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Spanisch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埃麗諾以堅定而審慎的語气,開口說道:

“我有幸得到你的信任,若是不要求你繼續說下去,不好奇地窮根究底,豈不辜負了你對我的信任。因此,我不禁冒昧,想再提出這個話題。”

“謝謝你打破了僵局,”露西激動地嚷道,“你這樣講就讓我放心啦。不知怎么搞的,我總是擔心星期一那天說話得罪了你。”

“得罪了我!你想到哪里去了?請相信我,”埃麗諾极其誠懇地說道,“我不愿意讓你產生這樣的看法。你對我這樣推心置腹,難道還會抱有讓我感到不体面、不愉快的動机?”

“不過,說實在的,”露西回答說,一雙敏銳的小眼睛意味深長地望著她,“你當時的態度似乎很冷淡,很不高興,搞得我十分尷尬。我想你准是生我的气了。此后我一直在怪罪自己,不該冒昧地拿我自己的事情打扰你。不過我很高興地發現,這只不過是我的錯覺,你并沒真地責怪我,說實在話,你若是知道我向你傾吐一下我無時無刻不在思量的真心話,心里覺得有多么寬慰,你就會同情我,而不計較別的東西。”

“的确,我不難想象,你把你的處境告訴我,而且确信一輩子不用后悔,這對你真是個莫大的寬慰。你們的情況十分不幸,后來好似是困難重重,你們需要依靠相互的鐘情堅持下去。我想,費拉斯先生完全依賴于他母親。”

“他自己只有兩千鎊的收入,單靠這點錢結婚,那簡直是發瘋。不過就我自己來說,我可以毫無怨气地放棄更高的追求。我一直習慣于微薄的收入,為了他我可以与貧窮作斗爭。但是我太愛他了,他若是娶個使他母親中意的太太,也許會得到她的不少財產,我不想自私自利地讓愛德華喪失掉這些財產。我們必須等待,也許要等許多年。對天下几乎所有的男人來說,這是個令人不寒而栗的前景。可是我知道,愛德華對我的一片深情和忠貞不渝是什么力量也剝奪不了的。”

“你有這個信念,這對你是至關緊要的。毫無疑問,他對你也抱有同樣的信念。万一你們相互間情淡愛弛(這是在許多人之間,許多情況下,在四年訂婚期間經常發生的現象),你的境況确實會是很可怜的。”

露西听到這儿抬起眼來。哪知埃麗諾十分謹慎,不露聲色,讓人覺察不出她的話里有什么可疑的意向。

“愛德華對我的愛情,”露西說,“自從我們訂婚以來,經受了長期分离的嚴峻考驗,我再去妄加怀疑,那是無法寬恕的。我可以万無一失地說:他從一開始,從未由于這個原因而給我帶來一時一刻的惊扰。”

埃麗諾听到她所說的,簡直不知道是應該付之一笑,還是應該為之歎息。

露西繼續往下說。“我生性也好妒忌,因為我們的生活處境不同,他比我見的世面多得多,再加上我們又長期分离,我老愛疑神疑鬼。我們見面時,哪伯他對我的態度發生一點細微的變化,他的情緒出現莫名其妙的低落現象,他對某一個女人比對別的女人談論得多了些,他在郎斯特普爾顯得不像過去那么快樂,我馬上就能覺察出來。我并不是說,我的觀察力一般都很敏銳,眼睛一般都很尖,但是在這种情況下,我肯定是不會受蒙騙的。”

“說得倒很動听,”埃麗諾心里在想,“可是我們兩人誰也不會上當受騙。”

“不過,”她稍許沉默了一刻,然后說,“你的觀點如何?還是你什么觀點也沒有,而只是采取一個今人憂傷而震惊的极端措施,就等著費拉斯太太一死了事?難道她儿子就甘心屈服,打定主意拖累著你,這么長年懸吊著,索然無味地生活下去,而不肯冒著惹她一時不快的風險,干脆向她說明事實真相?”

“我們若是能肯定她只是一時不快就好啦!可惜費拉斯太太是個剛愎自用、妄自尊大的女人,一听到這消息,發起怒來,很可能把所有財產都交給羅伯特。一想到這里,看在愛德華的份上,竟嚇得我不敢草率行事。”

“也看在你自己的份上,不然你的自我犧牲就不可理解了。”

露西又瞅瞅埃麗諾,可是沒有作聲。

“你認識羅伯特.費拉斯先生嗎?”埃麗諾問道。

“一點不認識——我從沒見過他。不過,我想他与他哥哥大不一樣——傻乎乎的,是個十足的花花公子。”

“十足的花花公子。”斯蒂爾小姐重复了一聲,她是在瑪麗安的琴聲突然中斷時,听到這几個詞的。“噢!她們准是在議論她們的心上人。”

“不,姐姐,”露西嚷道,“你搞錯啦,我們的心上人可不是十足的花花公子。”

“我敢擔保,達什伍德小姐的心上人不是花花公子,”詹宁斯太太說著,縱情笑了。“他是我見過的最謙虛、最文雅的一個年輕人。不過,說到露西,她是個狡猾的小精怪,誰也不知道她喜歡誰。”

“噢!”斯蒂爾小姐嚷道,一面意味深長地望著她倆,“也許,露西的心上人和達什伍德小姐的心上人一樣謙虛,一樣文雅。”

