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Spanisch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第二天早晨,埃麗諾与瑪麗安一道散步,瑪麗安向姐姐透露了一樁事。埃麗諾早就知道瑪麗安言行輕率,沒有心計,但是這樁事表明她搞得實在太過分了,不免大為惊訝。瑪麗安欣喜异常地告訴她,威洛比送給她一匹馬。這匹馬是他在他薩默塞特郡的庄園里親自喂養的,正好供女人騎用。她也不想一想母親從不打算養馬——即便母親可以改變決心,讓她接受這件禮物,那也得再買一匹,雇個佣人騎著這匹馬,而且終究還得建一所馬廄一—這一切她全沒考慮,就毫不猶豫地接受了這件禮物,并且欣喜若狂地告訴了姐姐。

“他准備馬上打發馬夫去薩默塞特郡取馬,”她接著說,“馬一到,我們就能天天騎啦。你可以跟我合著用。親愛的埃麗諾,你想想看,在這丘陵草原上騎馬飛奔,該有多么愜意啊!”

她很不愿意從這幸福的迷夢中惊醒,更不愿意去領悟這樁事所包含的不幸現實。有好長時間,她拒不承認這些現實。再雇一個佣人,那花不了几個錢,她相信母親決不會反對。佣人騎什么馬都可以,隨時都可以到巴頓庄園去牽。至于馬廄,只要有個棚子就行。隨后埃麗諾大膽地表示,從一個自己并不了解、或者至少是最近才了解的男人那里接受禮物,她怀疑是否恰當。這話可叫瑪麗安受不了啦。

“你想錯了,埃麗諾,”她激動地說道,“你認為我不很了解威洛比。的确,我認識他時間不長,可是天下人除了你和媽媽之外,我最了解的就是他了。熟悉不熟悉,不取決于時間和机緣,而只取決于性情。對某些人來說,七年也達不到相互了解,而對另些人來說,七天就綽綽有余了。我倘若接受的是我哥哥的馬,而不是威洛比的馬,我會覺得更不恰當,那才問心有愧呢。我對約翰很不了解,雖然我們在一起生活了許多年;但對威洛比,我早就有了定見。”

埃麗諾覺得,最好別再触及那個話題。她知道她妹妹的脾气。在如此敏感的一個問題上与她針鋒相對,只會使她更加固執己見。于是,她便轉而設法激起她的母女之請,向她擺明:母親是很溺愛子女的,倘使她同意增加這份家產(這是很可能的),那一定會給她招來諸多不便。這么一講,瑪麗安當即軟了下來。她答應不向母親提起送禮的事,以免惹得她好心好意地貿然應允。她還答應下次見到威洛比時告訴他,不能收他的禮物了。

瑪麗安信守諾言,威洛比當天來訪時,埃麗諾听她低聲向他表示:她很失望,不得不拒絕接受他的禮物。她同時申述了她之所以改變主意的緣由,說得他不好再作懇求。但是威洛比顯然十分關切,并且一本正經地做了表白,然后以同樣低微的聲音接著說道:“不過,瑪麗安,這馬雖然你現在不能使用,卻仍然歸你所有。我先保養著,直至你領走為止。等你离開巴頓去建立自己的家庭時,‘麥布皇后’會來接你的。”

這一席活都被達什伍德小姐無意中听到了。她從威洛比的整個說話內容,從他說話時的那副神气,從他直稱她妹妹的教名,當即發現他們兩人如此親密,如此直率,真可謂情投意合极了。從此刻起,她不再怀疑他們之間已經許定終身。唯一使她感到意外的是,他們兩人性情如此坦率,她(或他們的朋友)竟因此而受騙,以至于在無意中她才發現這一秘密。

次日,瑪格麗特向她誘露了一些情況,這就使問題更加明朗。頭天晚上,威洛比和她們呆在一起,當時客廳里只剩下瑪格麗特、威洛比和瑪麗安,于是瑪格麗特便趁机觀察了一香。隨后,當她和她大姐單獨呆在一起時,她擺出,副神气十足的面孔,向她透個口風。

“哎,埃麗諾,”她嚷道,“我想告訴你瑪麗安的一個秘密。我敢肯定,她不久就要嫁給威洛比先生,”

