主人來了,一個個喜气洋洋,主人也跟著樂了。各人都看在別人的份上,硬是裝出高高興興的樣子。現在是九月初,正赶上好時節。多虧老天作美———天气晴朗,她們初次見到這個地方,就留下了良好,的印象,這對于促使她們長久喜愛這個地方,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房子的位置選得恰到好處。緊靠屋后,山巒聳立;左右不遠,也有峰巒依傍;群山之中,有的是開闊的高地,有的是耕地和林帶。巴頓村大致建在一座山上,立在鄉舍窗口舉目遠跳,景色十分宜人。房舍正面,視野尤為開闊,整個山谷一覽無余,目力所及,直達遠處鄉間。山谷綿延到鄉舍跟前,終于被三面環抱的山巒截斷;但是在兩座最陡峭的山巒之間,沿另一方向,岔出一條另有名目的支谷。

整個說來,達什伍德太太對房子的大小和陳設還是滿意的。因為她雖然習慣了先前的生活方式,以后少不得要添這置那的,然而添置和修繕對她是一种樂趣。眼前她倒有足夠的現錢,可以把一個個房間裝潢得更漂亮些。“至于房子本身嘛,”她說,“的确是太小了,我們一家人住不下,不過歲時已晚,來不及改建,暫且湊合著也夠舒服的了。也許到了春天,如果我手頭寬裕的話(我想一定會寬裕的),咱們再考慮改建的事儿。我希望經常邀請朋友們來這里聚會,可是這兩間客廳太小了。我有點想法,准備把一間客廳擴大,加進走廊,也許再加進另一間客廳的一部分,而把那間客廳的余下部分改作走廊。這么一來,再有一間新客廳(這很容易增加),一間臥室和閣樓,就能把我們的小鄉舍安排得小巧精當、舒舒服服。我本來還想把樓梯修得漂亮些,但是人不能期望一口吃成個胖子,雖然把它加寬一下沒有什么難處。到了春天,我還要看看手頭有多少錢,然后根据情況來計划我們的裝潢修繕。”

一個婦女,一生從未攢過錢,現在居然要從一年五百鎊的收入中攢錢完成所有這些改修工作。在改修工作沒有完成之前,她們倒明智地認為,就按現在的樣子,這房子也滿不錯了。她們都在各忙各的私事,在四周擺上自己的書籍等物,以便給自己建個小天地。瑪麗安的鋼琴給拆了包,放在恰當的位置。埃麗諾的圖畫挂在客廳的牆壁上。

第二天早飯后不久,正當母女們如此這般忙碌不停的時候,房東登門拜訪來了。他歡迎她們來到巴頓,眼前如有短缺不便之處,從他邸園里可以提供一切方便。約翰.米德爾頓爵士是個四十來歲的美男于。他以前曾去過斯坦希爾,不過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他那几位年輕的表侄女記不得他了。他和顏悅色,那風度就像他的信一樣親切友好。看來,她們的到來使他感到由衷的高興,她們的舒适成為他深為關切的問題。他一再表示,誠摯地希望他們兩家能親密相處,熱忱地懇求她們在安頓好之前,每天到巴頓庄園用餐。他一個勁地懇求著,簡直到了有失体統的地步,但是并不會惹得對方生气。他的一片好心不光挂在嘴皮上,他走后不到半個鐘頭,就打,發人從巴頓庄園送來一大籃子蔬菜水果,天黑之前又送來些野味。此外,他執意要替她們往郵局送取來往信件,還樂于把自己的報紙每天送給她們看。

米德爾頓夫人托丈夫捎了個十分客气的口信,表示愿意在她确信不會給她們帶來不便的時候,立即來拜訪達什伍德太太。作為回答,達什伍德太太同樣客气地提出了邀請,于是,這位夫人第二天就被引見給達什伍德母女。

當然,她們很想見見她,因為她們以后能否在巴頓過上舒适日子,在很大程度上有賴于她,她的光臨正合她們的心愿。米德爾頓夫人不過二十六七歲,臉蛋俊俏,身材苗條,儀態嫵媚動人。她丈夫缺少的优雅舉止,她倒一應俱全。不過,她若是多少具備几分她丈夫的坦率和熱情,舉止還會顯得更加优雅。但她呆的時間一長,達什伍德母女就不像開頭那樣對她贊羡不已了。因為她雖然受過良好的教養,但卻不苟言笑,冷冷淡淡,除了极其簡單地寒響几句之外,別無他話可說。

不管怎樣,話儿還是沒有少說,因為約翰爵士喜好閒聊,而且米德爾頓夫人也有先見之明,帶來了她的大孩于。他是個六歲上下的小男孩,這就是說,一旦談話陷入僵局,他可以成為太太小姐們反复提及的話題。因為大伙儿少不得總要問問他叫什么名字,今年几歲啦,稱贊稱贊他的美貌,然后再提些別的問題,不過統統都得由母親代為回答。出乎米德爾頓夫人意料之外,這孩子緊緊偎依在她身旁,一直低著頭。她不由的納悶:他在家里還大吵大鬧的,到了客人面前怎么這樣羞羞答答。每逢正式探親訪友,為了提供談話的資料,人們該帶上孩子一同前往。現在,大伙儿足足用了十分鐘,談論這孩子究竟像父親還是像母親,以及具体地在哪些地方像哪個人。當然,大家的看法很不一致,各人都對別人的看法表示惊訝。

過不多久,達什伍德母女就會有机會對客人的另外几個孩子展開一場爭論,因為約翰爵士得不到她們同意第二天去巴頓庄園用餐的許諾,說什么也不肯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