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synchronized with  English  Spanisch  Russian 
< Prev. Chapter  |  Next Chapter >
Font: 

思嘉終于又能出去活動了。她讓盧儿幫她穿胸衣,繩子盡量地多勒緊,然后用尺量了量腰身。20英寸!她大聲嚷嚷起來,生孩子,結果就把你的身材弄成這個樣子。她腰身竟然和皮蒂姑媽一樣粗,和嬤嬤一樣粗了。

“再拉緊點儿,盧儿。看能不能緊到18英寸半,否則我的衣服就都不能穿了。““再拉,繩子就斷了,"盧儿說。"人的腰就是粗了,思嘉小姐,一點辦法也沒有。““辦法是有的。"她一面想,一面使勁把縫撕開,准備放出几英寸來。"我可再也不生孩子了。"當然,邦妮很漂亮,這為她增了光。瑞德非常喜歡這個孩子,可是她再也不想生孩子了。但是怎樣才能做到這一點,她自己也不知道,因為她不能像對付弗蘭克那樣來對付瑞德。瑞德是不怕她的,這樣就很難對付。他在邦妮身上已經表現得如此愚蠢,說不定明年又想要個儿子,雖然他說過如果她為他生了儿子,就把他淹死。唉,她不想再給他生男孩,也不想再給他生女孩了。一個女人生過三個孩子,這已足夠了。

盧儿把她撕開的縫縫好,熨平,幫她穿好扣好,她就要了輛馬車到木材厂去。她走著走著,興致來了,把腰身的事也就忘了,因為她到了木材厂就會見到艾希禮,還要和他一起看帳呢。她要是運气好,也許能單獨見他。邦妮出生以前,她就很久沒有見艾希禮了。她怀孕時肚子很大,她也根本不愿意讓他看見。她一直很怀念過去每天和他的接触,雖然當時總有別人在常在她不能來出來活動的那段時間里,她常想到木材厂生意的重要性。當然,現在她不需要再干下去了。

她可以很容易就把個木材厂賣掉,把錢拿去投資,以備韋德和愛拉將來使用。不過那樣辦,就意味著她沒有什么很多机會見到艾希禮了,而只能在正式的社交場合,在周圍有許多人的情況下見面。和艾希禮在一起工作,這是她最大的樂趣。

她赶著車來到木材厂,高興地看到木材堆得多么高,顧客那么多,他們正站在一堆堆木材之間,和休·埃爾辛談話呢。那里有六套騾子,六輛車,黑人車夫正在裝車。"六套車呀,"她自豪地想,"這都是我自己搞起來的呀。"艾希禮來到小辦事房門口,再次和她相見,感到很高興,眼睛里流露出愉快的神情。他攙著她下了馬車,進了辦事房,拿她當女王一樣看待。

但是她一看這個木材厂的帳目,和約翰妮·加勒格爾的帳目一比,她那愉快的心情就遮上了一層陰影。艾希禮勉強收支相抵,約翰妮卻賺了一筆錢,說明他干得好。思嘉看了看這兩張報表,克制著自己,什么也沒說,但她臉上的表情,艾希禮是看得清楚的。

“思嘉,我很抱謙。我沒有什么好說的,只是不想再用犯人了,希望你能同意我雇自由黑人。這樣干,我相信會干得好一些。"“雇黑人!給他們開工錢,我們就得破產。犯人多便宜呀!