“自從他們在高派教會丘地邂逅以來,”埃麗諾答道,“你几乎天天都這么說。我想他們認識還不到一個星期,你就一口咬定瑪麗安脖子上挂著他的相片,誰想那原來是伯祖父的微型畫像。”

“不過,這次确實是另一碼事。我敢肯定,他們不久就要結婚,因為他有一綹瑪麗安的頭發。”

“當心點,瑪格麗特。那也許只是他伯祖父的頭發。”

“埃麗諾,那的确是瑪麗安的頭發。我几乎可以肯定,因為我親眼見他剪下來的。昨晚用過茶,你和媽媽都走出了房間,他們在竊竊私語,說起話來要多快有多快。威洛比像是在向瑪麗安央求什么東西,隨即只見他拿起姐姐的剪刀,剪下她一長綹頭發,因為她的頭發都散落在背后。他把頭發親了親,然后卷起來包在一張白紙里,裝進他的皮夾。”

瑪格麗特說得這么有根有据,有鼻子有眼,埃麗諾不能再不相信啦。況且,她也不想再去怀疑,因為情況与她自己耳聞目睹的完全一致。

瑪格麗特并非總是顯得十分机靈,有時難免引起姐姐的不快。一天晚上,詹宁斯太太在巴頓庄園硬逼著她說出誰是埃麗諾的意中人(長久以來,她一直對此興致勃勃),瑪格麗特瞅了瞅姐姐,然后回答說:“我不能說,是吧,埃麗諾?”

不用說,這句話惹起一陣哄堂大笑,埃麗諾也試圖跟著笑,但這滋味是苦澀的。她知道瑪格麗特要說的是哪個人,她不能心安理得地容忍這個人的名字成為詹宁斯太太的永久笑柄。

瑪麗安倒是真心實意地同情姐姐,不料卻好心幫了倒忙,只見她滿臉漲得通紅,悻悻然地對瑪格麗特說:

“記住,不管你猜測是誰,你沒有權利說出去。”

“我從來沒有猜測過,”瑪格麗特答道,“那是你親口告訴我的。”

眾人一听更樂了,非逼著瑪格麗特再透點口風不可。

“啊!瑪格麗特小姐,統統說給我們听听吧,”詹宁斯太太說。“那位先生叫什么名字呀?”

“我不能說,太太。不過我知道他叫什么名字,還知道他在哪儿。”

“喲!我們也猜得出他在哪儿,當然是在諾蘭庄園啦。大概還是那個教區的副牧師。”

“不,那他可不是。他壓根儿沒有職業。”

“瑪格麗特,”瑪麗安气沖沖地說道,“你知道這都是你無中生有,實際上并不存在這么個人。”

“哦,這么說他不久前去世啦?瑪麗安,我敢肯定,以前可有過這么個人,他的姓開頭一個字是‘費’。”

使埃麗諾感激不盡的是,恰在這時,米德爾頓夫人說了一句話:“雨下得好大呀!”不過她知道,夫人之所以打岔,并非出于對自己的關心,而是因為她對她丈夫和母親熱衷于這种低級趣味,深為厭惡。她提出的這個話頭當即被布蘭登上校接了過去,因為他在任何場合都很照顧別人的情緒。于是,兩人下雨長下雨短地說了一大堆。威洛比打開鋼琴,要求瑪麗安坐下來彈一支曲子。由于大家都想結束這個話題,這樣一來,談話就不了了之。但是埃麗諾受了這場虛惊,卻不那么容易恢复鎮靜。

當晚,大家組成一個觀光團,准備第二天去參觀一個景色十分优美的地方。此地离巴頓約有十二英里,歸布蘭登上校的姐夫所有,若是上校沒有興致,別人誰也別想去隨意游覽,因為主人當時出門在外,對此曾有言在先,十分嚴格,据說,這地方美极了,約翰爵士大為贊賞。近十年來,爵士每年夏天至少要組織兩次游覽,因而可以說是很有發言權。這里小湖風光旖旎,上午主要用來乘船游覽。大家帶上冷餐,乘上敞篷馬車,一切都按觀光團的通常規格行事。

在場的有几個人認為,這似乎是一次冒險的行動,因為時令不對,兩周來每天都在下雨。達什伍德太太由于感冒,經埃麗諾勸說,同意留在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