埃麗諾不由得羞得滿臉通紅。露西咬咬嘴唇,憤怒地瞪著她姐姐。兩人沉默了一陣。露西首先打破了沉默,雖然瑪麗安彈起了一支极其优美的協奏曲,給她們提供了有效的掩護,但她說話的聲音還是壓得很低:

“我想坦率地告訴你,我最近想到了一個切實可行的好辦法。的确,我有責任讓你知道這個秘密,因為事情与你有關。你常見到愛德華,一定知道他最喜歡當牧師。我的想法是這樣的:他盡快地接受圣職,然后希望你能出自對他的友情和對我的關心,利用你的影響,勸說你哥哥把諾蘭的牧師職位賜給他。我听說這是個很不錯的職務,而且現在的牧師也活不多久了。這就可以保證我們先結婚,余下的事情再听天由命吧。”

“我一向樂于表示我對費拉斯先生的敬意和友情,”埃麗諾答道。“不過,難道你不覺得我在這种場合插一手完全大可不必嗎?他是約翰.達什伍德夫人的弟弟__就憑這一點,她丈夫也會提拔他的。”

“可是約翰.達什伍德夫人并不同意愛德華去當牧師。”

“這樣的話,我覺得我去說更是無濟于事。”

她們又沉默了好半天。最后,露西深深歎了口气,大聲說道:

“我認為,最明智的辦法還是解除婚約,立即終止這門親事。我們好像困難重重,四面受阻,雖然要痛苦一陣子,但是最終也許會更幸福些。不過,達什伍德小姐,是不是請你給我出出主意?”

“不,”埃麗諾答道,她臉上的微笑掩飾著內心的忐忑不安。“在這個問題上,我當然不會給你出什么主意。你心里很有數,我的意見除非順從你的意愿,不然對你是不起作用的。”

“說真的,你冤枉了我,”露西一本正經地答遏。“在我認識的人中,我最尊重你的意見。我的确相信,假使你對我說:‘我勸你無論如何要取消同愛德華.費拉斯的婚約,這會使你們兩個更幸福。’那我就會決定馬上這樣做。”,

埃麗諾為愛德華未婚妻的虛情假意感到臉紅,她回答說:“假如我在這個問題上真有什么意見可言的話,一听到你這番恭維,准給嚇得不敢開口了。你把我的聲威抬舉得過高了。要把一對情深意切的戀人分開,對一個局外人來說,實在是無能為力的。”

“正因為你是個局外人,”露西有點生气地說道,特別加重了那后几個字,“你的意見才理所當然地受到我的重視。如果我覺得你帶有任何偏見,就犯不著去征求你的意見,”

埃麗諾認為,最好對此不加辯解,以免相互間變得過于隨隨便便、無拘無束。她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下了決心,再也不提這個話題。因此,露西說完后,又沉寂了好几分鐘,而且還是露西首先打破了沉默。

“你今年冬天去城里嗎,達什伍德小姐?,"她帶著她慣常的自鳴得意的神气問道。

“當然不去。”

“真可惜,”露西回答說,其實她一听那話,眼里不禁露出了喜色。“我若是能在城里見到你,那該有多高興啊!不過,盡管如此,你還是肯定會去的。毫無疑問,你哥嫂會請你去作客的。”

“他們即使邀請,我也不能接受。”

“這太不幸啦!我本來一直指望在城里見到你。一月底,安妮和我要去探訪几個親友,他們這几年總是叫我們去!不過,我只是為了去見見愛德華,他二月份到那里去。不然的話,倫敦對我—點儿惑力也沒有,我才沒有興致去那里呢,”

過了不一會儿,牌桌上打完了第一局,埃麗諾也就被叫了過去,于是兩位小姐的秘密交談便告結束。不過結束得并不勉強,因為雙方沒有說上什么投机話,可以減少她們相互之間的厭惡之情。埃麗諾在牌桌前坐定,憂傷地判定,愛德華不僅不喜歡他這位未婚妻,而且他即使同她結了婚,也不會感到多么幸福,只有她埃麗諾的真摯愛情才能給他婚后帶來幸福;因為只是憑著自私自利這一點,才能使得一個女人保持同男方的婚約,而這個女人似乎完全意識到,男方已經厭倦這种婚約。

從此之后,埃麗諾再也沒有重新提起這個話題。露西卻很少錯過舊話重提的机會,特別是當她收到愛德華的來信時,總要別有心計地向她的知己女友報報喜。每逢這种情況,埃麗諾都能泰然處之,謹慎對待,在禮貌允許的范圍內盡快結束這些談論。因為她覺得這种談話對露西是一种不配享受的樂趣,對她自己卻是危險的。

兩位斯蒂爾小姐對巴頓庄園的訪問一再延長,大大超過了最初邀請時雙方認可的日期。她們越來越受人喜愛,想走也走不了。約翰爵士堅決不讓她們走。雖然她們在埃克塞特有一大堆早就安排好的事情,急需她們馬上回去處理,尤其是越到周末事情越繁忙,但她們還是被說服在巴頓庄園呆了近兩個月,并且協助主人家好好慶祝一下圣誕節,因為這個節日需要比一般節日舉行更多的家庭舞會和大型晚宴,借以顯示其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