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Spanisch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費拉斯太太似乎一向就怕別人說自己太心慈手軟,因此,為了遮入耳目,她先是很有分寸地堅決推脫了一陣,然后才把愛德華叫到面前,宣布他又成了她的儿子。

最近,她家里簡直亂了套。她多年來一直是有兩個儿子。但是几周前,愛德華自作自受,使她失去了一個儿子,接著羅伯特又同樣自作自受,半個月來,她一個儿子也沒有了。現在,通過愛德華的幡然悔悟,她又有了一個儿子。

愛德華盡管再次得到生存的權利,在他透露目前的訂婚之前,并不感到自己的繼續生存是万無一失的。他擔心這件事情一公之于眾,就會突然改變他的身份,像前次那樣馬上被宣布為不复存在。他帶著誠惶誠恐的心情,小心翼翼地作了透露,出乎意料之外,听的人顯得异常平靜。起先,費拉斯太太盡量以理相勸、動員他不要和達什伍德小姐成親,告訴他莫頓小姐是個更高貴、更有錢的女人。為了增強說服力,她又談到莫頓小姐是貴族的女儿,有三万鎊財產,而達什伍德小姐只是個無名紳士的女儿,財產不到三千鎊,可是當她發現,愛德華雖然承認她說的千真万确,但他決不想俯首听命。她根据以往的經驗斷定,最明智的辦法還是順從他——于是,做母親的悻悻不快地耽延了一陣之后(這都是為了維護她的尊嚴,防止有人怀疑她心腸太好),終于發布命令,同意愛德華与埃麗諾結婚。

她准備加何幫助他們增加收入,那是下一步考慮的事情。不過,有一點很明确,雖然愛德華現在是他唯一的儿子,但他決不是她的長子了,因為她一方面不可避免地要贈給羅伯特一年一千鎊,另一方面又甘愿看著愛德華為了充其量不過二百五十鎊的收入而去當牧師。她除了原先送給愛德華和范妮一人一万鎊以外,對現在和將來沒有作出任何別的許諾。

不過,這倒滿足了愛德華和埃麗諾的欲望,而且超出了他們的期望。倒是費拉斯太太自己,卻在裝腔作勢地自我辯解,似乎只有她在為自己沒有多給表示惊訝。

愛德華取得了足以滿足他們需要的收入,在獲得牧師職位之后,便一切俱備,只等新房了。布蘭登上校渴望快點迎接埃麗諾,房子正在大加修繕。埃麗諾一心等著快點完工,誰料像往常一樣,因為工人莫名其妙地拖拖拉拉,工程總是遲遲不能竣工。埃麗諾千失望、万掃興地等了一段時間之后,便遵照慣例,打破了當初關于不准備就緒不結婚的明确誓言,趁早秋時節在巴頓教堂舉行了婚札。

他們婚后的第一個月是同他們的朋友一起,在大宅第里度過的。從這里,他們可以監督牧師公館的工程進展,隨意到現場直接指揮。可以選擇糊牆紙,規划灌木叢,設計園景。詹宁斯太太的預言雖然點錯了鴛鴦譜,但是基本上兌現了。因為她可以赶在米迦勒節前到牧師公館拜訪愛德華夫婦,而且正如她所确信的那樣,她發覺埃麗諾和她的丈夫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對夫妻。實際上,他們也沒有別的奢望,只盼著布蘭登上校和瑪麗安能結成良緣,他們的奶牛能吃到上好的牧草。

他們剛定居下來,几乎所有的親友都赶來拜訪。費拉斯太太跑來瞧瞧這對幸福的小夫妻,當初允許他們結婚時,她還真有點羞愧呢。就連達什伍德夫婦也不惜破費,從蘇塞克斯遠道而來,向他們道喜。

