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Spanisch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達什伍德太太在諾蘭庄園又住了几個月。這倒不是因為她不愿意搬走。有一陣子,一見到她所熟悉的每個地方,她都要激動不已,可是現在已經激動不起來了。如今她的情緒開始好轉,不再被那些令人痛苦的傷心事所壓倒,而是能夠思索點別的問題了。她急切地想离開這里,不辭辛苦地四處打听,想在諾蘭庄園附近找座合适的房子。她留戀這個地方,要遠走高飛是不可能的。不過,她怎么也打听不到這樣一個去處,一方面符合她自己需要舒适安逸的想法,另方面又能滿足謹慎從事的大女儿的要求。有几座房子,做母親的本來是中意的,不料大女儿比較固執己見,硬說房子太大住不起,最后只好作罷。

達什伍德太太听丈夫說過,他儿子鄭重其事地答應關照她們母女几個。丈夫臨終前听到這番許諾,死也暝目了。她和丈夫一樣,對儿子的誠意深信不疑。雖然她覺得自己別說七千鎊,即使再少得多,也能過得綽綽有余,但她一想起來就為女儿們感到高興。再看那做哥哥的心眼這么好,她也為他感到高興。她責怪自己以前不該錯怪他,認為他一毛不拔。他這樣對待繼母和妹妹們,足以說明他多么關心她們的幸福。有好長一段時間,她對他的慷慨豁達堅信不疑。

她和儿媳剛認識,就瞧不起她,如今在她家里住上半年,進一步了解了她的為人,不覺對她更加鄙視。盡管當婆母的以母愛為重,處處注意禮貌,若不是出現了一個特殊情況,婆媳倆也許還共處不了這么長時間呢。照達什伍德太太的看法,出了這件事,她的女儿們理所當然是要繼續呆在諾蘭庄園的。

這樁事就出在她大女儿和約翰.達什伍德夫人的弟弟之間,兩人漸漸萌發了愛慕之情。那位弟弟是個很有紳士派頭的逗人喜愛的年輕人,他姐姐住進諾蘭庄園不久,就介紹他与她們母女結識了。從那以后,他將大部分時間都消磨在那里。

有些做母親的從利害關系出發,或許會進一步撮合這种密切的感情,因為愛德華.費拉斯乃是一位已故財主的長子;不過,有些做母親的為了慎重起見,也許還會遏制這种感情,因為愛德華除了一筆微不足道的資產之外,他的整個家產將取決于母親的遺囑。可是達什伍德太太對這兩种情況都不予考慮。對她來說,只要愛德華看上去和藹可親,對她女儿一片鐘情,而埃麗諾反過來又鐘情于他,那就足夠了。因為財產不等而拆散一對志趣相投的戀人,這与她的倫理觀念是格格不入的。埃麗諾的优點竟然不被所有認識她的人所公認,簡直叫她不可思議。

她們之所以賞識愛德華.費拉斯,倒不是因為他人品出眾,風度翩翩,他并不漂亮,那副儀態嘛,只有和他熟悉了才覺得逗人喜愛。他過于靦腆,這就使他越發不能顯現本色了。不過,一旦消除了這种天生的羞怯,他的一舉一動都表明他胸怀坦率,待人親切。他頭腦机靈,受教育后就更加聰明。但是,無論從才智還是從意向上看,他都不能使他母親和姐姐稱心如意,她們期望看到他出人頭地-比如當個-她們也說不上當個啥。她們想讓他在世界上出出這樣或那樣的風頭。他母親希望他對政治發生興趣,以便能躋身于議會,或者結攀一些當今的大人物。約翰,達什伍德夫人抱有同樣的愿望,不過,在這崇高理想實現之前,能先看到弟弟駕著一輛四輪馬車,她也就會心滿意足了。誰想,愛德華偏偏不稀罕大人物和四輪馬車,他一心追求的是家庭的樂趣和生活的安逸。幸運的是,他有個弟弟比他有出息。