如果約翰妮使用犯人能賺這么多錢----"艾希禮的眼睛從她肩上看過去,他能看見的東西。思嘉是看不見的,他眼中愉快的光芒消失了。

“我不能像約真妮·加勒格爾那樣使喚犯人。我不可能逼著人干活。"“見鬼去吧!約翰尼干得可好了!艾希禮,你就是心腸太軟。你應該讓他們干更多的活。約翰尼對我說,每次有人想裝病不干活,就來找你,說他病了,你就給他一天假。上帝呀!艾希禮,這可不是賺錢的法子呀。無論生什么病,只要不是腿斷了抽上兩鞭子,差不多就治好了----"“思嘉!思嘉!快別說了!听你這樣說話,我真受不了,"艾希禮喊道,他的目光帶著強烈的感情回到她臉上,打斷了她的話。"難道你就沒有想到他們是人----他們有的有病,吃不飽,很痛苦,而且----啊,親愛的,我真不忍心看著他把你變成一個殘暴的人,你過去是多么溫柔啊----"“你說誰把我怎么樣了?"“我應當說,而沒有權利說呀。但我非說不可。就是你那個----瑞德·巴特勒。他所碰過的東西,都會中他的毒。你也中了他的毒,你過去雖然有些急躁,但是那么溫柔,大方,和藹,他通過和你的接触,毒害了你,使你的心腸變硬了,使你變得殘暴了。"“唔,"思嘉喘著气說,她本來感到內疚,現在因為艾希禮對她感情這么深,到現在還覺得她溫柔。又產生了喜悅的心情,幸好他認為都是瑞德不好,她才這樣貪財的,其實這事和瑞德絲毫沒關系,本來就是她自己不好,不過在瑞德身上再添一個污點,對他也沒什么坏處。

“這要是任何別的人,我就不會這么介意了----可他正好是瑞德·巴特勒!他對你做了些什么,我都看見了。在你不知不覺之中,他就把你的思想牽著繞彎子引到他那條無情的軌道上去了。唉,我知道我不該說這些話----他救了我的命,我是很感激他的。但我愿向上帝表示,當時如果不是他,而是別人就好了。其實,我也沒有權利對你講這些----""唔,艾希禮,你是有這個權利的----別人才沒有呢!"“告訴你,我實在受不了,我不愿意看著你那美好的一切被他糟踏,我不愿意知道你的美貌和魅力要由這樣一個人來支配----我一想到他和你接触,我----““他這是要吻我吧!"思嘉興奮地想。"這就不能怪我了!"她朝著他往前湊了湊。但是他突然往后退縮,好像意識到自己說得太多了----有些話,他本來是不想說的。

“我非常真誠地向你道歉,思嘉。我----我剛才說你丈夫不是上等人,其實,我自己的話證明我才不是上等人。誰也沒有權利對著一個人的妻子批評她的丈夫。我沒有理由,只是----只是----"他說不下去了,他的臉也在抽搐。思嘉屏住呼吸,等他說下去。

“我沒有任何理由。”

回家路上,思嘉坐在馬車上,思緒万千。沒有任何理由,只是----只是他愛她!一想到她躺在瑞德怀里,他就滿腔怒火,這是思嘉沒有料到的。不過這倒是她可以理解的。她要不是知道他和媚蘭的關系只是和兄妹關系一樣,她也會感到非常痛苦的。艾希禮還說瑞德擁抱她就是糟踏了她,把她變成了殘暴的人!好吧,要是他這么想,她可以完全不讓瑞德擁抱她嘛。她心里想,如果他們兩個人雖然都和別人結了婚,卻能在肉体上互相保持忠誠,這有多么美好,多么風流埃這個想法久久地停留在她有腦子里,她也感到非常愉快。同時這還解決了一個實際問題。這就意味著她不必再生孩子了。

等她回到家,撂下馬車以后,艾希禮的話在她心中引起了喜悅就開始漸漸消失了,因為她得向瑞德說明白她要求各人睡各人的臥室,以及隨之而來的各种事情。這就很難辦了。

另外,她又怎么對艾希禮說,完全為了滿足他的心愿,她已經不再讓瑞德碰她了呢?可是如果沒有人知道,這种犧牲又有什么實際意義呢?愛面子,難為情,這种心理實在礙事!她要是能和艾希禮坦率地談一談,就像和瑞德談話一樣,那該有多好!不過,也沒關系。她總會有辦法把真實情況告訴艾希禮的。

她上樓去,打開育儿室的門一看,只見瑞德坐在邦妮的小床邊,愛拉坐在他腿上,韋德正從口袋晨掏東西給他看。瑞德這樣喜歡孩子,并對他們這樣看重,實在幸運。因為有些繼父對前夫的孩子是非常討厭的。

“我有話跟你講,"她說,接著就到他們自己的臥室里去了。現在最好還是趁她不再要孩子的決心非常堅定,趁艾希禮對她的愛還在給她力量,把這件事了結了吧。

瑞德走進臥室,隨手把門關上。思嘉突然對他說:“瑞德,我已經決定不再要孩子了。“如果說他對思嘉突然說這樣的話感到惊訝,他并沒有表現出來。他慢慢走到一把椅子跟前坐下,往后仰著,弄得椅子也往后斜了。