一天早晨,他們一道在德拉福大宅第門前散步時,約翰說道:“我的好妹妹,我不想說我感到失望。這樣說也許有點過分,因為事實上你當然是個世上最幸運的年輕女人。不過,坦白地說,我倘若能把布蘭登上校稱作妹夫,那我會感到高興之至。他在這里的財產、地位和住宅,—切都是那樣体面,那樣优越!還有他的樹林!現在生長在德拉福坡林上的那种樹木,我在多塞特郡的其他地方還從未見到過呢。也許瑪麗安不像是個對他有吸引力的姑娘,不過我想你們最好讓他倆經常和你們呆在一起。因為布蘭登上校在這里非常怡然自得,誰也說不上會出現什么情況——因為如果兩個人碰到一起,見不到其他任何人.——你們總有辦法把瑪麗安打扮得綽約多姿……總而言之,你們不紡給她個机會。你懂得我的意思。”

且說費拉斯太太雖然來看望儿子儿媳了,而旦總是裝作對他們頗有情義,但是他們從來沒有真正得到她的歡心与寵愛。那是由于羅伯特的愚蠢和他妻子的狡詐引起的。沒出几個月,他們倒贏得了費拉斯太太的歡心与寵愛。露西的自私与精明,最初使羅伯特陷入窘境,后來又為他擺脫窘境立下了汗馬功勞.因為她那唯唯諾諾、大獻股勤和百般奉承的本領一旦得到机會施展,費拉斯太太便寬容了羅伯特的選擇,完全恢复了對他的歡心。

露西在這件事中的整個行為及其獲得的榮華富貴,可以被視為一個极其鼓舞人心的事例,說明對于自身利益,只要刻意追求,鍥而不舍,不管表面上看來有多大阻力,都會取得圓滿成功,除了要犧牲時間和良心之外,別無其他代价。羅伯特最初去找她,在巴特利特大樓對她進行私訪時,本是帶著他哥哥所說的目的去的。他只打算勸說她放棄這門婚事,再說他不過就是要制服兩個人的感情,他便自然而然地認為:談上一兩次就能解決問題。不想在這一點上,也只是在這一點上,他算計錯了。因為雖說露西給他希望,覺得憑著他的能說會道,遲早總會說服她,但每次總是需要再見一面,再談一次,才能達到說服她的目的。他們分別的時候,露西心里總是存有几分疑慮,只有同他再交談半個小時才能消釋。就用這個辦法,她把他給套住了,事情往后就順當了。他們不再談論愛德華,而是漸漸地只談起羅伯特。一談起自己,羅伯特總是比談論什么話題都健談,而露西也馬上顯得同樣興致勃勃。總之一句活,雙方迅即發現,羅伯特已經完全取代了哥哥的位置。他為他贏得了露西的愛情感到得意,為他戲弄了愛德華感到驕傲,為不經母親同意而秘密結婚感到自豪。緊接著發生的事情,大家已經知道。他們在道利希非常快樂地度過了几個月,因為露西可以擺脫許多親戚舊交—一羅伯特還設計了几幢豪華的鄉舍。他們隨后回到城里,在露西的唆使下,經羅伯特簡簡單單地一要求,便取得了費拉斯太太的寬恕。理所當然,一開始得到寬恕的只是羅伯特。露西對他母親本來就不負有義務,因而也談不到背信棄義。又過了几個星期,她仍然沒有得到寬恕。但是她繼續裝作低三下四的樣子,一再對羅伯特的罪過引咎自責,對她自己受到的苛刻待遇表示感激,最后終于受到了費拉斯太太的賞識。盡管太太表現得有些傲慢,但露西深為她的寬宏大量所折服,此后不久,她便迅速達到了最受寵愛、最有影響的地步。對于費拉斯太太說來,露西變得像羅伯特和范妮一樣必不可少。愛德華因為一度想娶她而一直得不到真誠的諒解,埃麗諾雖說財產和出身都胜她一籌,但卻被當成不稅猨祿*究竟為什么失去了長子的權利,可能使許多人感到疑惑不解,而羅伯特憑什么繼承了這個權利,可能會使人們更加疑惑不解。這种安排如果說沒有正當的原因,其結果卻是無可非議的。因為從羅伯特的生活派頭和說話派頭來看,一直沒有任何跡象表明他對自己的巨額收入感到懊悔,既不懊悔給他哥哥留得太少,也不懊悔自己撈得太多。如果再從愛德華處處注意履行自己的職責,越來越鐘愛自己的妻室,總是興高采烈的情形來判斷,他似乎對自己的命運同樣感到稱心如意,并不希望和他弟弟來個對調,