愛德華在姐姐家盤桓了几個星期,才引起達什伍德太太的注意;因為她當初太悲痛,對周圍的事情也就不注意了。她只是看他不聲不響,小心翼翼,為此對他發生了好感。他從來不用不合時宜的談話,去扰亂她痛苦的心靈。她對他的進一步觀察和贊許,最早是由埃麗諾偶然說出的一句話引起來的。那天,埃麗諾說他和他姐姐大不一樣。這個對比很有說服力,幫他博得了她母親的歡心。

“只要說他不像范妮,這就足夠了,”她說,“這就是說他為人厚道,處處可親。我已經喜愛上他了。”

“我想,”埃麗諾說,“你要是對他了解多了,准會喜歡他的。”

“喜歡他!”母親笑吟吟地答道。“我心里一滿意,少不了要喜愛他。”

“你會器重他的。”

“我還不知道怎么好把器重和喜愛分离開呢。”

隨后,達什伍德太太便想方設法去接近愛德華。她態度和藹,立即使他不再拘謹,很快便摸清了他的全部优點。她深信愛德華有意于埃麗諾,也許正是因此,她才有這么敏銳的眼力。不過,她确信他品德高尚。就連他那文靜的舉止,本是同她對青年人的既定的看法相抵触的,可是一旦了解到他待人熱誠,性情溫柔,也不再覺得令人厭煩了。

她一察覺愛德華對埃麗諾有點愛慕的表示,便認准他們是在真心相愛,巴望著他們很快就會結婚。

“親愛的瑪麗安,”她說,“再過几個月,埃麗諾十有八九要定下終身大事了。我們會惦記她的,不過她會很幸福。”

“啊,媽媽,要是离開她,我們可怎么辦啊?”

“我的寶貝,這還算不上分离。我們和她就隔著几英里路遠,天天都能見面。你會得到一個兄長,一個真正的、情同手足的兄長。我對愛德華的那顆心算是佩服到家了。不過,瑪麗安,你板著個臉,難道你不贊成你姐姐的選擇?”

“也許是吧,”瑪麗安說,“我感到有點意外。愛德華非常和藹可親,我也很喜愛他。但是,他可不是那种年輕人——他缺少點什么東西,他那副形象可不引人注目——我覺得,可以真正吸引我姐姐的那种魅力,他連一絲一毫都不具備。他兩眼無神,缺乏生气,顯不出美德与才華。除此之外,他恐怕還沒有真正的愛好。音樂對他几乎沒有吸引力,他雖然十分贊賞埃麗諾的繪畫,可那不是內行人的贊賞。埃麗諾畫畫的時候,他總要湊到跟前,盡管如此,他對繪畫顯然一竅不通。他那是有情人的贊賞,而不是行家的贊賞。使我滿意的人,必須同時具備這兩种气質。跟一個趣味与我不能完全相投的人一起生活,我是不會幸福的。他必須与我情投意含;我們必須醉心于一樣的書,一樣的音樂。哦,媽媽!愛德華昨天夜里給我們朗讀時,樣子無精打采的,蹩腳透了!我真替姐姐擔心。可她倒沉得住气,就像是沒看見似的。我簡直坐不住了,那么优美的詩句,常常使我激動得發狂,可是讓他那么平淡無味、不動聲色地一朗讀,誰還听得下去!”

“他一定善于朗讀質朴風雅的散文。我當時就這么想的,可你偏要讓他念考柏的詩。”

“得了吧,媽媽,要是考柏的詩都打動不了他,那他還配讀什么!——不過,我們必須承認趣味上的差异。埃麗諾沒有我這樣的情趣,因此她可以無視這种缺欠,跟他在一起還覺得挺幸福的。可是,我要是愛他的話,見他那樣索然乏味地念書,我的心都要碎成八瓣了。媽媽,我世面見得越多,越覺得我一輩子也見不到一個我會真心愛戀的男人。我的要求太高了!他必須具備愛德華的全部美德。而為美德增添光彩,他又必須人品出眾,風度迷人。”

“別忘了,我的寶貝,你還不到十七歲,對幸福喪失信心還為時過早。你怎么會不及你母親幸運呢?瑪麗安,你的命運与我的命運只會有一點是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