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Spanisch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達什伍德太太一發出回信,就喜不自禁地向几子儿媳宣布:她己經找到了房子,一旦做好遷居准備,就不再打扰他們了。他倆听她這么一說,不禁吃了一惊。約翰.達什伍德夫人沒有吭聲,她丈夫倒挺客气,說他希望遷居的地方不要离諾蘭庄園太遠。達什伍德太太洋洋得意地回答說,她要搬到德文郡。愛德華一听這話,連忙把臉轉向她,帶著惊訝而關切的口气(這并不出她所料),重复了一聲:“德文郡,你真的要去那儿?离這儿這么遠。去德文郡什么地方?”達什伍德太太說明了地點,就在埃克塞特以北不到四英里的地方。

“那只是個鄉舍,”她接著說道,“不過我希望能在那里接待我的許多朋友。這幢房子可以很容易地再增加一兩個房間。如果我的朋友們能毫無困難地遠道赶來看我,我一定會毫無困難地給他們安排住處。”

最后,她非常客气地邀請約翰.達什伍德夫婦去巴頓作客,還一片深情地向愛德華提出邀請。雖然她最近与儿媳的一次談話促使她打定主意:除非万不得已,否則決不在諾蘭庄園多呆一天,但是那次談話中儿媳的主要意向卻對她絲毫沒有影響。同以往一樣,她這次搬家的目的決不是為了要把愛德華和埃麗諾分開,她想通過針鋒相對地邀請愛德華,向約翰.達什伍德夫人表明:“你盡管反對這門親事好了,我壓根儿不買你的帳!”

約翰.達什伍德先生三番五次地對繼母說:她在距离諾蘭庄園這么遠的地方找了座房子,叫他不能為她搬運家具效力,真是不胜遺憾。此時,他良心上的确感到不安,他已經把履行對父親的諾言局限在幫幫忙這一點上,想不到這樣一來,連這點忙也幫不上了。家具全部由水路運走。主要的東西有家用亞麻台布、金銀器皿、瓷器、書籍,以及瑪麗安的漂亮鋼琴。約翰.達什伍德夫人眼看著東西一包包地運走了,不覺歎了口气。達什伍德太太的收入与他們的相比,是微乎其微的,可她竟然能有這么漂亮的家具,怎么能叫她不覺得難受呢?

這座房子,達什伍德太太租用一年,里面陳設齊全,她馬上就可以住進去。雙方在協議中沒有遇到任何困難。達什伍德太太只等著處理掉她諾蘭庄園的財物,确定好將來家里用几個仆人,然后再啟程西遷。因為她對自己關心的事處理起來极其迅速,所以很快就辦妥了。她丈夫留下的馬匹,在他死后不久就賣掉了。現在又出現一個處理馬車的机會,經大女儿懇切相勸,她也同意賣掉。若是依照她自己的愿望,為了使孩子們過得舒适,她還是要留下這輛馬車,怎奈埃麗諾考慮周到,只好依了她。也是依照埃麗諾的明智想法,她們還把仆人的數量限制到三個——兩個女仆,一個男仆,都是從她們在諾蘭庄園已有的仆人中很快挑選出來的。

那位男仆和一位女仆當即被差往德文郡,收拾房子迎接女主人。因為達什伍德太太与米德爾頓夫人素昧平生,她宁肯立即住進鄉舍,而不愿到巴頓庄園作客。約翰爵士將房子描述過了,對此她深信不疑,無心再去親自查看,等搬進去再說吧。她要离開諾蘭庄園的心情越來越迫切。明擺著,那位儿媳眼見她要搬家了,不禁得意揚揚,那股得意勁儿,即使在冷冰冰地請她推遲几天再走的時候,也不加掩飾。現在該是約翰,達什伍德妥善履行對父親的諾言的時候啦。既然他初來諾蘭庄園時沒有盡到責任,現在她們行將离開他的家,也許是他履行諾言的最好時机。但是,達什伍德太太很快就死了這個心,她從他的話音里听得出來,他所謂的幫助只不過是讓她們在諾蘭庄園寄住了六個月。他成天喋喋不休,什么家庭開支越來越大呀,什么要花錢的地方沒完沒了呀,什么不管多么顯要的人物也面臨著無可估量的花銷問題呀,听起來,他自己似乎需要更多的錢財收入,而決不想往外送錢。

約翰.米德爾頓爵士寫給諾蘭庄園的頭一封信收到后不過几個星期,達什伍德母女的新居便料理停當了,于是她們可以啟程了。

最后向如此可愛的地方告別,母女們可沒少流眼淚。“親愛的諾蘭庄園:”离別前的頭天夜里,瑪麗安在房前獨自徘徊,邊走邊說。“我什么時候能不留戀你呢?什么時候能安心于异土他鄉呢?哦,幸福的家園!你知道我現在站在這几打量你有多么痛苦,也許我再也不能站在這儿打量你啦!還有你們,多么熟悉的樹木:你們將依然如故。你們的葉子不會因為我們搬走了而腐爛,你們的枝條不會因為我們不能再觀看了而停止搖動!那是不會的,你們將依然加故,全然不知你們給人們帶來的是喜是哀,全然不知在你們陰影下走動的人們發生了什么變化!可是,誰將留在這儿享受你們給予的樂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