埃麗諾出嫁以后,經過妥當的安排,一方面使自己盡量少与家人分离,一方面又不讓巴頓鄉舍完全荒廢,因為她母親妹妹有大半時間和她住在—起。達什伍德太太之所以頻頻來到德拉福,既有散散心的打算,又有策略上的考慮,因為她想把瑪麗安和布蘭登上校撮合到—起的愿望,雖然比約翰所說的磊落得多,但是也著實夠熱切的了。現在,這已成為她夢寐以求的目標。盡管她十分珍惜和女儿在一起的机會,但是她更愿意把這种樂趣永遠讓給她的尊貴的朋友。況且,親眼見到瑪麗安嫁進大宅第,也是愛德華和埃麗諾的愿望。他們都感到了上校的悲傷和自己的責任。他們一致認為:瑪麗安將給大家帶來慰籍。

瑪麗安在這樣的共謀之下—一她如此了解上校的美德一—上校對她的一片深情早為大家有目共睹,最后終于也被她認識到了——她該怎么辦呢?

瑪麗安.達什伍德天生有個特殊的命運。她天生注定要發現她的看法是錯誤的,而且用她的行動否定了她最喜愛的格言。她天生注定要克服十七歲時形成的那股鐘情,而且怀著崇高的敬意和真摯的友情,自覺自愿地把心交給了另一個人!而這另一個人,由于過去的一次戀愛經歷,遭受的痛苦并不比她少。就是他,兩年前被瑪麗安認為太老了,不能結婚;就是他,現在還要穿著法蘭絨馬甲保護身体。

不過,事情就是如此。瑪麗安沒有像她一度天真地期望的那樣,淪為不可抗拒的感情的犧牲品.沒有像她后來頭腦冷靜下來所決定的那樣,准備一輩子守在母親身邊,唯一的樂趣就是閉門讀書。如今到了十九歲,她發現自己屈從于新的情感,擔負起新的義務,安頓在一所新居里,做了妻子,家庭主婦,一個村庄的女保護人。

布蘭登上校就像最喜愛他的人們認為的那樣,現在理所當然是非常幸福的。瑪麗安為他過去的—切創傷帶來了安慰。有她關心,有她作伴,他的心智恢复了活力,情緒重新歡快起來。每個明眼的朋友也都高興地認識到,瑪麗安給他帶來了幸福.也從中找到了自己的幸福。瑪麗安愛起人來決不會半心半意,她的整顆心就像一度獻給了威洛比那樣.現在終于完全獻給了她的丈夫。

威洛比听到他結婚的消息,不能不感到极度悲痛。過了不久。史密斯太太故意寬恕了他,將對他的懲罰推向頂點。史密斯太太明确表示,他与一個正派的女人結婚本是她厚待他的前提,這就使他有理由相信:想當初他假若能体面地對待瑪麗安,他馬上就會獲得幸福,變得富有起來。威洛比悔恨自己的不道德行為給他帶來了懲罰,他的忏悔是誠懇的,無可怀疑的。同樣無可怀疑的是,有很長時間,他一想起布蘭登上校就滿怀嫉妒,一想起瑪麗安就懊悔莫及。但是說他永遠得不到安慰——說他要逃离塵囂,養成陰郁消沉的習慣,最后死于過度悲傷,這可令人無法置信──因為他并非如此。他頑強地活著,而且經常活得很快活。他的妻子并非總是悶悶不樂,他的家里并非總是郁郁寡歡!他的馬、他的狗,以及各种各樣的游獵活動,都給他帶來了不少家居之樂。

盡管失去瑪麗安以后使他變粗野了,但他一直對瑪麗安怀有明顯的敬戀之情,使他對降臨到她頭上的每件事都深感興趣,使他暗中把她視為女人中十全十美的典范。在以后的歲月里,出現了不少美麗的少女,只因比不上布蘭登夫人而被他嗤之以鼻。達什伍德太太比較慎重,仍然住在鄉舍里,而沒有搬到德拉福。使約翰爵士和詹宁斯太太感到幸運的是,瑪麗安出嫁之后,瑪格麗特到了适合跳舞的年齡,而且有個她心愛的人也并非很不适當了。

                  完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