“我的寶貝,邦妮還沒生下來的時候,我就對你說過,你生一個孩子,還是生20個孩子,對我說來是無所謂的。"他推得一干二淨,太不像話,仿佛采取這种無所謂的態度就可以影響實際的生与不生。

“我覺得三個已經夠多了。我不想一年生一個。"“三個似乎是夠多了。"“你很清楚----"她剛要講,又覺得難為情,臉都紅了。

“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明白。你是否知道,如果你不讓我實行結婚賦予我的權利,我是可以和你离婚的?““你這個人真不像話,怎么會想到這樣的事?"談話沒有按照她計划的進行,她非常惱火,就大嚷起來。"你要是有一點尊重女性的意思,你就會----你就會体貼人,就像----唔,就看看艾希禮·威爾匈斯吧。媚蘭是不能再生孩子了,他----""艾希禮,他可是個正人君子呀,”瑞德說,兩只眼睛放出了奇怪的光芒。"請你說下去。"思嘉一下子憋住了,她要說的話已經說完了,也沒有什么別的可說了。現在她才意識到自己有多傻,竟然想和和平平地解決這樣一個重大的問題,特別是碰上像瑞德這樣自私自利的蠢貨。

“我今天下午到木材厂去了吧,是不是?"“到那儿去,和這件事有什么關系?““你喜歡狗,對不對,思嘉?你是希望狗待在狗窩里,還是待在馬槽里呢?"思嘉這時又气憤,又失望,覺得煩燥不安,這個典故,竟然沒听出什么意思來。

瑞德輕輕地站起來,走到她面前,把手放在她下巴頦下面。往上一抬,她的臉正對著他的臉。

“你真是個孩子!你已經和三個男人一起生活過了,可是對男人的脾气卻還是一無所知。你大概覺得他們都像過了更年期的老太婆吧。"他頑平地在她臉上擰了一把,這才放下手來,他豎著一雙濃眉,低著頭冷冷地對著她端詳了老半天。

“思嘉,你要明白。如果你和你的床對我還有什么魅力的話,你無論是枷鎖,還是懇求,都是攔不住我的。我無論做什么事都不用怕難為情,因為我和你訂了契約的----我一直遵守這個契約,而你卻在毀約了。得了,去保持你的貞節吧,親愛的。"“你的意思是不是,”思嘉气憤地喊道,"你不管 ----"“你對我厭倦了,是不是?唉,男人比女人更容易厭倦。

你就保持圣洁吧,思嘉。這不會給我帶來什么難處。沒有關系,"他聳了聳肩膀,笑了。"幸虧世界上到處都有床----并且大部分的床上都睡滿了女人。"“難道你真是要----"”我的小天真儿!不過,那是當然的嘍,在這之前,我并沒有走過多少邪路,這也真奇怪。我從來不認為貞節是一种美德。"“我每天晚上都要把門鎖上!"“何必費事呢?我要是想要你,什么鎖也沒有用。"他轉過身來,好像覺得這個題目討論完了就走了出去。思嘉听見他又回到育儿室里去了,還听見孩子們歡迎他。她突然坐下來。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這是她的愿望,也是艾希禮的愿望。但這并沒有使她覺得高興。她的虛榮心受到了傷害,她本人也受到了侮辱,因為她覺得瑞德并不很看重這件事,也不很需要她而且把她和別處床上的女人同樣看待了。

她希望想出一個巧妙的辦法告訴艾希禮她和瑞德實際上已經不再是夫妻了。但是她知道現在是不可能的。現在似乎是亂套了,她又真有點后悔,覺得不該提起這件事。過去她和瑞德躺在床上談論很多趣的事,他那雪茄煙的紅光在黑暗中一亮一亮的。過去她夢見自己在寒冷的里霧里奔跑,惊醒之后,瑞德把她摟在怀里,撫摸安慰她。這些情景,她都會怀念,卻不可能再出現了。

她突然感到特別難過,把頭靠在椅子扶手上,哭起來。