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Spanisch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布蘭登上校突然終止了對巴頓庄園的拜訪,而且始終不肯說明緣由,這不免使詹宁斯太太滿腹狐疑,一直揣測了兩三天。她是個頂愛大惊小怪的女人,其實,凡是一心留意別人來往行蹤的人,個個都是這個樣子。她心里不停地納罕:這究竟是什么原因?她敢肯定他有不幸的消息,于是仔細琢磨他可能遭遇的种种不幸,認為決不能讓他瞞過他們大伙儿。

“我敢肯定,准是出了什么傷心事儿,”她說,“我從上校臉上看得出來。可怜的人儿!恐怕他的境況不佳呀。算計起來,德拉福庄園的年收入從來沒有超過兩千鎊,他的弟弟把事情搞得一塌糊涂。我看哪,八成是為錢的事情找他,不然還會有什么事儿呢?我在納悶是不是這么回事儿。我無論如何也要弄個水落石出。也許是為威廉斯小姐的事儿——這么說來,肯定是為她的事儿,因為我當初提到她的時候,上校看上去很不自然。也許她在城里生病了,十有八九是這么回事儿,因為我覺得她總是多災多病的。我敢打賭,就是為威廉斯小姐的事儿。現在看來,上校不大可能陷入經濟困難,因為他是個精明人,時至今日,庄園的開支肯定早就結清了。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也許他在阿維尼翁的妹妹病情惡化了,叫他快去。他走得匆匆忙忙的,看樣子很像。唉,我衷心祝愿他擺脫困境,還能討個好太太。”

詹宁斯太太就這么疑疑惑惑嘮嘮叨叨。她的看法變來變去,一會儿一個猜測,而且開頭總是滿有把握。埃麗諾雖然著實關心布蘭登上校的安樂,但是她不能像詹宁斯太太所企望于她的,對他的突然离去惊詫不已,妄加猜疑。因為在她看來,情況沒有那么嚴重,犯不著那樣惊疑。除此之外,還有真正使她感到惊奇的事,那就是她妹妹和威洛比,他們明明知道他們的事情引起了大家的特別興趣,卻异乎尋常地保持緘默。他們一天天地越是不吭聲,事情越顯得奇怪,越与他們兩人的性情不相協調。從他們的一貫行為看,本來是昭然若揭的事情,卻不敢向母親和她公開承認,埃麗諾無法想象這究竟是什么緣故。

埃麗諾不難看出,他們還不能馬上結婚,因為威洛比雖說在經濟上是獨立的,但并不能認為他很有錢。按照約翰爵士的估計,他庄園上的收入一年只有五六百鎊,但他花費太大,那筆收入簡直不夠用,他自己也經常在哭窮。但是,使她感到莫名其妙的是,他們訂了婚,竟對她保守秘密,其實他們什么也包不住。這与他們的慣常想法和做法太不一致了,以致使她有時候也怀疑,他們是不是真的訂了婚。因為有這個怀疑,她也就不便去探問瑪麗安。

威洛比的行為最明顯地表達了他對達什伍德母女的一片深情。他作為瑪麗安的情人,真是要多溫柔有多溫柔;而對于其他人,他作為女婿、姐夫和妹夫,也能殷勤備至。他似乎把鄉舍當成了自己的家,迷戀不舍,他泡在這里的時間比呆在艾倫漢的時間還要多。倘若巴頓庄園沒有大的聚會的話,他早晨就出來活動活動,而最后几乎總是來到鄉舍,他自己守在瑪麗安身旁,他的愛犬趴在瑪麗安腳邊,消磨掉這一整天。

布蘭登上校离開鄉下一周后的一天傍晚,威洛比似乎對周圍的事物產生了一股异乎尋常的親切感。達什伍德太太無意中提起了要在來年春天改建鄉舍的計划,當即遭到了他的激烈反對,因為他已經与這里建立了感情,覺得一切都十全十美。

“什么!”他惊叫道。“改建這座可愛的鄉舍。不——不,這我決不會同意,你若是尊重我的意見的話,務必不要增添一磚一石,擴大一寸一分。”

“你不要害伯,”達什伍德小姐說,“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母親永遠湊不夠錢來改建。”

“那我就太高興啦,”威洛比嚷道,“她若是有錢派不到更好的用場,我但愿她永遠沒有錢。”

“謝謝你,威洛比。你盡管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或是我所喜愛的任何人的一絲一毫的鄉土感情,而去搞什么改建。你相信我好啦,到了春天結帳時,不管剩下多少錢沒派用場,我宁肯撂下不用,也不拿來干些讓你如此傷心的事情。不過,你當真這么喜愛這個地方,覺得它毫無缺陷?”

“是的,”威洛比說,“我覺得它是完美無缺的。唔,更進一步說,我認為它是可以讓人獲得幸福的唯一的建筑形式。我若是有錢的話,馬上就把庫姆大廈推倒,按照這座鄉舍的圖樣重新建造。”

“我想,也要建成又暗又窄的樓梯,四處漏煙的廚房啦,”埃麗諾說。

“是的,”威洛比以同樣急切的語气大聲說道,“一切的一切都要一模一樣。無論是便利的設施,還是不便利的設施,都不能看出一絲一毫的不同。到那時,只有到那時,我在庫姆住進這樣一座房子,或許會像在巴頓一樣快活。”

“依我看呀,”埃麗諾答道,“你今后即使不巧住上更好的房間,用上更寬的樓梯,你會覺得你自己的房子是完美無瑕的,就像你現在覺得這座鄉舍是完美無瑕的一樣。”

“當然,”威洛比說,“有些情況會使我非常喜愛我自己的房子;不過這個地方將永遠讓我留戀不舍,這是別的地方無法比擬的。”

達什伍德太太樂滋滋地望著瑪麗安,只見她那雙漂亮的眼睛正脈脈含情地盯著威洛比,清楚地表明她完全明白他的意思。

“我一年前來艾倫漢的時候,”威洛比接著說,“經常在想,但愿巴頓鄉舍能住上人家:每當我從它跟前經過,總要對它的位置歎羡不已,同時也對它無人居住而感到痛惜。我万万沒有料到,我再次來到鄉下時,從史密斯太太嘴里听到的頭一條新聞,就是巴頓鄉舍住上人了!頓時,我對這事既滿意,又有興趣。我之所以有這种感覺,那是因為我預感到,我將從中獲得幸福。瑪麗安,難道事實不正是如此嗎?”他壓低聲音對她說。接著又恢复了原先的語調,說道:“不過,你要損坏這座房子的,達什伍德太太!你想用异想天開的改建,毀掉它的簡朴自然:就在這間可愛的客廳里,我們初次結識,以后又在一起度過了許許多多快樂的時刻,沒想到你要把它貶黜成一道普普通通的門廊。可是大家還是渴望要進那間客廳,因為它迄今為止一直是個既實用又舒适的房間,天下再气派的房間也比它不上。 ”

達什伍德太太再次向他保證:她決不會做出那种改建。

“你真是太好了,”威洛比激動地答道,“你的許諾叫我放心了。你的許諾若是能更進一步,我會打心眼里高興。請告訴我,不僅你的房子將依然如故,而且我還將發現你和令愛像你們的房子一樣一成不變,永遠對我友好相待。這种情誼使我感到你們的一切都是那樣的親切。”

達什伍德太太欣然做出了許諾,威洛比整個晚上的舉止表明,他既親熱又快樂。

“明天來吃晚飯好嗎?”等他告辭的時候,達什伍德太太說。“我并不要求你上午就來,因為我們必須去巴頓庄園拜訪米德爾頓夫人。”

威洛比答應下午四點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